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百科

右翼

右派,又称右翼,是和左派相对,一般是指保守派或传统派。右派政治家一般会采取各种保守的政治立场,并且倾向于维护现有统治建制既得利益。右派在不同国家与不同时期以不同的形态出现[1][2][3]左派与右派都是相对而言,在不同背景下两者主张的具体内容不会相同,不能以静态的“主义”或“阶级”划分。

西方世界的传统印象中,右派通常是指支持民族主义、捍卫传统家庭价值观和宗教犹太-基督教文化传统),且反对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国际主义政党,认为某些社会分层社会不平等的现象是正常、自然且不可避免的一派[4][5]。部分人则用“右派”来称呼自由放任资本主义的支持者[6]。不过虽说自由放任,却不包含移民的自由移动,此外,右派对于宗教冲突比较保守,因而对于种族问题也较为谨慎乃至于排斥。1930年代美国罗斯福新政后改变了自由主义的定义,支持政府干预市场经济的被称为“自由派(liberal,或译开明派)”,而支持利伯维尔场经济的被称为“保守派(conservative)”,之后“自由派”和“左派”变成同义词,相对的是“右派”和“保守派”,但右派原本是自由派,古典自由主义则是右派的政治哲学,但近现代自由派渐渐变成左派的代名词。

起源

政治上的右派源自于法国大革命时期,当时来自第三阶级共和派议员坐在主席的左侧,这是自1789年三级会议以来的习惯。而贵族阶级、第二阶级的成员则坐在右侧。之后的国民议会将坐在右侧,支持旧制度保王党称为右派。这个根据自己政治立场而分坐大会主席左右席位的传统延续到了今日的国民议会。19世纪末期,法国政治光谱可分为极左派社会主义者激进派)、中间偏左自由派共和党人)、中间派(温和派、保守派共和党人)、中间偏右君主立宪支持者、奥尔良派、保守派共和党人、波拿巴主义者)和极右派保皇派正统派)。

从此,右派成为保护现有制度和传统统治阶级[7]。现代西方保守主义受到埃德蒙·伯克等人的著作影响。伯克反对抽象概念,而主张民族传统:他提到:“我们敬畏上帝,我们尊敬国王且感到敬畏;尊敬议会且满怀情感;尊敬行政官员且充满敬意;尊敬且敬重牧师;尊敬且尊重贵族。为什么?因为当心中出现这些想法,我们“自然”就会被打动。”[8]他提出理由捍卫成见(Prejudice),表示这是“整个国家与时代的银行与资产”,相较之下个人是较不重要的。他主张“成见能在紧急情况下立即运用。心中的成见出现在智慧与美德之前,而且不会在人们犹豫、怀疑、困惑、无法解决时离你而去。”[9]伯克批评社会契约理论,主张社会的确是个契约,但“不只有活在世上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而是在世的、已死去的、尚未出生的人们间的关系。”[10]

亚当斯密的《国富论》,最早研究欧洲工业兴起及商业发展的著作之一,是现代经济理论的先驱。亚当斯密在这本书与其他作品中,阐述了自我利益的合理性,与竞争可以促进经济的繁荣与安康,也阐述了自由贸易资本主义最为世人所知的基本原理,大大影响了后世经济学者的著作。[11][12]

19世纪的英国,少数但强力的自由主义人士(这里指古典自由主义,并非现代社会自由主义及左派代名词的自由派),如理查·科布登和理察·赖特等人,追随自由放任资本主义。1867年,英国与法国签署自由贸易协议,之后也与其他国家签署协定。报纸《经济学人》创办于1843年,某一程度上反对谷物法。1866年成立的科布登俱乐部(The Cobden Club)和其他团体或场所也会讨论自由贸易。[13][14]奥地利经济学者主张自由放任经济从未成为任何一个国家的主要信条,并且至19世纪末,欧洲国家采用贸易保护主义和经济干涉主义。

法国二战后,戴高乐及其领导的戴高乐主义政党主张在教育和基础建设上投入大量资金,并与美英保持距离,与社会主义的左派法国社会党主张大规模的国有化、实施市场经济管制与财富再分配措施相似,但带有民粹主义民粹主义色彩,并与天主教会基督教民主主义所连结。

词意

右派一般并没有准确的定义,因为这词的使用往往是根基于舆论上。对于这两词的区分也有许多不同的看法。

  • 保守主义:现代的保守主义主要包含经济自由主义及虽然在一些国家里“右派”和“保守派”往往被视为同义词,主张保守,稳妥、秩序、渐进、缓慢的改革方式,强调维护旧有传统,保守主义的政党会被称为右派。但这一区分在讨论左派右派的光谱时很少获得重视。
  • 公平程序古典自由主义强调程序的公平,利伯维尔场便是例子之一。自由意志主义学者罗伯特·诺齐克便是强调区分“历史过程”和“最后结果”两者的20世纪知名理论家之一[15]。但另一方面,现代自由主义的支持者如约翰·罗尔斯则主张左派的政策也是使用以过程为根基的推论[16],而一些新保守主义者倾向使用军事手段建立民主才是属于最后结果。
  • 不介入经济救济:通常,政治上的争论都是聚焦于政府究竟应该(干涉主义)或不应该(自由放任)介入经济以救济贫穷的问题上。诺兰曲线将这个差异作为左派和右派两大差异的轴线之一。不过,政府的干涉并不一定就代表重新分配财富或平等主义的政策:一些形式的干涉是为了满足某些财团公司的利益,例如社团主义的政策。所以左派往往支持对于少数民族、中下层民众等弱势群体进行援助、保护,而右派偏好顺其自然、自由竞争,即使其结果是造成主导种族、阶层对政治和经济的掌控。
  • 小政府:政府的大小在这里可以视为是政策和立场的差异,虽然政府雇员的数量通常被用以作为主要指标,但利伯维尔场是基本主义。不过,一些人也注意到某些政治流派如无政府共产主义自由社会主义的存在与这种政治光谱不相合,反而如同诺兰曲线一般垂直于左右派之外。
  • 自由主义:提出这种区隔的是哲学家诺贝托·波比欧(Norberto Bobbio)和Danielle Allen。波比欧主张唯一准确的左右派差异是有关人们对平等理念的态度,因为左派只会想要保护或促进平等,而右派只会维持或增加不平等。左派和右派也同样宣称同时追求平等和自由两者,然而他们对这两词却又有不同的解释方式,右派的自由主义体现在经济自由主义,主张减税及减少政府对市场经济的干预,强调自由在于越少的政府干预(即传统的保守主义思想);左派则体现在社会自由主义,主张向富人加税及增加政府对市场经济的干预,强调自由在于政府应促进社会的公平正义,并达至平等。
  • 宗教自由:当今的左右两派均认同政教分离及保障宗教信仰自由,但对于宗教团体在社会及政府的角色有显著分歧,这种差异在美国、印度和欧洲国家特别明显(欧洲不少国家存在反教权主义的传统,),有时候也包含中东;左派强烈主张政教分离;主张政府及宗教组织应该分离,宗教组织不应牵涉政府;右派则强调应保障宗教组织在政府及社会的角色。
  • 个人主义:不过,1960年代的反文化浪潮便是以强调个人自由为特色,而这波浪潮主要则被归类为左派,而在宗教/现世的冲突上,现世主义者往往更倾向于强调个人的自由和宗教自由超越集体的信仰价值。不过,被许多人视为右派的法西斯主义也强调“国家的组织概念”,抱持着集体主义的概念,将国家看作是一个集体的实体。
  • 文化支配法律:这个公式是由美国的参议员丹尼尔·帕特里克·莫伊尼汉(Daniel Patrick Moynihan)提出才为人所知的,但最早则是由埃德蒙·伯克所构想的。
  • 强大的国家主权:一些左派团体可能会被右派视为恐怖份子、但却可能被左派视为自由战士。右派的运动通常支持捍卫国家的主权并反对其变动。
  • 保护国家利益:经济民族主义贸易保护主义在左右两派都可以发现,左派的保护主义是以确保国内的工作机会为目标,保护本土企业及反对自由贸易;而右派的保护主义则是为了保护本国的公司和经济。
  • 认为人性和社会为固定性的为右:这是先天与后天之间的争论例子之一。最先以此定义左右派的是美国经济学家汤玛斯·索威尔(Thomas Sowell)。
  • 资本主义:这是近代最广为所知的分法,多数媒体中提到左右派时也多半是指此种分法。这里的社会主义泛指高税收、高福利、高政府干预调控的政治体制,而不一定是共产党主张的***。

左派与右派都是相对而言,在不同背景下两者主张的具体内容不会相同,不能以静态的“主义”或“阶级”划分。两词是相当广泛的形容用词,用以作为一种广泛的辩证法解释方式,可以用作形容或区分一种政治立场、一种政治意识形态、或是一个政治党派。除非是将其套用至多维的政治光谱上,否则这两词通常是用以描述两种完全相对的立场。“左派”、“右派”、“中间派”在世界各国家或地区的政治情势中的定义不相同。

历史

右派曾经是指自由意志主义者,支持建立在经济自由之上的分散经济,拥护所有权利伯维尔场自由贸易的相关政策。有部分人声称经济自由与右倾政府有关。[17]他们指责左派支持计划经济平等原则。自由意志主义者主张限制政府权力,以保护人民权利。美国总统雷根曾在专访中说:“我完全相信保守主义是自由意志主义。”[18]

经济自由主义理论——古典自由主义的经济部分——大部分是由亚当斯密启蒙时代所建立。亚当斯密主张政府对于经济的干预应降至最低,但并不反对由政府供应基本的公共财,如道路、隧道、学校、桥梁和其他私营实体无法有效执行的基础设施[19][20]亚当斯密希望能依使用比例缴纳费用(如过路费),但也接受税金的必要性,主张税款应与各人所能负担的成比例。

私有财产和个人契约是经济自由主义的基础。这些理论始于18世纪,当时主张,如果每个人保留自己的经济设施,追求个人的最大利益(看不见的手),而不是受到国家控制,如此一来将会出现一个合谐且平等,繁荣的社会能自发秩序。[21]该理论中,应该要存在着最低标准的公共资讯和正义,并且不允许任何人胁迫或偷窃。亚当斯密也主张,可用报复性关税以实现自由贸易,用著作权商标去激励创新。[20]经济自由思想促进了18世纪末迈向资本主义经济体制的运动,及之后重商主义制度的瓦解。

而在自由主义者眼中,右派被视为保守的威权主义者,极右派则是支持社团主义[22]

一些人将种族民族主义和部分形式的民粹主义,与右派连结在一起,形成右派民粹主义[23][24]

根据一些法西斯主义的自由派学者,法西斯思想中同时受到左派与右派的影响,而法西斯主义在历史上曾抨击共产主义自由主义保守主义。一个可能是连接右派与法西斯主义的是社团主义。但许多学者认为法西斯主义是在这些观点中找寻第三种道路。[25][26][27][28][29][30][31][32][33]罗杰·葛里芬主张法西斯运动更为右倾,并已与极右派纠结在一起。[34][35]

社会秩序

许多右派思想及运动支持社会秩序。最早的法国右派称为“秩序党”,主张法国需要一位强力的政治领袖来维持秩序。[36]以整顿法国大革命造成的内乱,这类型的右派主要是资产阶级,与传统贵族及保皇党不同。

由约瑟夫·德·迈斯特创立的拉丁保守主义坚持对秩序的需求。迈斯特与更早的托马斯·霍布斯相同,主张独裁专制为防止暴力骚乱的唯一手段。逃离法国大革命后,迈斯特转为支持极端自由主义思想,特别是卢梭的“普遍意志”理论。迈斯特也反对18世纪末期至19世纪初一些君主政治的准世俗主义和自我放纵,并主张国家与宗教不可分离。迈斯特的拉丁保守主义原则受到西班牙独裁者弗朗西斯科·佛朗哥的采纳。

原教旨主义者常支持使用政治力量去维护他们的宗教信仰。[37]传统右派偏向支持法律及道德上的权威。但与宗教右派或民族主义右派相比,自由意志右派是反权威主义。

传统

右派的信念常见于对传统的支持。但传统主义者所追求的传统应追溯至何时并不明确。评论家有时认为右派人士所提及的历史传统根本不存在。从欧洲文艺复兴启蒙时代,希腊及罗马传统常常被引用来作为支持由君主制转变为民主思想的论点,这在现代是被归于左派。同样的,早期的伊斯兰帝国在许多方面比当代保守伊斯兰人士更为自由。

传统主义强调自然法原则、卓越的道德秩序、传统习惯等级制度和组织统一性、农本主义、古典主义和高级文化、爱国主义地方主义区域主义[38]可以说是亲近反动反革命思想。部分右派运动支持者会接受这些称呼,蔑视西方文化自启蒙时代以来就连结在这些称呼的污名。过去许多传统保守主义者主张君主主义

传统主义从一开始就以各种形式存在,但在18世纪,现代传统保守主义形成,一直到20世纪中期的美国依然是有组织的知识力量。传统主义可见于美国大学教授团体(被大众媒体称为“新保守主义者”)的著作中,他们反对个人主义自由主义现代性社会进步的想法,并主张宣扬文化与教育的重建复兴[39],恢复对于T·S·艾略特所说的“永恒事物”的兴趣(那些世世代代延续下去的真理与广大社会中的基本制度如教堂、家庭、国家和社区生活)。

“家庭价值”在不同文化中有着不同意义。20世纪末至21世纪初,该词汇常用于政治辩论中,特别是社会和宗教保守主义者,他们认为自二战结束以来家庭价值不断衰落。[40]一些右派政党常将“家庭价值”当作惯用政治术语,如美国共和党。右派的“家庭价值”支持者普遍强烈反对堕胎安乐死同性恋婚前性行为外遇左派女性主义者则经常指责右派支配父权性别角色

民族主义

在法国,民族主义最早是属于左派与共和党人思想。[41]

屈里弗斯事件后,民族主义成为右派以及极右派的主要特征。[42]右派民族主义者赞同种族民族主义并主张定义一个“真正”的国民身份,并加以保护不被不属于同样身份及污浊不洁的元素伤害。[36]他们也主张社会达尔文主义,将“适者生存”的观念运用在国家与种族。[43]

与右派民族主义相关的是文化保守主义。文化保守主义通常在面对外部的变革势力时会支持保护国家或文化的遗产。这里的文化可能大如西方文化中华文化,或小如台湾。文化保守主义者试图适应过去留传下来的规范。这些规范可能是不切实际的,像是要求保留英国常衡、反对公制的反公制运动。它们可能是制度性的:在西方包括了骑士制度、封建制度,以及资本主义政教分离法治。文化保守主义者时常主张旧有体制已经适应某一特定地点或文化,因此应予以保留。其他人主张人民有权拥有自己的文化规范、特有语言与传统。

其他

社会、***、经济、宗教等亦可能带有右翼色彩。

各国(地区)右派

澳大利亚

在澳大利亚,保守派及右派人士支持保守派联盟,常被视为澳大利亚工党的反对者。

社会保守主义者偏向君主立宪制,与英国维持某种连系,反对共和制、支持农业利益的组织、反社会主义、反堕胎的天主教徒福音派利伯维尔场主义者等,历来都被视为保守派。[44]

在澳大利亚联邦成立后70年间,澳大利亚实行温和的贸易保护主义政策、支持福利国家,以及维持澳大利亚与大英帝国的关系。许多学者认为罗伯特·孟席斯所领导的自由党政府便是这种执政方向。[44]但自1980年代起,如同美国共和党雷根英国保守党撒切尔夫人,澳大利亚的保守派联盟约翰·霍华德执掌澳大利亚自由党后,放弃凯恩斯主义采纳全面利伯维尔场经济政策。[44]在当今的澳大利亚政治,澳大利亚自由党被视为主要的保守党,但相比于美国共和党,自由党则更加温和,支持温和的社会福利社会保守主义,很大程度类似于英国的保守党。

博茨瓦纳

博茨瓦纳民主党是主要的保守派政党,目前领导人为现任总统伊恩·卡马。该党是由博茨瓦纳首任总统塞雷茨·卡马所创立。自从博茨瓦纳在1966年独立以来,民主党一直掌握大权。在最近一次选举中,民主党拿下五十七席中的四十四席。根据经济自由度指数年度报告,博茨瓦纳在一百五十七个国家中排名第三十六位,是非洲第二高的国家,仅次于毛里求斯[来源请求]

哥斯达黎加

哥斯达黎加有三个中间偏右政党:民族解放党、社会基督联合党和自由主义者运动党,惟三党的政治意识也包括自由主义基督教民主主义[来源请求]

法国

法国最大的右派政党戴高乐派政党(现时是共和党)承诺改革法国制度,摆脱过去旧有的特殊利益,让法国更加有竞争力。前总统萨科齐在任时支持与北美和位于地中海中东国家等欧洲邻邦建立更紧密的政治关系。该党在前总统希拉克针对海珊拥有大规模毁灭性武器及与盖达组织的关联表达怀疑时,引起美国的强烈反弹。甚至美国保守派人士试图将薯条“French Fries”改为“Freedom Fries”。

法国右派民粹主义政党民族阵线在2011年后,主张回归传统价值,包括让堕胎更为困难或立法禁止;给予未出外工作的母亲津贴;宣扬本土传统文化;脱离欧盟和其他国际组织;对于廉价进口征收关税或采取其他贸易保护手段;公投恢复死刑﹔停止非欧洲移民和采用属人主义。民族阵线反对移民,特别是北非西非中东穆斯林移民。媒体观察家将该党视为极右派[45][46][47]

德国

德国德国基督教民主联盟(基民盟)及德国自由民主党(自民党)是主流的右派政党,基督教民主联盟的领导人为安吉拉·默克尔,基民盟主张自由保守主义基督教民主主义,而自民党则主张经济自由主义,基民盟及自民党在包括前西德时期的1949-1957年、1961-1966年、1982-1998年及2009-2013年组成中间偏右联合政府

德国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德国另类选择为新兴的右派政党,其主张反移民及反伊斯兰,于2017年德国联邦议院选举中取得12.6%的比例代表得票,成功进入德国联邦议院

此外,德国纳粹党也属于右派政党,但其国家社会主义法西斯主义性质为极右派政党,但不同于其他保守主义政党,纳粹党亦同左翼政党一样强调国家掌控及干预经济以及继承德国传统的高福利政策。

冰岛

冰岛独立党冰岛最大的中间偏右政党,自1944年冰岛脱离丹麦独立以来,独立党在1944-2009年及2013年至今,一直是冰岛国会的第一大党。独立党的保守主义包含社会自由主义经济自由主义戴维·奥德森在1991-2004年出任总理期间,其政策包括稳定货币及财政;私有化;减税;规定渔业的独占使用权(Exclusive use right);废除各种资助亏损企业的政府基金;货币移转和资本市场的自由化。[48]

印度

印度人民党是印度最大的右派政党,以印度教国家主义为代表。[49]印度人民党主张保守社会政策,主张自主强健的经济成长;印度教民族主义所推动的外交政策和强大的国防武力。印度教徒优越主义在该党思想中占有独特地位,有别于印度国大党世俗主义及对宗教宽容的政策,他们相信古印度文化和价值会为印度带来一个更开明的社会。

伊朗

伊朗的右派政党以传统伊斯兰保守派为主,如战斗教士联盟(CCA)和Islamic Coalition Society。[50][51][52]CCA是1977年由一群神职人员为了以文化方式推翻穆罕默德·礼萨·巴列维而成立。目前拥有全国首要的政治神职人员(包括现任的阿亚图拉)。在伊朗伊斯兰革命后,该党是第四和第五届议会的最大党。[53]

伊朗的右派阵营反对旧有右派的僵固思想,采取开明观点,主要代表有Executives of Construction Party (ECP)英语Executives of Construction Party拉夫桑贾尼。1989年至1997年拉夫桑贾尼主政期间,该党采取开明的国内外政策。这是伊朗右派的第一次分裂。[54]

以色列

利库尔德集团(联合党)是以色列最大的右派政党。联合党1973年成立之时,是数个右翼政党的联盟,该党在1977年大选击败工党取得胜利,是以色列政治史的转戾点。[55]联合党之后除了1992-1996年、1999-2001年及2006-2009年,一直维持执政地位。该党支持利伯维尔场资本主义自由主义。该党在本雅明·内塔尼亚胡主导之下,立法降低增值税、收入与公司税,和关税。支持自由贸易(特别是对欧盟美国)与废除部分企业垄断。另外,他们还将部分政府企业私有化(如以色列航空以色列国民银行)。

现任总理内塔尼亚胡是党内的鹰派人物,主张对巴勒斯坦采取强硬政策,包括反对巴勒斯坦人建国,以及支持犹太人居住在约旦河西岸加沙地带。1996年他首次出任总理时便重申反对巴勒斯坦建国的立场。

不过联合党也是第一个与阿拉伯国家签署和平协议的执政党。例如,1979年,时任总理贝京埃及总统沙达特签署大卫营协议,以色列归还在六日战争中占领的西奈半岛,换取两国和平。伊扎克·沙米尔在1991年波斯湾战争后的马德里会议给予巴勒斯坦人一部分合法地位。但沙米尔强烈拒绝巴勒斯坦建国,而被部分人士(包括美国国务卿詹姆斯·贝克)指责是首脑会议失败的原因。奥斯陆协议之后,联合党与工党除了经济政策的差异外,其他立场基本一致。

该党强调民族主义的主题,如国旗和1948年以阿战争的胜利。主张在儿童教育中教导价值观,赞成媒体自由及推广民营媒体,因此民营媒体在联合党执政时期明显成长。但沙龙联合党政府却关闭了知名的右派地下电台“第七频道”(Arutz 7英语Arutz 7)。“第七频道”致力于睦邻运动,并常以右派观点批评政府施政。

匈牙利

奥班·维克多领导的青年民主主义者联盟自1990年代中期是匈牙利最大的右派政党。2010年议会选举后,青年民主主义者联盟在国会成功取得超过三分之二的议席。[来源请求]

意大利

西尔维奥·贝卢斯科尼领导的意大利力量党自1994年以来一直是意大利最大的中间偏右政党。[来源请求]

日本

自民党是日本的最大右派政党,自1954年成立,于1955年起长期执政,只在1993-1994年及2009-2012年是在野党。

自民党的经济政策以出口为基础的经济成长;在外交与国防政策上与美国保持密切合作,维护美日安保条约;行政改革包括以下几个主题:简化和精简政府官僚;日本国营事业民营化;和税务改革、老年化社会所造成的经济影响的应变措施等等。其他在1990年代初期的优先事项有:让日本在快速发展的亚太地区扮演更积极且活跃的角色;日本经济自由化、国际化,提升国内需求;打造高科技资讯社会;鼓励科学研究。他们不仅对自由企业作出承诺,但自民党也对重要小型企业及第一级产业采取部分贸易保护主义补贴手段,这也使自民党在乡郊地区保持高支持度的原因。现任自民党首相安倍晋三推动安倍经济学,并主张建立强大的军力及修改日本国宪法(即和平宪法)。

利比里亚

埃伦·詹森-瑟利夫是非洲第一位民选女总统。她承诺将制定新自由主义式的改革。

新西兰

新西兰国家党在二战后长期执政,1949-1957年、1960-1972年、1975-1984年、1990-1999年及2008-2017年是新西兰的执政党。国家党是新西兰最大的自由保守主义政党,亦即是新西兰的保守党。国家党主张减税,减少社会福利支出,促进自由贸易,恢复或维持新西兰的防卫联盟,对全新西兰人订立一个公民身份的标准。国家党是新西兰的保守党,但如同澳大利亚的保守派联盟,同样存在社会自由主义自由意志主义的派系,对于社会议题持开效态度,如把同性婚姻合法化。

新西兰优先党新西兰国会的第三大党,也采取社会保守主义的立场,该党主张反对大量移民的开放政策,但并非种族主义排外路线,优先党亦反对国家党的经济自由主义政策,因此反而与中间偏左新西兰工党合作,于2005-2008年及2017年至今与工党组成联合政府。

荷兰

荷兰的中间偏右政党自由民主人民党保守自由主义的代表。该党在2005年发表“自由宣言”(Liberal Manifesto),包括支持欧盟的“四大自由”;人民有安乐死的权利;针对福利国家与低税的改革,但保留部分政策,如由纳税人支付劳动家庭的日间托儿费用;允许大麻合法化的政策。其他的中间偏右政党包括基督教民主呼吁民主66基督教联盟

此外,荷兰的另一右翼政党为荷兰自由党,该党反对移民涌入及反对伊斯兰教,主张关闭清真寺及退出欧盟,认为欧盟的多元文化主义破坏荷兰的文化传统。

葡萄牙

葡萄牙的右派保守主义政党以社会民主党民主和社会中心党-人民党为代表。人民党创立者最初是要成立中间派政党,以舒缓康乃馨革命所带来的热潮,采取介于左派与右派的温和立场,担任当时政治不稳定中的主要角色。其创立者成功缓和右派份子(无论是否为党员),提供革命后与左派对话的管道。但人民党之后逐渐背离创始人的主张,成为一个右派欧洲怀疑主义政党,并支持传统的基督教价值观,认同天主教会的角色。

至于社民党成立初期是左派政党,与社会党相似,但自从1980年执政后便转为中间偏右政党,与社会党对立,1980-1995年、2002-2005年及2011-2015年为执政党。2003年人民党与社民党组成的中间偏右联合政府支持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并强烈反对堕胎合法化(其后由社会党政府推动公投把堕胎合法化),这导致联合政府在选举中失利。2005年的议会选举,人民党拿下12席,得票率7.3%,成为在野党。2011年葡萄牙议会选举后,人民党与同属右派的社民党联合执政至2015年。

瑞典

中间偏右的瑞典联盟之一温和党强调利伯维尔场私有化个人自由和降低公部门的成长速度,且支持大部分自1930年代以来所采取的社会福利制度。该党重视的议题有对抗犯罪、低税、强健的国防与教育系统的品质。他们也支持瑞典加入欧盟。温和党在2003年的公民投票中曾支持将货币瑞典克朗改为欧元(公投被否决)。他们目前是欧洲人民党国际民主联盟的成员。

右派民粹主义瑞典民主党成立于1988年2月。该党称他们是民族主义政党。[56][57][58][59]主流媒体及观察家时常称该党为仇外种族主义[60][61][62][63][64][65],部分人称他们为“新纳粹[66],民主党均不承认。[67][68]

西班牙

西班牙人民党是西班牙最大的右派政党,人民党不少党员过去是佛朗哥长枪党的执政党成员,在1970年代民主化及1980年代重组及转型后,于1989年成立。1996年首次执政,击败已执政14年的中间偏左西班牙工人社会党,直至2004年因支持美国发动的伊拉克而在选举失利,成为反对党。人民党现任领导人为拉霍伊,自2003年成为人民党的领导人,并于2011年12月20日起出任西班牙首相

土耳其

埃尔多安正义与发展党自2002年一直是大国民议会的最大的右派政党,长期在议会选举有大优势。但该党在2018年大选和2019年土耳其地方选举则因为经济衰退而选举失利。

大韩民国

右派的自由韩国党是大韩民国最大的保守派政党,过去长期执政,惟在1998年-2008年及2017年至今是最大在野党,2017年大韩民国总统选举,败给自由派的共同民主党

保守派政党执政期间,韩国经历数十年由国家政府主导的经济改革,推动自由贸易及低税政策后,已成为主要经济体(20国集团)及亚洲最富裕的国家之一。[69]国内生产总值位居亚洲第四位[70]全球第十三位[71]经济发展被称为“汉江奇迹”,是许多发展中国家的典范。[72]不过,保守派政党的强硬反朝鲜政策,以及坚持要求朝鲜弃核武方能展开谈判的立场使他们执政期间,两韩关系长期紧张。此外,保守派政党数十年的经济政策导致韩国财阀势力庞大,社会出现高度的贫富悬殊及流动性较低。

香港

香港殖民地时期在1991年举行首次部分立法局议席直选及1992年彭定康接任总督后,逐渐发展政党政治。

当时早期的工商界政党主要是启联香港自由党前身),与当时的民主建港联盟香港民主同盟分庭抗礼,成为当时主要的保守右翼势力。

1997年香港回归后,建制派主导香港立法会,与民主党(香港)为首的民主派(香港)抗衡。

传统上以左派称呼香港亲共人士,不过 近年民建联自2004年转走跨阶层路线,偏离基层,而转向争取商界、中产及中上阶层的支持者,因此与偏向传统工人及基层的工联会分家成为建制派中的右派

建制派(右派):支持经济自由主义及社会保守主义,政党主要有民主建港协进联盟(民建联)、自由党新民党香港经济民生联盟等。

建制派(左派):由工联会为首,主张工人及基层利益。

民主派(温和)

民主派(激进) 政党或组织

澳门

澳门殖民地时期在1966年后,亲中的社团势力和工商界社团主导澳门政治。澳门没有政党政治,但政治团体以社团形式运作。

英国

保守党是英国的最大的中间偏右政党。它是英国两大政党之一,另一个是中间偏左民主社会主义工党

2010年英国大选,保守党在议会选举中虽排名第一但并未过半,但是后来顺利与得票率第三、中间偏左的自民党组成联合政府,党魁戴维·卡梅伦出任首相,他是英国近二百年来最年轻的首相。历史上保守党的首相有诺斯勋爵小威廉·皮特斯宾塞·珀西瓦尔惠灵顿公爵罗伯特·皮尔本杰明·迪斯雷利亚瑟·贝尔福丘吉尔麦美伦撒切尔夫人是第一位女首相,她的撒切尔主义被誉为开启了经济成长的新时代。

保守党作为英国的主流中间偏右政党,如同美国的共和党,拥有不少的政治支流及派系:

1. 一国保守主义:保守党内的主流派,在20世纪占有主流自由主义思想的地位,直到1970年代的撒切尔主义兴起为止,抱持该主义的保守党首相有鲍德温麦美伦希思。其名称来自于本杰明·迪斯雷利。一国保守主义的基础是社会凝聚力的信念,其拥护者支持福利国家,维持不同利益的团体、阶级间合谐的社会制度或机构,把英国国内不同种族或宗教(基督教以外的宗教)融入英国文化,支持欧盟,将其社会凝聚力的原则延伸至国际层级,当中亦有其他人强烈反对欧盟(如Peter Tapsell英语Peter Tapsell (British politician))。目前党内著名的一国保守主义者有肯尼斯·克拉克马尔科姆·里夫金德达米安·格林。他们常被视为与托利党改革派和弓派有关。一国保守主义者常引用埃德蒙·伯克和他强调的公民社会(小单位“Little platoons”)做为社会的基础,以及反对所有激进政治。一国保守主义一直是保守党内的主流派,惟因为对欧盟政策上的显著分歧,导致派系并不明显。部分一国保守主义者如特蕾莎·梅夏文达本身对欧盟持怀疑态度,而主张脱离欧盟的鲍里斯·约翰逊也是一国保守主义者。

2. 撒切尔主义撒切尔夫人在1975年成为党魁后,经济自由主义者在保守党取得主导地位。主要传统思想是利伯维尔场,主张减少政府在经济上的干预,削减直接税、部分公共事业私有化、终止国营产业,减少福利国家的规模和范围。社会福利政策则没有明显的削减。虽然撒切尔夫人本身是社会保守主义者,但她的支持者,如迈克·波蒂略大卫·戴维斯的看法含有社会自由主义,而威廉·海格主张传统保守主义者,也因此被誉为撒切尔主义的继承人,他后来曾任保守党党魁及英国外交大臣,但也支持一国保守主义的部分理念。许多撒切尔主义支持者本身也是欧洲怀疑主义者,认为欧盟法规干涉利伯维尔场且威胁到英国的国家主权,支持脱离欧盟。少数抱持欧洲主义的撒切尔主义者有Leon Brittan英语Leon Brittan, Baron Brittan of Spennithorne。欧盟议题一直是撒切尔主义的凝聚点,反对欧盟扩张政治权力及强调国家主权的重要性一直是撒切尔主义的核心。由于美国前总统雷根与撒切尔夫人深厚的友谊,撒切尔主义者也倾向大西洋主义,支持英国加强与美国的特殊关系,以抗衡欧盟对英国的影响。撒切尔夫人称她自己受到伯克和海耶克的影响。保守党内有相关思想的派系有No Turning Back英语No Turning Back (political group)和保守党前进派。

3. 基石派(Cornerstone Group,俗称Faith, Flag and Family):保守党内第三大势力。基石派的俗称,则来自于该派所支持的三大支柱——英国国教会单一制的英国以及家庭价值。强调英国的基督教文化传统(尽管影响力已减少),反对英国的中央权力有任何形式之转移——无论下至国家和地区或上至欧盟——并且更加强调传统家庭结构以修复英国破碎的社会。大多数人反对大量移民移入英国,而且有部分人士曾针对种族议题发表极具争议的言论。[73][74]著名的基石党人有Nadine Dorries英语Nadine Dorries安德鲁·罗森戴尔Ann Widdecombe英语Ann Widdecombe爱德华·李——后两者因以天主教徒身份支持英国国教会而受到注目。保守派的英国哲学家Roger Scruton是基石派中知识派的代表人物。其著作较少着墨于经济上,而是集中在保守派在政治、社会、文化和道德议题上的看法。

美国

共和党自1930年代起,成为美国保守主义和右派的主流政党,但过去亦曾经历多次的路线转变,发展是当今现代保守主义。而民主党在2010年前,党内保守派在民主党仍有一定影响,尤其是民主党在南方的原有势力。

共和党内的右派主要思想及派系有:

1. 新保守主义:自小布什后成为共和党的主流外交政策,目的是维护美国企业在国外的利益,强调干涉主义。新保守主义最初是由一群有异心的自由主义者所提出,Irving Kristol英语Irving Kristol被认为是该思想的先驱,将“新保守主义者”定义为“被现实抢劫的自由主义者”。虽然最初被视为是国内政策的一种方法(Kristol的《The Public Interest》未包含外交事务),但在迪克·钱尼罗伯特·卡根Richard Perle英语Richard PerleKenneth Adelman英语Kenneth AdelmanBill Kristol英语Bill Kristol等人的影响下,新保守主义成为小布希及共和党的主要外交政策。新保守主义认同为保障美国的国家利益及维护国际地位,有必要介入别国的事务。这在海湾战争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充分体现。

2. 经济自由主义:强调严谨阐述美国宪法,尤其是关于联邦权力的部分,主张限制联邦政府的权力。这种思维模式往往信奉自由放任市场经济,蔑视及不信任联邦政府。在经济方面自1980年代成为共和党的主要政策,反对社会主义、计划经济、公有制与社会福利,捍卫私有产权、小政府大社会、彻底的利伯维尔场经济,减税、缩减政府开支和社会福利、取消奥巴马健保计划、维护公平的国际贸易等。茶党运动不但激烈批评奥巴马推动的全民健保,更主张消灭教育部、国税局甚至联邦储备局。[75]

3. 古典保守主义:1980年代兴起,强调基督教文化传统和传统家庭对社会的重要性。古保守主义者强烈反对政府干预人民生活。如塞缪尔·P·亨廷顿等人,主张多种族、平等主义的[[多元文化国家本身就不稳定。[76]古典保守主义者普遍是孤立主义者,避免受他国影响。现时共和党仍有孤立主义的派系,反对美国过分介入别国的事务,这在20世纪的初期是共和党的主流。

4. 自由意志主义:1980年代前,自由意志主义者原本是共和党的支配力量,曾是共和党的保守主义主流价值。自由意志主义者强烈反对民主党自1930年代推行的新政,反对政府干预市场经济。自由意志主义强烈反对共产主义,亦反对1964年民权法案通过后,赋予女性少数族裔优惠待遇的积极平权措施,直至1970年代曾经是共和党支持的主流政策。但自1980年代后,基于自由意志主义者强调个人主义的公民自由意志,在社会议题上,如不反对女性的堕胎选择权及同性恋权利等(这方面与自由派相同),认为这是对公民自由的干涉,与保守派持对立的立场。这导致自由意志主义的派系在共和党逐渐失势,但他们在美国东北州分仍有一定影响力。

5. 基要保守主义:关注他们所称的家庭价值。他们认为,美国是一个基督徒建立的国家(认为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中禁止建立国教所指的是宗教组织而非宗教),应强调基督教价值观及教会组织在社会的角色,赞成由教师带领的公立学校祷告时间,反对堕胎同性婚姻,寻求制定法规减少大众媒体的亵渎或性别牵扯。他们强烈反对给予LGBT权利,主张政府介入社会公共领域及政治事务,并对抗自由派主导的民权组织。支持者主要是美国的基督教福音派大型教会,他们主张动员支持者进入共和党,推动他们的保守社会意识形态,抗衡自由派。

6. 经济民族主义:现时以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及前白宫顾问史蒂芬·班农为主,主张“美国优先”及经济民族主义,反对多边主义及多边跨国协议制定的自由贸易(如TPP),主张由国家对国家双方制定的公平自由贸易,反对跨国国际组织介入。社会议题上强调种族、宗教及文化上的美国身份认同,反对多元文化主义、反对赋予来自墨西哥等国的非法移民居留权、反对极端伊斯兰恐怖主义等。班农对另类右翼运动的某些参与者身上存在他口中的“种族民族主义”倾向予以了批驳。他称对民粹主义和美国民族主义的兴趣,在于限制其眼中的全球化的腐蚀效应。[77]

标志

各国的右派保守主义政党大多数以蓝色为象征颜色。惟美国共和党韩国自由韩国党等,则主要使用红色日本自由民主党则常使用绿色,近年也使用红色。

参见

注释

参考文献

  1. ^ The Architecture of Parliaments: Legislative Houses and Political Culture Charles T. Goodsell British Journal of Political Science, Vol. 18, No. 3(Jul., 1988), pp. 287-302.
  2. ^ Gerhard Linski, Current Issues and Research in Macrosociology, Brill Archive, 1984, p. 59.
  3. ^ Barry Clark, Political Economy: A Comparative Approach, Praeger Paperback, 1998, pp. 33-34.
  4. ^ Bobbio, Norberto and Allan Cameron,Left and Right: The Significance of a Political Distinction.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97, p. 51, 62. ISBN 978-0-226-06246-4
  5. ^ J. E. Goldthorpe. An Introduction to Sociology. Cambridge, England, UK; Oakleigh, Melbourne, Australia; New York, New York, USA p. 156. ISBN 978-0-521-24545-6.
  6. ^ "Right-wing". Concise Encyclopedia Britannica. Published in 2006.
  7. ^ Barry Clark, Political Economy: A Comparative Approach, Praeger Paperback, 1998, pgs; 33-34.
  8. ^ J. C. D. Clark, English Society, 1660–1832(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8), pp. 250-1.
  9. ^ Clark, pp. 251-2.
  10. ^ Clark, p. 261.
  11. ^ Hart 1989
  12. ^ Pressman, Steven. Fifty Major Economists. Routledge. 1999: 20. ISBN 0415134811.
  13. ^ Scott Gordon. The London Economist and the High Tide of Laissez Faire. 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 1955, 63 (6): 461–488. doi:10.1086/257722.
  14. ^ Antonia Taddei. London Clubs in the Late Nineteenth Century (PDF). 1999.
  15. ^ Anarchy, State, and Utopia, New York, 1974, pp. 153-155
  16. ^ A Theory of Justice, Cambridge, 1971
  17. ^ "Why doesn't Capitalism flow to Poor Countries?" Rafael Di Tella (Harvard Business School) and Robert MacCulloch (Imperial College London)
  18. ^ Inside Ronald Reagan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a Reason magazine Interview with Ronald Reagan, July 1975.
  19. ^ Eric Aaron, What's Right?(Dural, Australia: Rosenberg Publishing, 2003), 75.
  20. ^ 20.0 20.1 Adam Smith. econlib.org.
  21. ^ Adams, Ian. Political Ideology Today. Manchester U Press 2001. p 20
  22. ^ Fascism, Comparison and Definition, Stanley Payne, University of Wisconsin Press, ISBN 978-0-299-08064-8, 9780299080648, 19: "Right radicals and conservative authoritarians almost without exception became corporatists in formal doctrines of political economy, but the fascists were less explicit and in general less schematic."
  23. ^ Canovan, Margaret. 1981. Populism.
  24. ^ Betz, Hans-Georg. Radical Right-Wing Populism in Western Europe. Palgrave Macmillan. 1994. ISBN 978-0312083908.
  25. ^ Bastow, Steve. Third Way Discourse: European Ideologies in the Twentieth Century. Edinburgh University Press. ISBN 074861561X.
  26. ^ Macdonald, Hamish. Mussolini and Italian Fascism. Nelson Thornes. ISBN 0748733868.
  27. ^ Woolley, Donald Patrick. The Third Way: Fascism as a Method of Maintaining Power in Italy and Spain. 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at Greensboro.
  28. ^ Heywood, Andrew. Key Concepts in Politics. Palgrave. ISBN 0312233817.
  29. ^ Renton, Dave. Fascism: Theory and Practice. Pluto Press. ISBN 0745314708.
  30. ^ Kallis, Aristotle A. The Fascism Reader. Routledge. ISBN 0415243599.
  31. ^ Griffin, Roger. The Nature of Fascism. Palgrave Macmillan. ISBN 0312071329.
  32. ^ Parla, Taha. The Social and Political Thought of Ziya Gökalp, 1876-1924. Brill. ISBN 9004072292.
  33. ^ Durham, Martin. Women and Fascism. Routledge. ISBN 0415122805.
  34. ^ Roger Griffin, Interregnum or Endgame?: Radical Right Thought in the ‘Post-fascist’ Era, The Journal of Political Ideologies, vol. 5, no. 2, July 2000, pp. 163-78
  35. ^ ‘Non Angeli, sed Angli: the neo-populist foreign policy of the "New" BNP', in Christina Liang(ed.)Europe for the Europeans: the foreign and security policy of the populist radical right(Ashgate, Hampshire,2007). ISBN 978-0-7546-4851-2
  36. ^ 36.0 36.1 Andrew Knapp and Vincent Wright. The Government and Politics of France. Routledge. 2006.
  37. ^ Martin E. Marty, R. Scott Appleby, American Academy of Arts and Sciences. Fundamentalisms observed.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94. P. 91. ISBN 978-0-226-50878-8, ISBN 978-0-226-50878-8.
  38. ^ Frohnen, Bruce, Jeremy Beer, and Jeffrey O. Nelson, ed.(2006)American Conservatism: An Encyclopedia Wilmington, DE: ISI Books, pp. 870-875.
  39. ^ Frohnen, Bruce, Jeremy Beer, and Jeffrey O. Nelson, ed.(2006)American Conservatism: An Encyclopedia Wilmington, DE: ISI Books, p. 870.
  40. ^ "Traditional families hit by declining morals, say mothers", Daily Mail
  41. ^ William Doyle, The Oxford History of the French Revolution,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3, ISBN 978-0-19-925298-5, "An exuberant, uncompromising nationalism lay behind France's revolutionary expansion in the 1790s...", "The message of the French Revolution was that the people are sovereign; and in the two centuries since it was first proclaimed it has conquered the world."
  42. ^ Winock, Michel(dir.), Histoire de l'extrême droite en France(1993)
  43. ^ Adams, Ian Political Ideology Today(2nd edition), Manchester University Press, 2002, pg. 68
  44. ^ 44.0 44.1 44.2 Worthington, Glen, Conservatism in Australian National Politics, Parliament of Australia Parliamentary Library, 19 February 2002
  45. ^ CNN Specials - The Haider Effect. CNN.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12-18).
  46. ^ Hainsworth, Paul. 2000. "The Front National: From Ascendancy to Fragmentation on the French Extreme Right." In The Politics of the Extreme Right, ed. Paul Hainsworth, 18-31. London: Pinter.
  47. ^ Analysis: Far-right lives to fight again. BBC News.
  48. ^ Gissurarson, Hannes H. Article on Icelandic economic miracle.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2004-11-29 [2008-02-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09-27).
  49. ^ Thomas Blom Hansen, The Saffron Wave: Democracy and Hindu Nationalism in Modern India,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2001, ISBN 978-1-4008-0342-2, 9781400803422
  50. ^ M. Kamrava; H. Hassan-Yari, Suspended Equilibrium in Iran's Political System, The Muslim World, Volume 94, Number 4, October 2004 , pp. 495-524 (30)
  51. ^ 存档副本. [2012-06-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10-06). Elections Summaries for POLS 168 -- Middle East Politics (Fall 2007)]
  52. ^ Poll test for Iran reformists
  53. ^ akhbare-rooz (iranian political Bulletin)
  54. ^ 存档副本. [2011-05-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1-23).
  55. ^ Israel at the Polls, 1992 By Daniel Judah Elazar, Shmuel Sandler
  56. ^ Aftonbladet: Planen: ta över Sverige
  57. ^ SR: Högerextremister hyrde kursgård som ägs av staten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09-01-23.
  58. ^ Expo: Partierna som odlar böghatet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09-01-07.
  59. ^ Nationaldemokraterna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06-11-30.
  60. ^ Sverigedemokraterna kom in i nio kommuner
  61. ^ SvD » Stockholmsnyheter » Tretton omhändertagna vid torgmöte
  62. ^ svt.se - Valet 06
  63. ^ Ny partiledare i Nationaldemokraterna - sr.se
  64. ^ I väntan på raskriget
  65. ^ "En mörk dag för Sveriges brevbärare" - Nyheter - Expressen.se - Sveriges bästa nyhetssajt!
  66. ^ Antisemitism And Racism Archive.is存档,存档日期2012-07-09
  67. ^ Nationaldemokraterna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07-09-28.
  68. ^ Nationaldemokraterna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07-09-28.
  69. ^ Korea, Republic of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0-01-01.
  70. ^ IMF. World Economic Outlook Database, October 2007. 2007. IMF. 2007 [2008-02-12].
  71. ^ IMF. World Economic Outlook Database, October 2007. 2007. IMF. October 2007 [2008-02-12].
  72. ^ Seoul's Green Revolution - TIME
  73. ^ Hague rebukes Tory MP over race. BBC News. 2001-03-28 [2007-04-20].
  74. ^ Senior Tory sacked over racist joke. BBC News. 2002-05-05 [2007-04-20].
  75. ^ 美国保守主义的再崛起与川普的政治理念
  76. ^ Samuel P. Huntington, "The Clash of Civilizations," Foreign Affairs Summer 1993, v72, n3, p22-50, online version.
  77. ^ 川普钦点极右翼代表任高级幕僚,制约建制派 *** 2016-11-15

外部链接


本页面最后更新于2019-11-01 21:15,查看原网页

本站的所有资料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等全部转载于维基百科(wikipedia.org),遵循 维基百科:CC BY-SA 3.0协议

万维百科为维基百科爱好者建立的公益网站,旨在为中国大陆网民提供优质内容,因此对部分内容进行改编以符合中国大陆政策,如果您不接受,可以直接访问维基百科官方网站


顶部

如果本页面有数学、化学、物理等公式未正确显示,请使用火狐或者Safari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