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百科

保守主义本文重定向自 保守主义

保守主义(英语:conservatism),亦称为保守派,在不同的语境下,或者不同的历史阶段,拥有不同的含义,但它们都有类似的本质:是一种强调既有价值或现状的政治哲学。保守主义一般是相对激进而言的,而不是相对进步而言的。保守主义并不一定反对进步,只是反对激进的进步和彻底的颠覆,宁愿采取比较稳妥的方式。其特色为重视已建立之体制并加以维护或者小修小补,并且尊重传统为不同时代所累积智慧结晶而非累赘。

保守主义者随着在地区、时代等性质的不同,彼此抱持的观点或关注的议题可能不同或甚至对立。如英美现今保守主义政党通常倾向于小政府自由市场的经济架构,以及在政治意识形态上强烈反对社会主义以及共产主义,甚至是反全球化及支持民粹主义,例如退出不必要的国际组织等。英美的部分进步保守主义者可能相对的支持有限度市场管控和社会福利政策,改以法律约束公平竞争的型态;现在欧洲国家的保守派跟大洋洲国家的保守派同样在对待外来移民的议题方面,比北美洲国家的保守派采取更为强硬的态度,但相对而言对外来文化上是比较开放,甚至支持部分社会自由主义的政策,虽然他们也会关心商业活动及市场经济的自由发展,不过他们也较少反对或有限度支持福利国家政策的相关目标。

思想发展

保守主义从来不曾产生过、也不太可能会产生如霍布斯的《利维坦》或洛克的《政府论》一般的系统性著作。也因此,保守主义一词的真正涵义在今天依然有待争论,许许多多的(也经常是互相矛盾的)政治意识型态或政党都与保守主义有所牵连。

埃德蒙·伯克 (1729-1797)

虽然政治思想在起源时便包含了许多可以被归类为保守主义的成分,一直到启蒙时代、尤其是1789年前后的法国大革命震撼欧洲后,保守主义才以一种政治态度或思想的面貌崭露头角。许多人指出在宗教改革时期,圣公宗神学家理查德·胡克(Richard Hooker)强调为了社会和谐和公共利益而必须在政治上保持稳定,显现出了早期的保守主义思想。但保守主义一直要到埃德蒙·伯克写下《对法国大革命的反思》(Reflections on the Revolution in France)后成为系统性的意识形态。

爱尔兰裔英国政治家埃德蒙·伯克 大力反对法国大革命,但仍支持美国革命的目标。这些早期的保守思想通常坚持保守主义并非一种意识形态,因为他们认为意识形态与乌托邦的理想有所牵连。伯克反对一个完全由抽象的理性所引导的“启蒙”社会。许多人认为伯克发展出了对于现代主义的批评,不过伯克从来不曾使用这一词,这一词也要直到19世纪末才出现。伯克担忧启蒙运动将会带来无法收拾的动乱,因此他主张应该保持传统的价值。

伯克主张,一些人的理性必然少于其他人,因此如果这些人纯粹依靠理性行动,他们所运作的政府将会非常糟糕。对于伯克而言,政府的架构不该是由抽象的“理性”所组成,而是应该遵循国家长久以来的既定发展模式、以及如家庭和教会等重要的社会传统。

政治意识形态
系列条目
思想流派
政治光谱
统治体制日语統治機構

“我们担忧人们会依照自身的理性主导其生活和交易,因为我们怀疑每个人的理性其实是相当有限的,因此个人最好是依靠于国家的既有传统。许多哲学家们都不会试着挑战传统,而是会利用他们的聪敏,寻找尚未被他们发掘的智慧。如果他们真的找到了,他们也会选择继续保留传统,同时将理性融入其中,而非完全抛离传统单纯依靠理性;因为传统,夹带着其本身的理性,也会允许理性有所活动,这种互动关系是永恒不变的。”

伯克主张,比起纯粹抽象(例如“理性”)的事物,传统更能作为立身处世的依据。因为传统经历了数个世代的智慧和考验,“理性”则可能只是一个人的偏见,不但未经时间的考验,最多也只能代表一个世代的智慧。任何既有的价值观或传统都是经历了过去的时光考验才流传下来的,因此都应该被尊重。

不过,保守主义者并不反对变革。如同伯克所写道的:“无法接受改变的国家是无法生存的。”但他们坚持变革必须是透过有系统、有条理的改变,而非突然爆发的革命。革命为了某种理论或学说,会试图改变人类社会中复杂的人类互动关系,这将会造成无法预料的后果。伯克大力呼吁应该避免道德风险的可能性。对于保守主义者而言,人类社会有时是根深蒂固而体制健全的;为了达成某种意识形态的计划而随意修改之和形塑之将会造成无法预料的灾难。保守主义者也强烈支持财产的权利。对于18世纪的辉格党而言,没有任何东西比财产权利更为神圣的了,财产权使得个人的利益考量高过那些华丽却不实际的理论[1]

随着拿破仑时代的结束,维也纳会议象征了保守主义在欧洲复兴的开端,抗衡经由法国大革命产生的自由主义和欧洲革命运动。

保守主义的流派

财政保守主义

财政保守主义是一种右派经济哲学,强调政府在开支和借债上应采取谨慎保守的态度。埃德蒙·伯克在《对法国大革命的反思》里写下了这个原则:

一个公民社会最初的理念所保障的,在于每个公民所拥有的财产,而非国家所要求的债主权利。公民对于其财产的权利是最首要的、最至高无上的、而又最不可侵犯的。个人的财产,无论是透过自行挣取而来、或是透过遗产继承、或者来自其他人所赠与的物品,在任何情况下,皆不属于国家所拥有…政府无论是由君王或是议会所统治,其所拥有的财产仅只限于公共财产,而其公共财产也只能来自于大多数公民所自愿给予的财产部分。

换句话说,一个政府并没有权利去借取大量债务、而又将其负担加诸于纳税人的身上;纳税人所拥有的抵抗苛刻税赋的权利,甚至要早于帮忙政府偿还债务的义务。

经济保守主义

经济保守主义延伸了财政保守主义对于金融政策的保守态度,主张政府不应该随意干预市场的运作。有时候这种保守态度也延伸至小政府的哲学。经济保守主义支持自由市场、以及自由放任的经济政策。在意识形态上,经济保守主义可以追溯至古典自由主义的传统,亚当·斯密[2]弗里德里克·哈耶克米尔顿·佛利民路德维希·冯·米塞斯都是经济保守主义的代表,因此经济保守主义也被称为经济自由主义

古典自由主义和自由意志主义在道德和意识形态上都支持自由市场的理念:从支持个人自由的理念延伸至对于自由市场的支持。艾茵·兰德和路德维希·冯·米塞斯都从道德层面切入,主张自由市场是唯一道德的经济体制。传统自由主义反抗专制的政治权威、支持个人的自决,因此认为资本主义的经济体制是唯一道德的经济体制。

现代的保守主义者以欧美为主的保守主义为主,则是以实际的层面切入支持自由市场,他们主张自由市场是最具生产力的市场。因此现代保守主义对于自由市场的支持不一定是绝对性的,而仅是出于实际上的考量。这种支持不是道德性或意识形态的,而是出于埃德蒙·伯克的理念:能够运作的最好的体制就是正确的体制。

欧美保守主义在经济上支持小政府的理念还有另一个原因:那就是他们重视公民社会的重要性。如果政府在经济上扮演极大的角色,人们便会感觉自己不须负担太多的社会责任,也因此这种责任会被政府所承担下来,而高昂的税赋便不可避免了。

应该注意的是,虽然古典自由主义与经济保守主义在历史上达成自由市场理念的途径并不相同,但在今天这种差异却相当难以区分。很少有政治家会支持自由市场仅仅是出自于“因为那较具生产力”或“因为那是正确的”,而是通常会混合这两者。这种混淆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出自古典自由主义和现代保守主义在政治运动上都处在同一张“保守主义雨伞”下所造成的。

财政保守主义和经济保守主义对于资本主义和经济自由主义的支持、以及对于自由市场经济的支持,并不一定会和社会保守主义及宗教保守主义的理念相符合。除此之外,资本主义和自由市场的运作也大幅改变了既有的社会秩序,如同圈地运动和其他类似的改革,将原先传统淳朴的农业社会转变为工商业为主的现代社会,同时也可能改变对社会议题的态度,例如对于色情产业的态度。在这些经济和社会政策问题上,不同流派的保守主义之间也可能会产生极大的冲突。例如在欧洲的不少国家的保守派便在社会议题上持自由派态度,与美国的保守派相对。

社会保守主义

在1980年代为对抗自由主义而崛起,逐渐成为新右派的一部分。社会保守主义强调西方文化传统、公民社会、古典联邦主义以及基督教文化传统。他们认为左翼的社会民主主义中央集权主义的意识形态是试图改造人性的邪恶举动,且不少世俗主义者。保守主义者主张,西方社会的自由主义抛弃了创造和形塑其文明的基督教传统和价值观,也因此他们认为保守派必须反对现状。在政治上,他们极力反对中央集权,强调权力分散、地方自治、私人财产、以及将官僚机构最小化。

在社会议题上,他们主张回归传统主义,支持基督教文化的道德秩序,并宣称核心家庭为人类文明的轴心,反对堕胎LGBT权利。他们认为多元文化主义、多种族、而又奉行平等主义的社会在本质上是绝对不会稳定的。不过,他们也反对美国干预他国的战争,但并非孤立主义

文化保守主义

文化保守主义是一种主张保存自身文化或民族传统的哲学。文化在这里指的可以是相当广泛的西方文化或是中华文明、又或者小至藏文化。文化保守主义试图采纳过去遗留下来的传统和制度。这种传统可能是不切实际的,例如在英国反对公制度量衡的运动,要求保持英国传统的度量衡标准。保守主义也可以是制度性的:在西方这可能包括了骑士制度和封建制度、或者是资本主义法治。而在东方,中国的国家科举制度、以及在印度的文化宽容传统都是保守主义的例子。

而依据社会保守主义的理论,传统也可以是道德性的。例如在某些文化里堕胎被认为是错误的。一些文化里则禁止妇女在公共场合暴露她们的面貌或四肢,认为那是不道德的举动,那些文化里的保守主义者也往往会支持以法律禁止那样的举动。其他的保守主义者则采取较正面的做法,支持好撒马利亚人法、或者其他需要公共慈善协助的法律,以此发扬他们的传统文化。

文化保守主义通常主张,由于既有的传统已经在文化或制度上占有其一席之地,也因此应该被保留。文化保守主义并不一定会接受其他不属于他们的文化,这取决于他们的开放性程度。许多保守主义者相信普世的道德价值,但其他一些人则认为道德可能因为国家和民族差异而有所不同,因此只支持属于他们既有的文化。因此对一个文化保守主义者而言,在法国已被普遍接受的某种概念,并不一定适合套用至德国和其他国家。

宗教保守主义

宗教保守主义要求保存特定宗教的教义,有时会试着传播这些教义的价值观,又或者会试图将这些价值观写入法律条文。宗教保守主义也可能会支持现世的传统。有时候宗教保守主义可能会感到其自身与当地的文化产生冲突。而在一些国家,两个或多个宗教的保守主义者也可能会产生冲突,两派都宣称自己的观点才是正确的,并指责对方的观点。

宗教保守主义与其他形式的保守主义不同,因为他们的形式相当多。许多宗教保守主义者反对一切改变,因为他们认为其信仰是来自于全能而不变的上帝。

被宗教保守主义所影响的政府可能会以实际政策提倡特定宗教的传统价值,例如在欧盟就有一些保守主义及基督教民主主义的团体试着要求将基督教价值观写入欧盟宪法若望·保禄二世也曾游说欧盟在宪法里提及上帝或宗教改革,但最后仍没有成功。

而一些既有宗教的基本教义派运动,则显示出了宗教保守主义也可能会与现有社会秩序产生矛盾,他们可能会试图推翻既有现况,以回归理想中更为传统和正当的社会,有时也会以相当严格的方式解释圣经字句。这样的激进运动有时也可能是为了对抗既有政治体制的滥用、腐败、或违背教义。新教宗教改革便是这样的例子之一。

伊斯兰教伊斯兰原教旨主义(Salafi)运动经常在政治和社会上采取激进行动,也因此常被大多数主流的伊斯兰政府所压制。原教主义者试着将他们对于伊斯兰社会的理想—亦即穆罕默德那个时代的社会,强加于他人之上,他们也经常会使用暴力的手段。他们反对伊斯兰社会后期的发展,也因此常被分类为激进的宗教保守主义。

类似的现象事实上在全世界的许多宗教里都曾发生,有时候,这种冲突反映了传统社会与过去500年内才出现的现代西方社会之间的文化冲突。许多在现代世界被称为激进宗教保守主义标签的运动,其实只是将传统宗教理想混合上现代的、欧洲革命哲学的融合。

地区政治

西方世界民主国家,“保守派”和“右派”两词经常是可以互换的,几乎成了同义词。虽然这并非完全正确,但两者的确重叠性极高。同样的两者所反对的事物也几乎一样:左派(虽然左派团体和个人也可能抱持着保守的社会和文化态度,但他们在政治上通常会被与保守主义运动区隔开来)。而在经济政策和经济制度上,保守派和右派通常都支持自由市场—尽管这在欧洲比较少见。而在道德和伦理的议题上—例如对于堕胎的反对—也经常都是那些被称为保守派和右派的人士。

埃德蒙·伯克的保守主义支持稳定、逐步的改革而非激进的改变。许多保守派也反对那些排外主义者和种族主义者—然而这些人通常也被归类为政治的右派,这就如同许多自由主义者也反对左派的共产主义思想一般。贸易保护主义和反移民的政策也经常会和那些支持自由市场和自由贸易的保守派产生冲突。受到了早期英国保守主义思想家如埃德蒙·伯克和大卫·休谟的影响,一些保守主义者也反对军事的干预主义,伯克认为帝国主义是与保守主义的传统完全冲突的,因为帝国主义试图建立一个新的殖民社会。

不过,一些支持神权政治、民族主义沙文主义的人也常被称为保守主义,帝国主义和种族主义也常被归类为保守派,有时候一些“正统的”保守派也会与这些人联合。英国保守党便是大英帝国概念的强烈支持者。

“正统的”保守派与那些被称为极右派的人士之间的重叠程度通常是取决于一些政治上的禁忌,而非相当严谨的意识形态差异。在欧洲的议会制度下,保守派通常会与中立派甚至是左派相结盟,而非仇外而又民粹主义的极右派,虽然许多批评者也认为保守派采取了极右派的理念。

英国

伯克经常被视为是英美地区的保守主义之父。在英国,伯克的保守主义继续发展,但其影响早已不限于英国本土,遍及美国的发展使其不再特定于英国的保守主义了。伯克的保守主义与当代的英国保守主义并没有相当明确而有系统的连结。身为一个老辉格党员,伯克绝对不是所谓“保守派的创始人”。

最早的保守主义产生于英国革命法国大革命。那些反对激烈变革,反对革命的人,被称为保守分子。由于当时的革命对象是君主贵族,所以保守分子又被称为王权分子或者保皇党人。18世纪和19世纪初,经过光荣革命后的英国,已经进入现代民主政治,或者说政党政治。也有人称之为披着君主外衣的共和国。当时英国政坛有两个主要政党,辉格党托利党。辉格党人具有自由主义色彩,主张变革,反对君权神授的绝对王权。托利党人则坚守传统,反对变革,支持王权发挥重要作用。相对于辉格党,托利党被称为奉行保守主义的政党。辉格党后来逐渐演变成了英国自由党,托利党则是现在保守党的前身。

托利党反映了宗教保守主义者,中产阶级和部分掌握大量社会资源的人士的政治态度,并且支持君王体制、圣公会、家庭伦理,并支持私人财产以保障社会秩序。到了工业革命的开端,工业和科技的发展显然将会破坏这些以农村为主的框架,新出现的产业精英份子也被视为是社会秩序的大敌。在这个时候,罗伯特·皮尔爵士试图将新的工业阶级与托利党传统的地主阶级融合,在1846年他说服了地主们支持撤销谷物法。在他的努力下,一个新的政治团体出现了,他们在试着保障传统秩序的同时也接受自由放任自由贸易的概念。传统地主和产业份子的融合最后产生了新的保守党

本杰明·迪斯雷利给了这个新政党一个政治意识形态。在年轻时他被浪漫主义运动和当时流行的中世纪复古风潮所影响,并发展出了一套对于工业主义的批评。他所提出的解决方法,是回归到一个理想中合作性的社会,在之中每个人都必须对其他人或团体负起责任。这种统一概念在英国政治里仍是重要的传统之一。这也启发了后来许多保守派政府所进行的社会改革。由迪斯雷利领导的保守派政府承认了劳工阶级的投票权利。他领导的保守党政府主张许多劳工权益的政治理念和价值观也可以是传统保守主义的,这也是保守党一国保守主义的主张,成为现今保守党的主流派系。

自由派和保守派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的结盟、加上工党的崛起,加速了自由党在1920年代的垮台。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保守党实际上接受了许多由工党推行的社会主义政策,特别上接纳并完善国民保健署。这种让步在实际上是为了重新获取权力,但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当中国有化的概念恢复了社会经济,成了当时跨政党的共识,主要是受到了凯恩斯主义的影响。

不过,到了1980年代,在玛格利特·撒切尔的领导下,保守党回归到了古典自由主义的经济理念,并推行新自由主义私有化了大量的国有企业。在撒切尔的领导下,是保守党的黄金时期,保守党连续执政18年至1997年才结束。

美国

在美国,保守主义一词是集合了众多政治意识形态的称呼,包括了新自由主义、经济保守主义、经济自由主义、社会保守主义、和宗教保守主义,同时支持维持一支强大的军队、反对国际主义、并提倡地方州的权利(州权)。

现代的美国保守主义在20世纪后半期结合为一股政治意识形态,以回应20世纪初期以来因为经济大恐慌而出现的许多社会和政治改变,在冷战中美国保守主义强调与苏联和共产主义的对抗,并在1980年代初期在经济上展开一连串撤销管制的自由放任政策,反对富兰克林·德拉诺·罗斯福新政

美国政治一直以来基本是两党制。两个政党之间虽然共同拥有一些基本的意识形态价值观念,但也存在着许多分歧,尤其在面向变革方面,存在着一个相对支持变革,持社会自由主义进步主义倾向的政党,称为民主党;和一个相对反对变革,持保守主义倾向的政党,称为共和党

共和党支持小政府,反对政府干预市场经济,反对政府过大公权力公民自由造成损害,反对枪械管制。虽然共和党被称为保守主义政党,但和传统保守主义还是不同的,传统保守主义倾向经济自由主义,但在社会议题上强烈支持政教分离,避免宗教组织介入政治,与现时共和党受宗教组织势力支持不同。这也证明了为什么保守主义在不同历史阶段和不同地区,都拥有不同的含义,特别是共和党在20世纪后存在不同的意识形态并转变现今的保守派。

虽然保守派在两大党过去都有一定数量的派系存在,特别是民主党1990年代前在南方仍存在不少保守派。但到了今天民主党内的保守派早已失去影响力,目前几乎所有的保守派都自认为共和党支持者。在2000年和2004年,大约80%自称为保守派的人都投票给了共和党[3][4]。2010年,在南方的民主党保守派失去议席,并被共和党保守派取代。

共和党在政治和理论上的基础,可以追溯到20世纪几位著名的古典自由主义思想家、经济学家:弗里德里克·哈耶克米尔顿·佛利民等。哈耶克就自称是一个老辉格党人。只是相对于现代西方的自由社会主义思潮,他们坚守19世纪自由主义传统,反对社会主义,因此被称为保守主义。

在美国,自由主义一词早已改变了原意,哈耶克认为涵义的改变是从罗斯福任内开始的,小罗斯福实行的新政在当时被贴上社会主义左翼的标签,由于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等在美国不受欢迎,小罗斯福于是自称为自由主义者,并重新定义。自从那时开始,“自由主义”一词在美国改变了涵义,与原本18和19世纪的自由主义完全不同了。哈耶克便主张他并不是所谓的保守主义者,反而他才是真的自由主义者,而那些新自由主义者只是冒充者,他也因此一直拒绝放弃这种称呼,但美国的自由主义者认为天生及社会的不平等已经妨碍个人自由,如缺钱念公立大学等,所以需要政府介入补助才可能达到人类真正的自由,自由主义在美国已成为左派的代名词。

共和党有许多不同的主流派系,也可以套用至各种的理念或意识形态,但共同点都是传统保守主义的主张,认同小政府自由贸易和不受政府干预的市场经济,强烈反对社会主义

共和党主张经济自由主义、传统保守主义、古典保守主义,亦是传统保守主义,反对在政府和社会制度上的激进变革,这种形式的保守主义其实是反意识形态的,因为其强调程序(稳定而不急躁的改革)高过特定结果(任何形式的理想政府)。对于经典保守主义而言,只要改变是经由正当的法治程序、而非经由革命或突然的变动,那么不管最后的政府是属于右派或左派都是正当的。自1930年代以来,成为共和党的主流保守派别,相信及认同小政府自由贸易是作为共和党人的基本信念。1980年代后,加入新自由主义下渗经济学

社会保守主义为共和党的主流,强调传统的家庭社会价值观,反对堕胎LGBT权利等。

新保守主义在美国在1990年代后出现的一种共和党保守主义的派系,由于有别于共和党传统保守主义,因此称为“新保守主义”。新保守主义主要是从自由主义转变而来,反对20世纪60年代的自由派的激进变革,特别是民权思想趋于保守,从而形成新保守主义。他们的思想根源,和传统保守主义不一样,传统保守主义的哲学基础,是建立在埃德蒙·伯克思想基础上的。但新保守主义并不信奉伯克的思想。美国新保守主义者支持军事干涉主义,倡导建立真正意义上的世界和平,也支持不计成本打击世界上奉行“恐怖主义”与“包庇主义”的国家或地区,这就是具“先发制人”战略的国家主义原则,也经常被人戏称为“国家恐怖主义”,其典型正是伊拉克战争,在小布什政府充份发挥作用。新保守主义受到唐纳德·特朗普反对及抵制。

宗教保守主义自1980年代为对抗左翼自由主义而崛起,开始渗入共和党政治。以基督教右派福音派天主教保守派及摩门教为主,强调美国的基督教文化传统价值观,应体现在国家政府中。

欧洲大陆

在欧洲大陆,保守主义的主流通常是以基督教民主主义政党为代表。这些政党组成了中间偏右欧洲人民党──欧洲议会里的主要政党联盟之一。

这些政党通常是起源自19世纪末期和20世纪初期的天主教政党,拥护天主教教义的社会理念。随着时间发展,保守主义及基督教民主主义成了他们的主要政治意识形态,天主教色彩也逐渐淡去,亦不再限制非基督徒加入,但基督教价值观主张仍体现在政党中。德国的德国基督教民主联盟及其联盟政党拜恩基督教社会联盟都是属于新教-天主教背景结合的中间偏右基督教民主主义及保守主义政党。荷兰基督教民主呼吁奥地利奥地利人民党也是中间偏右基督教民主主义及保守主义政党。

而在北欧,保守主义取党通常是由自由保守主义的政党例如瑞典温和党挪威保守党芬兰国家联合党冰岛独立党丹麦保守人民党为代表。在国内政策上,这些政党通常支持市场为主的政策,一般也会从商业团体和白领职业阶级获得支持。而在国际上,他们则会支持欧盟以及北约协防的重要。

一般而言,欧洲的保守派在许多社会和经济议题上会比美国保守派采取更为温和的态度,甚至偏向美国自由派。他们也较少反对福利国家政策的那些目标,虽然他们也会关心商业环境的发展。不过,不少欧洲保守派也采取了更进一步的自由放任市场经济政策,尤其是受到了撒切尔主义的影响。欧洲的保守派通常强调在政治上采取谨慎、温和的态度,主张应以已经实践过的做法为主,反对激进主义和未经实践的社会实验。对于高阶文化和既定政治制度,如君主立宪政体的支持者也在欧洲保守派之间相当常见。主流的保守派政党通常也坚定的支持欧盟。近年不少欧洲的保守派在欧洲移民危机中,坚决反对无限制的收容穆斯林难民,以免影响欧洲的基督教文化传统。欧洲的保守派政党现也有与右翼民粹主义政党有一定程度的合作。

香港

{{Citation needed|香港建制派被认为偏向保守主义,特别是在经济,政治及社会层面上,但建制派主要票源是具有左派背景的民建联工联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

参考文献

  1. ^ Carl B. Cone, Burke and the Nature of Politics, University of Kentucky Press, 1957 ASIN B0006AV4NG
  2. ^ 存档副本. [2012-07-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7-17).
  3. ^ Election of U.S. President 2004.. CNN. [2011-05-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05-14).
  4. ^ 2004年美国众议院选举. CNN. [2011-05-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8-04).

深入阅读

  • 埃德蒙·伯克. Reflections on the Revolution in France(《对法国大革命的反思》), Hackett Publishing Company, Inc. October 1997: ISBN 0-87220-020-5 (paper).
  • Crunden, Robert, The Superfluous Men: Critics of American Culture, 1900-1945, 1999. ISBN 1-882926-30-7
  • Paul E. Gottfried, The Conservative Movement, 1993. ISBN 0-8057-9749-1
  • Ted Honderich Conservatism
  • Russell Kirk, The Conservative Mind, 7th Ed., 2001. ISBN 0-89526-171-5
  • Russell Kirk, The Politics of Prudence, 1993. ISBN 1-882926-01-3
  • Jerry Z. Muller Conservatism
  • Robert Nisbet] Conservatism: Dream and Reality, 2001. ISBN 0-7658-0862-5
  • Noel O'Sullivan Conservatism
  • Roger Scruton The Meaning of Conservatism
  • Alexander Lee and Timothy Stanley The End of Politics: Triangulation, Realignment and the Battle for the Centre Ground (Politico's Publishing, 17th July 2006): ISBN 1-84275-174-3 (hardcover)

外部链接

参见


本页面最后更新于2021-05-01 13:01,点击更新本页查看原网页。台湾为中国固有领土,本站将对存在错误之处的地图、描述逐步勘正。

本站的所有资料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等全部转载于维基百科(wikipedia.org),遵循 维基百科:CC BY-SA 3.0协议

万维百科为维基百科爱好者建立的公益网站,旨在为中国大陆网民提供优质内容,因此对部分内容进行改编以符合中国大陆政策,如果您不接受,可以直接访问维基百科官方网站


顶部

如果本页面有数学、化学、物理等公式未正确显示,请使用火狐或者Safari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