万维百科

东正教本文重定向自 东正教

正教会
耶稣、圣母与施洗者约翰
宗派东正教
神学东正教神学
教体主教政体英语Episcopal polity[1]
领袖牧首
同众之首(Primus inter pares)君士坦丁堡普世牧首
区域全球
创始人耶稣基督
(根据东正教传统
起源1世纪
罗马帝国犹太行省耶路撒冷
神职人员牧首:9
主教
司祭
辅祭:
俄罗斯东正教修道院里的诵经者神职授任礼。

正教会希腊语Ορθόδοξη Εκκλησίαorthódoxi ekklisía;俄语:Православная Церковь罗马化pravoslavnaja tserkovʹ),也称为东正教会,简称东正教,与天主教会新教并列为基督教三大教派,信徒总人数少于天主教,但比新教最大的普世圣公宗要多出两倍,主要分布在巴尔干半岛东欧

历史

产生于公元1世纪的基督教,随着耶路撒冷被占领,教会的中心逐渐转向罗马帝国的首都罗马。从公元1世纪到4世纪初,罗马帝国皇帝一再对基督徒进行压迫。直到君士坦丁大帝在313年皈依教会,后历经多次宗教争端,狄奥多西一世于380年颁布“萨洛尼卡敕令”,宣布基督教为国教。

公元5、6世纪,日尔曼部族大量南迁,外族的入侵最终导致帝国分崩离析,东方正教会与西方罗马教会东西教会也随之各自独立行事。在东西教会完全分裂前,彼此对教义的歧见和传教差异已长期存在。尤其是教宗把教义中“圣神由圣父所发”改为“圣神由圣父和圣子所共发”一事,引发了“和子句纠纷”,双方的争执至9世纪起越演越烈。

1053年,君士坦丁堡牧首马格尔·赛鲁拉留斯指责教宗篡改圣经内容以及教义,以各种礼仪问题质问罗马,如安息日斋戒问题、四旬大斋期不唱哈利路亚等等。

1054年,教宗良九世派了宏伯特枢机东罗马协调,但随即双方谈判失败,宏伯特大怒,取出了教宗的敕书,把赛鲁拉留斯破门(逐出教会)。赛鲁拉留斯也不甘示弱,当众把教宗送来的敕书点火烧了,也宣布把教宗破门。史称“东西教会大分裂”。标志着基督教正式分裂为罗马公教(天主教)和希腊正教(东正教)。

此为《永援圣母》圣像,正教会称为诞神女的圣母玛利亚是上帝之耶稣基督因圣灵降孕道成肉身的母亲。

1453年,东罗马帝国奥斯曼帝国征服,东正教会则保留下来。其时,东正教派教会分布的埃及受到信奉伊斯兰教马木留克王朝的穆斯林的控制。但是正教派教会在俄国却非常强大;因此自称第三罗马莫斯科取代了君士坦丁堡成了新的东正教会中心,俄罗斯也成为至今最大的东正教国家。

政治背景

东正教作为基督教支派拥有悠久传统。与天主教会不同,他们没有宗教改革的分裂,东正教会相信自己才是地上真正的“基督身体”。倘若西方基督教人士宣称东方教会将自己分隔出来,那么,东方教会就会反驳西方教会,认为西方教会才是与“正统”教会分离。历史事实乃基督教第一次大分裂不是十六世纪的宗教改革,而是东西分裂。这次分裂在1054年进入白热化的阶段。东西方教会的分裂,不是一朝一夕的事。[2]:159

迁往君士坦丁堡

330年,君士坦丁一世将帝国的首都迁往博斯普鲁斯海峡君士坦丁堡,此处是贸易要道和军事要地,拥有防范异族入侵的屏障。但却在宗教上使得教会分裂更加确定,同时也因为政治权力减缩,不再轻易受到管辖。

迁往君士坦丁堡后,罗马失去首都的政治重要。另一方面,迁移政府使权力真空,令罗马主教得以增加其在世俗和属灵事物上的影响。罗马的宗主教和后来的教宗逐渐得到强大的政治权力。330年君士坦丁迁都至1054年东西教会大分裂的期间,教会面对两个相抗的中心。特别是当查理曼在800年被加冕,实质上成为另一个罗马帝国后,东西方的纷争更趋明显,两者几乎分裂。至此,两个皇帝互相竞争。而在宗教方面,罗马的教宗和君士坦丁堡的大主教亦互争权力。[2]:159

君主兼牧首制度

在东方,大主教与君主之间并无如罗马教宗帝王间的相争。东方教会与治理君士坦丁堡的长官保持密切的合作。这种关系非常密切,被西方教会人士和历史学家称为“皇帝兼牧首制度”,意即教会事务完全顺皇帝的管理,教会实际上成为政府的一个部门。不过东罗马帝国的历史学家驳斥这项指摘,指出皇帝不是教士且大主教有权革除其教籍(历史上,教会并无权力革除皇帝的教籍,而皇帝则多次指派宦官充任教会牧首)。支持东正教的神学学者,宁愿用“和谐”(symphon)来代替“皇帝兼牧首制度”。和谐的意思是指宗教和政治权力互相支持,教会让信奉基督的领袖管理国家;但整个社会是由上帝眷顾的,君权神授,皇帝的大权亦是由上帝赐予的。“皇帝兼牧首制度”的指控,是东西方教会分裂过程中一个重要事件。而当时的西方教会在数百年来,亦努力令教权高于政权。[2]:160

教会

东正教徒占世界各国人口比例一览图
公元6世纪的拜占庭圣像,是目前已知最古老的基督普世君王圣像英语Christ Pantocrator (Sinai)蜡画英语Encaustic painting,现藏位于西奈半岛的圣凯瑟琳修道院。

与天主教以罗马教廷为领导中心的形式不同,东正教由一些称为“自主教会”或“自治教会”的地方教会组成。自主教会是东正教最高级别的独立教会,所有自主教会均不受其他教会的管辖,可被视为独立的教廷。东正教最早的四个自主教会位于罗马帝国的四个重要的东方城市,即君士坦丁堡、亚历山大、耶路撒冷和安提阿。后来,俄罗斯正教会也取得了与它们同等的地位。比自主教会低一级的是东正教自治教会,它们由某一自主教会的领袖管辖。现在东正教共有16个自主教会。这些教会完全承认君士坦丁堡教会的君士坦丁堡牧首为普世大牧首的地位,可是,在大公会议中普世大牧首除了充当主席以及整个正教会的发言人之外权力并不高过在场其他牧首,与其保持完全的共融。东正教的各个教会彼此在管理上独立,但皆有着共同的信仰并且在圣礼上完全共融。再者,正教会认为圣灵领导著整个正教会主导的大公会议的论点走向,亦在信道的人之间形成上帝在尘世的代表,所以不需要有一个教宗。

各大圣统教会

目前东正教16个自主教会:各自主教会实际上都是平权的;然而按历史荣誉顺序排序如下:

  1. 君士坦丁堡及普世正统基督教会
  2. 亚历山大及全非洲地区正统基督教会
  3. 安提阿及全中东地区正统基督教会
  4. 耶路撒冷及全巴勒斯坦地区正统基督教会
  5. 俄罗斯正教会(建立于1589年)
  6. 格鲁吉亚正教会(建立于466年)
  7. 塞尔维亚正教会(建立于1219年)
  8. 罗马尼亚正教会(建立于1925年)
  9. 保加利亚正教会(建立于927年)
  10. 塞浦路斯正教会(建立于434年)
  11. 希腊正教会(建立于1850年)
  12. 阿尔巴尼亚正教会(建立于1937年)
  13. 波兰正教会(建立于1924年)
  14. 捷克和斯洛伐克正教会(建立于1951年)
  15. 美洲正教会(建立于1972年,尚未被广泛承认为自主教会)
  16. 乌克兰正教会(建立于2018年,尚未被广泛承认为自主教会)

东正教自主教会之下,分管辖的教区和自治教会。例举如下:

  • 君士坦丁堡正教会下设:

芬兰正教会、爱沙尼亚正教会、(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基督正教会韩国正教会

  • 耶路撒冷正教会下设:

西奈山正教会

  • 俄罗斯正教会下设:

拉脱维亚正教会、摩尔多瓦正教会教化60%摩尔多瓦东正教徒、乌克兰正教会†(宗俄)、日本正教会†、朝鲜正教会†中华东正教会†(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与苏联政府签订协议令教会脱离俄罗斯正教会管制,20世纪50年代中华正教会自治。因两位中国籍阿尔巴津人主教相继去世,也未曾按立新的主教继任,文革前教会基本停止活动。)

  • 罗马尼亚正教会下设:

巴撒拉比亚正教会教化23%的摩尔多瓦东正教徒,有一百万教民(2004)。该教会自1812年巴萨拉比亚被沙俄合并后,始终归依于罗马尼亚正教会之下。

  • 塞尔维亚正教会下设:

奥赫里德大主教正教会

西方礼东正教教会

西方礼东正教是与普世东正教会共融,在圣餐礼仪中较多使用有酵饼成圣体,不使用尼西亚信经中“和子”句,不承认罗马教宗首席权及无误论、圣母无原罪等晚期天主教教义和敬礼的使用西方礼仪(米兰礼、高卢礼、脱利腾拉丁礼、英国礼、莎霖礼根据圣公会1928年公祷书修订的圣吉洪礼等)的东正教会。多分布在天主教和传统新教较多的西方国家,在俄罗斯圣统域外东正教会和安提阿圣统北美洲教区都有很多的教堂。

  • 法国正教会

神学

一般来说,东正教派的神学和对于经卷的解释都是遵循基督教兴起初期教父们所传下来的典范。他们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要继续和延续基督传给他最初使徒,以及使徒传给早期教会僧侣的神学和信仰。神学上的创新往往带来质疑;如果一个意见真的和最初的教会所教导的不同的话,那么这意见很可能被视为异端邪说。然而进一步的详细解说传统神学是可以被接受的。

东方教会从不坚持要禁止敬拜图像,而西方新教教会最后都放弃敬拜图像。事实上,东西双方为图像敬拜都设立界线,并且订立了规条。然而当这个问题引致教会与政府发生磨擦时,东西方教会的关系就受到严重伤害。726年,皇帝利奥三世颁发反图像崇拜的命令,罗马主教因而指斥他,导致皇帝报复,撤消罗马对很多地方的管治权。罗马在失去了宝贵的土地的同时,另外发生了一连串的事情,影响到罗马的地位,矛头因而重新指向东方教会,指出其倾向国王兼教宗制度。皇帝干涉很多宗教的问题。[2]:163但实际上所谓的国王兼教宗的制度是西方教会对正教的一种迷思,但正教会中,东罗马皇帝的地位视为教会的守护者而非教宗。东正教永远的领袖是基督圣灵,没有教宗一般所谓尘世间的宗教领袖。(实际上东正教会之中每一个自主教会都有一个自己的教宗(牧首),而有重大的神学议题必须讨论定调时就由众教宗众主教开会共同讨论,为之大公会议。)

另外东正教的原罪观与救赎观已与西方教会不尽相同,对东正教而言,在人的堕落一事,真正的罪不是“亚当吃了禁果,而那果子里装满了罪孽贪嗔痴”,而是亚当自己选择远离耶和华,也就是远离一切善与生命存在之源。当亚当跑去吃那果子,也就是背弃了神,最终造成“罪的代价是死亡”(《罗马书》第6章第23节)的一个结果。按照东正教会的教导,耶稣基督的救赎不仅是为了替人赎罪,而是要用医治的方式,使罪远离人类。并由死里复活一事,作为他就是弥赛亚的见证。

教导

基督

东正教相信耶稣为上帝圣父的圣子、全人类的救世主、“弥赛亚”、“基督”,降生成人,救赎万民,免其受苦。

十诫

东正教的十诫

  • 第一诫曰吾乃尔主上帝,吾之外毋奉他主。
  • 第二诫毋造捏偶像及凡天上地下土中水间,所有诸物之像,毋叩拜奉事之。
  • 第三诫毋以上帝尔主之名而轻发
  • 第四诫记忆以第七日为圣期。六日间任尔做工营尔诸务,而第七日乃属上帝尔主。
  • 第五诫孝敬尔父母则吉祥必及尔身而延寿于世。
  • 第六诫毋杀人。
  • 第七诫毋行邪淫。
  • 第八诫毋偷盗。
  • 第九诫毋妄证。
  • 第十诫毋恋人妻毋贪人之宅屋田庄仆婢牛驴等并一切凡系人之物。

耶稣总结摩西十诫的大意为:你当全心、全灵、全意,爱你的上帝﹔应爱你的邻人,如爱你自己。

四规

东正教基督徒信仰生活的规范,除上帝十诫外,尚有东正教会所立的教规。教规共有四条:

  • 一、凡主日暨诸瞻礼之日宜上帝听经祈祷。
  • 二、遵守圣教会所定斋期。
  • 三、解罪至少每年一次。
  • 四、领圣体血每年至少一次。

不过部分礼节可因个人因素加以调整(例如不少神父会规范其牧群内的孕妇于斋期可以吃肉)

斋戒

东正教有较天主教以及新教稍严格的斋戒礼仪,一般斋戒分为小斋礼以及大斋礼。除了小斋以及大斋之外,东正教徒于礼拜三以及礼拜五亦必须守斋。星期三守斋因为耶稣于周三遭到背叛,于周三守斋提醒自己关于自己的罪过、以及必要的忏悔,星期五守斋则是纪念主耶稣的钉死与复活。

一般而言大斋还是小斋的行为有斋食内容作为分别。大斋即忌食全荤(有趣的是鱼以外的水生动物在东正教理里亦被归为素菜,而奶、蛋类则归为荤菜,然后传统基督教文明圈不吃的动物例如青蛙则没有相关规定)以及忌食橄榄油、忌饮酒,修行较普罗大众严格的僧人则食全素(接近佛教的标准但不包含葱蒜);而小斋则是周末可以吃油、鱼以及饮酒。比较广为人知的东正教斋戒月为圣诞斋月以及复活斋月,圣诞斋月(圣诞节前四十天)一般而言守小斋礼,复活斋月(复活节前四十天)则守大斋礼。

通常正教会对于守斋的立场是建议而不适硬性强制,守斋无疑是对身心健康的维持以及灵魂灵性的锻炼大以帮助,因此鼓励教徒守斋。东正教教义里对斋戒唯一的规范为:勤祈祷、不失礼、不张扬。如果不祈祷,斋戒便只是节食,对灵性并无帮助。如果别人招待受斋者吃戒食之荤,则受斋者应欣然接受并与之共食是为斋戒的一部分。最后,受斋者不应大声张扬斋戒,或过度在意期取食之加工食品之成分,因为如此一来便会分心,使灵修前功尽弃。

教义教理

东正教的教义是由圣经圣传两部分组成。东正教把《圣经》作为基本经典,并且是教义的中心依据。《圣经》包括《旧约》和《新约》。圣传指教会的传统。包括大公会议的决议(前七次)、使徒遗训、教父著作等等。

圣经

东正教和所有的基督宗教一样,都是以圣经为经典。并作为教理的依据。正教会神父认为,圣经是“照亮道路的光,照亮脚下的灯”。[3]东正教和天主教一样都是把次经纳入正典,称为第二正典或次正典。因此东正教和新教的圣经不尽相同。正教会的旧约圣经七十士译本,卷目为50卷(包含不被天主教承认的4卷次经或合并在天主教旧约圣经中的个别篇目),新约圣经为27卷。目前***控制的东正教会由于没有进行圣经译经等工作,旧有的文言文译本亦不能广泛使用。故中国东正教基督徒目前同时使用天主教圣经中文译本的思高本和新教圣经中文译本的和合本(多使用和合本上帝版)这两个版本的中文圣经,俄罗斯东正教会在涉及中文圣经的使用时,例如每年复活节至圣礼仪的中文宣读福音书环节,也采用和合本和合本修订版。

圣传

圣传指教会的传统。包括大公会议的决议(前七次)、使徒遗训、教父著作、圣事礼仪、圣职圣品等等。正教会目前使用的是传统的三阶圣品制,即执事神父主教。关于教会历法,东正教会使用儒略历格里高利历作为教会历法。

圣礼仪

即等同于天主教的弥撒,圣礼仪在东正教会中,占重要的位置。透过“圣礼”信徒能与教会保持关系。“东正教的神学家认为,宗教仪式是教会对教徒思想发生影响和作用的重要手段。”[4]东正教与天主教一样也有七大圣礼:受洗、涂圣油、受圣职、告解、婚配、终傅、圣体血。

圣体血圣事

又称为“事奉圣礼”、“圣上帝事奉圣礼”或“圣祭礼”。是最重要的一项圣礼。东正教会每周日(主日)都会举行一次圣体血。目前普世东正教会使用的事奉圣礼主要有:圣金口约翰侍奉圣礼、圣瓦西里侍奉圣礼、圣格里高利预祭(预先成圣)侍奉圣礼等。西方礼东正教会,多使用米兰弥撒礼仪,高卢弥撒礼仪和脱利腾拉丁弥撒礼仪。西仪正教中使用脱利腾拉丁礼的教会在礼仪上几乎与天主教无异,也把圣礼仪称为弥撒,弥撒经文中也有托马斯阿奎那的祈祷文。只是没有为罗马教宗的祈祷文。

圣洗圣事

东正教的信徒受洗,都要浸到水中。因为东正教认为,浸到水里可以洗除原罪和本罪,并且可以得到“上帝的恩惠”,因此再生,之后才有资格领受其它的圣礼。

圣体血圣事

东正教用有酵饼、红色酒、水。谓此三者,乃纪念耶稣当日水血涌出之状。严格来说早上领圣体血之前,从半夜12点起就不能进任何食物和饮料了,水和药品也禁止。如果在子夜领圣体血,则从18点起不能进任何食物和饮料了,水和药品也禁止。

圣膏圣事

“圣油”需要经过主教祝圣之后才能被使用。涂圣油是表示“圣灵恩赐的印记”。这是在刚受洗后的施行的,为的是使新入教者坚定对三位一体上帝的信仰。

圣秩圣事

受圣职是当有人担任神职时,所举行的圣礼。

忏悔圣事

又称为“告解”。当信徒有犯错时,可以透过此行动能得赎罪的方式。东正教会规定:七岁儿童以上,需要先忏悔告解后,才可以领圣体血。

婚配圣事

透过一套仪式在教会内举行婚礼。婚礼中有一个仪式名为加冠,即新人们被加冠为其未来家庭的国王与王后。

傅油圣事

即终傅,在信徒临终前所行的仪式,亦可以在信徒重病、遇到身体和心灵的考验时使用。在信徒的眼、耳、口、鼻、脸颊、胸、手、脚涂抹圣油。目的是让信徒可以免受病痛之苦,赦免罪过。临终的信徒可以安心的进入天堂。

圣像画

由于《旧约圣经》禁止崇拜偶像,因此正教信仰区域,遂发展出以圣画像来作为瞻仰耶稣圣母使徒的独特传统。

圣像画,简称圣像,是指以平面画像的方式来表达神灵、圣者或神迹,为东正教的传统艺术品,但亦有人反对圣像崇拜,视之为等同于偶像崇拜东罗马帝国时代,皇帝与正教会曾为了禁止圣像崇拜,而大肆迫害画师与信徒,许多圣像被毁,还有许多人因而被杀死或遭活活刺瞎双眼,是为圣像破坏运动。然而最后终究不敌民间对圣像的强大支持力量,不得不让步妥协,因而再次肯定圣像传统的尊贵性。其中一位圣像支持者大马色的圣约安称,既然三位一体的第二位格圣子以肉身的形式向人类显现,就有理由描绘基督,但是圣父没有肉体物质形象故仍然不得描绘圣父。[5]

圣像画在正教会地区中被誉为“天堂的窗户”“天国之窗”,仿佛画可通往天堂,画里的圣人就个著窗户(画框)看着前来追敬(venerate)的信众;但这并不表示画本身被当成神明来膜拜。

祈祷(祷告)

东正教祈祷的灵修学的两个最主要属灵体验,正教属灵的体验有两个核心:心祷和默观。心祷是使用《耶稣祷文》在去除一切杂念仅以忏悔之心进行逐步渐进的深入内心的最终与呼吸结合的祈祷方式,耶稣祷文东正教会中文翻译的句式是:“主耶稣基督,上帝之子,怜悯我罪人。”东正教徒或使用特制的念结绳或念珠进行咏念。默观是通过圣像和圣画进行默观祈祷。

组织

主教制是最古老的制度。而天主教的主教制则是源自1世纪早期教会的主教制度,所以可以说主教制是整个基督宗教中历史最悠久的神职人员制度。从最早的基督教会开始,教会(教堂)就散布到不同的地方,每个地方的教会领导者就成了“主教”。其他受派的“长老”就成了“神父”,然后受派的“仆人”就成了“执事”。一个地区的最重要城市的主教有时候被称为“大主教”,其他小一点的地方教会就会向大城市里的教会寻求领导。

东方基督教教会(东正教东方正统教会东仪天主教会)一直都允许结过婚的神父和执事,只是婚礼要在上任前完成。如果离婚或是成了鳏夫,神父和执事不能再婚,除非他们不再当神父和执事。主教一直都是不能结婚因为他们是从僧侣中选出来的。主教,神父和执事一直都是由男性担任,女性是不可以担任主教或牧师的,女性以前曾可担任女执事但这项制度目前没有使用但亦没有废除或排除以后恢复女执事圣品的可能。

不同的正教派教会间可以说是以共同的信仰和各种仪式联系起来,但是却没有政治上的从属关系。

俄罗斯的正教教士一般不太重视教理与经典研究。重视的是仪典上的细节(而大阿拉伯地区的安提阿自主教会则刚好相反,重视教理以及经典研究并对仪典细节保持较宽松的态度),俄罗斯的正教教士,分别是黑品受戒教士与白品世俗教士。受戒教士必须入修道院过刻苦生活,不得结婚,教会的高层多由他们充任。后者地位较低,但可以结婚,他们在农村中不事生产,又与农奴一样穷困,地位不高,因此常被嘲讽。

俄罗斯正教由金帐汗国可汗忙哥帖木儿发诏书,免其差役。俄罗斯大主教不再由拜占庭指派希腊人出任。由俄罗斯人出任,这时期是正教最自由的时代,也较前更强固。

宗派关系

弗拉基米尔圣母圣像画

对宗教改革的态度

以全球而言东正教会并无经历宗教改革,但仍然在俄国发生过俄罗斯东正教分裂活动索洛维茨基起义

东正教认为,新教主张的惟靠圣经论是有谬误的。正教会认为,圣经的权威性不是与生俱来的,如果没有当时教会神职人员的整理,圣经只不过是一本杂乱的古书。正教会还认为,许多教会的信仰并不出自圣经,而是由历代所积累下来的传统实行的。这些传统,正教会称作圣传(希腊语Lera Paradosis),脱离了圣传,圣经并无实质上的意义。[6]

基督新教派教会对正教会的态度一直不明。双方开始时维持着热忱和友善的关系,但是基本的教条神学歧见并不比与天主教少,尤其是关于神圣传统,圣灵/圣神由父分出(东正教不认同和子说)、自由意志、神圣预定、称义(释罪)、圣礼/圣事的数目、洗礼(正教会的“全部浸在水里”相对于马丁·路德的“用撒或是淋水”)以及是否要如同正教派的“在洗礼后马上施行圣油礼和圣餐礼/圣体圣事”,圣餐礼变动的意义以及使用未发酵面包,教会和大公会议的无错误,崇敬,盛宴,对圣者、圣者塑像和遗物祈祷斋戒和其他教会的传统。这些分歧使两者在基督教合一运动中无法更加密切联系。

某些较现代主义的新教教会对于东正教会则是保持憎恨的态度,因为新教以及宗教改革追求"恢复到最初的教会",可是东正教会认为自己证明了东正教会即是最初教会,基督教不需要再恢复什么,再加上东正教坚持依照圣传统(使徒教父的其他注解以及手稿还有教父一代一代载重教宗(牧首)之间的教义口头传统)解经,不同意新教"sola scriptura"(唯有圣经)、自我解经的模式,使现代主义的新教诸教派教义的正当性备受质疑。正教会一方也批评一些新兴的新教会去除了圣传却自称“早期的教会”,因为正教会认为自己实际上就是早期的教会经过圣传承袭至今的。[7]

近代教派分裂

帝俄彼得大帝领导时,曾试图统一俄国东正教会的仪式,即彼得大帝改革的一部分。

但遭到反对和反而衍生出很多新的教派和教会来,还爆发了较小型的宗教战争索洛维茨基起义,实际在俄国形成了像宗教改革的动荡。

虽然表面上沙皇获胜但反对派教会仍然存在,而官方教会也有人实际作自己保留旧派或个人化的仪式和解说。

以下是主要的俄罗斯正教会的教派分裂的非官方教派和教会:[8]

  • 旧礼仪派
  • 逃亡教堂派
  • 否定派
  • 北方沿海派
  • 费多谢耶夫派
  • 皈一派
  • 教堂派
  • 反教堂派
  • 逃亡教派
  • 反祈祷派
  • 真正东正教基督徒漫游派
  • 阿里斯托夫派
  • 属灵基督教派
  • 反礼仪派
  • 阉割派
  • 鞭身派
  • 莫罗勘派
  • 约翰派
  • 史敦达派
  • 托尔斯泰派
  • 英诺肯提乙派
  • 真正东正教会
  • 真正东正教会基督派
  • 缄默派
  • 革新派
  • 活的教会
  • 吉洪派

教会媒体

在美国Orthodox Christian Network(OCN,http://myocn.net)是教会自己的媒体组织

政教关系

东正教会严正规定,神职人员不得用任何方式宣扬其政治立场。因为教会是所有人的教会,不应被属于世界而不属于上帝的政治绑架。

外部链接

参见

东方正教会主题:

参考文献

引用

  1. ^ Marshall, Thomas William. Notes of the Episcopal Polity of the Holy Catholic Church. London: Levey, Rossen and Franklin. 1844.
  2. ^ 2.0 2.1 2.2 2.3 奥斯丁, 比尔. 基督教發展史. 许建人、马杰伟译. 香港: 种子出版社. 2002: 159. ISBN 9-622-30679-9.
  3. ^ 科奈尔利斯,安托尼,“慕善集初学导读”,东正教修道主义,第34页。
  4. ^ 乐, 峰. 東正教史. 北京: 中国社会神学出版社. 2005: 25. ISBN 9787500424383.
  5. ^ [1]八世纪的一位教会教父,曾在教会内破坏圣像(反圣像)争端最严重的时候撰文的大马色的圣约安解释道,因为上帝圣言成了肉身(约安福音/约/若1:14),我们不再是婴孩;我们已经长大了;上帝已经给予了我们辨别的能力,我们知道什么可以被描画什么不能够被描画。既然三的第二位格在肉身向我们显现,我们就能够描绘他,再现这位纡尊降贵让我们看见的上帝,好让我们凝视他。我们可以坦然地把不可见的上帝描画为一位为了我们的缘故通过承担我们的血肉而使自己可见的上帝,而不是一个不可见的存在。
  6. ^ [2]常常听见新教徒质疑东正教徒说:只要有圣经就好了,为什幺正教会又重视“圣传”?
  7. ^ [3]使徒统绪
  8. ^ 乐, 峰. 基督教知识问答. 北京: 宗教文化出版社. 2009: 102–128. ISBN 9787802541726.

来源

  • 比尔·奥斯丁:《基督教发展史》. 马杰伟、许建人 译(香港:种子出版社有限公司,2002)
  • 罗金声:《东方教会史》(香港,香港圣书公会)
  • 华尔克:《基督教会史》. 谢受灵 译(香港,基督教文艺出版社,2005)
  • John McMannners:《牛津基督教史》。张景龙等 译(贵州:牛津大学出版社,1996)
  • 陶理:《基督教二千年史》. 李伯明、林牧野 译(香港:海天书楼,1997)
  • 黄彼得:《认识基督教史略》(香港:金灯台出版社,2005)
  • 莫菲特:《亚洲基督教史》. 中国神学研究院中国文化研究中心 编译(香港:基督教文艺出版社,2000)
  • 理察·哈里斯、亨利·梅尔-哈亭:《基督宗教简明史》. 晴天 译(台湾:启示出版社,2006)第四章,pp. 91-124.

本页面最后更新于2020-10-08 15:54,点击更新本页查看原网页。台湾为中国固有领土,本站将对存在错误之处的地图、描述逐步勘正。

本站的所有资料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等全部转载于维基百科(wikipedia.org),遵循 维基百科:CC BY-SA 3.0协议

万维百科为维基百科爱好者建立的公益网站,旨在为中国大陆网民提供优质内容,因此对部分内容进行改编以符合中国大陆政策,如果您不接受,可以直接访问维基百科官方网站


顶部

如果本页面有数学、化学、物理等公式未正确显示,请使用火狐或者Safari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