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百科

司徒志仁

司徒志仁
Sze-to Che-yan
Sze To Che Yan.jpg
出生1923年11月13日
 英属香港
逝世1990年12月6日(1990-12-06)(67岁)
 英属香港
职业警务处助理处长

司徒志仁CPM[?](英语:Sze-to Che-yan[注 1],1923年11月13日-1990年12月6日),香港高级警官,1977年至1978年成为皇家香港警队历来第一位晋升为警务处助理处长华人

司徒志仁早年就读于皇仁书院,1946年加入警队担任警察传译员,1948年转任成为副督察,并分别于1957年、1960年和1967年升任助理警司警司高级警司,历任策划组高级警司、刑事侦缉处副处长和行动组警司等职,是当时警队内少数担任高级警官的华人。1953年和1961年,他两度由警队送往英国接受培训,为日后晋升更高级职位作好准备。

1971年,司徒志仁升任总警司,历任新界区香港岛区九龙区副指挥官,在任港岛区和九龙区副指挥官期间曾多次以署理警务处助理处长身份分别署任两区指挥官,是历来首位署任助理警务处长的华人。1975年9月,他再以署理助理警务处长身份出任水警总区指挥官,至1978年3月获正式确认为警务处助理处长,并追溯自1977年3月起生效,是首位得到正式任命的华人。为肯定他多年来的警务工作,他曾多次获勋,当中包括于1967年获颁殖民地警察劳绩奖章

司徒志仁的父亲司徒文𬀩和叔父司徒森都是粤曲曲艺家,他于1951年娶关佩英为妻。司徒关佩英是业余粤曲演唱家,曾多次率团在香港和海外作慈善义演,而且与艺人黄夏蕙情同姊妹。1975年3月20日早上,司徒志仁发现其妻离奇倒卧于九龙何文田云华台寓所内的浴室,送抵伊利沙伯医院时证实死亡,终年49岁,在当时引起舆论轰动。由于官方从来没有正式公开交代她的真正死因,使得事件充满谜团。

生平

早年生涯

司徒志仁祖籍广东开平[7]1923年11月13日生于香港[8]父亲司徒文𬀩和叔父司徒森都是粤曲曲艺家,两人精通中式乐器,尤其擅长演奏二弦三弦[9]此外,司徒文𬀩活跃于宗族事务,是香港司徒氏宗亲会的永远荣誉会长之一。[10]司徒志仁早年就读皇仁书院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和香港重光后,他于1946年5月11日加入香港警队(1969年至1997年称为皇家香港警队),任职警察传译员[11][12][13]一年后,他于1947年获取录为副督察学员,于警察学堂黄竹坑警察训练学校前身)接受训练,毕业后于1948年4月1日正式成为副督察。[12][4]

警务生涯

成为副督察后,司徒志仁历任旺角警署和深水埗警署的华人侦缉督察,并于1952年2月获借调到移民局,暂以总督察身份出任外籍人士管理处主任。[5][14]1953年11月,他获警队选派前赴英国伦敦市郊的亨顿警察学院,修读为期六个月的殖民地警官训练班,学习指模学、弹道学、法庭辩论学、现代交通管理法和犯罪调查法等知识。[12]他于1954年4月以优异成绩毕业,更在当地获颁授荣誉警棍,以示嘉许。[12]

1957年1月,仍是副督察的司徒志仁署任助理警司[15][16]其后于1958年3月正式升任助理警司(追溯至1957年1月生效),[17]以及于1960年1月29日进一步升任警司[18]任内,他曾于1957年至1959年担任西区警署警司、[19][20]1961年至1962年担任红磡警署警司,[21][22]另外也曾任分别担任荃湾警署和九龙城警署警司,[14][22]以及兼任警队考试委员会委员。[23]作为当时少有的华人警司,他于1958年8月21日奉委官守太平绅士[1]而且于1961年再度获警队保送到位于英国苏格兰吐利艾兰(Tulliallan)的苏格兰警察学院修读高级警官课程,为日后晋升更高级职位作好准备。[24][25]

1966年初,司徒志仁署任高级警司,翌年正式升任高级警司。[26]在任高级警司期间,他历任策划组高级警司、刑事侦缉处副处长和行动组警司。[14]其中,他于1968年在任刑事侦缉处副处长的时候,全港整体罪案数字均录得下跌,但他拒绝地方社区团体自行筹组保安队的建议,认为警方有足够能力维持社会秩序。[6]在1967年的元旦授勋名单,他获英廷颁授殖民地警察劳绩奖章(C.P.M.),对其多年来的警务工作予以肯定;[26][2]后来他还进一步于1971年和1976年分别获颁授殖民地警察长期服务奖章和殖民地警察长期服务奖章单条勋扣。[13]

1970年,司徒志仁以署理总警司身份出任新界区副指挥官,翌年正式升任总警司。[13][14][24]两年后,他于1972年至1974年调任香港岛区副指挥官,[27]以及于1974年至1975年调任九龙区副指挥官,[28][29]期间他多次以署理警务处助理处长身份分别署任港岛区和九龙区指挥官,是历来首位署任助理警务处长的华人。[13][27][30]1974年10月,消息还一度传出司徒志仁有机会出任刑事侦缉处处长,但最后没有成事。[31]1975年9月,司徒志仁以署理助理警务处长身份出任水警总区指挥官,负责主力打击海路偷渡和非法偷运毒品武器等罪行,并负责维持偏远离岛村落的治安。[13][30][32]1978年3月20日,司徒志仁正式获时任警务处处长施礼荣确认为警务处助理处长,并追溯自1977年3月25日起生效,使他成为香港历史上第一位正式晋升至助理警务处长职级的华人。[13]

司徒志仁获正式晋升为警务处助理处长后不久,便因为届满55岁退休年龄,于1978年11月开展退休前休假。[33]在此以前,他一度于1978年4月至6月暂调新界区指挥官一职,以便接替休假的伊令和(M. C. Illingworth)。[34]退休前夕,司徒志仁获香港警察队员佐级协会和水警总区同僚致送两个分别刻有“永怀德风”和“德披袍泽”字句的银盾,[35]而警队总部也于11月10日举行盛大的惜别仪式,出席人士包括警务处处长施礼荣等警队高层,仪式中的主要环节还包括由司徒志仁亲自检阅警察仪杖队等。[33]

晚年生涯

司徒志仁退休时曾向传媒透露将到海外各地旅行,其后返回香港处理私人事务后,便计划移民英国,在当地过退休生活。[33]不过,他最终还是选择留在香港,但行事十分低调。1990年12月6日下午三时,司徒志仁于九龙伊利沙伯医院病逝,终年67岁。[36]他的家人于同年12月14日在红磡世界殡仪馆基督教形式为他举行安息礼拜,遗体于同日出殡,灵柩随后移奉歌连臣角火葬场火化。[36]

个人生活

司徒志仁在1951年与关佩英(1926年-1975年[注 2])结婚。[38]司徒关佩英与丈夫一样祖籍广东开平[39]是业余粤曲演唱家,也是闺秀红伶粤剧团、陶英音乐社和诗画琴棋雅集的主要成员,并曾多次率团在香港和海外作慈善义演。[39][40][41][42][43]此外,司徒关佩英与艺人黄夏蕙情同姊妹,两人曾于1972年在无线电视举办的六一八雨灾筹款节目上同台义唱。[44]热心于宗族事务的司徒关佩英,生前也是关氏宗亲总会和龙冈亲义总会名誉会长。[39][45]

1975年3月20日早上,司徒关佩英被发现倒卧于家中浴室,其后送抵伊利沙伯医院时证实死亡,终年49岁,引起舆论一时轰动。[42][43][46]司徒志仁与司徒关佩英生前没有子女,[38][47]但根据司徒志仁1990年逝世后发出的讣文,则显示司徒志仁在司徒关佩英身后经已再婚,他的第二任妻子名叫甄银芳,两人还育有两名女儿,分别是司徒惠玲和司徒祖玲。[36]

司徒志仁的兴趣包括游泳、远足和摄影,而且也爱好阅读中国经典名著、写书法和木工手艺。[32]在20世纪六十年代,他还曾经在闲暇时间自己动手造了一艘小船。[32]在社团事务方面,司徒志仁于1962年3月加入成为九龙西区扶轮社社员,[48]生前也尝任旅港开平商会委员。[7][49]

妻子离奇死亡

司徒志仁与首任妻子司徒关佩英生前居于九龙何文田敬德街七号高级洋楼云华台地面的一个单位,家中住有一位名叫琼姐的女佣。[42]据报,司徒志仁夫妇有分房入睡的习惯,而司徒关佩英每晚入睡前都会服食安眠药[42][50][44]她每天通常在早上七时起床,然后前往浴室梳洗和沐浴。[42][50]1975年3月20日死亡前,她曾经连续数天抱恙,3月18日晚只吃了三碗白粥,脸部较平时浮肿,身材也消瘦了一点;[47]而事发前一晚,她与名媛好友前往跑马地马场观赏夜间赛马赛事,至深夜回家后曾召唤一名按摩女侍,直到大约凌晨二时方才就寝,期间没有出现任何异样。[42][50]

司徒关佩英

不过,在第二天早上约八时十分,琼姐发现司徒关佩英的睡房仍然灯火通明,但房内却不见她的踪影,而寓所内的浴室门口上锁,多次拍门也没有回应。[42][50]在琼姐通知下,原本准备吃早餐和上班的司徒志仁随即来到浴室门外,由他再度拍门,但仍然无人回应。[42]他于是一方面指示琼姐报警,另一方面手持铁锤走出屋外,与大厦保安员前往后巷击碎浴室后窗。[42]从后窗爬入浴室后,司徒志仁发现身穿粉红色睡袍的妻子已昏迷不醒,而浴室内的热水器没有关上,但没有煤气气味。[42][51]司徒志仁在事件中因为手部割伤,也被送到伊利沙伯医院接受包扎治理。[42][43]

司徒关佩英逝世后,灵柩于3月21日移送往香港殡仪馆,以佛教形式举行公祭,并于3月23日举行大殓和出殡仪式,灵柩随后运到歌连臣角火葬场举行火葬。[52][46]设灵期间,各界出席致悼的官绅名流众多,而出殡当天的扶灵人士还包括时任行政局非官守议员胡百全、助理警务处长纪里士(Paul Grace)、总警司武毅(Peter Moor)、高级警司李君夏、富商伍钧惠、麦礼严、潘鸿昭、粤剧演员关德兴、以及族人司徒英和关锦培。[52][53]

由于官方从来没有正式公开交代司徒关佩英的真正死因,以致外界众说纷纭。[52][46][54]据她的生前友人透露,司徒关佩英死前数天曾在陶英音乐社跟她的名媛曲友说了一番话,大意是如果她一旦不在,日后就要由她们代唱,言谈间似是有不祥预感。[55]在临终前一天,司徒关佩英又于陶英社练曲,首先唱了一首《易水滩》,然后命人取了一本《周瑜观阵》试唱。[55]可是她收到曲谱后,却突然恼怒地说曲谱不对,命人换过《周瑜归天》曲谱。[55]然而,司徒关佩英已多年不唱《周瑜归天》,而她唱过这本以死亡为题的曲谱后,便于翌日毙命,似是另一个不祥预兆。[55]

此外,有传言声称司徒关佩英在殡仪馆设灵期间,她的胞妹一度被“鬼上身”,除了自称是司徒关佩英外,又讲了一番“有恩报恩、有仇报仇”的说话,虽然她的胞妹没有解释那番说话所指为何,但仍使事件增添几分神秘色彩。[56]3月26日凌晨约二时许,司徒志仁为亡妻设于云华台寓所客厅内的灵位无故失火,整个灵位陈设被香烛付之一炬,而客厅和书房的物品也受到波及,损失不轻。[57][58][59]消防接报到场后用了大约10分钟把火势扑灭,虽然原本熟睡的司徒志仁和琼姐成功逃出火场,但家中饲养的两头家犬“黑仔”(又名“阿差”)和“亚乐”却被困火场而丧命。[56][57][58][59]火警一事与其他异常事件,使得司徒关佩英之死更显得扑朔迷离。[56]

事实上,司徒关佩英离奇身亡以前,司徒志仁夫妇居住的云华台寓所也曾多次发生不寻常事件。1967年2月,一名40岁陈姓妇人两度前往司徒志仁夫妇寓所,按动寓所门铃,对屋内住户构成滋扰。[60]其后警方拘捕了该名陈姓女子,同年3月北九龙裁判司署以她怀疑有精神问题为由,判其遣送青山精神病院观察三个月。[60]1974年7月,司徒志仁夫妇寓所的睡房窗户在一周内先后两度在晚上被人用不明物体击碎,当时警方对案件高度重视,除了一度派遣大批军装警员彻夜驻守现场,又展开地毯式侦查工作,惟案件始终是悬而未破。[61]除此之外,司徒志仁夫妇迁入云华台以前曾居于太子道260号一座花园别墅,该别墅于1964年9月1日清晨时份被一名杨姓年轻贼人闯入行窃,但当场遭司徒志仁制服,且送交警方处理。[62][63]

荣誉

殊勋

头衔

  • 司徒志仁 (Sze-to Che-yan,1923年11月13日-1958年8月21日)
  • 司徒志仁,JP (Sze-to Che-yan, JP,1958年8月21日-1967年1月)
  • 司徒志仁,CPM,JP (Sze-to Che-yan, CPM, JP,1967年1月-1978年11月)
  • 司徒志仁,CPM (Sze-to Che-yan, CPM,1978年11月-1990年12月6日)

相关条目

附注

  1. ^ 根据官方文件,司徒志仁的英文名称是“Sze-to Che-yan”,[1][2]但包括其讣文在内的部分资料则作“Sze-to Chi-yan”。[3]另外,司徒志仁的中文名称常误植作“司徒智仁”。[4][5][6]
  2. ^ 司徒关佩英与另一位政务官出身的前任香港廉政专员任关佩英没有关系。[37]

注脚

附录:主要经历
  • 加入香港警队,任职警察传译员
    (1946年5月)
  • 获取录为副督察学员
    (1947年)
  • 通过考核成为副督察
    (1948年4月)
  • 前往英国伦敦亨顿警察学院接受警务培训
    (1953年)
  • 署理助理警司
    (1957年1月)
  • 晋升为助理警司
    (1958年3月;追溯至1957年1月生效)
  • 晋升为警司
    (1960年1月)
  • 前往英国苏格兰吐利艾兰苏格兰警察学院接受警务培训
    (1961年)
  • 署理高级警司
    (1966年)
  • 晋升为高级警司
    (1967年)
  • 署理总警司
    (1970年)
  • 实任总警司
    (1971年)
    • 新界区副指挥官
      (1970年-1972年)
    • 香港岛区副指挥官
      (1972年-1974年)
    • 九龙区副指挥官
      (1974年-1975年)
  • 署理警务处助理处长
    (1975年9月)
  • 实任警务处助理处长
    (1978年3月;追溯至1977年3月生效)
    • 水警总区指挥官
      (1975年-1978年)
    • 署理新界区指挥官
      (1978年4月-6月)
  1. ^ 1.0 1.1 1.2 Civil and Miscellaneous Lists, Hong Kong Government (1973), p.86.
  2. ^ 2.0 2.1 2.2 "Supplement to Issue 44210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London Gazette, 1 January 1967, p.33.
  3. ^ "Announcements" (12 December 1990)
  4. ^ 4.0 4.1 〈司徒智仁勉励结业学警,严谨态度维护廉洁,以礼待人忠于事实〉(1978年10月8日)
  5. ^ 5.0 5.1 〈黄萃微退休,司徒智仁接任〉(1952年2月3日)
  6. ^ 6.0 6.1 〈澄清与街坊首长晤谈时误会,警方司徒智仁指出治安已有合理改善〉(1968年5月4日)
  7. ^ 7.0 7.1 〈社团对社会有重大影响,旅港开平商会新置会所昨开幕,利国伟主礼谓社团为社会支柱〉(1977年11月5日)
  8. ^ Who's Who in Hong Kong: A Bibliographical Dictionary of Hong Kong (1979), p.292.
  9. ^ 〈悼国乐名家司徒森先生〉(1977年6月9日)
  10. ^ 《香港司徒氏宗亲会成立十五周年纪念特刊》(1975年3月16日),页12及40。
  11. ^ 〈英邮船“嘉泰治”抵港〉(1954年6月1日)
  12. ^ 12.0 12.1 12.2 12.3 12.4 〈司徒志仁副督察在英获荣誉警棍〉(1954年4月13日)
  13. ^ 13.0 13.1 13.2 13.3 13.4 13.5 13.6 13.7 〈水警指挥官司徒志仁真除助理警务处长职〉(1978年3月21日)
  14. ^ 14.0 14.1 14.2 14.3 〈行将退休警务处长司徒志仁表示,尽忠职守可避免投诉,警民关系靠自己做好〉(1978年10月29日)
  15. ^ The Hong Kong Police Magazine Vol. VII No. 2 (Summer 1957), p.48.
  16. ^ 〈暴动补恤委员会名单昨日正式公布〉(1957年2月9日)
  17. ^ 〈港府新任免,司徒志仁陛助理警司〉(1958年3月8日)
  18. ^ 〈王泽流冯海朝区润祺等奉委劳工顾问委员会委员〉(1960年2月6日)
  19. ^ The Hong Kong Police Magazine Vol. IX No. 3 (Autumn 1959), p.35.
  20. ^ The Hong Kong Police Magazine Vol. VII No. 3 (Autumn 1957), p.54.
  21. ^ 〈四区街坊会联合欢宴两位警司〉(1961年9月11日)
  22. ^ 22.0 22.1 〈红磡九龙城两位新警司访问何文田坊会〉(1962年4月20日)
  23. ^ 〈委周锡年祈德尊任工业总会正副主席〉(1960年7月1日)
  24. ^ 24.0 24.1 〈助理警务处长司徒智仁指出将人锁禁在监狱中不能解决犯罪问题〉(1974年6月9日)
  25. ^ The Hong Kong Police Magazine Vol. XVIII No. 3 (Autumn 1968), p.17
  26. ^ 26.0 26.1 〈香港有功官民荣获女王元旦授予勋衔奖章〉(1967年1月1日)
  27. ^ 27.0 27.1 〈高层警官多人调动〉(1974年6月7日)
  28. ^ "Szeto is first local Assistant Commissioner" (21 March 1978)
  29. ^ 〈百三十名辅警昨结业,司徒智仁勉尽忠职守〉(1974年9月21日)
  30. ^ 30.0 30.1 〈警务处高层人员大调动〉(1975年6月1日)
  31. ^ 〈传司徒志仁警司出长刑事侦缉处〉(1974年10月6日)
  32. ^ 32.0 32.1 32.2 Walker (22 March 1978)
  33. ^ 33.0 33.1 33.2 〈助理警务处长司徒志仁荣休前检阅仪杖队〉(1978年11月11日)
  34. ^ 〈司徒志仁暂掌新界区警察指挥官〉(1978年4月11日)
  35. ^ 〈司徒志仁助理处长荣休,员佐级会赠纪念品留念〉(1978年11月4日)
  36. ^ 36.0 36.1 36.2 〈讣闻〉(1990年12月12日)
  37. ^ Staff List, Hong Kong Government (1994), p.8.
  38. ^ 38.0 38.1 "Post-mortem on police chief's wife" (21 March 1975)
  39. ^ 39.0 39.1 39.2 〈支持救童助学运动,三年获巨款〉(1975年3月21日)
  40. ^ 〈司徒志仁夫人参加三院义唱〉(1967年11月4日)
  41. ^ 〈保良局筹建西翼大厦,义演捐款风起云涌,不难打破十万大关〉(1968年7月17日)
  42. ^ 42.00 42.01 42.02 42.03 42.04 42.05 42.06 42.07 42.08 42.09 42.10 〈关佩英倒毙浴室内,司徒智仁救妻受伤〉(1975年3月20日)
  43. ^ 43.0 43.1 43.2 〈结婚已廿五载,为人乐善好施〉(1975年3月21日)
  44. ^ 44.0 44.1 〈黄夏蕙女士闻讯,甚表痛惜失良友〉(1975年3月21日)
  45. ^ 〈关佩英在宗亲会致词,决努力发扬光大会务〉(1975年1月30日)
  46. ^ 46.0 46.1 46.2 〈关佩英今午大殓,死因迟迟未公布〉(1975年3月23日)
  47. ^ 47.0 47.1 〈在住所浴室内倒毙,关佩英死因未明〉(1975年3月21日)
  48. ^ 〈九龙西区扶轮社举行入社仪式,司徒志仁加入为社员〉(1962年3月22日)
  49. ^ 〈旅港开平商会新员就职联欢〉(1980年4月28日)
  50. ^ 50.0 50.1 50.2 50.3 〈关佩英死在浴室内,究竟因何致死有待查明〉(1975年3月21日)
  51. ^ 〈总警司司徒智仁太太关佩英昨晨香消玉殒〉(1975年3月21日)
  52. ^ 52.0 52.1 52.2 〈关佩英明举殡火葬,致死原因未有报告〉(1975年3月22日)
  53. ^ 〈司徒关佩英火葬,名流多人等扶灵〉(1975年3月24日)
  54. ^ "Report on Mrs Szeto ready" (6 May 1975)
  55. ^ 55.0 55.1 55.2 55.3 〈友好谈司徒关佩英,死前似有不祥之兆〉(1975年3月24日)
  56. ^ 56.0 56.1 56.2 〈关佩英死后怪异多〉(1975年5月)
  57. ^ 57.0 57.1 〈午夜祝融光顾,司徒智仁寓所失火〉(1975年3月26日)
  58. ^ 58.0 58.1 〈祸不单行:太太关佩英意外死亡旬日,司徒智仁住所火警〉(1975年3月27日)
  59. ^ 59.0 59.1 〈关佩英灵堂被烧着,司徒智仁住所火警〉(1975年3月27日)
  60. ^ 60.0 60.1 〈按司徒智仁门铃,妇人被送神经院〉(1967年3月10日)
  61. ^ 〈司徒智仁寓所遭人击破窗户〉(1974年7月7日)
  62. ^ 〈司徒智仁警司全家出动捉贼〉(1964年9月3日)
  63. ^ 〈光顾警司墨七倒霉〉(1964年9月3日)

参考资料

中文资料

  • 〈黄萃微退休,司徒智仁接任〉,《华侨日报》第二张第一页,1952年2月3日。
  • 〈司徒志仁副督察在英获荣誉警棍〉,《华侨日报》第四张第一页,1954年4月13日。
  • 〈英邮船“嘉泰治”抵港〉,《华侨日报》第二张第二页,1954年6月1日。
  • 〈暴动补恤委员会名单昨日正式公布〉,《华侨日报》第二张第一页,1957年2月9日。
  • 〈港府新任免,司徒志仁陛助理警司〉,《华侨日报》第二张第三页,1958年3月8日。
  • 〈王泽流冯海朝区润祺等奉委劳工顾问委员会委员〉,《华侨日报》第二张第一页,1960年2月6日。
  • 〈委周锡年祈德尊任工业总会正副主席〉,《华侨日报》第二张第一页,1960年7月1日。
  • 〈四区街坊会联合欢宴两位警司〉,《华侨日报》第二张第四页,1961年9月11日。
  • 〈九龙西区扶轮社举行入社仪式,司徒志仁加入为社员〉,《华侨日报》第二张第四页,1962年3月22日。
  • 〈红磡九龙城两位新警司访问何文田坊会〉,《华侨日报》第三张第一页,1962年4月20日。
  • 〈司徒智仁警司全家出动捉贼〉,《工商晚报》第一页,1964年9月3日。
  • 〈光顾警司墨七倒霉〉,《华侨日报》第二张第一页,1964年9月3日。
  • 〈香港有功官民荣获女王元旦授予勋衔奖章〉,《华侨日报》第二张第二页,1967年1月1日。
  • 〈按司徒智仁门铃,妇人被送神经院〉,《大公报》第一张第四版,1967年3月10日。
  • 〈司徒志仁夫人参加三院义唱〉,《华侨日报》第三张第二页,1967年11月4日。
  • 〈澄清与街坊首长晤谈时误会,警方司徒智仁指出治安已有合理改善〉,《工商晚报》第四页,1968年5月4日。
  • 〈保良局筹建西翼大厦,义演捐款风起云涌,不难打破十万大关〉,《华侨日报》第三张第二页,1968年7月17日。
  • 〈高层警官多人调动〉,《华侨日报》第三张第二页,1974年6月7日。
  • 〈助理警务处长司徒智仁指出将人锁禁在监狱中不能解决犯罪问题〉,《工商晚报》第八页,1974年6月9日。
  • 〈司徒智仁寓所遭人击破窗户〉,《工商晚报》第一页,1974年7月7日。
  • 〈百三十名辅警昨结业,司徒智仁勉尽忠职守〉,《华侨日报》第二张第一页,1974年9月21日。
  • 〈传司徒志仁警司出长刑事侦缉处〉,《工商晚报》第一页,1974年10月6日。
  • 〈关佩英在宗亲会致词,决努力发扬光大会务〉,《华侨日报》第三张第三页,1975年1月30日。
  • 《香港司徒氏宗亲会成立十五周年纪念特刊》。香港:香港司徒氏宗亲会,1975年3月16日。
  • 〈关佩英倒毙浴室内,司徒智仁救妻受伤〉,《工商晚报》第一页,1975年3月20日。
  • 〈关佩英死在浴室内,究竟因何致死有待查明〉,《大公报》第一张第三版,1975年3月21日。
  • 〈在住所浴室内倒毙,关佩英死因未明〉,《香港工商日报》第十二页,1975年3月21日。
  • 〈总警司司徒智仁太太关佩英昨晨香消玉殒〉,《华侨日报》第一张第四页,1975年3月21日。
  • 〈结婚已廿五载,为人乐善好施〉,《华侨日报》第一张第四页,1975年3月21日。
  • 〈黄夏蕙女士闻讯,甚表痛惜失良友〉,《华侨日报》第一张第四页,1975年3月21日。
  • 〈支持救童助学运动,三年获巨款〉,《华侨日报》第一张第四页,1975年3月21日。
  • 〈关佩英明举殡火葬,致死原因未有报告〉,《工商晚报》第六页,1975年3月22日。
  • 〈关佩英今午大殓,死因迟迟未公布〉,《工商晚报》第一页,1975年3月23日。
  • 〈司徒关佩英火葬,名流多人等扶灵〉,《工商晚报》第二页,1975年3月24日。
  • 〈友好谈司徒关佩英,死前似有不祥之兆〉,《华侨日报》第二张第四页,1975年3月24日。
  • 〈午夜祝融光顾,司徒智仁寓所失火〉,《工商晚报》第一页,1975年3月26日。
  • 〈祸不单行:太太关佩英意外死亡旬日,司徒智仁住所火警〉,《香港工商日报》第六页,1975年3月27日。
  • 〈关佩英灵堂被烧着,司徒智仁住所火警〉,《华侨日报》第一张第四页,1975年3月27日。
  • 〈关佩英死后怪异多〉,《大成》第十八期,1975年5月。
  • 〈警务处高层人员大调动〉,《华侨日报》第一张第四页,1975年6月1日。
  • 〈货船商会等三团体宴贾礼司徒志仁〉,《华侨日报》第二张第二页,1975年9月29日。
  • 〈悼国乐名家司徒森先生〉,《华侨日报》第七张第四页,1977年6月9日。
  • 〈社团对社会有重大影响,旅港开平商会新置会所昨开幕,利国伟主礼谓社团为社会支柱〉,《华侨日报》第三张第四页,1977年11月5日。
  • 〈水警指挥官司徒志仁真除助理警务处长职〉,《华侨日报》第二张第一页,1978年3月21日。
  • 〈司徒志仁暂掌新界区警察指挥官〉,《香港工商日报》第八页,1978年4月11日。
  • 〈司徒智仁勉励结业学警,严谨态度维护廉洁,以礼待人忠于事实〉,《华侨日报》第二张第二页,1978年10月8日。
  • 〈行将退休警务处长司徒志仁表示,尽忠职守可避免投诉,警民关系靠自己做好〉,《香港工商日报》第七页,1978年10月29日。
  • 〈司徒志仁助理处长荣休,员佐级会赠纪念品留念〉,《华侨日报》第三张第一页,1978年11月4日。
  • 〈助理警务处长司徒志仁荣休前检阅仪杖队〉,《香港工商日报》第七页,1978年11月11日。
  • 〈旅港开平商会新员就职联欢〉,《华侨日报》第二张第二页,1980年4月28日。
  • 〈讣闻〉,《华侨日报》第2页,1990年12月12日。

英文资料

  • "News of the Force", The Hong Kong Police Magazine Vol. VII No. 2, Summer 1957, pp.48-49.
  • "Chatter from the Stations", The Hong Kong Police Magazine Vol. VII No. 3, Autumn 1957, pp.51-59.
  • "Chatter from the Stations", The Hong Kong Police Magazine Vol. IX No. 3, Autumn 1959, pp.35-40.
  • "Overseas Training Institutes", The Hong Kong Police Magazine Vol. XVIII No. 3, Autumn 1968, pp.12-17.
  • Civil and Miscellaneous Lists, Hong Kong Government. Hong Kong: Government Printer, 1973.
  • "Post-mortem on police chief's wife", The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21 March 1975.
  • "Report on Mrs Szeto ready", The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6 May 1975.
  • "Szeto is first local Assistant Commissioner", The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21 March 1978, p.1.
  • Walker, Judy, "Szeto paves the way for locals", The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22 March 1978, p.7.
  • Who's Who in Hong Kong: A Bibliographical Dictionary of Hong Kong. Hong Kong: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1979.
  • "Announcements", The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12 December 1990, p.8.
  • Staff List, Hong Kong Government. Hong Kong: Government Printer, 1994.

外部链接


本页面最后更新于2020-10-12 22:40,点击更新本页查看原网页。台湾为中国固有领土,本站将对存在错误之处的地图、描述逐步勘正。

本站的所有资料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等全部转载于维基百科(wikipedia.org),遵循 维基百科:CC BY-SA 3.0协议

万维百科为维基百科爱好者建立的公益网站,旨在为中国大陆网民提供优质内容,因此对部分内容进行改编以符合中国大陆政策,如果您不接受,可以直接访问维基百科官方网站


顶部

如果本页面有数学、化学、物理等公式未正确显示,请使用火狐或者Safari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