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百科

亨利·德·土鲁斯-劳特累克 本文重定向自 土魯斯-羅特列克

跳到搜索
亨利·德·土鲁斯-劳特累克
Photolautrec.jpg
出生 1864年11月24日
 法国阿尔比
逝世 1901年9月9日(1901-09-09)(36岁)
 法国圣安德烈迪布瓦马尔梅罗庄园
职业 画家
劳特累克的签名

亨利·马里·雷蒙·德·土鲁斯-劳特累克-蒙法法语:Henri Marie Raymond de Toulouse-Lautrec-Monfa,1864年11月24日-1901年9月9日),简称亨利·德·土鲁斯-劳特累克Henri de Toulouse-Lautrec),法国贵族后印象派画家、近代海报设计与石版画艺术先驱,为人称作“蒙马特之魂”。劳特累克承袭印象派画家奥斯卡-克劳德·莫内卡米耶·毕沙罗等人画风,以及日本浮世绘之影响,开拓出新的绘画写实技巧。他擅长人物画,对象多为巴黎蒙马特一带的舞者、女伶、妓女等中下阶层人物。其写实、深刻的绘画不但深具针砭现实的意涵,也影响日后巴勃罗·毕加索画家的人物画风格。

在绘画上的成就以外,劳特累克以新概念创作之彩色海报带动了海报设计的创新;他使用当时少用的石版画技术,舍弃传统西方绘画的透视法,转以浮世绘中深刻的线条表现观赏者眼中的主观空间,搭配巧妙的标题文字,成功吸引观赏者的目光,并与皮埃尔·勃纳尔同为当代最具影响力的海报设计者。当时有海报设计之父之称。

此外,劳特累克也是名美食家,曾与好友莫里斯·茹瓦扬(Maurice Joyant)研究食物,并整理出版一本记载一百九十多道菜肴的食谱

生平

1864年11月24日傍晚,亨利·德·土鲁斯-劳特累克生于法国中部的塔恩省阿尔比(Albi)的家中,全名亨利-马里·雷蒙·德图卢兹-洛特雷克-蒙法Henri-Marie Raymond de Toulouse-Lautrec-Monfa)。父亲阿方斯·德图卢兹-洛特雷克(Alphonse de Toulouse-Lautrec伯爵是名骑兵军官,也是图卢兹-洛特雷克(Toulouse-Lautrec)家族的主人。这个家族起源自查理大帝时期,为图卢兹地区的显赫家族,但到洛特雷克祖父时,家业衰败,劳特累克伯爵仅继承了一百公顷左右的荒地,家族宅邸与头衔。尽管如此,他与表亲,席雷朗家族(Taipie de Celeyran)的阿代勒(Adèle)结婚后,从娘家继承了两座城堡与大片葡萄园,使家族得以不坠。

原居戛纳席雷朗家族为保持贵族血缘,本身即与图卢兹-劳特累克家族多代通婚:自18世纪迁居席雷朗(Celeyran)后,由于没有后嗣,所以从图卢兹-劳特累克家族过继一名男孩来,并改名作席雷朗,从此家族名称改为席雷朗,接连数代皆以表亲的关系持续通婚,亲上加亲。也因此出现基因上的缺陷,并影响到劳特累克之后的人生。

《正在鹰猎的劳特累克伯爵》,1881年,图卢兹-劳特累克美术馆藏。

童年时期

身为家族的第一继承人,劳特累克的诞生令整个家族大感喜悦,加上1868年劳特累克不满周岁的弟弟夭折,幼小的劳特累克成为全家人的希望,更是集三千宠爱于一身。劳特累克的祖母曾形容幼年的劳特累克:

《用早餐前的劳特累克伯爵夫人》,1881年-1883年,图卢兹-劳特累克美术馆藏。

即使如此,劳特累克的家庭却笼罩在一片阴霾中:由于是奉母之命完婚,伯爵夫妇的婚姻并不幸福,两人的关系十分淡泊,阿方斯伯爵虽于1863年便从军中退役,但同他玩世不恭的父亲一样,伯爵一大早便独自出游打猎,直到傍晚才带着猎物回家。偶尔他会跑到巴黎,与年轻军官或时髦仕女共渡尘嚣。对他而言,管理家务只是“女人的事务”,不是一名男子汉该作的工作。因此全家的事情,包含幼小劳特累克的养育工作,全落到母亲阿代勒伯爵夫人的身上:她不但承担全家的家计,更全力投入独子的教育,不惜带他东奔西跑,只为让他能够接受良好的教育。日后劳特累克到巴黎展开绘画生涯,也全靠母亲财力的支持才得以持续不辍。

小时候,劳特累克绘画与文学的才华便已展露:1872年,为了接受更好的教育环境,母亲带着8岁的他全家搬到巴黎居住,在这他透过教科书笔记本上的习作,自修学会了许多素描与绘画技巧。1874年进入中学就读后,曾在学校刊物《同人志》中发表短篇小说,颇受同学欢迎。然而最重要的是在这期间,他认识了毕生好友莫里斯·茹瓦扬,日后无论在精神或事业上,他都是劳特累克的一大支柱。

由于母亲的指导监护,尽管劳特累克对读书兴趣不大,在校成绩仍名列前茅。可是天生体弱的关系,进入中学同一年便申请休学,由母亲带到尼斯老家养病,课业转由家庭教师与母亲督导。不久举家迁回阿尔比的故居。

少年时期

《自画像》,1880年,图卢兹-劳特累克美术馆藏。劳特累克16岁时的自像画,这时他已发生意外,画中脸部的黯淡显示心中的忧郁。

1878年,14岁的劳特累克与家人在阿尔比团聚时,发生一起意外:他从客厅的椅子上摔下来时,被椅子下的扫把绊倒,造成左腿骨折。为此,母亲带他到尼斯等地疗养。然而隔年1879年,他在疗养地与母亲散步时,跌入一处一米深的坑洞,造成右腿骨折。这两次意外虽仅造成骨折,但因多代近亲通婚,患有遗传性疾病的劳特累克停止了腿部骨骼发育,成为身高仅150公分的侏儒。而且因脚部停止发育,上半身仍持续成长,使下半身承受过多的体重,令他在步行上都显困难,遑论进行骑马等激烈运动。

对爱好骑马打猎且期盼克绍箕裘的劳特累克伯爵,这不啻为一大打击。这成为他另一个弃家人不顾的理由,也令他更少回家,原来对儿子的期盼也转移到郊外打猎之上;而对劳特累克伯爵夫人而言,丈夫的态度使她投入更多心血在照料儿子上。她不但一手包办儿子的疗养工作,带他到尼斯、席雷朗等地治疗、度日,并亲自教导他拉丁文英语,以免因疗养而延怠课业。至于劳特累克本人,因失去自由活动的能力,闲暇时间转而花在绘画上,特别是他最喜欢的马匹奔跑、骑士驭马、帆船航行等景象,透过其视觉捕捉,出现在这时期的素描与油画里。而这也奠定了日后成为画家的基础。

1881年7月,即将满17岁的劳特累克前往巴黎参加大学入学考试,但却落榜。于是利用三个月时间冲刺,终于11月第二次入学考试时顺利上榜。然而,喜好绘画远大于学业的劳特累克却放弃入学资格,转去学习绘画。这项决定最初遭到劳特累克伯爵夫人反对,但在舅舅劝说和鼓励下,伯爵夫人接受了他的决定,让他与父亲前往巴黎,在专画动物的聋哑画家鲁尼·布兰斯多(Rene Princeteau)的画室学习。

学徒时期

《在尼斯驾车的劳特累克伯爵》,1881年,小皇宫美术馆藏。

1882年3月,尽管只有几个月,劳特累克对马匹奔跑的成熟技巧让布兰斯多叹为观止,认为已无力教导,故介绍他到著名的学院派画家莱昂·博纳Leon Bonnat)画室学习。在此,他接受学院派画风的洗礼,过往夸张的描绘有些收敛,加上新学到的构图技巧,使他构图更显深度与层次感。该年暑假,他回舅舅家度假,创作出许多作品,然而9月再度前往巴黎时,博纳到巴黎艺术学院École des Beaux-Arts)任教,原来的画室已关闭。劳特累克不得已下,转而与部分同学转往擅长历史题材的学院派画家费尔南德·柯罗蒙的画室。

《茱丽叶·巴斯卡》,1887年。劳特累克学徒生涯后期的作品。

科尔蒙虽是学院派画家,但他的要求并不严格,甚至鼓励学生自由创作。在此,劳特累克认识了埃米尔·伯纳德凡·高等日后著名的新印象派后印象派画家,与这些新锐画家切磋使劳特累克的绘画技巧持续进步。另一方面,因嫌科尔蒙的指导不够严格,他自费在住处请模特儿,并订定作息表以锻炼绘画技巧。这段期间,他十分努力,而成果也受到师长的肯定:博纳见到他的作品后,决定请他协助完成维克托·雨果作品的插图。对于这些肯定,劳特累克在书信中写到:

同样在此期间,劳特累克常与同学前往美术馆欣赏画作,相继结识当代著名的印象派画家爱德华·马内皮埃尔-奥古斯特·雷诺阿埃德加·德加等人。其中,他对德加崇拜有加,1885年两人第一次见面后,劳特累克即视他为精神导师。受到德加的影响,劳特累克的绘画题材逐渐转变,由传统的故事与动物逐渐转为现实人物。不久,他离开科尔蒙的画室,正式将现实世界视作绘画的对象。

蒙马特时期

由于不习惯巴黎都会生活,劳特累克伯爵夫人于1883年搬到他们家族的主要领地马尔罗梅庄园(Château Malromé)居住。仅剩一个人居住的劳特累克因嫌孤寂,搬到画室同学兼好友艾柏特·葛尔尼叶(Albert Grenier)家居住。由于该住处位居巴黎北部的新兴地区蒙马特,当地充斥着各种声色场所。劳特累克定居于此后受到影响,开始流连当地的咖啡厅与酒廊,并结识酒店老板兼小有名气的男歌手阿里斯蒂德·布留安(Aristide Bruant)。布留安介绍他与妓女发生关系,因身形丑陋被许多女性拒绝的劳特累克也从风尘女子身上找到渴望的温柔,至此,他和夜生活脱离不了关系。

《洗衣女》,1889年,私人藏。图中的红发女子即玛莉-克雷曼汀·瓦拉东。

1886年,劳特累克离开科尔蒙的画室,也搬离了葛尔尼叶的住处。他在蒙马特成立自己的画室,但仍接受德加的指导,并持续到1888年。这时,他与18岁的模特儿玛莉-克雷曼汀·瓦拉东(Marie-Clémentine Valadon,即日后的画家苏珊娜·瓦拉东)交往,然而玛莉只想骗取他的金钱,并以假装自杀等手法威吓劳特累克。经过多年纠缠后,劳特累克于1889年忍痛结束第一段恋情,与她彻底断绝关系。失恋后的劳特累克为了发泄,又与卡门·戈婷(Carmen Gaudin)交往,然而却感染梅毒,这令他身心受创,从此也不太信任母亲之外的任何女性,且更沉溺在蒙马特的夜生活。

私生活虽然不太顺遂,1888年与1889年却是劳特累克艺术生涯初露头角的时光:1883年与1887年两度参与巴黎沙龙Salon de Paris)皆落榜后,1888年他开始将“Treclau”的创作假名改回“Lautrec”的真名签名,改而参加布鲁塞尔的二十人展(Les Vingt),隔年参加第五届落选者沙龙Salon des Refusés),并展出期间个人独展。之后第六、七、八届皆有作品参展,且评价不错,也让他逐渐被视为新艺术运动Art Nouveau)的重要参与者。。其中在二十人展时,曾发生一段小插曲:画展闭幕时,劳特累克应邀出席闭幕典礼,然而典礼时比利时画家亨利·德·格鲁(Henry de Groux)痛批一同参展的梵高不学无术,只会吹牛。此话一出,立刻引起身为梵高友人的劳特累克不满,扬言要与格鲁当场决斗,最后格鲁收回他的批评,才避免了可能的流血冲突。

《红磨坊的舞会》,1890年,私人藏。劳特累克将许多好友熟人绘入图中:中间共舞的男女是拉·古留与滑兰丹,右侧白胡者为作者父亲劳特累克伯爵,左后方正面穿黑大衣者是雅内·阿夫里尔。

但这时影响劳特累克最深的,却是酒店的夜生活。他最早出没在煎饼磨坊Moulin De La Galette),并结识尚未成名的女舞者拉·古留(本名路易丝·韦伯),外号“大嘴美人”,这位“大嘴美人”启迪劳特累克,创作了他最著名的作品。[1]1889年,法国为了庆祝大革命百周年,在巴黎举办世界博览会。为了因应活动的带来的观光人潮,新型态的夜总会红磨坊开幕了,而劳特累克也随之转移到此。由于酒店尊重他贵族与画家的身份,劳特累克也乐于结交经理与店中艺人红星。1891年,另一家新型高级酒店巴黎酒店(Casino De Paris)开张,为了竞争过对手,红磨坊挖角来拉·古留、马瑟·滑兰丹(Marcel Levesque)、雅内·阿夫里尔(Jane Avril)、夏乌考(Cha-u-kao)、依薇特·吉尔贝(Yvette Cuilbert)等巴黎著名的艺人红星,并请劳特累克为红磨坊制作彩色宣传海报。由于他的海报一改传统,使用彩色和显著的文字,配合深具特色的人物造型,成功吸引了许多上流阶层男女光顾红磨坊。而劳特累克的宣传也让他成为红磨坊的座上宾。于是,形形色色的艺人与客人成为他大多数的绘画题材。

《身体检查》,1894年,国家艺廊藏。磨坊街娼楼里,妓女们接受官订的身体检查情景。

1892年起,劳特累克的绘画对象又多出一种,即娼楼的妓女。最初这只是交通通勤上会经过,结交一些妓女朋友。隔年,由于医师室友要结婚,为了腾出空间让新婚夫妇生活,他干脆搬进磨坊街(Moulin)的娼楼公寓居住。不同进出其中的其他男性,劳特累克是以朋友与观察者的角度与她们共同生活,并纪录下一夜春宵外,妓女们的真实生活:闹情绪、装扮、性器官检查、彼此之间的女同性恋关系等等...。具有贵族身份的劳特累克,不但公然出入娼楼,也常在公开场合称赞娼楼,比如一次高级餐宴中主人请他发表感想,他称赞道:

因如此离经叛道的行为,劳特累克不但成为上流社会议论的对象,也是各家媒体争相关注的焦点。不过媒体重视的并非他的画作,而是出人意表的言行举止和笑话,但他从未对媒体过于夸大的报导作出回应与抗议。虽然大家对劳特累克意见甚多,但这三年也是创作的全盛时期,共完成五十多幅画作。

1890年左右由毛礼斯·吉贝鲁拍摄的剪接照片。

1893年,劳特累克在画商朋友莫里斯·茹瓦扬协助下,举行生平第一次个展。为了避免不必要的争议,他将有关妓女的作品摆在画廊二楼,仅供少数朋友与鉴赏家参观,其他争议性较小的作品才放在一楼让大众欣赏。虽然劳特累克并不看好这次的个展,但出乎预料的是媒体却给予其不错的报导与评价,而劳特累克的精神导师埃德加·德加也大大肯定他的作品,这也让劳特累克于隔年举行另一场石版画个展。然而这次的个展不太成功。同年,《白色评论》(La Revue blanche)在巴黎发行,在独立画展上引人注目的劳特累克结识其中的撰写作家安德烈·纪德保罗·瓦勒里以及画家皮尔·波纳尔等人,进而与其中两位主编保罗·勒克莱克(Paul Leclercq)、塔德·纳塔松(Thadée Natanson)认识,并成为相当亲密的好友。

1895年劳特累克为《白色评论》所绘的宣传海报,图中人物即蜜希亚·纳塔松。

1895年,劳特累克前往伦敦绘制肖像,顺便拜访詹姆斯·惠斯勒James McNeill Whistler)等当代英国画家,并在参观马戏团时结识莫里斯·梅特林克等作家与诗人。隔年又与乔怀安共游荷兰西班牙葡萄牙,然后溯卢瓦尔河而上,探巡法国中部的各处城堡。这年,劳特累克出版了以妓女为主题的石版画画册,并接受《白色评论》邀请,以他相当仰慕的塔迪·纳塔松之妻米西娅·纳塔松(Misia Natanson)为对象,为该杂志画了一幅宣传海报。

1897年起,劳特累克因为通宵创作,常夜间失眠,因而逐渐染上酒瘾,虽然经乔怀安劝告,但却日益恶化,经常失眠喝酒,酒醉仍睡不着只好通宵作画,这让他孱弱的身体健康更加恶化。为了改善情况,乔怀安决定替他在伦敦举办第三次个人画展,以远离蒙马特的花花世界。然而此次个展却未受英国人青睐,以失败作收,这反令劳特累克酗酒情形更加严重,回国后甚至出现精神失常与幻觉的情形。最后,母亲与医师表弟加布里埃尔·塔皮(Gabriel Tapie)讨论后,于1899年3月决定把酒精中毒的劳特累克强送至精神病院治疗。

晚期

被称作《马戏团》的30幅石版画系列作品之一,劳特累克透过这些作品向精神病院方证明自己与常人无异,最终赢得自由。

入院之初的劳特累克百般抗拒精神病院的治疗,并写信向父亲求救,但未获理睬。两星期后,他的神智已较为清醒,开始担心会被终身监禁在院里,于是采取了几个对策:一方面他向院方表示愿意积极配合,减低彼此的不信任,另一方面他请经常来探病的乔怀安送来画笔与石材,希望用画作证明自己的精神良好。因为关在院里,劳特累克仅能凭记忆作画,于是他以待在莱昂·博纳画室期间,启蒙老师鲁尼·布兰斯多带他观赏马戏团的回忆为题,创作一系列石版画作,其中有小丑表演、女驯兽师、特技杂耍、喜剧等等。在入院75天内,共完成50多张作品,其中挑选30幅制成石版画,这30幅画最后也让他离开精神病院。之后,劳特累克曾对朋友说过:

5月20日出院后,劳特累克与远亲维奥(Viaud)陪同下,前往诺曼底旅行,之后又前往勒阿弗尔观光。后来返回母亲在马尔罗梅的别墅静养,直到10月母亲的葡萄园收成后再度前往巴黎。由于担心劳特累克再度沉溺于酒乡之中,他的朋友们特地带他逛当地的服饰街。这次他结识一位18岁的女裁缝路易丝·布卢埃(Louise Blouet),虽然她已名花有主,但对女性失望的劳特累克仍罕见地动了真情,并以她为模特儿,完成一幅油画和两张素描。

《女帽商》,1900年,图卢兹-劳特累克美术馆藏。图中女子即路易丝·布卢埃,劳特累克仰慕之余,为她绘了三张作品。

1900年,巴黎再度举办的世界博览会,邀请劳特累克担任绘画的评审,但被他回绝,不过他仍旧坐着轮椅上前去参观。由于没特别的好感,他未完成任何相关作品。不久,他又再度染上酗酒的习惯,甚至连同行的威奥也无法劝阻他,这令他尚未恢复健康的身体再度恶化。5月,他与威奥再游诺曼底,为了感谢这位远亲,他以威奥为对象创作晚年大作《维奥提督》(Admiral Viaud)。6月,因经济因素取消巴黎之行,直接从诺曼底前往波尔多,在此他迷上歌剧《梅萨莉娜》(Messalina),完成6幅相关画作。12月,劳特累克返回马尔罗梅,然而因脚充血而下半身麻痹,之后采用电疗法才恢复,但病情已十分严重。

《巴黎大学医学院的口试》,1901年,图卢兹-劳特累克美术馆藏。劳特累克生前最后一幅作品。为了感谢表弟达比埃的照顾,他以想像绘出二十多年前达比埃口试的情景。

1901年4月15日,劳特累克最后一次前往巴黎,并拜访巴黎的老朋友。由于大家都知道他大限不远,此次为诀别之旅,所以除了感伤外,也带他参观各处故地,而他也整理了自己的画室,并完成《威奥提督》与最后遗作《巴黎大学医学院的口试》(An Examination at Faculty of Medicine)。7月,在朋友泪送下,劳特累克返回图卢兹,但回来后突然半身不遂。8月20日,母亲劳特累克伯爵夫人带他返回马尔罗梅的别墅,这时,劳特累克的病情又急趋恶化,除了稍微修饰外,无力进行任何创作。9月9日凌晨两点十五分,劳特累克在家人与少数好友注视下逝世,得年36岁。

1912年,莫里斯·茹瓦扬为劳特累克整理出版传记《劳特累克传》。而其多数作品则由父母保管,直到1922年才捐给阿尔比美术馆(Mairie Albi),馆方则成立图卢兹-劳特累克美术馆(Le Musée Toulouse Lautrec)专门展示这些作品,至今该馆仍是收藏劳特累克作品最多的地方。

艺术风格

作为后印象派画家,劳特累克的绘画技巧深受印象画派启发,但又结合浮世绘笔法与个人写实的才华而独树一格。他的绘画作品主要可分成两大类型:油画石版画。无论哪种类型,几乎都以人物素描为主题对象。受到埃德加·德加的强烈影响,劳特累克的画作充斥着各式各样的人物样貌。对于这点,据说他曾说过:

虽然同样专注于人物画,但劳特累克与德加的风格又大异其趣:德加的画作被认为宛如钥匙孔中的结果,她们(多数是女性)在画中的姿态宛如不曾留意画家的笔触,因此留下无矫作的体态之美;然而劳特累克的画作却有意无意的扭曲或夸大画中人物的样貌神情,进而强调人物的生命力与写实感,让粗莽的中低阶层居民也戴上庄严的面纱。对于自己的创作理念,劳特累克曾说:

油画

劳特累克的油画与水彩画作品大略可分成三个时期:1888年以前的习作期,1888年至1898年的全盛期,1898年至1901年的厚重期。

习作期(1887年以前)

《四轮轻马车》,1880年,图卢兹-劳特累克美术馆藏。劳特累克少年时期曾以马车为题材完成许多作品,这是其中一幅。

1888年之前,劳特累克尚在摸索自己的绘画风格:虽然自小便展露出快速掌握物体移动瞬间的画面并生动描绘出来的天赋,但受到学院派老师的影响,劳特累克尽可能压抑本身变形扭曲画作对象的本能。有名同画室的同学曾描述这彼此冲突的矛盾:

另外,虽然已表现出优异的人物素描技巧,但画作题材因不同老师的指导,创作题材也大不相同:在鲁尼·布兰斯多门下时,便以动物画为主;到了历史画画家费尔南德·科尔蒙门下时,讨厌画作刻板人物的劳特累克也画了两三幅类似的题材作品。此外他也画过同一画室的同学凡·高的肖像画。而在学院派老师指导下,劳特累克的最大收获莫过于背景构图与透视法的成熟运用技巧,而涂色上也出现越来越多的绘画线条。

1885年起,受到印象派新艺术运动影响,劳特累克的画作中出现印象派色调的笔法,逐渐讲求画作第一眼的视觉效果。另外,因崇拜印象派画家埃德加·德加,劳特累克放弃了学院派画家的指导,逐渐将主题转向现实生活中的人物。

全盛期(1888年-1898年)

《费南迪马戏团的女演员》,1888年,芝加哥美术馆藏。这幅画是典型的劳特累克式作品:依稀可见的画布底色、巨大的观众席弧线、弓状的驯兽师身材、夸张的女演员脸部,都显示出其全盛时期的绘画风格。

1888年起,劳特累克迷上蒙马特的夜生活,开过出新的画风:为了描绘快速舞动的艺人身影与观众,劳特累克完全放弃学院派严谨的绘画方式,改以快速的线条描绘人物轮廓,如此扭曲夸大特征的本能终于彰显出来,并成为他的一大特色;另外使用稀释过的颜料涂满色面,使涂色快速而直接,连带产生透明感,并依稀裸露出画布的底色。

另外,从1883年起,劳特累克开始收藏浮世绘的画作,并从中采用许多技巧加入画中:他学会应用具有韵律感的轮廓线条表达人物的服饰与身材特征,并将透视法中的水平线拉到画作的上半部,使消失点移到画作之外,因而让画里的空间距离变成急遽上升的斜线状态;此外,具有显著特征的主体人物被摆到前端,后面改以黯淡如黑影般的人群加以衬托,这些技巧使得主角更为明显,受人注意,并塑造出夜生活里的刺激与戏剧性。

夸张甚至带点丑陋的人物表情是这时期劳特累克画作的最大特点:他不是凭空扭曲人物的样貌,而是根据主角本身的特征加以夸大。而且,夜总会的表演光线经常由下而上照射,如此人物的鼻孔与嘴唇会显得十分明显,劳特累克抓住这个场景并画成画作,这让现实生活中的美女在作品中也显得丑陋。也因为如此,许多女伶会为此向劳特累克抱怨,但他从未在画作上让步。

厚重期(1899年-1901年)

1898年后,劳特累克因酒精中毒损害神经,无法自由轻快地挥动色笔,只好放弃全盛时期的快速绘画技巧,改以厚重的颜色强调人物的性格。但除此之外,其他的技巧仍未放弃。不过由于病痛缠身,加上两年后旋即去世,这时期的作品远少于前面两个时期。不过由于多数时间不在蒙马特,此期的绘画人物不再是艺人红星或妓女,而是以一同旅游的朋友,歌剧场景等题材为主。

此外,这时期也出现许多经典的系列作品,如《梅萨莉娜》为描绘对象的6幅系列作品。

《红磨坊与拉·古留小姐》,1891年,国立图书馆摄影与版画部门藏。劳特累克最知名的海报作品之一,左边跳舞的是拉·古留,右侧的黑影是马瑟·滑兰丹。

石版画与海报

相较于油画作品,劳特累克的石版画在当代十分著名:他不但是当时少数杰出的石版画画家,也用石版画制作深具个人特色的海报

石版画发明于18世纪末的德国,虽然在19世纪后期多数印象派画家已尝试过这种绘画技术,但劳特累克严谨且大量的石版画作品却与奥诺雷·杜米埃Honoré Daumier)并称19世纪最重要的石版画家。他从1885年离开费尔南德·科尔蒙的画室后,立刻学习石版画的技术,并以严谨的方式制作作品:先在石版上打上素描草稿,期间以拇指擦拭线条,制造出现线条之间的疏密感,最后才制成石版画。因此,他的多数石版画几乎是素描的重现,流畅的线条在其中扮演重要的角色。

但另一方面,劳特累克也制作大色面石版画,并运用在海报作品上。当时海报才刚运用在商业宣传上,因此多数商家仅制作简单小型的黑白海报作为宣传,但劳特累克接受红磨坊委托后,开始制作鲜艳、造型有力的彩色海报,以大胆的动作与表情吸引顾客上门,果然一炮而红,成为当时与皮尔·波纳尔齐名的两大海报创作者。

无论是石版画或海报,劳特累克在其中运用了更多浮世绘的技巧:他大胆抛弃透视法,以线条创造出主观的空间感,并以左右不对称的比例构图衬托主题;另外在海报上他使用大块的纯色装饰,搭配刺激性的彩色字体,加上本身独特的人物刻画,使人们眼光自然被其作品所吸引。这也令他的作品成为当时夜总会或歌手重要的宣传品。

劳特累克与女性

由于身体上的残缺,劳特累克借着蒙马特的夜生活弥补心灵上的空缺,也因此认识了许多舞者、艺人和娼妓。虽然多数都变成他的好友,但他与这些女性的关系始终怀着一种矛盾心态:他对她们抱持些许怀疑、不信任,但又对她们悲惨的身世感到同情,而这点反映在作品上,便是无节制的夸张线条和沉重现实感的风格(相反的,有关母亲的画作中,劳特累克总一贯保持稳重而平静的风格)。以下几位在劳特累克的生命与艺术创作上,有举足轻重地位的女性。

玛莉-克雷曼汀·瓦拉东

《宿醉》,1889年,佛格美术馆藏。

玛丽-克莱芒蒂娜·瓦拉东(Marie-Clémentine Valadon,1865年9月23日-1938年8月7日)出身下层社会,母亲是洗衣妇,未婚怀孕而生下她。15岁时她成为马戏团杂技员,但一次失手摔落地面后被迫离职,前往巴黎蒙马特区改当裸体模特儿,不久未婚怀孕,生下一名男孩,即日后著名的风景画画家莫里斯·郁特里洛Maurice Utrillo)。

1885年时,她担任劳特累克的绘画模特儿,两人即陷入热恋中。劳特累克以她为题,完成许多画作 ,并鼓励与指导她进行创作,然而玛莉与他交往的目的却是贪图他的金钱,并多次欺骗他。最后劳特累克再也无法忍受,于1889年毅然离去。而这段失败的初恋也让他对女性备感失望,加上之后又从其他女性身上感染梅毒,从此不再轻言接受爱情。

但另一方面,玛莉却在劳特累克指导下开始绘画创作并在日后成为画家。在埃德加·德加的鼓励下,瓦拉东坚持绘画的尝试,后来成为当时最著名的女画家之一。以苏珊娜·瓦拉东之名留世。

《步入红磨坊的拉·古留小姐》,1892年,纽约现代美术馆藏。

拉·古留

拉·古留La Goulue,1866年-1929年1月30日)是观众为她取得绰号,意思是“老饕”,劳特累克以此绰号为题完成许多知名作品,使这绰号反而比本名更为人们知晓。她本名路易丝·韦伯(Louise Weber),出身犹太家庭,16岁时瞒着母亲跑到煎饼磨坊演出,并引起劳特累克注意。她大胆、奔放充满野性的个性让她深受观众喜爱,逐渐窜红,并于1891年被挖角到红磨坊表演。由于劳特累克以她为题,制作出许多成功的彩色海报,1891年至1895年之间成为全巴黎首屈一指的红星,也是红磨坊里的招牌舞者。但由于毫无节制的贪吃,她的体态日趋肥胖,最后不得不于1895年离开红磨坊,在小巷里搭设小屋勉强过活,可是仍无法挽回没落的表演生涯,最后被收容在养老院里渡过余生。

劳特累克对她的好感在于其不受拘束的个性。他以她为题制作了12幅油画与许多宣传海报,成功发挥了刻画人物的专才,而成为其艺术生涯中最为人所知的人物画作。而两人的友情也十分坚定:拉·古留离开红磨坊后,在巴黎小巷里撘设表演小屋外的两块具有招牌作用的画作是由劳特累克义务赞助的作品,而1901年风中残烛的劳特累克仍在最后一次巴黎之行中强撑身躯,到小屋拜访拉·古留。

《日本会议厅的音乐厅》,1892年-93年,国立图书馆摄影与版画部门藏。

雅内·阿夫里尔

雅内·阿夫里尔(Jane Avril,1868年-1943年)是一名意大利贵族与巴黎高级妓女的私生女,本名雅内·布东(Jeanne Beaudon)。由于小时候常遭双亲虐待,后来被萨伯特慈善医院(Pitié-Salpêtrière Hospital)收容,由让·马丹·沙尔科(Jean-Martin Charcot)医师照料。16岁时离开医院后,于1889年来到红磨坊。可能后家暴阴影的影响,成为艺人的阿夫里尔感情并不稳定,常更换情人,直到42岁时才嫁给德国艺术家莫里斯·比艾(Maurice Biais)。

不同于粗野的拉·古留,雅内·阿夫里尔个性内向阴郁,喜欢独自一人跳舞。由于这项特质,加上带有贵族血统,劳特累克喜欢将她孤独一人的身影画成油画作品,而许多宣传海报也以她跳康康舞can-can)的姿态为主打标题,吸引顾客上门。事实上,劳特累克的宣传确实为雅内·阿夫里尔打出了名气,不但令她成为红磨坊中仅次于拉·古留的红牌舞者,也让她甚至远征英国美国,在伦敦等异国都会展开巡回演出。

依薇特·吉尔贝

《朗读状的依薇特·吉尔贝》,1894年,图卢兹-劳特累克美术馆藏。

依薇特·吉尔贝(Yvette Guilbert)曾当过裁缝、服装模特儿、演员,是一名全能型艺人:她的表演内容包含歌唱、戏剧表演以及诗词朗诵。由于才华洋溢,加上劳特累克的作品宣传,1892年起开始在巴黎窜红。而她标准的装扮:白衣、黑色长手套也常出现在劳特累克的作品之中。

虽然本人长相不差,但劳特累克特别喜欢扭曲她深具特色的脸部样貌,将她塑造成尖鼻子、大嘴巴和瘦长脖子的女星。对于此点,吉尔贝曾写信向他抱怨:

但劳特累克仍不为所动,继续他扭曲夸张的风格。不过这样的风格成功吸引许多观众前来红磨坊捧场,1894年吉尔贝被某杂志选为圣诞节特刊的封面女郎时,也毫不犹豫地指定劳特累克担任画家。另外,劳特累克以她为题,制作许多石版画作品,并先后集结发行成两大册的画集,其中一册限量发行100本,每页都留有吉尔贝的签名,大大提升了这位香颂(chanson)歌手的人气。

路易丝·布卢埃

路易丝·布卢埃(Louise Blouet)是劳特累克晚年结识的服饰街女裁缝,当年18岁。虽然已经有男朋友了,劳特累克却与她发展出一段纯纯之爱,这对十分不信任女性的他而言,可谓十分幸福的小插曲。后来劳特累克的朋友描述这段时期时,曾回忆道:

劳特累克喜欢称她为罗盖兹·玛古茵(Croquezy Margouin,Croquezy来自Croquez-y,是对女性人体模型的昵称),并以她为题,完成一幅画与两幅素描。这是劳特累克生前最后一次以单一人物为题完成大量作品。

影响

生前,劳特累克被视为惹花捻草的人物,不过其海报与版画作品却造成当时巨大的变革;他让商样宣传的海报作品也能兼具艺术性,并成功将夜生活的欢乐场所形象化,牢记在人们的脑海之中。至今,即使已过百年,红磨坊仍然是巴黎著名的观光景点之一,并成为许多电影绘画等艺术创作的取材对象。这点,应归功于劳特累克传神的海报作品与画作之赐。

绘画上,劳特累克大量采用浮世绘技法的绘画风格影响了新艺术运动后印象派的作品风格:不但与他同辈的凡·高也采用大量具有韵律感的线条描绘事物,更启发后辈画家如巴勃罗·毕加索的人物画风格,进而开创蓝色时期的画风。这在后印象派中,可为十分具影响力。

根据网络电影数据库IMDb)统计[1],1950年以来,以劳特累克为题电影的电影有两部,电视剧有一部,以他为名的角色也出现在其他电影,特别是以红磨坊主题的电影。另外,许多餐厅和商场为了表现优雅热络的夜生活气氛,会将劳特累克的画作或海报图样画成壁画或空间装饰。显然,他几乎已和红磨坊和蒙马特,乃至于19世纪末的巴黎画上等号。

参考文献

  1. ^ Frèches, Claire; Frèches, José. 第二章:发现蒙马特—自然主义的方块舞. 《罗特列克:浮世剪影》. 发现之旅. 33. 马振骋/译. 台北: 时报文化. 1996年7月20日: 第48页. ISBN 957-13-2085-4 (中文(台湾)‎).
  • 光复书局编辑部著,《新编近代世界名画全集4─劳特累克》,台北:光复书局,2002年,ISBN 957-42-0583-5
  • 黄春秀主编,阮华译,《巨匠与世界名画》,台湾麦克,1993年,ISBN 957-9277-51-6
  • 吕清夫译,《名画欣赏文库16—劳特累克》,台北:大陆书店,1975年

外部链接

其他网站


本页面最后更新于2020-07-05 18:47,点击更新本页查看原网页

本站的所有资料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等全部转载于维基百科(wikipedia.org),遵循 维基百科:CC BY-SA 3.0协议

万维百科为维基百科爱好者建立的公益网站,旨在为中国大陆网民提供优质内容,因此对部分内容进行改编以符合中国大陆政策,如果您不接受,可以直接访问维基百科官方网站


顶部

如果本页面有数学、化学、物理等公式未正确显示,请使用火狐或者Safari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