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百科

国际音标本文重定向自 国际音标

国际音标
IPA in IPA.svg
类型字母系统(部分为特征文字
语言用以标示任何语言的语音音位
使用时期1888年至今
母书写系统
古相字母英语Palaeotype alphabet
ISO 15924Latn、215
书写方向从左到右

国际音标(英语:International Phonetic Alphabet缩写IPA[a]),早期又称万国音标,是一套用来标音的系统,以拉丁字母为基础,由国际语音学学会设计来作为口语声音的标准化标示方法[2]。国际音标的使用者有语言学家言语治疗学家人工语言创造者、外语教师、歌手辞书学家翻译学家等人[3][4]

按照国际音标的设计,它只可以分辨出口语语音音位语调间的对立,以及词语音节的分隔。[2]若要表示诸如咬牙、咬舌和由唇颚裂患者所发出的声音,则有另一套国际音标扩展系统(extIPA)可以补充[3]

国际音标中的字符主要可以分为两类:字母变音符号。例如,英语字母t在不同词组中,其发音在国际音标中可能转写为单一字母[t],或是一个字母加上变音符号[t̺ʰ][b]。通常,以两斜线夹注的音标为宽式标音,标记时较为模糊;相对地,以两方括号夹注的音标为严式标音,标音则较为明确。如/t/在不同情形下,可能指的是[t̺ʰ][t],其准确的发音取决于上下文和语言环境。

有时国际语音学学会会增加、修改或删除音标。国际音标最近一次的更改在2005年[5],共有107个单独字母、52个变音符号和4个超音段成分符号。完整的符号表在条目下方给出,亦可参见国际音标表或国际语音学学会出版的资料[6]

历史背景

1886年,以法国语言学家保罗·帕西英语Paul Passy为首的一群英国和法国语言教师,组成了一个学会,旨在创造一套转写和记录人类语言音标系统,这个学会正是1897年后被称之为国际语音学学会(法语:l'Association phonétique internationale)的前身[2]:194-196。他们最先参考了英语拼写改革英语Spelling reform使用的罗马字母,设计了一套最初的音标表;但为了让它们可以在其他语言中使用,其符号容许在不同的语言中有不同的音值[7]。例如,清颚龈擦音原本在英语中是以字母c来表示,而在法语中则是以字母ch来表示。[2]:194-196但到了1888年,规则便修订成“不论使用于何种语言,都一律使用相同的符号型式”,而这也成了日后所有修订的基础[2]:194-196[8]。创造国际音标的想法首先由丹麦语言学家奥托·叶斯柏森在写给保罗·帕西的信中提出,随后由亚历山大·约翰·艾利斯英语Alexander John Ellis亨利·斯维特英语Henry丹尼尔·琼斯和保罗·帕西研发[9]

自创建以来,国际音标经历过数次修订。在1890年代至1940年代符号表的快速扩展之后,国际音标大致上维持不变,直至1989年的基尔大会。1993年又进行了一次小修改,增加了四个央元音音标[3],并删除了清内爆音的音标[10]。最近一次音标表修订于2005年5月,增加了唇齿闪音的音标[11]。除了添加和删除符号之外,对国际音标的更改主要还包括重命名符号、类别,以及修改国际音标的字体[3]

国际音标扩展于1990年创建,主要使用于言语治疗,并在1994年得到国际临床语音学及语言学协会的正式采用[2]:186

描述

国际音标表,2020年官方修订版

国际音标的原则为“每一个可分辨的读音(或音段)使用一个符号来表示”;但若其本身就是复合发音,则不限于该原则[12]。这表示:

  • 国际音标通常不使用字母组合来表示单个声音,如英语的shthng;也不使用单一字母来表示多个发音,如英语的x事实上表示的是/ks//ɡz/
  • 任何字母的基本音值和上下文、所在环境无关。
  • 如果没有已知的语言对两个相近的发音进行区分,国际音标通常不会为他们创造两个单独的音标。这个属性称为“选择性”(selectiveness)[3][c]

国际音标中,有107个字母用于表示辅音元音、31个变音符号用于修饰辅音和元音,以及19个用于表示超音段成分(包括音长声调重音语调等)的特殊符号[d]。这些符号可以被整理为一个表格;本条目的表格和官方网站上提供的表格大致相同。

字母形式

国际音标使用的字母都和拉丁字母相互协调[e]。出于这个原因,大多数字母是拉丁字母希腊字母,或是此二者的修改字母。一些字母的灵感来自其他书写系统,如浊咽擦音的音标,⟨ʕ⟩,源于阿拉伯字母中代表相同音值的“‎”(ʿayn[10]。虽然国际音标倾向于使用拉丁字母,但协会偶尔也会接受其他字母。 例如1989年之前,搭嘴音音标包括⟨ʘ⟩、⟨ʇ⟩、⟨ʗ⟩和⟨ʖ⟩,这些字母既非拉丁字母或希腊字母,也不是从其他现存的音标衍生而来的。然而,除了⟨ʘ⟩以外,其他字母都没有被广泛使用于研究科依桑语系班图语支的语言学家之间,因此其他音标在1989年分别被更为常用的⟨ǀ⟩、⟨ǃ⟩、⟨ǂ⟩和⟨ǁ⟩所取代[13]

尽管国际音标的变音符号具有特征文字的特性,但其字母形式几乎不成系统。也有少数例外,如卷舌音,其音标下方都有一个拉长、向右勾的尾巴,如⟨ɳ ʈ ɖ ʂ ʐ ɻ ɽ ɭ ꞎ⟩;而内爆音的音标则有向上的弯钩,如⟨ɓ ɗ ɗ̢ ʄ ɠ ʛ⟩。其他音标的相似性可能只是偶然的巧合。例如,除了小舌鼻音ɴ⟩以外的鼻音-包括⟨m ɱ n ɳ ɲ ŋ⟩-都源自于⟨n⟩;⟨m⟩和⟨n⟩的相似是文字演化的结果,和发音无关[f],⟨ɲ⟩和⟨ŋ⟩分别为gnng连字,而⟨ɱ⟩则是仿制⟨ŋ⟩所造的字母。

一些新的字母是普通的拉丁字母旋转180度,如ɐ ɔ ə ɟ ɥ ɯ ɹ ʇ ʌ ʍ ʎ(分别由a c e f h m r t v w y变化而来)。这在使用铅字排版的年代非常容易实现,其优点是不需要为国际音标符号专门铸造铅字。

大写字母

国际音标中并不使用大写字母,但有时大写字母会被借用于表示大音素英语archiphoneme或音素的自然分类。这种使用方式并非国际音标的一部分,亦无一定的标准,但常常与国际音标一起使用。(如extIPA就在其图示中使用了大写字母。)大写字母也是VoQS英语Voice Quality Symbols中的基础符号,这套音标符号也常和国际音标一同使用。

举例来说,将辅音记做⟨C⟩、元音记做⟨V⟩是非常普遍的做法。其他常见的还有⟨T⟩(声调)、⟨N⟩(鼻音)、⟨P⟩(塞音)、⟨F⟩(擦音)、⟨S⟩(咝音)、⟨G⟩(滑音近音)、⟨L⟩(流音)、⟨R⟩(卷舌音响音)、⟨⟩(搭嘴音[14]、 ⟨A, E, O, Ʉ⟩(分别为元音)、⟨B, D, J(或Ɉ), K, Q, Φ, H⟩(分别为唇音齿龈音龈后音硬颚音软颚音小舌音咽音声门音)、⟨X⟩(任何音值)等等。因此,汉语中最简单的音节可以表示为/V/(一个无调的元音),最复杂的音节可以表示为/CGVNᵀ/(辅音-滑音-元音-鼻音,带有声调)。大写字母也可以和变音符号结合,如⟨⟩(喷音)、⟨Ƈ⟩(内爆音)、⟨N͡C⟩/⟨ᴺC⟩(前鼻化辅音)、⟨⟩(鼻化元音)、⟨⟩(浊咝音)、⟨⟩(清鼻音)、⟨P͡F⟩/⟨PF⟩(塞擦音)、⟨⟩(颚音化辅音)、⟨⟩(齿音)等等。在言语治疗学中,大写字母用于表示不确定的发音,并用上标表示其发音较弱,如:[ᴰ](较弱且不确定的齿龈音)、[ᴷ](较弱且不确定的软腭音)[15]

使用大写字母表示大音素的典型例子包括以I表示土耳其语和谐元音集{i y ɯ u} [g]、以D表示美式英语原为t或d的齿龈闪音(如writerrider),以及N表示西班牙语或日语音节尾的同部位英语Homorganic consonant鼻音。CFV在VoQS中的含义与上述不同;C代表嘎裂(creak),F代表假声(falsetto),V则代表常态有声(modal voice)或更多地泛泛地充当标示次要调音英语Secondary articulation时的基字符(voice)。同样地,这些符号也可以使用变音符号,描述一段话中具有哪种发声特质,并统一标记段落中的超音段特征。例如,苏格兰盖尔语艾拉岛方言[kʷʰuˣʷt̪ʷs̟ʷ]“猫(单数)”、[kʷʰʉˣʷt͜ʃʷ]“猫(复数)”可以用更为简便且清楚的方式表示:Vʷ[kʰuˣt̪s̟]Vʷ[kʰʉˣt͜ʃ][16]

排版和象似性

国际音标以拉丁字母为基础,并尽可能地减少使用非拉丁字母[2]:194-196。协会希望国际音标中大多数拉丁字母的辅音音值可以对应到“国际用法”[2]:194-196。因此,国际音标辅音字母⟨b⟩、⟨d⟩、⟨f⟩、⟨ɡ⟩、⟨h⟩、⟨k⟩、⟨l⟩、⟨m⟩、⟨n⟩、⟨p⟩、⟨s⟩、⟨t⟩、⟨v⟩、⟨w⟩、⟨z⟩和英语中对应字母的音值相同;元音字母(⟨a⟩、⟨e⟩、⟨i⟩、⟨o⟩、⟨u⟩)和拉丁语中对应字母的音值相同。其他字母的音值可能和英语、拉丁语不同,但仍可对应到其他欧洲语言字母的音值,如 ⟨j⟩、⟨r⟩、⟨y⟩等等。

这套系统可透过草写字母、翻转字母、大写字母小型化、加上变音符号等方式使符号与可表示的音值增加。还有一些符号源自希腊字母,如⟨ʋ⟩,但它在希腊语里是元音,在国际音标中则是辅音。对于这类型的字母,即⟨ɑ⟩、⟨⟩、⟨ɣ⟩、⟨ɛ⟩、⟨ɸ⟩、⟨⟩和⟨ʋ⟩,国际音标都已经为其设计了较能和其他拉丁字母匹配的字形,且在Unicode中有独立的码位[h];唯一的例外是直接使用希腊字母的⟨θ⟩。此外,希腊字母⟨β⟩和⟨χ⟩也常常直接用来代替音标⟨⟩和⟨[17]

对于透过修改拉丁字母创造的新字母,其音值通常和原始字母的音值有关系[18]。例如,底部带有向右勾的字母表示卷舌音;小型大写字母则通常代表小舌音;而其发音的位置则对应到原始字母的调音器官。但除此之外,国际音标并没有办法直接从符号的形状推测出其音值,符号的形状和其发音也没有任何关系[i]

除了字母本身之外,国际音标还有各种辅助符号可协助记音。变音符号可以与国际音标字母组合,以记录修改过的音值或次要发音英语secondary articulation。对于超音段特征,例如经常使用的轻重音声调,也有相对应的特殊符号。

记音类型

国际音标主要使用两种括号进行记音:

  • [方括号],即严式标音,用于标记语音。通常包括较多的语音细节,即使那些细节在该语言中并不被用于区分语义
  • /斜线/,即宽式标音,用于标记音位。通常仅记录能区分语义的语音特征,而忽略无关的细节。

举例说明:在英语单词pin和spin中,两者的/p/发音略有不同(前者送气而后者不送气,这在汉语和一些语言会影响单词的意义),但在英语中此差异并不影响语义。因此,音位上来说可以将它们记录为/pɪn//spɪn/,包括了相同的音位/p/。然而,为了记录它们之间的差异(/p/同位异音),它们在语音上可以记录为[pʰɪn][spɪn]

此外还有一些较少见的转写:

  • 双斜线 //…//、竖线 |…|、双竖线 ||…||,以及花括号 {...} 可以用在一个单词周围,以表示比音位更抽象的底层结构。相关例子可参见词法音位学
  • 双方括号 ⟦...⟧ 用于超精确记音。括号中字母的音值皆是国际音标中定义的基本音值。例如,⟦a⟧开前元音,而不是其他接近、也能以[a]记录但稍有不同的音值(如开央元音)。因此,常用且易读的两个元音⟨[e]⟩和⟨[ɛ]⟩实际上可以精确地写作⟦e̝⟧⟦e⟧;⟨[ð]⟩也可以更精确地描述为⟦ð̠̞ˠ⟧[19]
  • 尖括号用于表示括号中的字母代表该语言的原始拼写(或是非拉丁字母文字的准确转译),而不见得是国际音标,如⟨pin⟩和⟨spin⟩,两者都不完全代表实际音值。作为这种用途时,以斜体书写可能是更常见的表达方式,但若仅有一两个字母标为斜体,可能会造成读者难以辨识[j]
  • {花括号} 用于记录韵律。相关例子可参见国际音标扩展系统。
  • (圆括号) 用于无法正确区别发音的语句。另一种用法是标示无声发音(silent articulation),记录者使用唇读记录下发音者原应发出的声音。
  • 双圆括号用于模糊或难以理解的声音,如 ((2 syll.)) 或 ⸨2 syll.⸩,即两个听得见、但无法辨认的音节。

手写体

为了方便在进行田野调查等情况中能快速纪录,国际音标提供了一系列的手写字母。

字母“g”

字母“g”的两种印刷体。

早期的字母表中,字母“g”的两种印刷体-开尾的(Opentail g.svg)和环尾的(Looptail g.svg)-分别表示不同音值,但现在它们代表的发音是相同的。开尾的(Opentail g.svg)一直以来都表示浊软颚塞音,而环尾的Looptail g.svg在1895年至1900年间曾代表浊软颚擦音[20][21]1900年后,浊软颚擦音改用加了一横线的开尾⟨ǥ⟩表示,直到1931年被⟨ɣ⟩取代。[22]

1948年,国际语音学学会认定⟨ɡ⟩和Looptail g.svg相等[23],此决定在1993年又被再次重申[24]。虽然1949年出版的《国际语音学学会原则》(Principles of the International Phonetic Association)推荐使用Looptail g.svg作为软颚塞音的音标,但在这两个字母有所区别时(例如使用西里尔字母的俄语环境)则应优先使用⟨ɡ[25]。然而,这种做法从未真正实施过[26]。1999年出版的《国际语音学学会手册》(Handbook of the International Phonetic Association)取代了《原则》,其中明确地废弃了这项建议,并承认这两种印刷体都是可接受的变体[27]

国际音标表的修改

教科书或其他出版物的作者经常修改国际音标表,以表达他们自己的偏好或需求。图片中的版本即是修改版,只有黑色字母才是国际音标的一部分;灰色字母则为非官方的扩充字母,其中一些也出现于extIPA

国际语音学学会偶尔会修改国际音标。每次修改后,协会都会以图表的形式释出新的字母表(参见国际音标历史)。并非所有国际音标字母都会被放入字母表中,如龈腭音会厌音边闪音由于排版因素(而非出于理论需要),而被放置在字母表下方“其他符号”的位置[28][k]。另外,由于国际音标用于标示声调的五度标记法可以系统地制造出大量的声调符号,因此也仅列出了数个符号作为示例。

若要修改音标或字母表,可在《国际语音学学会期刊英语Journal of the International Phonetic Association》中提出申请。如2008年8月和2011年8月分别有针对开央不圆唇元音中央近音的提案[29]。协会对该提案的回应可以在同期或后续的期刊中找到(如上述关于开央元音的提案于2009年8月得到回复)[30]。之后,正式的提案将提交给由学会成员选出的评议会[31][32],以进行进一步讨论和正式投票[33][34]

字母或图表的更改只有在经过评议会批准后,才能被视为正式国际音标的一部分。尽管如此,许多国际音标的使用者在使用国际音标时,都会配合自己的需求对其进行修改[2][l]

使用

尽管IPA提供了超过160个符号,转写任何一种语言通常只会用到其中的一小部分。同时,记录语句时的精确程度也因情况而有所不同。记音时主要可以分成两种:严式标音(narrow transcription)能精确描述声音各种细节,而宽式标音(broad transcription)则会省去部分可忽略的部分。这两种记音方式是相对的,并常表示于方括号内[2]。宽式标音可能只记录下容易听见的声音细节,或只记录与讨论主题有关系的语音细节,但亦不保证转写中的任何语音区分在理论上都具有意义。

英语单字“international”在不同英语方言中的记音。

例如,英语“little”的宽式音标可转写为/ˈlɪtəl/,虽然不甚精确,但也或多或少地描述了该词的主要发音。严式标音则会将语音重点聚焦于方言特征或个人发音;如通用美式英语[ˈɫɪɾɫ]考克尼方言[ˈlɪʔo],或美国南方英语的[ˈɫɪːɫ]

在记录音素时,语言学家习惯上使用更简单的字母,而没有过多的变音符号。国际音标字母的选择可能反映了作者的理论主张,也可能仅是为了排版上的便利。例如,在英语中,pickpeak的元音可以记为/i/(即写作/pik, piːk//pɪk, pik/),而此二者都和法语单词 pique的元音不同,尽管后者也写作/i/。也就是说,以斜线夹注的严式标音,其音标并没有绝对的音值;但以方括号夹注的严式标音则会对其区分:[pʰɪk][pʰiːk][pikʲ]

语言学

虽然国际音标在语言学界被广泛使用,但美国的语言学家常常将国际音标和美式标音系统英语Americanist phonetic notation混用,或著加入其他非标准的国际音标符号英语Obsolete and nonstandard symbols in the International Phonetic Alphabet,其原因可能包括降低阅读手写音标的错误率、使用某些音标容易造成误会等等。由于不同语言或不同研究者的习惯会导致使用的音标有所不同,因此作者通常会给出他们所选用的音标系统以减少歧义[35]

语言学习

一些语言学习课程使用国际音标来教授学生如何发音。例如,在俄罗斯(以及早期的苏联)和中国大陆,儿童[36]和成人[37]的英语、法语教科书一直使用着国际音标。台湾的英语教科书、字典和教师则倾向使用KK音标,这是一套基于国际音标而稍被修改的标音系统,首次使用于1944年出版的《美式英语发音辞典》(A Pronouncing Dictionary of American English)。

字典

英语

许多英国的英语字典,包括《牛津英语词典》,以及《牛津高阶英语辞典》、《剑桥高阶英语辞典英语Cambridge Advanced Learner's Dictionary》等学习者字典英语Monolingual learner's dictionary,都使用国际音标为单词标音[38]。然而,为了让英语读者更容易适应,大部分美国字典(和部分英国字典)倾向使用发音重拼法作为标音系统。例如,许多美国字典(如《韦伯字典》)使用y表示IPA的[j]、使用sh表示IPA的[ʃ],这样的表示法较为接近英语的拼字习惯[39]。但在国际音标中,[y]相当于汉语拼音的“yu”;[sh]中的s和h则是独立发音的两个字母,如英语grasshopper。

其他语言

无论在英语、汉语或其他语言的词典中,国际音标的使用都不甚普遍。对于具有音素正写法英语Phonemic orthography的语言来说,该语言的单语词典通常不需要特别标出大多数单词的发音,在需要特别标音时也倾向使用发音重拼法(respelling system)。例如,以色列发行的词典很少使用国际音标,有时使用希伯来语字母来翻译外来词;像是《埃文-绍尚字典英语Even-Shoshan Dictionary》中将单词“תָּכְנִית‬”重拼成“תּוֹכְנִית‬”,因为这个词使用了kamatz注音符号。从其他语言译成俄语的双语辞典通常使用国际音标,一些单语辞典则使用发音重拼;像谢尔盖·奥若戈夫英语Sergey Ozhegov字典中源自法语的外来语“пенсне”(pince-nez,“夹鼻眼镜”)被另外标记“нэ́”,以表示字尾的е不会因前面的н而被iota化英语Iotation。国际音标在双语词典中更为常见,但也有例外。例如,大多数双语捷克词典倾向于仅将国际音标用于捷克语中没有的发音[40]

标准正写法和大小写变体

国际音标字母已经被许多语言的字母表所吸收,特别是撒哈拉以南非洲的语言,如豪萨语富拉语阿坎语林格拉语曼丁诸语言英语Manding languages格贝诸语言英语Gbe languages等。作为书写系统的一部分,这些字母自然地演化出大写体,如通行于多哥北部的卡比耶语拥有Ɔ ɔƐ ɛƉ ɖŊ ŋƔ ɣƩ ʃƱ ʊ等字母。即便如此,国际音标本身仍只使用小写字母。1949年的《原则》有提及“词汇前可加上*以表明该词为专有名词[41],但这项规定并未出现在1999年的《手册》中。

古典歌唱

古典歌手时常在练习时使用国际音标。由于古典歌手经常演唱不同语言的曲目,为了增进发音精准度以及全面提升音质及音准,国际音标是除了专业语言教练以外的另一个替代方案。[42]IPA经常转写歌剧剧本,例如尼可·卡斯特英语Nico Castel的录音带[43]提摩西·切克英语Timothy Cheek的《捷克语演唱》(Singing in Czech)[44]。而歌剧歌手对国际音标的能力也曾获得网站“Visual Thesaurus”的重视,该网站曾聘请数位歌剧演唱者录制了词汇数据库中150,000个单词和短语[45]

符号

国际语音协会将国际音标的字母分为三类:肺部气流音、非肺部气流音和元音[46][47]

肺部气流音以表格呈现。由左至右的各直排依序为口腔外侧(双唇、唇齿…)至口腔内部(…咽、声门)等不同的调音器官;不同的横排则代表不同的调音方法。两两成对出现的音标分别为浊音清音不送气)。在国际语音学学会的官方出版物中,省略了两直排以节省空间,其中的字母被移到“其他符号”中[48],剩下的字母依嘴巴闭合的程度分成完全闭合(阻塞音,包括鼻音和塞音)、短暂闭合(震动音,包括颤音和闪音)、部分闭合(擦音)和最小程度闭合(近音)下方的表格则略有更动:所有的肺部气流音都被纳入表格中,且部分震动音和边音被拆分开,并同样依擦音、近音、闪音的顺序排列。

元音大多两两成对(分别为不圆唇元音和圆唇元音),并依高度舌位排序,详细内容见于下文。元音图中没有省略任何元音字母,但过去一些中央元音被列在“其他符号”中。

国际音标号码

为了避免形近的音标相互混淆(如 ɵθɤɣʃʄ等),每个符号都拥有专属的国际音标号码(IPA number)。号码通常为三位数,如304代表开前不圆唇元音、415代表中央化符号。此二者可以组成开央不圆唇元音[ä][49]

辅音

肺部气流音

肺部气流音是通过阻塞声门口腔、并同时或随后从肺部排出空气而形成的辅音。在国际音标中,超过一半的辅音属于肺部气流音。英语和现代标准汉语中所有辅音都属于这一类[50]

在肺部气流音表中,每列代表不同的调音方法(辅音以何种方式产生),每栏则代表不同的调音部位(辅音在口腔中哪个部分产生)。主图仅包括具有单一发音位置的辅音。

调音部位 舌冠 舌背 喉音
鼻音 m ɱ n ɳ̊ ɳ ɲ̊ ɲ ŋ̊ ŋ ɴ
塞音 p b t d ʈ ɖ c ɟ k ɡ q ɢ ʡ ʔ
有咝擦音 s z ʃ ʒ ʂ ʐ ɕ ʑ
无咝擦音 ɸ β f v θ̼ ð̼ θ ð θ̠ ð̠ ɹ̠̊˔ ɹ̠˔ ɻ˔ ç ʝ x ɣ χ ʁ ħ ʕ ʜ ʢ h ɦ
近音 ʋ̥ ʋ ɹ̥ ɹ ɻ̊ ɻ j ɰ̊ ɰ ʔ̞
闪音 ⱱ̟ ɾ̼ ɾ̥ ɾ ɽ̊ ɽ ɢ̆ ʡ̆
颤音 ʙ̥ ʙ r ɽ̊r̥ ɽr ʀ̥ ʀ
边擦音 ɬ ɮ ɭ̊˔ ɭ˔ ʎ̝̊ ʎ̝ ʟ̝̊ ʟ̝
边近音 l ɭ̊ ɭ ʎ̥ ʎ ʟ̥ ʟ ʟ̠
边闪音 ɺ ɭ̆ ʎ̆ ʟ̆

注释

  • 当字母在横行中两两成对出现时,左侧的字母为清音,右侧的字母则为浊音。唯[ʔ]无法被浊化,而[ʡ]的清浊定义不明确[51]。其他清浊不成对出现的字母默认皆为浊音。
  • 虽然以舌冠为调音部位的辅音,除了擦音以外皆只有一组字母,但在描述特定语言时,它们可以用以特指齿音、齿龈音或龈后音,且不需另加上变音符号。
  • 阴影区域表示被断定不可能的发音。
  • 字母[ʁ, ʕ, ʢ]可同时代表浊擦音或浊近音。
  • [h][ɦ]声门音具有辅音和发声态的双重属性[52]
  • 对于[ʃ ʒ][ɕ ʑ][ʂ ʐ]来说,其之间的差异主要在于舌头的形状,而非调音位置。
  • 部分列出的语音尚未在任何语言中作为音位存在。

非肺部气流音

非肺部气流音指的是气流不从肺部发出的辅音。其中又可以分成三大类:搭嘴音(大量出现于科依桑语系)、内爆音 (出现于信德语斯瓦希里语越南语侗台语族诸语言等)和挤喉音(出现于许多美洲原住民语言高加索诸语言)。

挤喉音 塞音 ʈʼ ʡʼ
擦音 ɸʼ θʼ ʃʼ ʂʼ çʼ χʼ
边擦音 ɬʼ
搭嘴音 不送气音 ʘ ǀ ǃ ǂ
浊音 ʘ̬ ǀ̬ ǃ̬ ‼̬ ǂ̬
鼻搭嘴音英语Nasal click ʘ̃ ǀ̃ ǃ̃ ‼̃ ǂ̃
不送气边音 ǁ
浊边音 ǁ̬
内爆音 浊音 ɓ ɗ ʄ ɠ ʛ
清音 ɓ̥ ɗ̥ ᶑ̊ ʄ̊ ɠ̊ ʛ̥

注释

  • 传统上来说,搭嘴音被视为双重调音(double articulation),其包括了除阻和(release)和伴随(accompaniment)两部分,而搭嘴音通常只写出除阻的那个音标。因此,准确的搭嘴音表示法应如⟨k͡ǂ, ɡ͡ǂ, ŋ͡ǂ, q͡ǂ, ɢ͡ǂ, ɴ͡ǂ⟩或⟨ǂ͡k, ǂ͡ɡ, ǂ͡ŋ, ǂ͡q, ǂ͡ɢ, ǂ͡ɴ⟩。当省略舌背调音的符号时,通常的预设符号为[k]。然而,最近的研究对于“伴随音”的概念以及搭嘴音是否为双重调音有所争议[53]
  • 清内爆音的音标⟨ƥ, ƭ, ƈ, ƙ, ʠ⟩虽然已经不再使用,并改以浊内爆音音标加上清音符号表示(如⟨ɓ̥, ʛ̥⟩等),但在Unicode中仍有独立编码。
  • 虽然没有任何语言区别浊卷舌内爆音,但该音标拥有独立的IPA编号(即使音标未得到IPA正式承认)。

塞擦音

塞擦音双重塞音英语Doubly articulated consonant由两个字母和一个连结号组成,连结号可置于上方、下方或省略[54]。六个最常见的塞擦音可由连字表示,但若每组塞擦音都需要独立的连字则需要大量符号,因此官方已不再使用[2]。有时候,塞擦音也可以使用上标表示,如相当于t͡s相当于k͡x。为了书写方便,t͡ʃd͡ʒ(或接近的塞擦音)有时会写成原为硬颚塞音的cɟ,即使在国际语音学会的官方出版物中也是如此,因此解读时需要特别留意。

肺部气流音
有咝擦音 ts dz t̠ʃ d̠ʒ ʈʂ ɖʐ
无咝擦音 p̪f b̪v t̪θ d̪ð tɹ̝̊ dɹ̝ t̠ɹ̠̊˔ d̠ɹ̠˔ ɟʝ kx ɡɣ ʡʢ ʔh
边音 ʈɭ̊˔ cʎ̝̊ kʟ̝̊ ɡʟ̝
挤喉音
中央音 tsʼ t̠ʃʼ ʈʂʼ kxʼ qχʼ
边音 tɬʼ cʎ̝̊ʼ kʟ̝̊ʼ

注释

  • 在使用Arial Unicode MS显示IPA字符的浏览器上,以下的音标可能会较正确地显示:ts͡, tʃ͡, tɕ͡, dz͡, dʒ͡, dʑ͡, tɬ͡, dɮ͡

协同调音辅音

协同调音辅音是同时使用两种调音部位的辅音。如英语中“went”的[w]就是一个透过圆唇并抬高舌头来发音的协同调音辅音。类似的辅音还有[ʍ][ɥ]等。

n͡m
唇舌冠音
t͡p
d͡b
唇齿龈塞音
ɡ͡b
唇软颚塞音
ɧ
唇软颚音
边近音
软颚化齿龈音
鼻化近音
硬颚音
唇软颚音
声门音

注释

  • [ɧ]又称“清硬颚-软颚擦音”,是一个出现于瑞典语多数方言的清擦音,传统上常被称为“[ʃ][x]的合音”,但这种分析存在争议[55]
  • 音标中可以多次使用连结号(tie bar),如⟨a͡b͡c⟩或⟨a͜b͜c⟩。
  • 在使用Arial Unicode MS显示IPA字符的浏览器上,以下的音标可能会较正确地显示:kp͡, ɡb͡, ŋm͡

元音

图为四个定位前元音的舌头位置,并分别标注其最高点。最高点的位置可用于确定元音高度元音舌位
[i, u, a, ɑ]音时拍摄的X光照片英语radiography

国际音标将元音定义为在音节中心的声音[2]:10。下面给出了国际音标元音图,此图根据发音时舌头位置的不同绘制而成。

次闭
半闭
半开
次开

图表的纵轴称为元音高度,反映了舌头和口腔上部或两颚的距离;舌头位置较低的元音被放在元音图底部,而位置较高者则在元音图顶部。例如,[a](相当于汉语拼音的“a”)被置于元音图下方,[i](相当于汉语拼音的“i”)则被置于元音图上方。

类似地,图表中的横轴称为元音舌位,反映了舌头的前后位置;舌头位置较靠前的元音被放在元音图左侧,而位置较靠后者则在元音图右侧。例如,[y](相当于汉语拼音的“yu”)被置于元音图左方,[u](相当于汉语拼音的“u”)则被置于元音图右方。

当相同高度、舌位的元音成对出现时,右侧的是圆唇元音,左侧的则是不圆唇元音。发圆唇元音时,嘴唇形成一个圆形的开口,使嘴巴内侧的表面露出,如[y];而不圆唇元音发音时,嘴巴四周向后聚集,嘴唇亦向后压缩,仅露出嘴唇的外部表面,如[i]

复元音

复元音指前后音质有变化的元音,如汉语拼音的“ai”。通常会在复元音中不占据音节核位置的元音加上非音节性的变音符号,如⟨ui̯⟩、⟨u̯i⟩;或是将不占据音节核位置的元音写成上标,如⟨uᶦ⟩ or ⟨ᵘɪ⟩。复元音也可以使用连结号标记(尤其当难以确认复元音的类型时),如⟨u͡i⟩。

注释

  • 虽然⟨a⟩被定义为前元音,但开前元音和开央元音之间几乎没有区别,因此⟨a⟩也时常直接用于表示开央元音[35]。然而,若这种用法会造成混淆,则应加上前移英语Relative articulation后移英语Relative articulation的变音符号,如⟨⟩和⟨ä⟩。

变音符号和超音段成分符号

变音符号用于描述语音细节。这些符号不单独存在,而是加在其他字母上,以特别标明某些语音特征,或对原字母的发音进行修改[2]:14-15

任何字母写成上标都可以作为变音符号使用,为其修饰的字母提供更详细的语音描述。(关于Unicode有支援的上标字母,请参阅次要调音英语secondary articulation。)以下列出的上标字母为国际音标特别规定的;其他常用的上标还包括:⟨⟩(带擦音除阻的[t])、⟨ᵗs⟩(以塞擦音开始的[s])、⟨ⁿd⟩(前鼻音化的[d])、⟨⟩(浊送气除阻的[b])、⟨⟩(声门化的[m])、⟨sᶴ⟩(带有一点[ʃ]音的[s])、⟨oᶷ⟩(双元音化英语Vowel breaking[o])、⟨ɯᵝ⟩(敛唇的[ɯ])。置于字母后方的上标可能会产生歧义,如⟨⟩可能表示同时发[k][w]音,也可能表示带有唇音除阻的[k]。另一方面,放在字母前面的上标变音符号则通常表示声音开始时的改变,如⟨⟩为声门化的[m]、⟨ˀm⟩则是以声门音开始的[m]

音节
◌̩ ɹ̩ n̩ 音节性 ◌̯ ɪ̯ ʊ̯ 非音节性
◌̍ ɻ̍ ŋ̍
辅音除阻
◌ʰ 送气[a] ◌̚ 无声除阻
◌ⁿ dⁿ 鼻音除阻 ◌ˡ 边音除阻英语Lateral release
◌ᶿ tᶿ 清齿擦音除阻 ◌ˣ 清软颚擦音除阻
◌ᵊ dᵊ 中央元音除阻
发声态
◌̥ n̥ d̥ 清声英语voiceless ◌̬ s̬ t̬ 浊声
◌̊ ɻ̊ ŋ̊
◌̤ b̤ a̤ 气声英语breathy voice[a] ◌̰ b̰ a̰ 嘎裂声英语creaky voice
调音部位
◌̪ t̪ d̪ 齿音 ◌̼ t̼ d̼ 舌唇音
◌̺ t̺ d̺ 舌尖音 ◌̻ t̻ d̻ 舌叶音英语Laminal consonant
◌̟ u̟ t̟ 前移英语Relative articulation ◌̠ i̠ t̠ 后移英语Relative articulation
◌˖ ɡ˖ ◌˗ y˗ ŋ˗
◌̈ ë ä 央化英语Relative articulation ◌̽ e̽ ɯ̽ 中央化英语Relative articulation
◌̝ e̝ r̝ 抬升英语Raising (phonetics) ◌̞ e̞ β̞ 降低英语Raising (phonetics)
◌˔ ɭ˔ ◌˕ y˕ ɣ˕
协同调音
◌̹ ɔ̹ x̹ 圆唇 ◌̜ ɔ̜ xʷ̜ 展唇[l]
◌͗ y͗ χ͗ ◌͑ y͑ χ͑ʷ
◌ʷ tʷ dʷ 唇化唇软颚化 ◌ʲ tʲ dʲ 颚化
◌ˠ tˠ dˠ 软颚化 ◌̴ ɫ 软颚化或咽化
◌ˤ tˤ aˤ 咽化英语Pharyngealization
◌̘ e̘ o̘ 舌根前移英语Advanced and retracted tongue root ◌̙ e̙ o̙ 舌根后移英语Advanced and retracted tongue root
◌̃ ẽ z̃ 鼻音化 ◌˞ ɚ ɝ R音化

注释

^a 浊送气除阻的辅音一般以浊送气符修饰(如⟨⟩,印地语和信德语用例见 IPA 1999:100,131),但也有学者使用气声符号(如⟨⟩)代替。
^l⟩可表示[x] 在整个发音过程中都圆唇,而⟨⟩则没有任何意义([x]本身就是一个完全不圆唇的音)。因此,⟨x̜ʷ⟩的意思是“圆唇程度较低的[xʷ]”。然而,读者可能会误以为⟨x̜ʷ⟩是圆唇的“[x̜]”,或认为两个变音符号会相互抵销。若将展唇符放在圆唇符号下,如⟨xʷ̜⟩,则能明确表示此音的圆唇程度低于国际音标的预设值。

位于字母下方的变音符号可以移到字母上方,以避免和字母的降部冲突,如清音⟨ŋ̊[2]:15。抬升符和降低符除了置于字母下方,也可以写为⟨˔⟩, ⟨˕⟩(置于字母右侧),以避免和字母的降部重叠。

国际音标扩展还为言语病理学提供了其他的变音符号。

超音段成分

以下的符号用于描述“高于辅音、元音层级以外的语言特征”,如韵律声调音长重音,这些语言特征通常作用于音节、单词和短语上,并构成语言中强度、音高、节奏、语调等元素[2]:13。这些符号大多只能在单词层级上表现出音素性,但也有符号是用于修饰高于单词的音系层级英语Phonological hierarchy[2]:13

音长、重音和韵律(以图片形式检视
ˈa 重音(置于重音音节之前) ˌa 次重音英语Secondary stress(置于次重音音节之前)
aː kː 长音长元音长辅音 半长音
ə̆ 超短音
a.a 音节间断 s‿a 联诵(不间断)
语调
| 小句(音步)组 主句(语调)组
↗︎ [56] 全部上升 ↘︎ [56] 全部下降
声调变音符号和声调记号
ŋ̋ e̋ 高调 ꜛke 升阶英语Upstep
ŋ́ é 次高调 ŋ̌ ě 升调(通用)
ŋ̄ ē 中调
ŋ̀ è 次低调 ŋ̂ ê 降调(通用)
ŋ̏ ȅ 低调 ꜜke 降阶

注释

  • 透过组合上述的声调变音符号和声调字母,可以描述更准确的声调,但并非所有IPA字体都支持这个功能。
  • 除了上述以外,还有数个声调变音符号:高/中声调ɔ᷄, ɔ˧˥、低声调ɔ᷅, ɔ˩˧、高降调ɔ᷇, ɔ˥˧、低/中降调ɔ᷆, ɔ˧˩;另有通用的上升/下降调符ɔ᷈ɔ᷉。由此可见,声调变音符号和声调字母之间仅能约略对应,且声调字母比起声调变音符号更能描述较复杂且精确的声调(如ɔ˨˦, ɔ˥˦,甚至是ɔ˧˥˧, ɔ˩˨˩, ɔ˦˩˧, ɔ˨˩˦)。
  • 重音符号通常置于重音节前,并有分隔音节的效果。一些有长辅音的语言(如意大利语)使用重音符号来分隔长辅音,此时就不应使用长音符号。例如意大利语单词“avvolse”,其音标应写成⟨avˈvɔlse⟩,而非⟨aˈvvɔlse⟩、⟨aˈvːɔlse⟩或⟨avˈːɔlse⟩。然而,重音符号偶尔可以直接置于元音前,如⟨avvˈɔlse⟩或⟨avːˈɔlse[57]。当使用这种记音方式时,重音符号就不应该视为音节边界的标记。

重复使用变音符号

一些变音符号可以重复使用,以区别该语音特征的不同程度。例如双重重音可表示该音节的重音特别强,例如英语中的韵律重音[58]。另外,法语中可在每个韵律单位的末尾以“|”标记正常的韵律重音,而以“‖”标记语调特强的重音:[ˈˈɑ̃ːˈtre | məˈsjø ‖ ˈˈvwala maˈdam ‖](原文:Entrez monsieur, voilà madame.)[59]。同理,双重次重音⟨ˌˌ⟩常用于表示非常轻的重音[60]

长音符也可以多次使用,以表示语音的延长,如英语嘘声“shhh!”可写作[ʃːːː]。另外,爱沙尼亚语中区分三种音长[61]

  • vere /vere/(血,单数属格)、veere /veːre/(边缘,单数属格)、veere /veːːre/(滚,第二人称单数祈使式
  • lina /linɑ/(片)、linna /linːɑ/(城镇,单数属格)、linna /linːːɑ/(城镇,单数内格

其他变音符号偶尔也可以使用两次:

  • 卷舌符。巴达加语元音具有数种卷舌度,如/be/“嘴巴”、/be˞/“镯子”、/be˞˞/“农作物”[62]
  • 送气符。如弱送气的[kʰ]和强送气的[kʰʰ][m]
  • 鼻音化符号。帕兰特拉奇南特克语英语Palantla Chinantec区分/ẽ//e͌/[63]
  • 挤喉音符号。如[kʼ](弱挤喉音)、[kʼʼ](强挤喉音)[64]
  • 降低符号,如[t̞̞](或[t̞˕],若前者无法正确显示),用于表示英语register一词的/t/在个别发音例里发为弱擦音[65]
  • 后移符号,如[ø̠̠][66]。若这种标记方式会影响可读性,或与国际音标扩展中的龈音符号混淆的话,可将一个后移符号置于音标右方,如[ø̠˗]

已弃用和非标准的国际音标

虽然有时对音标的修改会造成多个音标并用的情况,但普遍来说,一个音只会拥有一个对应的音标;而其他不再使用的音标则会被废除。例如,元音字母⟨ɷ⟩就因为改用了⟨ʊ⟩而被弃用。对于含有次要发音(secondary articulation)的,这类字母也大多会被拒绝,并且认为这些特征应该用连结号或变音符号表示,如⟨ƍ⟩就可以用[zʷ]取代。此外,较罕见的清内爆音⟨ƥ ƭ ƈ ƙ ʠ⟩音标现在通常使用⟨ɓ̥ ɗ̥ ʄ̊ ɠ̊ ʛ̥⟩表示。旧的搭嘴音音标⟨ʇ, ʗ, ʖ⟩虽然已经被官方的新音标⟨ǀ, ǃ, ǁ⟩取代,但由于后者的易读性较差(尤其在使用[ ]、/ /等括号时),且容易和音标⟨l⟩、韵律符号⟨|, ‖⟩搞混,因此仍然有人使用[67]

一些非国际音标字母可能会出现在使用标准国际音标的出版物中。以下几类音标尤为常见:

  • 声调符号。分以下两种情况:
    • 标调值。以数字标调较国际音标的折线标调更利于书写、排印和识读。在东亚学界,数字调值的1表示最低调,而5表示最高调;但中美洲学界的惯例常常是反过来的,1表示最高调,而5表示最低调。[68]
    • 标调类。由于方言间声调的差异往往比音段大,比起调值,调名(阴平、阳平……等)更有利于方言间的比较。记音的关注点在于音段而非声调时,也常常用调类的表记。标写调类常见的是用数字(或辅以其他记号),也有使用圈发号的。需要注意的是,即使对同一种语言,不同文献赋予的数字–调类对应关系也时有差异。
  • 塞擦音,如美式音标以⟨ƛ⟩代替[t͜ɬ]、以⟨č⟩代替[t͡ʃ]
  • 基于图形对国际音标的扩展,如卷舌的⟨ᶑ⟩和

此外,当国际音标系统不可用时,也可能借用大写字母作为替代方案,如I, E, U, O, A分别代表[ɪ, ɛ, ʊ, ɔ, ɑ]

汉语言学界专用的音标

以下9个音标在汉语言学界之中通用,但却未能被国际音标接受。Unicode中有专属符号,但需要Unicode 4.0及以上版本标准的支援,在一些含国际音标字体(如Lucida Sans Unicode)中不可见。

九个未被国际音标接受的音标:ɿʅʮʯȶȡȵ
音标 Unicode 字符描述 国际
音标
音值
ɿ U+027F 长腿倒iota ɹ̩12 舌尖前不圆唇元音,详见条目
ʅ U+0285 带右尾长腿倒iota ɻ̩2 舌尖后不圆唇元音,详见条目
ʮ U+02AE 带钩倒小写字母h ɹ̩ʷ 舌尖前圆唇元音
ʯ U+02AF 带钩卷尾倒小写字母h ɻ̩ʷ 舌尖后圆唇元音
ȶ U+0236 带卷尾小写字母t t̠ʲ 清龈腭塞音
ȡ U+0221 带卷尾小写字母d d̠ʲ 浊龈腭塞音
ȵ U+0235 带卷尾小写字母n ṉʲ 龈颚鼻音
U+1D00 小型大写字母A ä 开央不圆唇元音,介于[a][ɑ]之间
U+1D07 小型大写字母E 中前不圆唇元音,介于[e][ɛ]之间
^1 Wai-Sum Lee; Eric Zee. Standard Chinese (Beijing). Journal of the International Phonetic Association (Cambridge Journals Online). 2016-10-25, 33 (1): 109–112 [2019-11-24].
^2 Sang-Im Lee-Kim. Revisiting Mandarin 'apical vowels': An articulatory and acoustic study. Journal of the International Phonetic Association (Cambridge Journals Online). 2014-11-25, 44 (3): 261–282 [2019-11-24].

扩充

2015年的国际音标扩展(extIPA)表格

国际音标扩展,或简称为“extIPA”,是一套原本目的为精确记录言语障碍者语音的音标系统。在1989年的基尔会议上,一群语言学家以1980年代早期PRDS小组(言语障碍语音表征小组)的前期工作为基底[69],起草了最初的扩展音标[70]。这些扩展音标于1990年首次出版,经过修改的版本则在1994年在《国际语音学学会期刊英语Journal of the International Phonetic Association》上再次出版,并被国际临床语音学及语言学协会正式采用[71]。虽然国际音标扩展最初的目的是记录不正常的语音,但语言学家借用这些音标来描述标准交流中一些独特的声音,例如嘘声、磨牙和咂嘴[3]。除了国际音标扩展以外,VoQS英语Voice Quality Symbols音标亦提供了一系列和附加气流机制、次要调音相关的符号。

没有字母的音段

如果有需要,可以在没有太多困难的情况下补完国际音标表上的空白。例如,国际音标并未指派给卷舌边闪音音标,一些文献因此使用齿龈边闪音的音标⟨ɺ⟩加上拉长、向右勾的尾巴来表示此音[n];一些清边擦音现直接使用extIPA的符号;会厌颤音常使用会厌擦音的符号⟨ʜ ʢ⟩;一些较旧的班图语学文献将唇齿塞音写作⟨ȹ ȸ⟩;一些出版物将次闭央元音写作⟨ᵻ ᵿ⟩等等。使用变音符号可以大量扩充未有专属字母的音段以避免创制新字母,例如⟨p̪ b̪⟩表示唇齿塞音[73]。如果无法记录某个语音,可以使用星号*作为字母或变音符号,例如韩语的强软颚音可写作k*

以辅音为例:核心辅音字母之外的辅音通常借由添加变音符号至相似音值的字母来创建。如西班牙语的双唇近音和齿近音通常写成降低的擦音([β̞][ð̞];亦有人建议使用专用字母,如βð[74])。类似地,浊边擦音可写作较高的边近音,如[ɭ˔ ʎ̝ ʟ̝]。双唇闪音,如见于班达语英语Banda languagesMono方言,有人写作[ⱱ̟](前移的唇齿闪音)[75]

类似地,元音字母亦可透过前移、后移、升高、降低、央化、中央化等变音符号表示其他音段的发音[76]。例如,“不圆唇的[ʊ]音”可以写成带中央化符号的[ɯ̽];“圆唇的[æ]音”则可写成带升高符号的[ɶ̝]或带降低符号的[œ̞]

符号名称

由于在宽式标音中字母和音值之间不一定是一对一的对应关系,从而导致音标的实际发音和其原先预设的发音可能有所不同,“中前圆唇元音”或“浊软颚塞音”等发音描述也不见得可靠。虽然《国际语音学学会手册》指出其符号不存在正式名称,但它也承认每个符号都有一个或两个通用名称[77]。这些符号被Unicode收录时也会被赋予名称,但可能和国际音标的通用名称不同。例如,国际音标称呼ɛ为“epsilon”,但Unicode则称其为“小写字母开E”(small letter open E)。

拉丁字母和希腊字母的传统名称通常使用于未修改的字母,如[p]为“小写P”(Lower-case P)、[χ]为“Chi”[2]:171。其他修改过的字母,如[ʕ],可能有多于一种名称,命名方式可能和其外型或发音有关。在Unicode中,部分希腊字母具有“拉丁版”(置于拉丁字母区段,且和其他拉丁字母的协调),则国际音标会优先选用这些字母;若无,则直接从希腊字母区段取用。

对于变音符号,有两种命名方法。传统的变音符号直接使用既有的名称,如é为“尖音符”(acute accent),源于法语和英语对此符号的称呼。非传统的变音符号则通常以和音标相似的形状命名,如被称作“桥型符号”(bridge)。

杰佛瑞·普伦英语Geoffrey K. Pullum和威廉·拉多索(William Ladusa)在他们出版的《音标指南英语Phonetic Symbol Guide》中列出了各种音标符号的名称,其中包括了所有在用和已弃用的国际音标,以及其他非国际音标符号。[10]

资讯处理

字体

为国际音标提供支援的字形正越来越多,例如在许多操作系统上使用的Times New Roman。但是,变音符号并不总是正确地呈现。这些免费字体英语Open-source Unicode typefaces包括:

一些商业性、与国际音标兼容的字体包括:

ASCII和键盘转译

目前已经有几种将国际音标映射到ASCII字符的系统,包括SAMPAX-SAMPA[78]、PHONASCII[79]Praat[80]UPSID[81]Kirshenbaum英语Kirshenbaum[82]、Worldbet[83]等等。这些系统允许使用者能较方便地键入在标准键盘布局上难以输入的国际音标符号。

国际音标输入

由于国际音标的符号数量繁多,大部分的电脑键盘无法输入所有音标。一些网站拥有国际音标的萤幕输入键盘,如洛杉矶加利福尼亚大学语言学系提供的键盘可完整输入所有国际音标,包括字母、变音符号和其他记号[84]

2019年4月,Google的多语言移动设备输入法程式GboardAndroidiOS系统新增了IPA键盘[85];此外亦有其他键盘可供移动设备选择[86]

参见

注解

  1. ^ 缩写“IPA”严格地讲是指“国际语音学协会”(International Phonetic Association)。不过,这缩写现在也约定俗成地用于指称音标本身(International Phonetic Alphabet)。通常可以根据上下文消除这两种歧义。[1]
  2. ^ t下方颠倒的桥型符号(inverted bridge)标明了该音为舌尖音发音时的部位为舌尖;上标h则表示该音为送气音。这两个特质使英语[t]听起来和法语、西班牙语中的[t]不同,因为后二者是舌端音英语laminal consonant(发音部位为舌面)且不送气的[t̻]。因此,虽然⟨t̺ʰ⟩和⟨⟩听起来相似,但在国际音标中是不同的发音,标记方式也因此不同。
  3. ^ 例如,闪音(Flap)和弹音(tap)是两类不同的调音方法,但由于尚未发现任何语言区别闪音和弹音,因此国际音标不会赋予这些语音不同的音标。因此,齿龈闪音和齿龈弹音的音标都是[ɾ]。因此严格地说,国际音标是部分音位性的字母,而非语音性的字母。
  4. ^ 传统声调轮廓可以依音高分成高调、次高调、中调、次低调和低调,并可以用声调字母或声调变音记号来标示。详见下文超音段成分段落。
  5. ^ “国际音标中的非罗马字母被设计地尽可能和罗马字母相互协调。协会不认可临时凑合的字母,只认可经适当缩减修改、以和其他字母相互协调的字母。”(IPA 1949)
  6. ^ 两者分别源自于闪米特字母memnun
  7. ^ 其他突厥语族的语言中,I可能仅用于表示{ɯ i}(即字母ı, i)、U表示u, üA表示 a, e/ä等等。
  8. ^ ɑ⟩为U+0251、⟨⟩为U+A7B5、⟨ɣ⟩为U+0263、⟨ɛ⟩为U+025B、⟨ɸ⟩为U+0278、⟨⟩为U+AB53、⟨ʋ⟩为U+028B。其中,除了⟨⟩和⟨⟩以外,其他字母的Unicode名称都以“拉丁小写字母”(latin small letter)作为开头。
  9. ^ 一些字母系统具有上述的性质:如视话法英语Visible Speech,可以从符号的形状知道喉、舌、唇的运动,进而推测出其音值;谚文的形状则和调音器官有一定的关系。
  10. ^ 记音中使用的正确尖括号是数学符号“⟨…⟩”(U+27E8和U+27E9),但较旧的字体可能不支援此符号。常用的替代括号有“<...>”(U+2039和U+203A)和“<...>”(U+003C和U+003E)。
  11. ^ 若要在字母表中放入龈腭音会厌音,应将它们分别放置在卷舌音硬颚音间和咽音声门音间,如此一来会增加两直排;边闪音则需要在字母表最下方增加一个横排。为了节省空间,国际语音学学会释出的官方文件都将其放置在“其他符号”中。
  12. ^ 可参见《手册》的“国际音标使用实例”(Illustrations of the IPA),其中有许多以c取代[tʃ]的例子。
  13. ^ 有时也可以看到文献中使用⟨⟩和⟨⟩作为强弱送气对立的符号。
  14. ^ SIL国际已将此符号添加到Gentium Plus、Charis和Doulos字体的私人使用区,码位为U+F269[72]

参考资料

  1. ^ Laver, Principles of Phonetics, p. 561
  2. ^ 2.00 2.01 2.02 2.03 2.04 2.05 2.06 2.07 2.08 2.09 2.10 2.11 2.12 2.13 2.14 2.15 2.16 International Phonetic Association. Handbook of the International Phonetic Association: A guide to the use of the International Phonetic Alphabet.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9-06-28. ISBN 0-521-65236-7.
  3. ^ 3.0 3.1 3.2 3.3 3.4 3.5 MacMahon, Michael K. C. Phonetic Notation. (编) P. T. Daniels; W. Bright. The World's Writing Systems.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6: 821–846. ISBN 0-19-507993-0.
  4. ^ Wall, Joan. International Phonetic Alphabet for Singers: A Manual for English and Foreign Language Diction. Pst. 1989 [2007-08-01]. ISBN 18777615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08-09).
  5. ^ IPA: Alphabet. Langsci.ucl.ac.uk. [2012-11-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10-10).
  6. ^ Full IPA Chart. International Phonetic Association. [2017-04-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2-27).
  7. ^ Handbook, International Phonetic Association: 195-196, Originally, the aim was to make available a set of phonetic symbols which would be given different articulatory values, if necessary, in different languages.
  8. ^ Passy, Paul. Our revised alphabet. The Phonetic Teacher. 1888: 57–60.
  9. ^ International Phonetic Alphabet. Encyclopædia Britannica.
  10. ^ 10.0 10.1 10.2 Geoffrey K. Pullum, William A. Ladusaw. Phonetic Symbol Guid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 152, 209. ISBN 978-0226685366.
  11. ^ Nicolaidis, Katerina. Approval of New IPA Sound: The Labiodental Flap. International Phonetic Association. 2005-09 [2006-09-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6-09-02).
  12. ^ Handbook, International Phonetic Association: 27, From its earliest days [...] the International Phonetic Association has aimed to provide 'a separate sign for each distinctive sound; that is, for each sound which, being used instead of another, in the same language, can change the meaning of a word'.
  13. ^ Laver, Principles of Phonetics, pp. 174–175
  14. ^ Bonny Sands, introduction to forthcoming (as of 2019) vol on click consonants.
  15. ^ Perry, Jill Rosamund. Phonological/phonetic assessment of an English speaking adult with dysarthria (Masters论文). Memorial University of Newfoundland. 2000.
  16. ^ John Laver. Principles of Phonetics.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4: 374. ISBN 9780521450317.
  17. ^ Cf. the notes at the Unicode IPA EXTENSIONS code chart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as well as blogs by Michael Everson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and John Wells here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and here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18. ^ Handbook, International Phonetic Association: 196, The new letters should be suggestive of the sounds they represent, by their resemblance to the old ones..
  19. ^ Hans Basboll. The Phonology of Danish.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5: 45, 59. ISBN 978-0198242680.
  20. ^ Association phonétique internationale. vɔt syr l alfabɛ [Votes sur l'alphabet]. Le Maître Phonétique. 1895-01: 16–17.
  21. ^ Association phonétique internationale. akt ɔfisjɛl [Acte officiel]. Le Maître Phonétique. 1900-02至1900-03: 20.
  22. ^ Association phonétique internationale. desizjɔ̃ ofisjɛl [Décisions officielles]. Le Maître Phonétique. 1931-07至1931-09, (35): 40–42.
  23. ^ Jones, Daniel. desizjɔ̃ ofisjɛl [Décisions officielles]. Le Maître Phonétique. 1948-07至1948-12, (90): 28–30.
  24. ^ International Phonetic Association. Council actions on revisions of the IPA. Journal of the International Phonetic Association. 1993, 23 (1): 32–34. doi:10.1017/S002510030000476X.
  25. ^ International Phonetic Association. The Principles of the International Phonetic Association. Department of Phonetics, 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 1949. Supplement to Le Maître Phonétique 91, January–June 1949. Reprinted in Journal of the International Phonetic Association 40 (3), December 2010, pp. 299–358, doi:10.1017/S0025100311000089.
  26. ^ Wells, John C. Scenes from IPA history. John Wells's phonetic blog. Department of Phonetics and Linguistics, 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 2006-11-06 [2019-09-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6-13).
  27. ^ International Phonetic Association (1999), p. 19.
  28. ^ John Esling (2010) "Phonetic Notation", in Hardcastle, Laver & Gibbon (eds) The Handbook of Phonetic Sciences, 2nd ed., pp 688, 693.
  29. ^ Martin J. Ball; Joan Rahilly. The symbolization of central approximants in the IPA. Journal of the International Phonetic Association (Cambridge Journals Online). 2011-08, 41 (2): 231–237 [2018-03-14].
  30. ^ Cambridge Journals Online - Journal of the International Phonetic Association Vol. 39 Iss. 02. Journals.cambridge.org. 2012-10-23 [2012-11-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3-09).
  31. ^ IPA: About us. Langsci.ucl.ac.uk. [2012-11-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10-22).
  32. ^ IPA: Statutes. Langsci.ucl.ac.uk. [2012-11-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10-22).
  33. ^ IPA: News. Langsci.ucl.ac.uk. [2012-11-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11-11).
  34. ^ IPA: News. Langsci.ucl.ac.uk. [2012-11-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11-11).
  35. ^ 35.0 35.1 Sally Thomason. Why I Don't Love the International Phonetic Alphabet. Language Log. 2008-01-02 [2019-09-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8-24).
  36. ^ 例如,由I. N. Vereshagina、K. A. Bondarenko和T. A. Pritykina编写的英语教科书。
  37. ^ 例如,《Le Français à la portée de tous》,作者K. K. Parchevsky与E. B. Roisenblit(1995);《English Through Eye and Ear》,作者L.V. Bankevich(1975)。
  38. ^ Phonetics. Cambridge Dictionaries Online. 2002 [2007-03-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8-24).
  39. ^ Merriam-Webster Online Pronunciation Symbols. [2007-06-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06-01).
    Agnes, Michael. Webster's New World College Dictionary. New York: Macmillan. 1999. xxiii. ISBN 0-02-863119-6.
    详细比对参见英语发音重拼法
  40. ^ Fronek, J. Velký anglicko-český slovník. Praha: Leda. 2006. ISBN 80-7335-022-X (捷克语). In accordance with long-established Czech lexicographical tradition, a modified version of the International Phonetic Alphabet (IPA) is adopted in which letters of the Czech alphabet are employed.
  41. ^ Principles of the International Phonetic Association, 1949:17.
  42. ^ Severens, Sara E. The Effects of the International Phonetic Alphabet in Singing. 2017 [2019-09-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9-05) (英语).
  43. ^ Nico Castel's Complete Libretti Series. Castel Opera Arts. [2008-09-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8-24).
  44. ^ Cheek, Timothy. Singing in Czech. The Scarecrow Press. 2001: 392 [2019-09-12]. ISBN 978-0-8108-4003-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10-07).
  45. ^ Zimmer, Benjamin. Operatic IPA and the Visual Thesaurus. Language Log英语Language Log.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2008-05-14 [2009-09-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8-24).
  46. ^ "Segments can usefully be divided into two major categories, consonants and vowels." (International Phonetic Association, Handbook, p. 3)
  47. ^ International Phonetic Association, Handbook, p. 6.
  48. ^ Handbook, International Phonetic Association: 18, for presentational convenience [...] because of [their] rarity and the small number of types of sounds which are found there.
  49. ^ A chart of IPA numbers can be found on the IPA website.IPA number chart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50. ^ Fromkin, Victoria; Rodman, Robert. An Introduction to Language 6th. Fort Worth, TX: Harcourt Brace College Publishers. 1998 [1974]. ISBN 0-03-018682-X.
  51. ^ Ladefoged and Maddieson, 1996, Sounds of the World's Languages, §2.1.
  52. ^ Ladefoged and Maddieson, 1996, Sounds of the World's Languages, §9.3.
  53. ^ Amanda L. Miller et al., "Differences in airstream and posterior place of articulation among Nǀuu lingual stops". Submitted to the Journal of the International Phonetic Association. Retrieved 3007-05-27.
  54. ^ Phonetic analysis of Afrikaans, English, Xhosa and Zulu using South African speech databases. Ajol.info. [2012-11-20]. It is traditional to place the tie bar above the letters. It may be placed below to avoid overlap with ascenders or diacritic marks, or simply because it is more legible that way, as in Niesler, Louw, & Roux (2005)
  55. ^ Ladefoged, Peter; Ian Maddieson英语Ian Maddieson. The sounds of the world's languages. Oxford: Blackwell. 1996: 329–330. ISBN 0-631-19815-6.
  56. ^ 56.0 56.1 The global rise and fall arrows come before the affected syllable or prosodic unit, like stress and upstep/downstep. This contrasts with the Chao tone letters, which come after.
  57. ^ Payne, E. M. (2005) "Phonetic variation in Italian consonant gemination", Journal of the International Phonetic Association, 35: 153–181.
  58. ^ Bloomfield (1933) Language p. 91
  59. ^ Passy, 1958, Conversations françaises en transcription phonétique. 2nd ed.
  60. ^ Chao 1968, p. xxiii
  61. ^ Asu & Teras (2009:369)
  62. ^ Ladefoged, Peter; Maddieson, Ian. The Sounds of the World's Languages. Oxford: Blackwell. 1996: 314. ISBN 0-631-19814-8 (英语).
  63. ^ Peter Ladefoged. Preliminaries of Linguistic. 1971: 35. ISBN 978-0226467870.
  64. ^ Paul D. Fallon. The Synchronic and Diachronic Phonology of Ejectives. Routledge. 2013: 267. ISBN 978-0415938006.
  65. ^ Heselwood (2013) Phonetic Transcription in Theory and Practice, p. 233.
  66. ^ E.g. in Laver (1994) Principles of Phonetics, pp. 559–560
  67. ^ John Wells's phonetic blog. Phonetic-blog.blogspot.com. 2009-09-09 [2010-10-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1-30).
  68. ^ Yip, Moira. Tone. New Yor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2: 19–21. ISBN 0-511-07614-2.
  69. ^ PRDS Group. The Phonetic Representation of Disordered Speech. London: The King's Fund. 1983. doi:10.1097/00011363-200121040-00007.
  70. ^ Handbook, International Phonetic Association: 186, At the 1989 Kiel Convention of the IPA, a sub-group was established to draw up recommendations for the transcription of disordered speech.
  71. ^ Handbook, International Phonetic Association: 186–187, Extensions to the IPA: An ExtIPA Chart"
  72. ^ Character Set Support. sil.org. [2019-09-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09).
  73. ^ Handbook, International Phonetic Association: 27, Diacritics may also be employed to create symbols for phonemes, thus reducing the need to create new letter shapes.
  74. ^ Martin J. Ball, Joan Rahilly, Orla Lowry, Nicola Bessell, Alice Lee. Phonetics for Speech Pathology. 2017. ISBN 9781781791790.
  75. ^ Olson, Kenneth S.; & Hajek, John. (1999). The phonetic status of the labial flap. Journal of the International Phonetic Association, 29 (2), pp. 101–114.
  76. ^ Handbook, International Phonetic Association: 16, The diacritics...can be used to modify the lip or tongue position implied by a vowel symbol.
  77. ^ "...the International Phonetic Association has never officially approved a set of names..." (International Phonetic Association, Handbook, p. 31)
  78. ^ Wells, J.C. Computer-coding the IPA: a proposed extension of SAMPA (PDF). UCL Phonetics and Linguistics. 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 [2016-03-16].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6-03-04).
  79. ^ Allen, George D. The PHONASCII system. Journal of the International Phonetic Association. 1988, 18 (1): 9–25. doi:10.1017/S0025100300003509.
  80. ^ Boersma, Paul; Weenink, David. Phonetic symbols. Praat. 2009-08-04 [2019-09-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28).
  81. ^ Reetz, Henning. Simple UPSID interface. Universität Frankfurt. 2018-05-23 [2019-09-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0-31).
  82. ^ Kirshenbaum, Evan. Representing IPA phonetics in ASCII (PDF). 2011-09-06.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6-04-19).
  83. ^ Hieronymus, James L. ASCII Phonetic Symbols for the World's Languages: Worldbet. AT&T Bell Laboratories Technical Memorandum. 1994.
  84. ^ Online IPA keyboard utilities like IPA i-chart by the Association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IPA character picker 19 at GitHub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TypeIt.org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and IPA Chart keyboard at GitHub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85. ^ Gboard updated with 63 new languages, including IPA (not the beer). [2019-09-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9-04).
  86. ^ IPA Keyboard. [2019-09-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4-13).

参考书目

  • Ball, Martin J.; John H. Esling; B. Craig Dickson. The VoQS system for the transcription of voice quality. Journal of the International Phonetic Association. 1995, 25 (2): 71–80. doi:10.1017/S0025100300005181.
  • Duckworth, M.; G. Allen; M.J. Ball. Extensions to the International Phonetic Alphabet for the transcription of atypical speech. Clinical Linguistics and Phonetics. 1990-12, 4 (4): 273–280. doi:10.3109/02699209008985489.
  • Hill, Kenneth C.; Pullum, Geoffrey K.; Ladusaw, William. Review of Phonetic Symbol Guide by G. K. Pullum & W. Ladusaw. Language. 1988-03, 64 (1): 143–144. JSTOR 414792. doi:10.2307/414792.
  • International Phonetic Association. Report on the 1989 Kiel convention. Journal of the International Phonetic Association. 1989, 19 (2): 67–80. doi:10.1017/s0025100300003868.
  • International Phonetic Association. Handbook of the International Phonetic Association: A guide to the use of the International Phonetic Alphabet.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9. ISBN 0-521-65236-7. (hb); ISBN 0-521-63751-1 (pb).
  • Jones, Daniel. English pronouncing dictionary revised 14th. London: Dent. 1988. ISBN 0-521-86230-2. OCLC 18415701.
  • Ladefoged, Peter. The revised International Phonetic Alphabet. Language. 1990-09, 66 (3): 550–552. JSTOR 414611. doi:10.2307/414611.
  • Ladefoged, Peter; Morris Hale. Some major features of the International Phonetic Alphabet. Language. 1988-09, 64 (3): 577–582. JSTOR 414533. doi:10.2307/414533.
  • Laver, John. Principles of Phonetics. New Yor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4. ISBN 0-521-45031-4. (hb); ISBN 0-521-45655-X (pb).
  • Pullum, Geoffrey K.; William A. Ladusaw. Phonetic Symbol Guide英语Phonetic Symbol Guide. Chicago: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86. ISBN 0-226-68532-2.
  • Skinner, Edith; Timothy Monich; Lilene Mansell. Speak with Distinction. New York: Applause Theatre Book Publishers. 1990. ISBN 1-55783-047-9.
  • Fromkin, Victoria; Rodman, Robert; Hyams, Nina. An Introduction to Language 9th. Boston: Wadsworth, Cenage Learning. 2011: 233–234. ISBN 1-4282-6392-6.
  • Asu, Eva Liina; Teras, Pire, Estonian (PDF), Journal of the International Phonetic Association, 2009, 39 (3): 367–372, doi:10.1017/s002510030999017x

外部链接


本页面最后更新于2020-11-09 21:55,点击更新本页查看原网页。台湾为中国固有领土,本站将对存在错误之处的地图、描述逐步勘正。

本站的所有资料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等全部转载于维基百科(wikipedia.org),遵循 维基百科:CC BY-SA 3.0协议

万维百科为维基百科爱好者建立的公益网站,旨在为中国大陆网民提供优质内容,因此对部分内容进行改编以符合中国大陆政策,如果您不接受,可以直接访问维基百科官方网站


顶部

如果本页面有数学、化学、物理等公式未正确显示,请使用火狐或者Safari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