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百科

东京都

坐标35°24′44″N 139°24′47″E / 35.41224°N 139.41302°E / 35.41224; 139.41302

东京都
東京都
日文转写
 • 日文東京都
 • 罗马字Tōkyō-to
 • 平假名とうきょうと
从左到右往下依序:新宿副都心富士山东京晴空塔彩虹大桥涩谷路口街景、国会议事堂、樱花盛开时的皇居景观
东京都 旗帜
东京都旗
东京都 官方标志
东京都徽
东京都在日本的位置
东京都在日本的位置
东京都当地地图
东京都当地地图
坐标:35°41′23″N 139°41′32″E / 35.6897°N 139.6922°E / 35.6897; 139.6922
国家 日本
区域关东地方
岛屿本州
都厅新宿区[a]
政府
 • 知事小池百合子
面积
 • 总计2,193.96平方千米
面积排名第45名
人口(2020年9月1日)
 • 总计13,981,782人[1]
 • 排名第1名
 • 密度6,378人/平方千米
ISO 3166码JP-13
地方自治体编号13000-1
政府所在地〒163-8001
东京都新宿区西新宿二丁目8番1号
电话+81 3-5321-1111
1
市町村
(特别区)
23特别区、26市、5町、8村[2]
邻近自治体神奈川县埼玉县千叶县山梨县
都花染井吉野樱
县树银杏
都鸟红嘴鸥
网站https://www.metro.tokyo.lg.jp/

东京都(日语:東京都とうきょうと Tōkyō to */?)是位于日本关东地方一级行政区,也是日本实际上首都[b]。东京都虽然面积仅排在日本一级行政区中的第45位,但日本最南端(冲之鸟岛)和最东端(南鸟岛)亦位于东京都辖区内,因此东京都拥有日本一级行政区中最大的经纬度跨度。2020年,东京都的人口接近1,400万,是日本人口最多的一级行政区[1]

东京都辖有23、26、5、8,其中都厅所在地新宿区。东京都一般可区分为三部分。东京都区部包括23个特别区,相当于1936年至1943年期间东京市的辖区范围,也是一般狭义意义上的“东京”所指范围。多摩地方则指东京都位于本州的辖区中特别区以外部分,包括26市、3町、1村。岛屿部分包括伊豆群岛小笠原群岛等离岛。多摩地方和岛屿部分又合称为“东京都下”。

东京都是世界GDP总量第一的都市,亦是日本经济、文化、政治、交通的中心。以东京都为核心的日本首都圈人口超过3,800万人,约占日本人口的三成,也是世界第一大都会区。东京都亦被认为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全球都市之一。据日本民间智库森记念财团在2019年的排名,东京在世界都市综合竞争力排行中位列第三,仅次于伦敦纽约市[3]。据经济学人信息社在2019年的全球宜居城市排名英语Global Liveability Ranking,在调查对象城市中,东京是排名第七位的宜居都市[4]

象征

东京都标志

东京都旗启用于1964年,其底色是江户紫,中央是白色的东京都徽图案,旗帜长宽比是2:3[5]。东京都徽启用于1889年,也是旧东京市市徽的图案。其外观意为太阳发出六道光芒,象征东京是日本的中心,并祈求东京的发展[6]。东京都在1943年取代东京府之后,继承使用了东京市徽,而非东京府徽[7]。除了都徽之外,东京都在1989年启用了象征标志,其外形取自于“Tokyo”的首字母“T”,由三个相同圆形的圆弧构成,颜色使用绿色,象征东京都的跃动、繁荣、滋润、安宁。这一标志广泛使用在东京都交通局的地下铁及巴士车辆[6]

因1898年10月1日是东京市设立的日子,每年10月1日是东京都民之日[6]。3月10日则是东京都和平之日(原于1945年3月10日东京大空袭)。东京都花是诞生于染井村(现丰岛区驹込)的樱花品种染井吉野樱[6],都木是由东京都民选出的银杏[6]。都鸟是每年秋冬在东京越冬的红嘴鸥[6]。东京都歌制定于1946年,由原田重久作词,加须屋博作曲[6]

地理

地形

东京都最高峰云取山

东京都在本州部分东西宽度约有85千米,南北长度约有25千米[8]。1982年时,东京都的土地面积中有39.2%是山地、7.6%是丘陵、29.1%是台地、12.7%是低地、11.4%属于其他地形(多是填海地)[9]:24。在土地利用方面,2000年时,东京都有35.8%的土地是森林、0.2%是水田、3.9%是旱田、48.8%是市街地、11.3%是其他用地[9]:26

东京都区部及多摩地方的地形由东至西可以大致分为中川低地、武藏野台地、多摩丘陵、关东山地四个部分[9]:2。中川低地位于武藏野台地和下总台地之间,包括了东京都区部的东部地区,是由利根川分流江户川、荒川等河流冲积形成[9]:8-9。在江户川区、江东区等地有大片海拔高度低于0米的地区[10]。武藏野台地包括了东京都区部西部和多摩地方东部地区,是更新世时形成的平原因隆起运动而形成的台地。武藏野台地的东部有众多河流冲刷形成的小型谷地,山手线西侧三大副都心之一的涩谷就属于这种地形[11]。这些河谷地形也是东京都区部的西部地区有众多坡道的原因[9]:9多摩丘陵日语多摩丘陵是武藏野台地和关东山地之间的过渡地带,其西端至高尾山麓,东端至町田市[12],主要由第三纪地层构成[9]:165。多摩地方西部则属于形成于古生代至中生代的关东山地,其部分地区被划入富士箱根伊豆国立公园秩父多摩甲斐国立公园明治之森高尾国定公园[9]:25-26。东京都的最高峰是位于东京都、埼玉县、山梨县交界处的云取山,标高2,017.13米[13]。东京都的多摩地方在关东山地和关东平原的交界处有较多活断层存在。东京都区部地表被较新的堆积物覆盖,较难发现活断层,但同样有活断层存在,并且是都市直下型地震的原因[9]:53

日本领土最东端南鸟岛

东京都的岛屿部分主要由伊豆群岛和小笠原群岛构成,以及并无民间人居住的火山列岛西之岛、南鸟岛、冲之鸟岛。伊豆群岛位于东京本土以南120至600千米的海域上,包括大岛利岛新岛式根岛神津岛日语神津島三宅岛御藏岛八丈岛青岛九个有人居住的岛屿,以及超过100个无人岛[9]:285。伊豆群岛都是火山岛,火山活动十分活跃,其中又以大岛的三原山和三宅岛的雄山活动最为频繁[9]:285。小笠原群岛由聟岛列岛父岛列岛母岛列岛三个群岛构成,其中面积最大的是父岛,面积23.45平方米[9]:288。由于其远离其他陆地的地理环境,小笠原群岛有“东洋的加拉帕戈斯”之称,拥有极为丰富的自然生态系统[9]:288,在2011年入选世界自然遗产[14]。位于小笠原群岛西侧的西之岛自2013年开始发生多次火山喷发,令面积扩大至4.1平方千米[15][16]。火山列岛位于小笠原群岛南侧,最大岛屿是硫磺岛[17],在二战时这里曾是硫磺岛战役的战场[18]。冲之鸟岛和南鸟岛都是孤立岛屿,前者是日本领土最南端[19],后者是日本领土最东端[20]。凭借岛屿地区的经纬度跨度,日本约三成的专属经济区由东京都管辖[9]:160

东京都海岸线长度有763.9千米[21],其中东京湾沿岸海岸线长193.8千米,几乎全部都是人工海岸[22]。自江户时代开始,德川幕府就通过挖掘神田山台地的土砂进行填海造地。日本桥新桥等地都是江户时代的填海地[23]:85。明治至二战时期,东京通过填海获得了月岛等新土地[23]:86。二战结束后,驻日盟军总司令通过填海对东京国际机场(羽田机场)进行了大规模扩建[23]:86。东京都最大规模的填海造地开始于1955年,以羽田机场所在地大田区及江东区的填海地面积最大[24]。江东区有超过70%的面积都是填海地[25]。东京的填海地中有众多是垃圾填埋场用地,典型案例有梦之岛[23]:86-90

东京都
气候图表(说明)
 
 
52
 
 
10
1
 
 
56
 
 
10
2
 
 
118
 
 
14
4
 
 
125
 
 
19
9
 
 
138
 
 
23
14
 
 
168
 
 
26
18
 
 
154
 
 
29
22
 
 
168
 
 
31
23
 
 
210
 
 
27
20
 
 
198
 
 
22
14
 
 
93
 
 
16
8
 
 
51
 
 
12
4
平均最高及最低温度以摄氏(℃)表记
降雨总量单位为毫米(㎜)
资料来源:[26]

水文

东京都内共有107条河川,总长度约858千米[27]。这些河川中有92条河川是一级河川,分属多摩川水系、荒川水系、利根川水系、鹤见川日语鶴見川水系。15条河川是二级河川[27]。隅田川、荒川等水量较多的河川流经的东京都东部也是地势较为低洼的地区,在历史上多次发生水害。在江户时代,德川幕府就通过变更荒川流路来治水,并在这一地区修建堤防,但也导致荒川上游洪水频率提高[28]。东京都自1911年开始着手修建荒川放水路,以便于荒川在洪水发生时进行泄洪[29]。现在东京都在这一地区通过修建高规格堤防日语高規格堤防等措施以防止洪水灾害的发生[30]。自17世纪开始,江户幕府修建了玉川上水等多个水渠从多摩地区引水,为江户提供引用水源,现在仍在使用[31]。位于东京都和山梨县交界处的奥多摩湖是一座由小河内大坝形成的人工湖,也是东京都重要的水源[32]

气候

东京都的气候属于太平洋侧气候,按柯本气候分类法则属于副热带湿润气候[9]:62。东京在夏季受到太平洋高气压的影响,气候高温多湿,较为闷热[33]。冬季受到西伯利亚高气压溢出的西北季风的影响,气候少雨干燥[33]。东京都大部分降水分布在梅雨及秋季的台风秋霖日语秋雨时期[9]:62。春季和秋季则受到低气压、高气压交替通过日本上空的影响,天气以数日为周期进行变化[34]。受到都市化的影响,东京都热岛效应明显,导致东京都心和郊外地区温差较过去有明显扩大[9]:65-66。自1901年开始的100年内,东京的平均气温上升了3摄氏度[9]:160。受都市温暖化产生的上升气流和海风的影响,东京都区部西侧的环状八号线日语東京都道311号環状八号線附近地区在夏季时有发生积乱云,导致局部容易发生短时间豪雨[9]:66-67

伊豆群岛受到黑潮的影响,气候高温多湿,其夏季气温和东京都本土相差无几,但冬季比东京都本土更加温暖,年降水量超过3,000毫米[9]:62。小笠原群岛的气候接近热带气候,全年气候温暖,温差较小。小笠原群岛在春夏之交也受到太平洋高气压支配,因此并无梅雨,年降水量略少于东京都本土的平均值[9]:62

东京气候平均数据
月份 1月 2月 3月 4月 5月 6月 7月 8月 9月 10月 11月 12月 全年
历史最高温​℃(℉) 22.6
(72.7)
24.9
(76.8)
25.3
(77.5)
29.2
(84.6)
32.6
(90.7)
36.2
(97.2)
39.5
(103.1)
39.1
(102.4)
38.1
(100.6)
32.6
(90.7)
27.3
(81.1)
24.8
(76.6)
39.5
(103.1)
平均高温​℃(℉) 9.6
(49.3)
10.4
(50.7)
13.6
(56.5)
19.0
(66.2)
22.9
(73.2)
25.5
(77.9)
29.2
(84.6)
30.8
(87.4)
26.9
(80.4)
21.5
(70.7)
16.3
(61.3)
11.9
(53.4)
19.8
(67.6)
每日平均气温​℃(℉) 5.2
(41.4)
5.7
(42.3)
8.7
(47.7)
13.9
(57)
18.2
(64.8)
21.4
(70.5)
25.0
(77)
26.4
(79.5)
22.8
(73)
17.5
(63.5)
12.1
(53.8)
7.6
(45.7)
15.4
(59.7)
平均低温​℃(℉) 0.9
(33.6)
1.7
(35.1)
4.4
(39.9)
9.4
(48.9)
14.0
(57.2)
18.0
(64.4)
21.8
(71.2)
23.0
(73.4)
19.7
(67.5)
14.2
(57.6)
8.3
(46.9)
3.5
(38.3)
11.6
(52.9)
历史最低温​℃(℉) −9.2
(15.4)
−7.9
(17.8)
−5.6
(21.9)
−3.1
(26.4)
2.2
(36)
8.5
(47.3)
13.0
(55.4)
15.4
(59.7)
10.5
(50.9)
−0.5
(31.1)
−3.1
(26.4)
−6.8
(19.8)
−9.2
(15.4)
平均降水量​㎜(英⁠寸) 52.3
(2.059)
56.1
(2.209)
117.5
(4.626)
124.5
(4.902)
137.8
(5.425)
167.7
(6.602)
153.5
(6.043)
168.2
(6.622)
209.9
(8.264)
197.8
(7.787)
92.5
(3.642)
51.0
(2.008)
1,528.8
(60.189)
平均降雪量​㎝(英⁠寸) 5
(2)
5
(2)
1
(0.4)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11
(4.3)
平均降水日数​(≥ 0.5 mm) 5.3 6.2 11.0 11.0 11.4 12.7 11.8 9.0 12.2 10.8 7.6 4.9 113.9
平均降雪日数​(≥ 0 cm) 1.6 2.0 0.8 0.1 0.0 0.0 0.0 0.0 0.0 0.0 0.0 0.4 4.9
平均相对湿度​(%) 52 53 56 62 69 75 77 73 75 68 64 56 65
每月平均日照时数 187.9 167.3 163.1 175.4 172.5 123.2 143.9 175.3 117.8 133.4 146.6 175.0 1,881.3
来源 #1:[26]
来源 #2:[35]

历史

江户时代之前

弥生式土器发掘处

东京都在旧石器时代就已经有人类活动[36]:14-15。在东京都本土的旧石器时代遗迹还发现了来自神津岛的黑曜石,显示这一时期本州岛已经和伊豆群岛之间展开交流[37]:226。秋留野市的前田耕地遗迹日语前田耕地遺跡绳纹时代初期遗迹,考古学家在这里发现了土器及当时的住宅痕迹[36]:15-16。东京都岛屿地区历史最古老的遗迹是伊豆大岛的下高洞遗迹,其历史同样可追溯至绳纹时代早期[37]:227。位于品川区、大田区交界处的大森贝冢日语大森貝塚是东京都内代表性的绳纹时代末期遗迹,显示当时东京地区的人类活动范围已经扩大到海岸[36]:20-22

在文京区弥生贝冢发现的土器是日本最初发现的弥生式土器,“弥生”这一地名也成为弥生时代的语源[36]:27。弥生时代和绳纹时代最本质的不同在于人类的食物来源从狩猎改为农耕为主[36]:28。在北区飞鸟山发现的环濠遗迹是东日本最大规模的弥生时代中期环濠遗迹[38]。4世纪时,东京地区开始出现前方后圆坟,开始进入古坟时代[36]:31。东京地区最初的古坟群出现在多摩川下游。大田区的田园调布古坟群和世田谷区的野毛古坟群合称为荏原台古坟群日语荏原台古墳群,是东京都内最大的古坟群[36]:34-37

武藏国府遗迹

飞鸟时代后期实施律令制后,东京都本土部分均属武藏国[36]:42。当时的武藏国国府位于现在的府中市,武藏国府遗迹日语武蔵国府跡武藏国分寺遗迹日语武蔵国分寺跡现均已判明地点,并进行了考古发掘[36]:43-48。9世纪后律令制走向瓦解,武藏国被卷入平将门之乱,地方豪族开始成为武藏国的支配势力[36]:61-63平安时代后期,武藏国是武士团日语武士団势力武藏七党日语武蔵七党的势力范围。现存文献记载中最早使用“江户”一词的武藏江户氏日语江戸氏也是这一时期的武士团之一[36]:65-67[c]。1180年(治承4年),武藏江户氏第二代当主江户重长日语江戸重長投降源赖朝,江户氏成为源氏的下属势力[36]:70-73。至12世纪,江户一族已广泛占据武藏国的江户湾沿岸地区[36]:79-80。13世纪后,北条氏成为武藏国新的统治者[36]:81-82。进入14世纪后,包括武藏国在内的关东地方先后经历南北朝[36]:92-94战国时代的长期混战[36]:104

1476年(文明8年),武藏国割据势力之一的扇谷上杉家家宰太田道灌修筑了江户城。太田在江户筑城的同时还在江户城下的河口地区开辟港口,令江户城下成为贸易据点[36]:108-112。但太田在1486年(文明18年)被暗杀,江户再次陷入战乱[36]:113。1520年代,后北条氏控制了武藏、相模等国,成为关东地方最大势力[36]:122-129。1582年(天正18年),北条氏照开始修建八王子城,作为后北条氏本城小田原城的支城使用[36]:140-142。1590年(天正18年),后北条氏在小田原之战中投降丰臣秀吉,宣告灭亡[36]:144。此后丰臣秀吉将德川家康转封至关东地方。德川家康决定选择当时规模较小的江户城作为新领地的经营据点,并对江户城进行全面扩建开发[36]:146。同时德川家康还对江户城附近的低湿地带进行排水,并挖掘运河,以开发市区[36]:147。德川家康还令大久保忠行日语大久保忠行修建了神田上水日语神田上水,确保江户的饮用水[36]:148

江户时代

弘化年间(1844年-1848年)改订江户图

德川家康在关原之战获胜后,于1600年(庆长5年)就任征夷大将军,开启了江户时代,江户因此一跃成为日本的中心[40]。1603年(庆长8年)开始,德川家康下令利用神田山的土石填埋水路,以扩大江户市区用地[36]:148-149。而江户城的重建工作则开始于1606年(庆长11年)[36]:150。在重建江户城及扩充平民居住的城下町的同时,德川幕府对大名旗本的屋敷地进行重新划分,并且令寺社搬迁至江户的外沿部[36]:151。农民的土地也被德川幕府征收或交换至其他土地,以为不断扩张的江户提供土地[36]:153

17世纪初期,江户的城市结构已经成型[36]:162。江户时代的日本社会有着极为森严的阶级规定,江户的市民亦按照身份而居住在不同地区。而各阶层居住的地区亦有着不同的行政结构。当时平民居住的地区被称为町人地,由两名町奉行负责管理。武士居住的地方被称为武家地。寺庙、神社等宗教场所则是寺社地。町人地虽然只占江户面积的约15%,但占据江户约半数的人口[36]:181。江户城外的江户四宿千住宿日语千住宿板桥宿日语板橋宿内藤新宿日语内藤新宿品川宿)是距江户最近的宿场,既是交通和资讯的节点,也是江户市民重要的娱乐场所[41]:106-107。1818年(文政元年),德川幕府将江户的范围正式定为朱引日语朱引内的地区,东至中川、西至神田上水日语神田上水、南至南品川、北至荒川石神井川日语石神井川下游。同时德川幕府将町奉行管理的区域定为“墨引”,其大致位于朱引以内,但比朱引多出目黑附近地区[42]

1657年(明历3年)3月2日至3月4日,江户发生明历大火。这次大火的起火地点是本妙寺日语本妙寺 (豊島区),包括江户城(西之丸除外)在内的江户大部分地区都被烧毁[43]。德川幕府在这次大火后对江户进行了彻底的都市改造,将德川御三家的屋敷迁出江户城,并在原址设立园林,作为延烧防止带。同时德川幕府还命令武家屋敷日语武家屋敷、大名屋敷、寺院神社搬迁,并利用火灾后的废土填海,以提供这些设施的搬迁用地[36]:166。德川幕府还在江户城北部至西北部集中设置了防止大火延烧的空地火除地日语火除地,并鼓励修建耐火建筑[36]:167。设立消防组织定火消日语火消是德川幕府在明历大火后另一防止大火发生的措施。至1704年(元禄17年)时江户已有10组定火消[36]:167-168

在第5代征夷大将军德川纲吉统治时期(1680至1709年),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江户的日本经济中心地位得到强化。1634年(宽永11年)时,江户的町人(非武士)人口约有15万人。1721年(享保6年)时,这一数字增加到超过50万人。加上武士人口,江户在18世纪初期成为人口百万都市[36]:174-175。但在纲吉统治时期,受禁止杀生的生类怜悯令影响,江户郊外的中野等地曾设置收留流浪犬的犬小屋,给民众造成经济负担。第6代征夷大将军德川家宣上任后废除了恶名昭著的生类怜悯令,犬小屋也因此废除[36]:173-174

随着人口的增加,江户开始出现各种都市问题。对此第8代征夷大将军德川吉宗在1717年(享保2年)任命大冈忠相为南町奉行,对江户市政进行改革[36]:189。吉宗还颁布了《奢侈禁止令日语奢侈禁止令》,实施紧缩货币政策,这一系列改革措施被称为享保改革。但吉宗的经济政策引发物价的剧烈变动,导致江户陷入严重不景气。1736年(元文21年)德川幕府实施金银币改铸后,江户的物价才趋于安定[36]:191-193。但同样在18世纪初期,江户的町奉行设立了供贫困病人使用了免费疗养设施养生所,是江户最早的社会保障尝试[36]:195-196。1720年代后,德川幕府在武藏野台地积极进行新田开发,以支援幕府财政并增加粮食供给[36]:199-201

葛饰北斋的浮世绘作品富岳三十六景之江户日本桥

18世纪后期,江户资本已经发展至足以和上方(大阪及京都)资本分庭抗礼的规模。江户的市民文化也不再被上方文化压倒,开始向外输出自己的独特文化[36]:208-209。1770年代后,江户出现了兰学热潮,促进了日本医学及科学的发展[36]:224-226。1772年(明和9年),江户发生明和大火,造成超过1万人死亡或失踪[36]:228。1787年(天明7年),受到自然灾害频发和大饥荒的影响,江户发生天明暴动日语天明の打ちこわし,范围波及全江户,导致德川幕府老中田沼意次被解职,成为宽政改革的契机[36]:229-232。1806年(文化3年),江户发生文化大火,超过7,000人死亡[44]:102。19世纪初期的大御所时代是江户的一个新的文化繁荣期。因寺子屋的普及,民众的识字率有了大幅提高,为出版业及艺术的繁荣创造了条件[36]:276-277浮世绘画师葛饰北斋歌川广重都是这一时期的画家[36]:277歌舞伎也在这一时期成为江户庶民重要的娱乐方式[36]:277

欧美殖民者在19世纪前期的扩张行动令日本沿海开始频繁有外国船只出没,动摇了锁国状态。1841年(天保12年),第12代征夷大将军德川家庆宣布进行天保改革。这次改革由老中水野忠邦主导。他实施了极为严格的强制节约政策,抑制人口流动。但时任江户町奉行远山景元矢部定谦日语矢部定謙认为这些政策对江户的繁荣无益,并未严格实施幕府的政策。水野因此撤换矢部,改派鸟居耀藏日语鳥居耀蔵担任町奉行,强化管制政策的执行,在江户市民中恶评如潮[36]:286。水野还全面强化对出版的管制,将江户的无业游民强制遣返回农村[36]:287-289。水野认为江户物价高涨的原因是中间商哄抬物价,因此强制解散中间商组成的垄断联盟株仲间日语株仲間,命令商品自由流通。但这反而恶化了经济状况[36]:289-291。因并未获得预期的成效,天保改革只进行了两年就告结束[36]:289

1853年(嘉永6年)美国海军将领马休·佩里率领黑船来航后,德川幕府在江户海岸修建品川台场,加强江户在海上的防御[36]:294。1855年(安政元年)安政江户地震日语安政江戸地震后,江户各地发生大火,受灾严重[36]:296。且横滨开港后因物资流出导致经济萧条,江户市民的生活更加窘迫,城市治安也严重恶化,民众对德川幕府的不满与日俱增[36]:297-298。1866年(庆应元年)6月和9月,江户发生大规模暴动[36]:300-301。翌年11月9日,第15代征夷大将军德川庆喜宣布实施大政奉还,德川幕府的统治宣告终结[36]:302。1868年(庆应3年)7月4日,彰义队等旧幕府军和新政府军在上野爆发大规模冲突,是戊辰战争期间江户规模最大的武装冲突[36]:303-304

伊豆群岛在江户时代是德川幕府的直辖地,由伊豆代官统治[36]:252。同时伊豆群岛在江户时代也是犯罪者的流放地。但这些流放者也为伊豆群岛带来了新技术,促进了伊豆群岛的发展[36]:253

东京府时代

辰野金吾设计,在日俄战争后竣工的东京站

明治新政权成立时,政府内部对首都地点的意见并不统一,大久保利通主张迁都大阪,而前岛密主张迁都江户。此后迁都江户派逐渐占据优势,而大久保等人也接受了这一主张[36]:306。1868年,日本政府宣布将江户改名为东京,江户城改作为皇居使用,实质迁都东京。但为缓和迁都后公家京都地区的强烈不满,明治新政权使用“奠都”而非“迁都”一词,在名义上实行东西两京制[36]:308。1868年9月3日,东京府正式成立[36]:307。同年和东京府接壤的近郊农村地区设立了武藏县日语武蔵知県事[36]:309。东京府最初的管辖地区仅相当于江户的町人地[45],而占江户面积约60%的武家地在当时几乎是荒废状态[36]:313。对此新政府在决定将武家屋敷开垦为桑田或茶田以换取外汇(但这些农田大多因收成欠佳而在后来改为农场)[41]:62,并将部分规模较大的屋敷改建为政府办公场所或军用地。现在的赤坂离宫、新宿御苑、明治神宫等大规模绿地也曾是武家屋敷[36]:313-314。1871年废藩置县后,日本政府设立了新的东京府。在经过数次合并后。1873年时的东京府辖区范围基本接近现东京都区部的范围[46]

1868年东京开市后,明治政府曾在筑地设置外国人居留地,但并未有太多外国人入住这里[36]:314。同年明治政府开始着手在银座地区修建西洋风格的炼瓦建筑街区,象征文明开化[36]:314-315。这也意味着东京市容近代化及日本产业革命的开始。1877年,明治政府在上野公园举办第一届内国劝业博览会日语内国勧業博覧会,展示当时最新的产业技术,吸引45万人参观[36]:315-316。同时各政府部门在武家屋敷土地上开始设立官营工场及研究所(如海军省石川岛造船所),令东京开始工业化进程[36]:316。1888年,东京府公布了《东京市区改正条例》,开始进行市区改正事业,以巴黎改造为仿效对象,对东京市容进行全面改造。其重点内容包括设立公园、扩宽道路、改善上水道、铺设路面电车。但由于预算限制,实际达成的市区改正内容比计划要少得多[41]:86-87

1925年东京都市计划地图

1878年,日本政府颁布了《郡区町村编制法》、《府县会规则》、《地方税规则》三部法律,合称“地方三新法”。东京府因此进行政区调整,将府税纳税额较多的地区设“区”,而农村地区设“郡”,共设有15区6郡[47]。同年伊豆群岛自静冈县划入东京府[36]:323。1880年,内务省以东京都财政较为充裕为由,将小笠原群岛划入东京都[36]:323。日本在1888年实施市制后,东京市在翌年5月1日成立,其范围相当于东京府的15区[48]。1893年,日本政府将神奈川县的多摩三郡(南多摩郡北多摩郡西多摩郡)划入东京府。多摩多地出现武装抗议,反对政府的这一决定。除了北多摩郡部分町村之外,多摩三郡的各町村首长同时辞职,表达反对意志。但这些行动并未改变政府的决定,多摩三郡在同年4月1日划入东京府。至此东京府确立了和今日东京都基本相同的辖区范围[36]:323-325

东京的都市规模在二战前不断扩大,与此同时频发的交通事故、大火等都市问题也逐渐凸显。1923年9月1日,相模湾海底发生关东大地震,导致东京府内有约10万人死亡或失踪,住宅密集的下町地区的烧毁率达44%,城市机能陷入瘫痪[36]:328。震后翌日,前东京市长后藤新平就任内务大臣,并设立帝都复兴院。他提出了耗资11亿日元的《东京复兴计划》(实际因预算限制而减少至6亿日元),在东京导入土地区划整理等现代都市计划手法,对东京进行全面的都市改造[36]:329-330。关东大地震也成为东京人口郊外化的契机。大量灾民在震后搬迁至郊外居住。在1920年至1925年,和东京市人口减少相对,与东京市接壤的六郡在五年内人口几乎翻番。而连接东京市中心和郊外的铁路网也因此得到快速发展[36]:330。这也带动连接都心和郊外的交通节点新宿、涩谷两地的发展[9]:13。受田园城市理论影响,东京郊外这一时期还出现了田园调布等高级住宅区[9]:12

在东京市区范围扩大的同时,市中心和郊外由不同行政区管辖的弊端也逐渐凸显。1932年,东京市合并了接壤5郡的82个町村,辖区范围大幅扩大[49]。这时的东京市管辖有35区日语東京35区,人口超过580万人,成为当时世界仅次于纽约的人口第二多城市[36]:330。1936年,北多摩郡砧村日语砧村千岁村日语千歳村 (東京府)划入世田谷区。至此东京市的辖区范围和现在东京都区部的范围相同[49]。在1930年代,东京市先后完成了羽田飞行场(今东京国际机场)、筑地中央批发市场等大型工程,都市机能得到提升[36]:332

东京都时代

1945年3月10日大空袭后的东京

经过1932年的市辖区范围大幅扩张后,东京市的人口和负担的府税额均占东京都的九成以上,导致东京府和东京市之间的关系出现显著变化,两者权责分担不明确之处众多,引发二重行政的问题[36]:331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本政府对经济活动和地方自治的管制加剧。1943年6月,日本政府公布了《东京都制日语東京都制》,并于同年7月1日实施。该制度废除了东京府和东京市,设立了东京都,且东京都长官由官派产生[50]

东京都设立时,日本在太平洋战争中的战局已开始恶化,东京都民的生活也日益紧迫。在东京都成立之前,民众将家中铁器上交以提供炼钢材料已经是家常便饭[36]:334-335。1944年3月,日本政府实施《决战非常措施要纲》,帝国饭店等高档餐饮住宿设施和众多娱乐场所被勒令停业[36]:334-335。同年8月,东京都开始实施学童集体疏开,学龄儿童被疏散至乡村地区[36]:335。这一年秋季开始,东京成为无差别空袭的对象。在二战期间,东京都遭到超过100次空袭,其中以1945年3月10日的空袭规模最大,本所深川京桥等地化为灰烬[36]:335。在整个二战期间,东京都有超过9万人死于空袭,超过70万栋房屋被毁[36]:336

日本投降之后,驻日盟军总司令(GHQ)在1945年9月8日开始进驻东京各地,开启了盟军占领时期[36]:336。当时东京都虽然因疏散政策而人口剧减,但粮食不足、卫生问题等都市问题十分严重,秩序混乱不堪。1945年时,东京市民每日的大米配给量只有315克,难以维持生活,导致战后东京出现黑市遍地的情况[36]:336。因空袭被烧毁的建筑瓦砾被用来填埋水域,得到土地则作为宅地使用[36]:337。1947年3月,东京都实施了特别区制度,将35个区整并为22个特别区。同年8月,板桥区自练马区独立,确立了现在的23个特别区的体制[36]:337。1947年4月,保守派人士安井诚一郎日语安井誠一郎当选东京都第一任民选长官[36]:338

六本木新城森大楼望东京塔及东京市区

1956年,日本政府制定了《首都圈整备法日语首都圏整備法》,将东京市中心半径15千米范围定为既成市街地,其外侧半径15至25千米地区则是近郊地带,并促进近郊地带绿带英语Green belt化,抑制当时已经出现的市区无序扩张等问题[36]:339。同时东京都政府还在东京湾展开大规模填海计划,以在解决垃圾处理问题的同时提供新土地[36]:339。东京都区部的通勤流入人口从1955年的38万人增加到1970年的162万人,在15年增加了4.3倍[9]:14。为举办1964年奥运会,东京都在1960年代前期迎来了空前的基础设施建设热潮,并且也令奥运场馆聚集的山手线西侧地区得到开发。但这也加大了东京都心和未和奥运会有直接关联的东部地区及多摩地区的开发差距[36]:340。经济的发展也导致环境问题日益严重。例如江东区在1965年发生苍蝇大量出现的事件,杉并区在1970年发生光化学烟雾公害[36]:342。1967年,提倡“革新都政日语革新自治体”的美浓部亮吉当选东京都知事,东京都开始将更多行政资源倾注在社会福利领域[51]。翌年美军将小笠原群岛等地归还日本,重新交由东京都管辖[52]。在美浓部知事的12年任期中,东京都公布了“保护都民免受公害计划”,环境问题有明显改善[53]。但财政状况出现显著恶化[36]:344

1979年,铃木俊一当选东京都知事,东京都再次进入保守派人士执政时代[36]:344。在铃木担任知事期间,随着多摩地区的人口增加,东京的人口中心出现西移倾向,城市结构也因新宿、涩谷、池袋三大副都心的开发而呈现多中心化[36]:345。1991年,东京都厅从有乐町搬迁至西新宿的东京都厅舍[54]。在日本泡沫经济时期,由于东京都心地价暴涨导致土地紧缺,东京都将填海产生的临海副都心作为新的开发重点地区[55]。然而泡沫经济崩溃后,东京都的财政状况严重恶化。1995年当选东京都知事的青岛幸男中止了世界都市博覧会日语世界都市博覧会计划,导致临海副都心的开发被迫进行重新定位[56]

1999年东京都知事选举日语1999年東京都知事選挙创下6人得票率超过10%的空前混战记录。石原慎太郎在这次选举中以超过30%得票率当选东京都知事,开启了13年的石原都政时代[57]。在石原慎太郎执政时期,随着地价下跌令企业和学校出现回归市中心的现象,加上规制缓和令超高层建筑修建的门槛降低,东京都心在21世纪初期出现空前的都市更新开发热潮[36]:346-347。2016年,小池百合子当选东京都第一位女性知事[58]。现在东京都面临人口高龄化、东京一极集中等议题[59]。对此东京都将构筑社会安全网、促进政府数字化、提升金融产业地位并促进新产业成长等政策作为重点施政方针,应对上述问题[60]

人口

2005年至2010年东京都市町村人口增减率率分布图

明治维新初期,由于众多武士归乡,导致东京的人口一度减少至约70万人[9]:12。1872年时,东京府有人口859,345人,占日本全国人口的2.47%[61]。此后东京府人口长期以高于日本平均水准的增长率稳定增加。东京都人口在1876年超过100万,1901年超过200万[61]。1923年,受到关东大地震的影响,东京府人口从前一年的398.42万减少至385.94万,但在翌年即迅速回升至418.55万人[61]。1928年,东京府人口超过500万人[61]。东京府人口在1940年达到735.5万人,占日本全国人口的比例也超过了10%[61]。但受太平洋战争疏散政策的影响,东京都人口在1945年剧减至348.83万人[61]。1953年,东京都人口达746.89万人,恢复至太平洋战争前的数字[61]。东京都的人口在1962年超过1,000万人,但这一时期东京都的人口增幅已经开始放慢[61]。在日本人口增长减缓、外来人口流入减少、郊区化的三重影响下,东京都的人口在1975年达到1,167.36万人后出现连续五年的减少。这一人口增长停滞的局面持续至1990年代中期[61]。1996年后,受到地价下降引发回归市中心日语都心回帰现象,以及外来人口流入重新增加的影响,东京都人口再次开始持续增长[61]。2020年9月1日时,东京都人口有1,398.18万人[1]。每平方千米人口密度超过6,000人[62]。东京都人口的年龄构成中,生产年龄人口(15至64歳人口)占比近七成,年少人口(15岁以下人口)占比约一成,老年人口(65岁以上人口)占比约两成[63]。东京都的出生率水准一贯低于日本平均,总和生育率长期居于日本末位[63]。2018年,东京都的总和生育率只有1.2[64]。独身家庭是东京最多的家庭形态。2015年,东京有669万户家庭是独身家庭。户均人口有1.99人,首次低于2人[63]

和世界上大部分大都市类似,东京都的日间人口远多于夜间人口,2015年时,东京都日间人口有1,592万人,而常住人口有1,352万人,昼夜人口比是117.8。日间流入东京都的人口中,93.6%来自和东京都相邻的神奈川、埼玉、千叶三县[65]。东京都的郊区化现象开始于1923年的关东大地震,受灾严重的都心各区人口纷纷向西外流至现杉并、中野、目黑、世田谷等东京都区部的西部地区,以及多摩地区的东部地区[9]:217-219。二战后人口的快速增加及都心地价高涨更加快了多摩地区的开发[9]:221-225,并导致东京都心出现甜甜圈化现象日语ドーナツ化現象。2005年时,东京都心的千代田区、中央区、台东区、港区、涩谷区、新宿区的日间人口均是夜间人口的2倍以上,千代田区更超过23倍[9]:186-187。而东京都区部外围的江户川区、葛饰区、足立区、荒川区、北区、板桥区、练马区、中野区、杉并区、世田谷区的夜间人口均多于日间人口[9]:187。多摩地区大多数城市的夜间人口同样多于日间人口,显示出睡城特征[66]。但2000年后,受东京都心及沿海地区修建了众多高层公寓的影响,东京都心各区出现明显的人口增长[9]:66-67。例如江东区在2005年至2015年人口增加数超过10万[67]。而多摩地区开发于1960年代至1970年代的新市镇则因高龄化而在1990年代后人口转趋减少[68]

东京都是日本最为国际化的地区,外国人人口比例也远高于日本平均值。东京都的外国人人口从1979年的11.09万增加到2020年的57.73万[69]。东京都的外国人人口中以中国人数量最多,有23.12万人;其次是有9.36万人的韩国人越南人菲律宾人均超过3万人;尼泊尔人日语在日ネパール人台湾人均超过2万人;美国人日语在日アメリカ人印度人日语在日インド人缅甸人均超过1万人[69]。在地区分布方面,东京都84%的在日外国人居住在23区内,其中以新宿区最多,江户川区、足立区、江东区次之[69]。部分国籍的外国人分布有明显的聚居特征。例如中国人较多聚集在新宿区、丰岛区;韩国人较多聚集在新宿区,以及都心外沿的足立区、荒川区;美国人较多聚集在港区、世田谷区、涩谷区;印度人较多聚集在江户川区[9]:101-102[70][71]

宗教

神田明神拜殿

江户有15%的土地是寺社领日语寺社領,和町人地面积相当,可见宗教势力在江户有重要地位[41]:42。和神道教相比,佛教在江户的影响力要大得多。禅宗天台宗净土宗真言宗在江户的寺院面积之差在伯仲之间,是江户影响力较大的佛教宗派[41]:43宽永寺、增上寺、浅草寺是江户面积最大的三座寺院。由于寺社领在江户时代不必纳税日语朱印地・黒印地,因此不少寺院境内或附近地区商业发达,成为娱乐、文化和观光的中心[41]:44-53。但在明治维新时期,由于政府的废佛毁释政策,佛教势力遭到打压,宽永寺、增上寺等大型寺庙都有部分境内土地改划为公园[41]:120-121。同时东京出现了明治神宫、靖国神社东乡神社日语東郷神社 (渋谷区)乃木神社等众多和皇室、军人有关的神社[41]:84-85。2018年,东京都有1,454座神社,2,814座佛教寺院[72]

日本最大的新教团体日本基督教团在东京都设有两个教区[73]天主教东京总教区罗马天主教在日本的三个总教区之一,也是日本信徒数最多的罗马天主教总教区,主教座堂是东京圣玛利亚主教座堂[74]东京复活主教座堂日本正教会的总部[75]。2018年,东京都有超过800座基督宗教的教堂,基督徒近87万人[72]。东京都亦有伊斯兰教印度教信徒,大多是在日外国人[76]

行政区划

东京都行政区划

东京都由以下23个特别区、26个市、5个町、8个村构成[77]

东京都区部 足立区荒川区板桥区江户川区大田区葛饰区北区江东区品川区涩谷区新宿区杉并区墨田区世田谷区台东区中央区千代田区丰岛区中野区练马区文京区港区目黑区
多摩地域 昭岛市秋留野市稻城市青梅市清濑市国立市小金井市国分寺市小平市狛江市立川市多摩市调布市西东京市八王子市羽村市东久留米市东村山市东大和市日野市府中市福生市町田市三鹰市武藏野市武藏村山市
西多摩郡 奥多摩町日之出町瑞穗町桧原村
东京都岛屿部 大岛支厅 大岛町利岛村新岛村神津岛村
三宅支厅 三宅村御藏岛村
八丈支厅 八丈町青岛村
小笠原支厅 小笠原村

特别区属于特别地方公共团体,原则上行使相当于一般市町村的地方自治权限(但诸如上下水道、消防等广域性事务由东京都管理),区长由公选产生,和政令指定都市市辖区并非同级的行政区划单位[78]。多摩地区及岛屿地区各市町村的地方自治权限和日本其他地方相同[79]。2015年,八王子市成为东京都第一个中核市,拥有比其他市更多的条例制定权[80]

按照文化和历史政区,千代田区、中央区、港区是东京都区部最传统的核心区域。这三个区和山手线西侧三大副都心所在的新宿区、涩谷区、丰岛区构成了东京都区部最核心的区域[81]。城东地区包括了台东区、墨田区、荒川区、足立区、葛饰区、江东区、江户川区,也是传统意义上的“下町”地区[82][9]:167。城西地区包括世田谷区、中野区、杉并区、练马区,其范围接近传统意义上的“山手”地区[83][9]:167。城南地区包括品川区、大田区、目黑区[84]。城北地区包括北区、板桥区[85]。多摩地区有“三多摩”的别称,指二战后大规模设市之前存在过的北多摩郡、南多摩郡,以及现仍存在的西多摩郡[86]。旧北多摩郡辖区范围包括立川市、武藏野市、三鹰市、府中市、昭岛市、调布市、小金井市、小平市、东村山市、国分寺市、国立市、狛江市、东大和市、清濑市、东久留米市、武藏村山市、西东京市[87]。旧南多摩郡辖区范围包括八王子市、町田市、日野市、多摩市、稻城市[88]。西多摩地区除了现在的西多摩郡之外,还包括了青梅市、福生市、羽村市、秋留野市[89]

政治

东京都政

在东京都的历任知事中,除了曾获得社会党、共产党推荐的美浓部亮吉,以及政党色彩较淡的青岛幸男之外,其他知事皆是保守派人士。石原慎太郎在2012年辞去东京都知事职务后,前东京都副知事猪濑直树2012年东京都知事选举日语2012年東京都知事選挙中以超过65%的得票率当选[90]。但猪濑在2013年底因政治献金问题辞职[91]。前厚生劳动大臣舛添要一2014年东京都知事选举日语2014年東京都知事選挙当选[92]。但舛添在2016年因政治资金公私不分的问题而辞职[93]。在2016年东京都知事选举中,保守阵营同时有退出自民党的小池百合子,以及自民党推举的增田宽也两人参选。最终小池凭借44.49%的得票率当选[58]。翌年小池引领都民第一会2017年东京都议会议员选举亦取得大胜,取得三分之一以上得票率和55个议席[94][95][96],成为小池在同年创建希望之党的契机。2020年,小池以近六成的得票率成功连任[97]。就这次选举结果来看,小池在东京都区部中心、西南地区得票率偏低;主要左派候选人之一宇都宫健儿中央线沿线地区有较高得票率;另一位主要左派候选人山本太郎和日本维新会推荐的候选人小野泰辅日语小野泰輔虽然政见大相径庭,但两者均在东京都区部的西南部地区获得较高得票率[98]

东京都议会有127名议员,其中东京都区部有87名议员、多摩地区有39名议员、岛屿部地区有1名议员[99]。都民第一会是东京都议会的最大政党,有50名议员。其次依次是有16名议员的自民党、23名议员的公明党、18名议员的日本共产党、3名议员的立宪民主党[100]

在1998年度创下1,068亿日元的赤字后,东京都致力于重建财政,并自2005年度开始实现财政盈余[101]。东京都在2020年度的一般预算规模达7兆3,540亿日元,加上公营企业的合计预算规模达15兆4,522亿日元,和挪威的国家预算规模相当[101]。收入和支出基本相同[101]。地方税占东京都财政收入中的比例高于日本平均水准,并且东京都是日本唯一没有获得中央政府地方交付税日语地方交付税支援的一级行政区[101]。东京都的财政支出项目中以福利保健、教育文化这两个领域占比最大[101]

日本国政

霞关是日本官僚的代名词,图为财务省

东京是日本政治的中心,国会、各中央政府机关、主要政党总部均集中在东京都心。国会议事堂的所在地永田町是日本政治的代名词。而财务省外务省等重要行政部门集中的霞关则是日本官僚的代名词[102]。东京都在日本众议院拥有25个小选举区(其中17个位于东京都区部和岛屿部,8个位于多摩地区)[103],以及17个比例代表议员名额[104]。在2017年第48届日本众议院议员总选举时,东京都的25个小选举区中有19个由自民党议员当选;4个由立宪民主党议员当选;自由民主党的盟党公明党有1名议员当选;希望之党有1名议员当选(该议员后加入自民党)[105]。自民党在小选举区的合计得票率近43%,同属执政党的公明党得票率近2%;希望之党得票率近20%;立宪民主党得票率约有22%、日本共产党得票率近11%[106]。在比例代表选举方面,自民党有6人当选,公明党有2人当选;希望之党有3人当选;立宪民主党有4人当选、日本共产党有2人当选[107]。和小选举区相比,自民党在比例代表区的得票率相对较低,有30.47%;日本另一执政党公明党的比例代表得票率有10.81%;希望之党的比例代表得票率有19.89%、日本维新会的比例代表得票率有3.32%;左派政党立宪民主党的比例得票率有23.58%、日本共产党有10.37%[108]东京都选举区日本参议院有12名议员,每三年改选6名议员[104]。目前东京都的12名参议员中,有4人是自民党议员、3人是立宪民主党议员、2人是公明党议员、2人是日本共产党议员、1人是日本维新会议员[109][110]

经济

2018年度,东京都的都内生产总值有107兆7,000亿日元[111]。2016年时,东京都的GDP占日本总值的近两成,多于土耳其的GDP总值。矿业及制造业在东京都经济中占比不足日本平均值的一半,而批发零售业、资讯通信业、金融保险业、专门服务业在东京都经济中的地位则大幅高于日本平均水准[112]。在2015年财富世界500强公司中,有38家总部位于东京[113]。东京都虽然经济总量是世界最大的城市,但人均GDP在2015年时是纽约市的约三分之二。人均可支配收入亦远低于纽约市,但和伦敦、巴黎基本是同一水准[113]

第一产业

练马区的葱田

东京都在2016年的农林水产业产值有477亿日元[111]。2015年,东京都的农家户数有11,222户。农业就业人口平均年龄是63.9岁,其中53%以上超过65岁[114]。同年东京都的耕地面积有7,130公顷,占东京都总面积的3.4%。东京都超过76%的耕地位于多摩地方,其中以北多摩地区耕地面积最大[115]。东京都的农产品以注重鲜度的生鲜产品为主,其中以蔬菜类的金额最多,其次是鲜花、水果、畜产品[115]。自江户时代开始,蔬菜就是东京的主要农作物。练马萝卜日语練馬大根、城南小松菜东京独活日语東京うど等蔬菜品种被登录为江户东京蔬菜[116]。随着交通的发达,东京本地生产农产品距消费市场较近而易保持鲜度的优势相比以往缩小,因此东京都积极推进农产品的品牌化,提高附加值[9]:242。例如耗时7年杂交成功的品牌肉猪品种TOKYO X日语TOKYO X[117]、东京原创的露天栽培草莓品种东京公主莓[118]、全年可栽培的分葱日语ワケネギ品种东京小町[119]

东京都的渔业可以分为伊豆群岛、小笠原群岛等岛屿地区的渔业;东京湾的内湾渔业;以多摩川水系为中心的内水渔业[120]。2017年,东京都的渔业生产量有3,070吨,生产金额有38.7亿日元,生产量和生产金额最多的鱼种都是红金眼鲷[21]

第二产业

京滨岛所在的京滨工业地带是东京都工厂最密集的地区

2018年度,矿业及制造业产值占东京都内生产总值的9.1%[111]。东京都的制造业事业所数占日本的8.9%、従业者数占日本的4.6%、工业品出产金额占日本的3.1%、付加价值额占日本的4.0%,均位于日本前列,但人均附加值额低于日本平均值[121]。从业员9人以下的制造业事业所占东京都制造业事业所总数的81.6%,事业所平均从业员数也只有日本平均的约半数,显示中小规模是东京都制造业的主力[121]。就产业比例来看,东京都的制造业事业所中以印刷及关联产业最多,占17.1%。其次是金属制品,占14.1%[121]。但工业品出产额和附加价值额均以输送用机械最多[121]。近年东京都工业品出产金额和制造业事业所数均持续减少[121],工业用地转换为住宅用地的情况也不在少数[9]:205-206

东京都83.9%的制造业事业所分布在东京都区部。大田区集中了东京都一成以上的制造业企业,是东京都工业最为密集的地区。大田区的众多小企业创业于1950年代。受《工场等制限法》的影响,京滨工业地带出现大规模完成品工场向神奈川县内陆转移,而大田区以小规模机械加工工场为主的产业分工结构[9]:130。1970年代后,大田区的工场集体搬迁至京滨岛、城南岛等填海地[9]:204。但受到日元升值导致制造业外流的影响,大田区的工场数自1984年开始减少[9]:205。城东的足立区、墨田区、葛饰区、江户川区也是工厂较为密集的地区[121]。另一方面,东京都下占东京都制造品出产金额的54.6%[121]。多摩地区的制造业事业所平均从业者数、工业品生产金额、附加价值额均远高于东京都区部,显示多摩地区的工业企业平均规模远大于东京都区部[121]。1930年代后期开始,由于京滨工业地带的过密化,日本政府积极促进将东京都区部的军工厂等重工业搬迁至多摩地区,促进了多摩的工业化[9]:220

东京都内的工业分布有着明显的地区特色。东京都心地区、城北地区的制造业以印刷产业为主。城南的大田区以机械金属制造业为主,品川区和目黑区则以电气机械制造业为主[9]:127。城东地区的工业构成较为多样化,并无占比极端突出的制造业,但日用消费品产业的比例相对较高[9]:120。城西地区以资讯通信机械、食品制造业为主[9]:127。电气机械制造业、汽车工业在多摩地区的工业占比最高,显示出多摩地区工业以大规模工场为主的特色[9]:237。多摩地区的汽车工业可追溯至二战前的军需产业转移,日野汽车的工厂所在地日野市尤其工业中输送用机械占比突出[9]:127。电机产业则主要自二战后兴起[9]:237-238。2010年代后,多摩地区有多家大型工厂关闭,工业空洞化问题是多摩地区的严峻挑战[122]

第三产业

东京证券交易所是世界总市值第三大股票市场

第三产业占东京都内生产总值的九成以上,其中以批发零售业的比例最大,达21.5%;其次是占比12.5%的不动产业、占比11.9%的专门·科学技术服务业、占比11.3%的资讯通信业[111]。据英国智库Z/Yen英语Z/Yen的排名,东京在2020年是世界第四位的金融中心,仅次于纽约、伦敦、上海[123]。三大巨型银行三菱UFJ银行三井住友银行瑞穗银行)、野村证券等日本大型金融机构的总部均位于东京。东京证券交易所的股票总市值仅次于纽约证券交易所纳斯达克,是美国以外市值最大的证券交易所[124]。东京都亦将国际金融都市作为重要的发展目标[125]

以东京站为中心的丸之内大手町八重洲有乐町地区聚集了众多大企业总部。1990年代末期后,因泡沫经济崩溃后地价下降加上JR东日本出售东京站上空的空中权[d][127],使得这一地区修建了众多摩天大楼成为可能,实现了大规模都市更新[9]:93-94。近年这一地区的商业设施快速增加,在维持中心商业区特征同时亦开始呈现商业消费区的色彩[9]:113-114。虽然自1960年代至1980年代,因新宿副都心计划的推行而是东京的中心商业区一度出现向西转移的倾向[128]。但在21世纪后,随着新桥站两侧的汐留虎之门地区先后进行大规模再开发[9]:114[129],以及JR东日本在品川站地区亦进行大规模开发计划[130],山手线东侧地区的中心商业区地位重新得到强化。被划入亚洲总部特区的涩谷地区则是山手线西侧在近年的企业总部设置热点地区[131]

和光百货是银座地标之一

位于东京站东南侧的银座是东京的传统商业区,三越松屋日语松屋 (百貨店)松坂屋等日本代表性百货店均在银座设有旗舰店[9]:182中央通晴海通交叉的银座四丁目路口日语銀座四丁目交差点长期以来稳居日本商业地地价榜首[132]。范围横跨港区和涩谷区的表参道地区是东京的另一传统高级商业区。开业于2006年的表参道Hills在日本最初的近代公寓之一青山公寓日语青山アパートメント原址上就地修建,一时引发话题[9]:183。山手线西侧的池袋、新宿、池袋在1958年被指定为东京最初的三大副都心[9]:188池袋在大正时期曾是文教地区,在20世纪初期因私铁公司武藏野铁道(现西武铁道)和东上铁道(现东武铁道)在此设站而成为交通中心,成为东京前往埼玉县方向的交通枢纽[9]:193-194。车站西口的东武百货店日语東武百貨店和东口的西武百货店是池袋的两大地标[9]:194新宿在江户时代就已经是一大娱乐中心[9]:189,在20世纪初期因京王电铁小田急电铁的开通而成为连接东京都心和郊外的交通枢纽[9]:189-190。1965年东京都厅关闭淀桥净水场日语淀橋浄水場后,将其所在的新宿西口地区开发为一大商务中心,并将东京都厅舍从丸之内搬迁到西新宿,令新宿西口地区成为东京都摩天楼最密集的地区之一[9]:190。而新宿东口及南口地区则是商业及娱乐色彩较强的地区,在外国亦有高知名度的歌舞伎町新宿黄金街区域,伊势丹百货店的旗舰店均位于新宿东口地区[44]:102。涩谷地区开始大规模开发的契机同样是因为铁路开通。1907年玉川电铁日语東急玉川線(现东急田园都市线)的开通令涩谷成为自东京都心前往西南郊方面的交通据点。此后东急电铁曾长期主导了涩谷的开发[9]:192。但1968年西武百货店在涩谷开店后,东急和西武两大私铁公司在涩谷展开了激烈的开发竞争,亦确立了涩谷以青年文化为主的独特气氛[9]:192。位于台东区中部的上野·浅草副都心日语上野・浅草副都心是东京都区部下町地区传统的商业中心,但在经过关东大地震及东京大空袭打击,以及东京商业中心在战后西移的影响下,其地位相对下降[9]:12。而锦糸町·龟户副都心日语錦糸町・亀戸副都心则发展为城东地区的另一主要商业中心[133]。立川市是多摩地区的交通枢纽,并也因此成为多摩地区最主要的商业中心[122]。为促进均衡发展,东京都厅现将八王子、立川、青梅、町田、多摩新市镇日语多摩ニュータウン五地作为多摩地区的核都市,并在八王子、立川、町田重点发展商业机能[134]

IT、娱乐等新兴的第三产业亦在东京都经济中有重要地位。以涩谷地区为中心[135],东京都的IT产业企业大多集中在六本木惠比寿等东京都区部的西南地区[9]:131。东京都也是日本动画制作公司最密集的地区,且大多数动画公司都分布在池袋线西武新宿线、中央线三条路线的沿线,呈现高度的集中特征[9]:131-132。这些地区在交通便利的同时振动及尘埃较少,满足制作动画的条件。加上这些地区属于住宅区,兼职主妇曾是动画企业重要的劳动力来源。因此中央线和西武线沿线地区得以成为动画产业集中的地区[9]:256-257

文化

夏目漱石是东京代表作家之一

方言

在旧东京市时期,东京方言日语東京方言可以分为主要在城西山手地区使用的山手方言日语山の手言葉,以及主要通行于城东下町地区的江户方言日语江戸言葉[136]:5-7。和其他关东方言日语関東方言相比,东京方言受到更多近畿地方方言的影响,并且存在元音的无声化现象[136]:8-9。20世纪后,由于人口流动的增加和东京市区范围的扩大,山手方言的使用区域沿中央线出现大幅扩张[136]:31-35,而山手方言和江户方言之间的界限也几乎消失[136]:36。1980年代时,东京本地人已大多认为自己平时使用的语言就是日语标准语,方言意识淡薄[136]:35-36多摩方言日语多摩弁和东京都区部方言在重音上有明显不同。但在二战后因标准语的普及,多摩地区的方言和东京都区部的方言日益趋同[136]:26。1980年代后亦出现多摩地区方言词汇在东京都心得到广泛使用的现象[136]:36

伊豆诸岛大部分地区方言的重音和东京都本土基本相同,但八丈岛、青岛使用的八丈方言保存有较多奈良时代及以前通行于日本东部的上古日语特征,和伊豆群岛其他地区的方言有着明显不同[136]:12-13。小笠原群岛因曾被美军占领,当地的小笠原语受到英语的强烈影响。但美军将小笠原群岛交还日本后,受人口结构变化的影响,小笠原群岛的方言已和日语标准语相差无几[136]:13

文学

自出生至死去的大部分人生都主要在东京度过的著名作家有夏目漱石樋口一叶芥川龙之介三岛由纪夫等人。夏目漱石出生在现新宿区喜久井町,曾在东京帝国大学担任英文学讲师。他的名作之一《三四郎日语三四郎》即以东京为舞台[137]。樋口一叶是日本近代第一位职业女性作家,她在文京区的故居现仍得到保存[138]。芥川龙之介毕业于东京帝国大学英文科,在学生时期就开始创作。他的作品以短篇小说为主,其代表作罗生门被选入日本国语教材[139]。三岛由纪夫是在海外拥有高知名度的日本作家之一,其代表作有《假面的告白》、《潮骚》、《金阁寺》、《丰饶之海》。他不仅为日本文学产生了深远影响,亦因坚定的皇国主义立场和三岛事件日语三島事件而在战后日本政治史及社会史上亦有一席之地[140]。东京都有众多的文学馆,纪念虽非东京出身,但在东京活跃著书的作家的生涯与作品[141]

月冈芳年“风俗三十二相”中身着黄八丈的女性

节庆

神田祭山王祭日语山王祭 (千代田区)深川祭日语深川祭有“江户三大祭日语江戸三大祭り”之称,前两者又并称为“天下祭”[142]。神田祭是神田明神的祭礼,原本在9月举办,但从1892年开始为避开台风而改在每年5月中旬举行。神田祭也是江户三大祭中规模最大的祭礼,和京都的祇园祭、大阪的天神祭日语天神祭并列为日本三大祭[143]。山王祭是日枝神社的祭礼,每两年在6月举办一次[144]。深川祭是富冈八幡宫的祭礼,在每年8月15日前后举办,又有“泼水祭”的别称[145]浅草神社三社祭日语三社祭在每年5月举行,是东京另一大型祭礼活动,其历史超过700年[146]。自1978年开始在每年夏季举办的隅田川花火大会是东京都规模最大的烟花大会[147]

传统工艺

东京都现在将41种传统工艺品认定为传统工艺品[148]村山大岛䌷日语村山大島紬原产于多摩地区的武藏村山市、瑞穗町、昭岛市等地,是使用生丝生产的传统纺织品,起源于19世纪初期[149]多摩织日语多摩織则是特产于八王子市的传统丝织品[150]黄八丈日语黄八丈是八丈岛特产的丝绸服饰,提取于八丈岛自生草木中的染料是黄八丈拥有独特着色的原因[151]江户和竿日语江戸和竿是起源于18世纪,采用柱子生产的钓竿,主要在城东的台东区、葛饰区、荒川区生产[152]江户切子日语江戸切子和江户硝子都是东京的玻璃特产品,主要产地在墨田区、江东区、江户川区[153][154]

饮食

江户时代的东京形成了和以大阪为中心的上方料理完全不同的饮食文化,在调味上偏好浓口酱油[155],并广泛使用清汤[156]鳗鱼蒲烧江户前寿司日语江戸前寿司天妇罗荞麦面是当时的江户四大料理,现在仍是日本料理的代表菜肴[157]。同时因民众对生活品质的追求和识字率的提高,当时的江户已经出现大量食谱书籍[158]。在江户时代,渔民多在日本桥附近出售鲜鱼,形成了鱼河岸文化[9]:186。关东大地震后,东京府设立了多家大型批发市场,其中主要销售水产品的筑地市场不仅有“东京的厨房”之称,亦是重要的观光景点[9]:186。2018年,筑地市场的批发市场机能转移至丰洲市场,但面向游客的筑地场外市场仍继续营业[159]。今日东京是世界屈指的美食之都。除了传统日本料理之外,西洋、中华等外国饮食令东京的饮食文化更加多样充实。2020年,东京有多达464家店铺登上米其林指南,是世界拥有米其林指南星级餐厅数最多的都市[160]

博物馆及图书馆

国立国会图书馆

东京都有多达272家博物馆,其中以历史博物馆最多,其次是美术博物馆[161]上野是东京的一大博物馆中心,日本四大国立博物馆之一的东京国立博物馆;日本最大的科学博物馆之一国立科学博物馆国立西洋美术馆东京都美术馆上野之森美术馆等美术馆均位于上野地区[162]。东京国立博物馆是日本最古老的博物馆,由五个展示馆和资料馆构成,在2019年3月时收藏有89件日本国宝和644件重要文化财,收藏品总数有119,064件。此外东京国立博物馆收藏的寄托品中有55件是日本国宝、253件是重要文化财[163]。国立西洋美术馆的建筑作为勒·柯布西耶的建筑作品入选世界文化遗产[164]。东京都拥有东京国立近代美术馆国立新美术馆两座国立美术馆。前者收藏展示明治时代后期之后的近现代美术作品[165];后者是不设固定藏品的新形态美术馆,拥有日本最大的展览面积,建筑由黑川纪章设计[166]江户东京博物馆开馆于1993年,着重收藏展示和东京的历史文化有关的藏品[167]

国立国会图书馆是日本唯一保存日本国内出版的所有出版物的法定送存图书馆,实质上是日本唯一的国立图书馆[168]东京都立图书馆由位于港区的中央图书馆和位于国分寺市的多摩图书馆构成,是日本规模最大的公立图书馆[169]。东京都各自治体均设有公立图书馆[170],公立图书馆总数有388家[171]

表演艺术及场地

日本管弦乐团联盟日语日本オーケストラ連盟的25个正会员中,有9个是东京都的交响乐团[172]东京都交响乐团的据点东京文化会馆是东京都最著名的公营音乐演出场地,除了交响乐之外亦举办歌剧等高雅音乐艺术的演出,有“音乐的殿堂”之称[173]。位于千代田区隼町国立剧场主要上演歌舞伎、日本舞等日本传统的表演艺术[174]。与之相对的是位于涩谷区本町新国立剧场则主要作为歌剧芭蕾现代舞话剧等西洋、现代表演艺术的演出场地[175]。由东宝运营的帝国剧场是日本第一座西洋式演剧剧场[176]。起源于京都的歌舞伎在江户展开了不同于上方的独特发展,即使德川幕府屡次打压,仍不能降低江户庶民对歌舞伎的热情。歌舞伎在江户时代和相扑、游里并列为三大娱乐,现在仍有很高人气[177]。位于银座的歌舞伎座是歌舞伎专用剧场,亦是日本最著名的歌舞伎剧场之一,设立于1889年,其现在的建筑是修建于2014年的第五代建筑[178]

秋叶原现在既是电器街,亦是ACG文化圣地

次文化

较为宽容的社会气氛令东京拥有容许众多次文化发展的环境。位于东京站和上野站之间的秋叶原地区在战后初期发展为电器街,现仍有众多销售特殊电子部品的小型店铺。1980年代后,随着家用游戏机的普及,秋叶原成为游戏爱好者的圣地,并进一步发展为御宅族文化的中心。现在秋叶原地区除了销售ACG关联商品的店铺之外,亦有众多女仆咖啡厅等面向御宅族的服务业店铺存在[9]:183-184。和秋叶原类似,池袋、中野亦以御宅族文化中著称。池袋的少女路日语乙女ロード聚集了众多面向女性御宅族的店铺;中野百老汇拥有包括面向御宅族在内的众多次文化店铺[179]下北泽地区以音乐和戏剧次文化而著称,被旅行杂志《Time Out》选为世界第二酷的街区[180]新宿二丁目是日本最大规模的同志村[181],但近年因观光地化而发生而增加了众多异性恋游客[182]

教育

东京大学安田讲堂

东京都设有137所大学,占日本的17.6%[183]。大学生和短期大学生占东京都区部总人口的近6%,这一比例在日本的大都市中位列第二[184]东京大学创立于1877年,是日本第一所近代大学,也是日本的最高学府[185]。2020年时,东大共设有11个学院,学生数超过2.8万人[186]。东京大学的五个校区中,除了位于千叶县柏市的柏校区之外,其他四个校区(本乡、驹场、白金、中野)均位于东京都区部[185]日本人诺贝尔奖得主中,物理学奖得主朝永振一郎江崎玲于奈小柴昌俊梶田隆章;化学家得主根岸英一;生理学医学奖得主大村智大隅良典;文学家得主川端康成大江健三郎;和平奖得主佐藤荣作都毕业于东京大学[187]东京工业大学一桥大学亦是东京都顶级的大型国立大学。前者主校区位于目黑区大冈山,历史超过130年,是日本最顶级的理工科大学[188]。后者位于国立市,以商科和社会科学为主[189]。除了上述的三所大学之外,东京都还有东京外国语大学[190]东京医科齿科大学[191]东京艺术大学等在专业领域享有盛名的国立大学[192]东京都立大学的前身是成立于2005年,由四家大学合并而成的首都大学东京,在2020年改为现名,是由东京都政府成立的公立大学[193]。由大隈重信创建的早稻田大学[194]和由福泽谕吉创建的庆应义塾大学[195]合称“早庆”,被认为是东京都私立大学的双璧。有基督宗教色彩的上智大学国际基督教大学;以理工科为主的东京理科大学;常被合称为MARCH明治大学青山学院大学立教大学中央大学法政大学[196];和日本皇室有密切联系的学习院大学亦是东京都代表性的私立大学。御茶之水一带因聚集了众多大学,有“日本的拉丁区”之称[197]。自关东大地震后,东京都心的大学开始出现向多摩地区转移的现象。二战后军需用地的腾空加快了多摩地区设置大学校区的速度,并在1970年代后期至1980年代前期中央大学、法政大学部分搬迁至多摩时达到高潮。但泡沫经济崩溃后由于地价下降,多摩地区不少大学又迁回东京都心[9]:254-255

东京都在2020年度有1,328家小学校,学生人数接近62万人;803家初级中学,学生人数超过30万人;428家高等中学,学生人数超过30万人[198]。荒川区的开成高中日语開成中学校・高等学校长期以来是东京大学合格者最多的高中[199]

体育

新国立竞技场是2020年奥运会的主会场

东京已三次成功申办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东京原本获得过1940年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的举办权,但因中日之间战争导致的紧张局势和军部压力,东京后来辞退了这届奥运会的主办权[200]1964年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是东京首次举办奥运会。这届奥运会有93的国家及地区的5,152名选手参加[201],会场大多设在东京都区部的西部地区[202]。东京都在2013年获得2020年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的主办权[203]。这次奥运会的会场主要分布在沿用1964年奥运会会场的东京都区部西部地区,以及东京湾沿岸地区[204]。主会场新国立竞技场修建在1964年奥运会主场馆国立霞丘陆上竞技场的原址上[205]。但受到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在全球扩大的影响,2020年奥运会延期至2021年举行[206]。除了奥运会之外,东京还举办过1991年世界田径锦标赛英语1991 World Championships in Athletics等国际体育赛事[207]。自2007年开始举办的东京马拉松现已加入世界马拉松大满贯,成长为世界主要马拉松赛事之一[208]

东京都拥有读卖巨人养乐多燕子两家日本职棒球队。读卖巨人的主场球场是东京巨蛋,母公司是读卖新闻社,是迄今获得日本冠军次数最多的棒球队[209]。养乐多燕子的主场球场是明治神宫棒球场,现在的大股东是养乐多本社日语ヤクルト本社日本国有铁道产经新闻社亦曾是该队的大股东),曾经五次获得日本冠军[210]。东京都现在有FC东京[211]东京绿茵[212]町田泽维亚[213]三家J联赛球队。大相扑的六个本场所中,初场所、夏场所、秋场所均在东京的两国国技馆举办[214]

媒体

NHK放送中心

东京是日本出版业及媒体业的绝对中心。包括讲谈社集英社KADOKAWA小学馆等大型出版社在内,日本80%以上的出版社位于东京[215]神田神保町地区拥有世界最大规模的旧书街神田古书店街[216]。日本五大全国性报社(读卖新闻社、朝日新闻社每日新闻社日本经济新闻社、产经新闻社)的总部均位于东京,其中读卖新闻朝日新闻是世界发行量最大的两份新闻[217]东京新闻则是东京都唯一的地方报纸[218]。有乐町地区曾聚集了读卖新闻、朝日新闻、每日新闻三家报社的总部,因此曾有“新闻街”之称。但现在这三家报社均已搬离有乐町。现在大手町聚集了读卖新闻、日本经济新闻、产经新闻三家报社的总部,成为新的报社集中地[219]

总部位于涩谷区神南的日本放送协会(NHK)是世界规模最大的公共广播机构之一,提供在日本国内播出的无线电视卫星电视、AM及FM广播,以及面向海外的广播电视服务[220]。晨间的带状连续剧《连续电视小说[221]时代剧大河剧[222]是NHK最著名的代表节目。东京都的商业广播电台有AM电台TBS电台日本放送文化放送,以及FM电台TOKYO FMJ-WAVEInterFM[223]。日本五家民营电视核心局日本电视台朝日电视台TBS电视台东京电视台富士电视台)均位于东京都港区[224]。各核心局制作的节目透过其联播网在日本全国播放。TOKYO MX则是唯一以东京都为播出地区的电视台[225]东映、东宝、松竹等日本主要电影公司亦位于东京。东宝东京摄影所、圆谷制作等映像产业企业的所在地世田谷地区曾是东京的一大电影制作中心[226]

观光

浅草寺境内

2019年度,有5.58亿人次的观光客到访东京都,其中1,517.6万人次是外国人观光客。观光产业为东京都带来超过6兆日元的消费[227]。东京都的历史文化观光资源主要集中于东京都区部地区。台东区的上野公园浅草寺一带是最能体现东京下町风情的地区。上野公园设立于1871年,是日本第一个公园[228]。设立于1882年的上野动物园则是日本第一家动物园,以熊猫展示而著称[229]阿美横丁是一条起源于战后初期的商店街,亦是东京都民采购年货的著名地点[230]。浅草寺的历史可以追溯至628年,是东京都历史最悠久的寺院,亦是东京庶民文化的据点[231]。位于隅田川东侧的东京晴空塔高634米,是世界最高的电波塔,既作为电视讯号发射塔使用,亦是能一览东京全景的著名景点[232]。竣工于1958年的东京塔是东京晴空塔启用之前的电视讯号发射塔[233],现在仍然是著名的瞭望景点[234]。位于东京塔脚下的增上寺是德川家的灵庙,德川将军15人中有6人长眠在此[235]。汐留东侧的滨离宫恩赐庭园是江户时代代表性的大名庭园日语大名庭園,是日本的特别名胜[236]

东京都亦有众多文化和娱乐主题的景点。由宫崎骏担任馆主的三鹰之森吉卜力美术馆完整再现吉卜力工作室作品的世界观[237]。丰岛区的常盘庄漫画美术馆日语トキワ荘マンガミュージアム再现了漫画家手冢治虫赤冢不二夫等人居住过的常盘庄[238]长谷川町子美术馆则是展示《海螺小姐》作者、国民荣誉赏得主长谷川町子收藏美术品的个人美术馆[239]。位于新宿站附近的新宿御苑拥有日式庭园、法式花园、英式花园等不同类型的园林景观[240]。文京区的六义园小石川后乐园在江户时代是江户的两大庭园[241][242]。以台场为中心的东京临海副都心以都市型度假地为开发概念,在1997年富士电视台迁入后成为一大观光地区。现在台场地区有大型游戏中心Joypolis日语ジョイポリス大江户温泉物语日语大江戸温泉物語等多样景点。在东京国际展示场举办的Comic Market是日本最大规模的动漫盛典[9]:184-185六本木地区在二战前设有陆军基地。战后这些基地被美军接收,并出现众多面向美军的酒吧等娱乐场所。现在的六本木仍是东京一大夜生活中心[243]

东京都西部的自然公园是众多东京都民在假日亲近自然的去处[9]:144-145。位于八王子市的高尾山每年有约300万人攀登,是世界登山者数最多的山峰[244]等等力溪谷公园是东京都区部唯一的溪谷[245]。伊豆群岛在日本是著名的海钓圣地,并拥有温泉等观光资源[9]:145。小笠原群岛在2011年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后,观光客数从之前的年均2万人前后增加到近3万人[246]

交通

铁路

新宿站全景

东京拥有世界最复杂的通勤铁路网,铁路交通承担了东京都区部48%的交通量[247]新宿站每日乘客数超过230万人,是世界最繁忙的车站[248]。东京铁路的历史开始于1872年新桥(后来的汐留)至横滨(现樱木町)的铁路[9]:230。多摩地区的第一条铁路则是开业于1889年的新宿至立川的中央线[9]:229甲午战争前后日本爆发民营铁路热潮,多摩地区也在这一时期出现了青梅铁道等私营铁路公司[9]:230。关东大地震后的郊外化进展更加速了多摩地区铁路网的成型,并同时成为通勤铁路高速化的契机[9]:231。1950年时,东京都就已经形成了都心基本由国铁(现JR)垄断,各私铁路线及部分国铁路线自东京、新宿、涩谷池袋等据点车站向郊外延伸的放射形路线网[9]:194。自1950年代至1970年代,东京都的铁路建设以都心地区的地下铁路网为主[9]:194。与此同时,多摩地区的众多货运铁路改为客运铁路,以适应不断增加的通勤客需求[9]:232-234。1960年京成电铁和都营地下铁1号线(现浅草线)之间实施直通运行后,东京的国铁、私铁、地下铁之间开始广泛实施跨越不同公司路线的直通运行,大幅提高了铁路交通的便利度[9]:197。1980年代,郊区的铁路新线及复线化成为东京都新的铁路建设中心,京叶线、埼京线等路线修建于这一时期[9]:194。1990年代后,随着临海副都心的开发,百合欧、临海线等沿海地区的新线成为这一时期的东京都铁路新线[9]:194。今后东京都铁路建设的焦点大多聚集在自羽田机场前往东京都心的路线[249][250]。通勤时段拥挤不堪的列车是东京都的一大社会问题。在1970年代中期,东京圈主要铁路区间的平均混杂率曾超过220%[9]:195-196。因铁路公司提升运量及错峰通勤等措施奏效,东京圈在2019年的主要区间平均混杂率已经降至163%。但东京圈的平均混杂率及平均通勤所需时间仍远高于大阪、名古屋大都市区[251]

JR东日本是东京都最重要的铁路公司,在东京都心环状运行的山手线是东京最重要的铁路交通大动脉,每周乘客人数达1,581万人[252]。JR东日本在东京都区部内的山手线东侧路线有京滨东北线横须贺·总武快速线上野东京线(由东海道线宇都宫线高崎线常磐线组成的运行系统)、京叶线;西侧路线有埼京线湘南新宿线(由宇都宫线、横须贺线、高崎线、东海道线组成的运行系统)。中央线快速、中央·总武缓行线横贯东京都中央,是东京都的东西方向大动脉。青梅线五日市线是JR东日本在多摩地方的东西方向路线;八高线武藏野线则是南北方向路线[253]。东京都有东京、品川、上野三个新干线车站,东京站是东海道·山阳新干线东北·北海道新干线秋田新干线山形新干线上越新干线北陆新干线的起点[254]JR东海将品川站作为修建中的中央新干线的起点[255]

东京地下铁和都营地下铁路线图

关东地方的9家大手私铁公司中,小田急电铁、京王电铁、京滨急行电铁京成电铁、西武铁道、东急电铁、东武铁道、东京地下铁在东京都内有自公司的路线。2019年11月30日相铁·JR直通线通车后,相模铁道亦开始有列车直通至东京都心,令关东全部大手私铁均有列车行驶进入东京都区部[256][257]。小田急电铁[258]、京王电铁[259]在东京都心的最主要车站都是新宿站,两者路线在东京都的主要覆盖范围也都是西南部地区。东急电铁在东京都心的最主要车站是涩谷站,路线主要覆盖东京都南部[260]。京滨急行电铁在东京都心的最主要车站是品川站,主要服务前往神奈川县东部及羽田机场的乘客[261]。京成电铁在东京都心的最主要车站是上野站,主要服务前往千叶县及成田国际机场的乘客[262]。西武铁道在东京都的据点车站是西武新宿站和池袋站,路线主要覆盖东京都西北地区[263]。东武铁道拥有关东地方各私铁公司最长的营业里程数,在东京都的据点车站有池袋、浅草龟户,是自东京前往埼玉、栃木群马的重要交通方式[264]

1927年开通的上野至浅草的地铁是东亚第一条地铁[265]东京的地下铁系统由东京地下铁和东京都交通局都营地下铁)运营。东京地下铁的前身是由日本政府和东京都政府共同出资的帝都高速度交通营团,在2004年实现民营化[266]。东京地下铁有银座线丸之内线日比谷线东西线千代田线有乐町线半藏门线南北线副都心线9条路线,总营业长度195千米,设有180个车站,2019年度的日均乘客数有755万人[267]。都营地下铁有浅草线三田线新宿线大江户线4条路线,总营业长度109千米,设有106个车站,2018年度的日均乘客数有282万人[268]。整合东京地下铁及都营地下铁是东京都政的议题之一[269]

临海线筑波快线是东京都的两条第三部门重铁路线[270]。除了上述的重铁路线之外,东京都还拥有连接东京都心的和羽田机场的东京单轨电车[271];多摩地区西部的南北向交通动脉多摩都市单轨电车[9]:262-265;前往临海副都心的重要交通方式百合鸥号[9]:185-186;东京都北部的自动导引铁路英语Automated guideway transit日暮里-舍人线[272];东京唯一公营路面电车荒川线[273];唯一私营路面电车世田谷线[274]等中运量铁路交通系统。

巴士

首都高速1号上野线

都营巴士是东京都区部主要的巴士业者,由东京都交通局运营。2019年时,都营巴士共有130条路线,营业里程740.6千米。2018年度,都营巴士的日均乘客数约有63.9万人[275]。除了都营巴士之外,各私铁公司持有的巴士公司也在东京都区部设有巴士路线。相比于东京都区部,巴士在多摩地区的交通中有更重要地位。多摩地区的巴士路线网自1950年代开始成型,在1970年代基本完成。但此后受汽车普及导致交通堵塞现象日益严重,巴士的准点率明显下降,引发巴士乘客数开始减少,巴士路线网也因此整并[9]:234。为应对人口高龄化导致交通弱者增加,多摩地区大部分城市均有开设社区巴士[276][9]:234-235

自东京都出发可乘坐高速巴士前往北海道冲绳县以外的日本各地[277]。2016年,位于新宿站南口的日本最大客运总站Busta新宿开业。其第一年的日均乘客数就有2.8万人,日均班次约1,470班[278]

公路

2018年时,东京都的道路总长度约有24,623千米,其中21,854千米是区市町村道、2,371千米是都道、348千米是一般国道、49千米是高速汽车国道[279]。二战后随着汽车的普及,东京都开始积极建设一般道路和高速公路网,形成了以东京为中心,包括东关东自动车道常磐自动车道东北自动车道关越自动车道中央自动车道东名高速公路在内的放射性高速公路网[9]:111-112。然而随着车流量的增加,环绕东京都心的首都高速中央环状线陷入慢性拥堵状态,并波及到其他高速公路[9]:112。为此东京都积极推进东京外郭环状道路日语東京外かく環状道路首都圈中央联络自动车道两条环状高速公路的建设,以减轻交通堵塞[280]。现在东京都区部的大部分高速公路由首都高速公路管理[281]。在一般道路方面,东京都在23区将环状道路和前往多摩地区的道路作为重点改建道路。在多摩地区则重点修建南北向道路[280]

水运

品川码头

在江户时代,江户中心运河网密布,水运在江户的交通及物流中有着极为重要的地位。但在20世纪后,由于都市化的进展,东京都心的水路网快速缩小,大量水路被填平或改为暗渠,用于修建道路[9]:177-179。现在东京都主要的水运交通是连接本土和伊豆群岛、小笠原群岛的航路。邮政局在1875年开设了东京和伊豆群岛之间的命令航路。1891年,东京湾汽船开设了东京和伊豆群岛之间的自由航路[9]:47-48。现在东京都本土和伊豆群岛之间的航运由东海汽船日语東海汽船负责运营[282]。东京都本土和小笠原群岛之间的定期航路开始于1876年,但在1942年受太平洋战争影响而暂停[9]:48-49。现在东京都本土和小笠原群岛之间的航运由小笠原海运日语小笠原海運负责运营[283]

东京港的历史可以追溯至太田道灌在1457年开辟的江户凑。1880年,东京府开始进行筑港调查,开始东京港的近代化进程。关东大地震后,因陆上交通中断而导致救援物资只能从海上搬运,令东京港的重要性凸显,东京府也因此对东京港进行大幅扩建,使大型船得以停靠东京港,并在1941年成为国际贸易港。1949年,东京都发布了东京港修筑计划,开始着手建设丰洲、晴海、品川码头。1967年,日本第一个货柜码头品川码头在东京港竣工[284]。2019年,东京港处理的货柜总量达501万TEU[285]。东京港设有竹芝日语竹芝埠頭有明日语東京港フェリー埠頭青海日语東京国際クルーズターミナル晴海日语晴海客船ターミナル四个客船码头及一个渡轮码头[286]。2020年,位于青海的东京国际游轮码头开业,令东京港可停靠大型游轮[287]

航空

羽田机场第3航厦

东京国际机场,通称“羽田机场”,是东京都最主要的民航机场。羽田机场开业于1931年,最初名为“东京飞行场”。二战后羽田机场被驻日盟军总司令占领,并在1952年交还日本,此后更名为东京国际机场。1978年成田国际机场开业后,羽田机场绝大部分国际航线都转移至成田机场,几乎成为国内航线专用机场。在1988年至2000年,羽田机场先后扩建了三条跑道,并在2004年开设了第二航厦[9]:206。2010年,随着D跑道的竣工,羽田机场开设了国际线航厦,再次开始大规模国际化,并实现24小时运行[288][289]。现在羽田机场设有三个航厦。第1航厦主要由日本航空使用;第2航厦主要由全日本空输使用;第3航厦主要由国际线航班使用[290][291]。现在羽田机场开设有前往日本国内外超过100个都市的航班[292]。在2017年,羽田机场的利用乘客数超过8,540万人,位居世界第四[293]

位于调布市调布飞行场开设有前往伊豆群岛的定期航班[294],均由新中央航空运营[295]。伊豆群岛有大岛机场新岛机场神津岛机场三宅岛机场八丈岛机场五个机场[296]

姊妹及友好都市

东京都和以下城市是姊妹友好都市(其中部分缔结对象实际上是一级行政区[297]

城市 国家 缔结日期
纽约  美国 1960年02月29日
北京  中国 1979年03月14日
巴黎  法国 1982年07月14日
新南威尔士州  澳大利亚 1984年05月09日
首尔  韩国 1988年09月03日
雅加达  印尼 1989年10月23日
圣保罗州  巴西 1990年06月13日
开罗省  埃及 1990年10月23日
莫斯科  俄罗斯 1991年07月16日
柏林  德国 1994年05月14日
罗马  意大利 1996年07月05日
大伦敦  英国 2015年10月14日

注释

  1. ^ 东京都厅所在地。
  2. ^ 日本现在没有任何法律规定首都之地点,但东京都区部为日本的中央政府所在地,因而使东京都被广泛认知为日本首都。此外日本在1950年制定过《首都建设法》,但已废除。1956年制定的《首都圈整备法》则将东京都、埼玉县、千叶县、神奈川县、茨城县、栃木县、群马县、山梨县规定为首都圈。
  3. ^ 在江户氏兴起之前,“江户”这一地名很可能已经存在。“江”指日比谷入江日语日比谷入江,“户”有河口、湾口之意[39]
  4. ^ 指将建筑上空未利用的容积率让渡给其他业者的行为。东京站高度只有三层。JR东日本将未利用的容积率出售给丸之内地区主要地主三菱地所,将出货空中权获得的资金用于修复东京站建筑。而三菱地所得以在持有土地上修建更高的建筑[126]

参考资料

  1. ^ 1.0 1.1 1.2 「東京都の人口(推計)」の概要(令和2年9月1日現在). 東京都. [2020-10-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12) (日语).
  2. ^ リンク集/都内区市町村. 東京都. [2020-10-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03) (日语).
  3. ^ 世界の都市総合力ランキング2019 (PDF). 森記念財団. [2020-10-04].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02-01) (日语).
  4. ^ The Global Liveability Index 2019. The 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 [2020-10-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14) (英语).
  5. ^ 東京都旗の制定. 東京都例規集データベース. [2020-10-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12) (日语).
  6. ^ 6.0 6.1 6.2 6.3 6.4 6.5 6.6 都の紋章・花・木・鳥・歌. 東京都. [2020-10-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05) (日语).
  7. ^ 第1部 東京のあらまし (PDF). 東京都. [2020-10-04].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10-10) (日语).
  8. ^ 東京都の地形・地盤. ジオテック株式会社. [2020-10-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3-28) (日语).
  9. ^ 9.00 9.01 9.02 9.03 9.04 9.05 9.06 9.07 9.08 9.09 9.10 9.11 9.12 9.13 9.14 9.15 9.16 9.17 9.18 9.19 9.20 9.21 9.22 9.23 9.24 9.25 9.26 9.27 9.28 9.29 9.30 9.31 9.32 9.33 9.34 9.35 9.36 9.37 9.38 9.39 9.40 9.41 9.42 9.43 9.44 9.45 9.46 9.47 9.48 9.49 9.50 9.51 9.52 9.53 9.54 9.55 9.56 9.57 9.58 9.59 9.60 9.61 9.62 9.63 9.64 9.65 9.66 9.67 9.68 9.69 9.70 9.71 9.72 9.73 9.74 9.75 9.76 9.77 9.78 9.79 9.80 9.81 9.82 9.83 9.84 9.85 9.86 9.87 9.88 斎藤功·石井英也·岩田修二. 《日本の地誌5 首都圏I》. 东京都: 朝倉書店. 2009. ISBN 978-4-254-16765-8 (日语).
  10. ^ 東京のゼロメートル地帯 (PDF). 国土地理院. [2020-10-05].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7-06-10) (日语).
  11. ^ 谷底にある渋谷駅 (PDF). 国土地理院. [2020-10-05].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7-06-10) (日语).
  12. ^ 多摩丘陵とは. 東京都公園協会. [2020-10-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3-27) (日语).
  13. ^ 東京都最高峰の雲取山で、東京一の絶景を目指す登山を堪能しよう. Yamakei Online. [2020-10-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0-20) (日语).
  14. ^ 世界自然遺産小笠原諸島について. 東京都. [2020-10-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08) (日语).
  15. ^ 西之島、なくなっちゃうかも? 噴火の方式に変化の兆し. 朝日新聞デジタル. [2020-10-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27) (日语).
  16. ^ 海域火山データベース. 海洋情報部トップ. [2020-10-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19) (日语).
  17. ^ 位置・気候. 小笠原村. [2020-10-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09) (日语).
  18. ^ 歴史. 小笠原村. [2020-10-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09) (日语).
  19. ^ 沖ノ鳥島の概要. 東京都産業労働局. [2020-10-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08) (日语).
  20. ^ 位置・地勢・気候. 小笠原村. [2020-10-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27) (日语).
  21. ^ 21.0 21.1 東京都の水産 (PDF). 東京都産業労働局. [2020-10-07].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10-08) (日语).
  22. ^ 海岸区分と海岸保全施設 (PDF). 東京都港湾局. [2020-10-07].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10-12) (日语).
  23. ^ 23.0 23.1 23.2 23.3 石田進. 《東京湾・台場 : その歴史と現認レポート》. 东京都: 批評社. 2013. ISBN 9784826505871 (日语).
  24. ^ 面積調でみる東京湾の埋め立ての変遷と埋立地の問題点 (PDF). 小荒井衛・中埜貴元. [2020-10-14].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10-14) (日语).
  25. ^ 130年で面積3.5倍 東京・江東区、埋め立ての歴史. 日本経済新聞. [2020-10-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14) (日语).
  26. ^ 26.0 26.1 平年値(年・月ごとの値). 気象庁. [2020-10-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5-18) (日语).
  27. ^ 27.0 27.1 河川. 東京都建設局. [2020-10-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15) (日语).
  28. ^ 荒川を知ろう. 荒川下流河川事務所. [2020-10-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15) (日语).
  29. ^ 2.荒川放水路の開削. 荒川下流河川事務所. [2020-10-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24) (日语).
  30. ^ 低地河川の整備. 東京都建設局. [2020-10-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05) (日语).
  31. ^ 玉川上水の歴史. 東京都水道局. [2020-10-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7) (日语).
  32. ^ 小河内ダムの紹介. 東京都水道局. [2020-10-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08) (日语).
  33. ^ 33.0 33.1 1.7 東京都 (PDF). 気象庁. [2020-10-05].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10-10) (日语).
  34. ^ 関東甲信地方の天候の特性. 気象庁. [2020-10-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06) (日语).
  35. ^ 年ごとの値. 気象庁. [2020-10-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03) (日语).
  36. ^ 36.00 36.01 36.02 36.03 36.04 36.05 36.06 36.07 36.08 36.09 36.10 36.11 36.12 36.13 36.14 36.15 36.16 36.17 36.18 36.19 36.20 36.21 36.22 36.23 36.24 36.25 36.26 36.27 36.28 36.29 36.30 36.31 36.32 36.33 36.34 36.35 36.36 36.37 36.38 36.39 36.40 36.41 36.42 36.43 36.44 36.45 36.46 36.47 36.48 36.49 36.50 36.51 36.52 36.53 36.54 36.55 36.56 36.57 36.58 36.59 36.60 36.61 36.62 36.63 36.64 36.65 36.66 36.67 36.68 36.69 36.70 36.71 36.72 36.73 36.74 36.75 36.76 36.77 36.78 36.79 36.80 36.81 36.82 36.83 36.84 36.85 36.86 36.87 36.88 36.89 36.90 36.91 36.92 36.93 36.94 竹内誠. 《東京都の歴史》. 东京都: 山川出版社. 2010. ISBN 9784634321311 (日语).
  37. ^ 37.0 37.1 鈴木直人·谷口榮·深澤靖幸. 《遺跡が語る東京の歴史》. 东京都: 東京堂出版. 2009. ISBN 9784490206630 (日语).
  38. ^ 遺跡の宝庫. 飛鳥山3つの博物館. [2020-10-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12) (日语).
  39. ^ 「江戸」はいつ頃から「江戸」と呼ばれるようになったのか。「江戸氏」とは関係があるのか。(2015年). 江戸東京博物館. [2020-10-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15) (日语).
  40. ^ 江戸幕府を開いた徳川家康:戦国時代から安定した社会へ. nippon.com. [2020-10-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09) (日语).
  41. ^ 41.0 41.1 41.2 41.3 41.4 41.5 41.6 41.7 安藤優一郎. 《江戸・東京の歴史と地理 : 江戸の“魅力"がこの一冊で!》. 东京都: 日本実業出版社. 2010. ISBN 9784534046932 (日语).
  42. ^ 江戸幕府を開いた徳川家康:戦国時代から安定した社会へ. 江戸の範囲~天下の大江戸、八百八町というけれど. [2020-10-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04) (日语).
  43. ^ 1657 明暦の江戸大火 (PDF). 内閣府. [2020-10-11].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6-09-10) (日语).
  44. ^ 44.0 44.1 浅井建爾. 《東京の地理と地名がわかる事典 : 知れば知るほどおもしろい》. 东京都: 日本実業出版社. 2018. ISBN 9784534055828 (日语).
  45. ^ 4. 東京府を設置. 国立公文書館. [2020-10-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1-11) (日语).
  46. ^ 9. 全国を3府73県に. 国立公文書館. [2020-10-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4-18) (日语).
  47. ^ 12. 東京府に15区を設置. 国立公文書館. [2020-10-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1-11) (日语).
  48. ^ 13. 市制・町村制. 国立公文書館. [2020-10-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1-11) (日语).
  49. ^ 49.0 49.1 東京の行政区画の変遷 (PDF). 東京都都市整備局. [2020-10-12].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10-12) (日语).
  50. ^ 17. 東京都制. 国立公文書館. [2020-10-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1-11) (日语).
  51. ^ 美濃部革新都政 誕生. NHK. [2020-10-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02) (日语).
  52. ^ 南方諸島及びその他の諸島に関する日本国とアメリカ合衆国との間の協定・御署名原本・昭和四十三年・第十二巻・条約第八号. 国立公文書館. [2020-10-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09) (日语).
  53. ^ 東京都年表. 東京都. [2020-10-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04) (日语).
  54. ^ 都庁舎. 新宿観光振興協会. [2020-10-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12) (日语).
  55. ^ 臨海副都心の開発 (PDF). 東京都都市整備局. [2020-10-12].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10-12) (日语).
  56. ^ 見える化改革 報告書「臨海地域開発」 (PDF). 東京都港湾局. [2020-10-12].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10-12) (日语).
  57. ^ 東京都知事選挙. 選挙ドットコム. [2020-10-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12) (日语).
  58. ^ 58.0 58.1 東京都知事選挙(平成28年7月31日執行) 開票結果. 東京都選挙管理委員会. [2020-10-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02) (日语).
  59. ^ 東京一極集中の動向と要因について (PDF). 首相官邸. [2020-10-12].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06-13) (日语).
  60. ^ 未来への投資~人が輝く東京に向けて~重点政策方針2019 (PDF). 東京都. [2020-10-12].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04-05) (日语).
  61. ^ 61.0 61.1 61.2 61.3 61.4 61.5 61.6 61.7 61.8 61.9 参考表4 - 東京都の統計. 東京都. [2020-10-06] (日语).
  62. ^ 数字で見る東京の魅力 世界最大の集積都市. 日経BP総研. [2020-1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12) (日语).
  63. ^ 63.0 63.1 63.2 2060 年までの東京の⼈⼝推計 (PDF). 東京都. [2020-10-06].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9-12-31) (日语).
  64. ^ 平成30年東京都人口動態統計年報(確定数). 東京都. [2020-10-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05) (日语).
  65. ^ 「東京都の昼間人口」(従業地・通学地による人口)の概要. 東京都. [2020-10-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05) (日语).
  66. ^ 昼間・夜間人口、昼夜間人口比率 (PDF). 東京都. [2020-10-06].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10-08) (日语).
  67. ^ 10年で10万人増! 江東区の人口増加が止まらない. J-CAST. [2020-10-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08) (日语).
  68. ^ 多摩ニュータウンはどこに向かうのか? (PDF). 多摩市. [2020-10-06].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10-12) (日语).
  69. ^ 69.0 69.1 69.2 昭和54年からの時系列データ(各年1月1日現在). 東京都. [2020-10-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15) (日语).
  70. ^ 東京で暮らす外国人、過去最多の55万人 : 新宿区は全人口の12.4%に. nippon.com. [2020-10-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09) (日语).
  71. ^ 2 多文化共生社会実現に向けた現状と課題 (PDF). 東京都生活文化局. [2020-10-06].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07-12) (日语).
  72. ^ 72.0 72.1 都道府県別. 統計で見る日本. [2020-10-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4) (日语).
  73. ^ 教区・教会・伝道所. 日本基督教団. [2020-10-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05) (日语).
  74. ^ 概要. カトリック東京大司教区. [2020-10-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18) (日语).
  75. ^ 東京復活大聖堂(ニコライ堂). 日本正教会. [2020-10-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26) (日语).
  76. ^ 在留外国人の宗教事情に関する資料集―東南アジア・南アジア編― (PDF). 文化庁文化部宗務課. [2020-10-14].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10-14) (日语).
  77. ^ 都内区市町村マップ. 東京都. [2020-10-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05) (日语).
  78. ^ 都政のしくみ/都と区市町村[都と特別区]. 東京都. [2020-10-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08) (日语).
  79. ^ 都政のしくみ/都と区市町村[都と市町村]. 東京都. [2020-10-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08) (日语).
  80. ^ 中核市移行. 八王子市. [2020-10-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11) (日语).
  81. ^ 都心・副都心エリア. 東京都企業立地相談センター. [2020-10-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12) (日语).
  82. ^ 城東エリア. 東京都企業立地相談センター. [2020-10-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12) (日语).
  83. ^ 城西エリア. 東京都企業立地相談センター. [2020-10-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09) (日语).
  84. ^ 城南エリア. 東京都企業立地相談センター. [2020-10-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11) (日语).
  85. ^ 城北エリア. 東京都企業立地相談センター. [2020-10-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11) (日语).
  86. ^ 東京の行政区画~大東京35区物語. 東京都. [2020-10-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3-19) (日语).
  87. ^ 旧北多摩郡自治体变遷一覽 (PDF). 東京都市長会. [2020-10-06].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07-24) (日语).
  88. ^ 旧南多摩郡自治体变遷一覽 (PDF). 東京都市長会. [2020-10-06].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10-08) (日语).
  89. ^ 西多摩エリア. 東京都企業立地相談センター. [2020-10-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10) (日语).
  90. ^ 東京都知事選挙(平成24年12月16日執行) 開票結果. 東京都選挙管理委員会. [2020-10-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10) (日语).
  91. ^ 猪瀬都知事、19日辞意表明へ 徳洲会5000万円問題. 日本経済新聞. [2020-10-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09) (日语).
  92. ^ 東京都知事選挙(平成26年2月9日執行) 開票結果. 東京都選挙管理委員会. [2020-10-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09) (日语).
  93. ^ 「耐え難い…身を引くのが一番」舛添知事が理由説明 全会一致で21日付辞職決定 知事選、7月末か8月初め. 産経ニュース. [2020-10-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08) (日语).
  94. ^ 東京都知事選挙(平成28年7月31日執行) 開票結果 (PDF). 東京都議会議員選挙 党派別得票率. [2020-10-06].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07-02) (日语).
  95. ^ 都議選 各党の議席. 朝日新聞デジタル. [2020-10-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27) (日语).
  96. ^ 2017都議選. NHK. [2020-10-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0-12) (日语).
  97. ^ 東京都知事選挙(令和2年7月5日執行) 開票結果. 東京都議会議員選挙 党派別得票率. [2020-10-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04) (日语).
  98. ^ 【東京都知事選2020】小池氏、宇都宮氏に投票した人が多いのはどの地域?データで分析する有権者の投票傾向. 選挙ドットコム. [2020-10-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12) (日语).
  99. ^ 東京都議会議員の定数及び選挙区一覧表. 東京都選挙管理委員会. [2020-10-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02) (日语).
  100. ^ 会派構成・会派略称一覧. 東京都議会. [2020-10-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09) (日语).
  101. ^ 101.0 101.1 101.2 101.3 101.4 東京都の財政 (PDF). 東京都. [2020-10-07].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10-06) (日语).
  102. ^ 霞が関、桜田門、兜町…「別の意味」でも使われる東京の地名. マネーポストWEB. [2020-10-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15) (日语).
  103. ^ 衆議院(小選挙区選出)議員の選挙区地図 (PDF). 東京都選挙管理委員会. [2020-10-06].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07-02) (日语).
  104. ^ 104.0 104.1 都における各種選挙の議員定数及び選挙区. 東京都選挙管理委員会. [2020-10-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09) (日语).
  105. ^ 衆議院議員選挙(平成29年10月22日執行)(小選挙区選出) 開票結果詳細. 東京都選挙管理委員会. [2020-10-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09) (日语).
  106. ^ 衆議院(小選挙区選出)議員選挙 届出政党等別得票率 (PDF). 東京都選挙管理委員会. [2020-10-06].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07-02) (日语).
  107. ^ 比例区開票速報:東京ブロック(定数17). 朝日新聞デジタル. [2020-10-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08) (日语).
  108. ^ 衆議院(比例代表選出)議員選挙 届出政党等別得票率 (PDF). 東京都選挙管理委員会. [2020-10-06].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07-02) (日语).
  109. ^ 参議院(東京都選出)議員選挙 候補者別得票数(全候補) (PDF). 東京都選挙管理委員会. [2020-10-06].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10-12) (日语).
  110. ^ 参議院(東京都選出)議員選挙 候補者別得票数(全候補) (PDF). 東京都選挙管理委員会. [2020-10-06].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06-14) (日语).
  111. ^ 111.0 111.1 111.2 111.3 都民経済計算速報・見込 (PDF). 東京都. [2020-10-07].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10-12) (日语).
  112. ^ 都民経済計算. 東京都の統計. [2020-10-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12) (日语).
  113. ^ 113.0 113.1 各国の主要都市への集中の現状 (PDF). 国土政策局. [2020-10-07].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07-23) (日语).
  114. ^ 東京農業振興プラン (PDF). 東京都. [2020-10-07].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10-09) (日语).
  115. ^ 115.0 115.1 東京の農業の概要. JA東京中央会. [2020-10-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09) (日语).
  116. ^ 江戸東京野菜について. JA東京中央会. [2020-10-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0-21) (日语).
  117. ^ TOKYO Xって?. TOKYO X アソシエーション事務局. [2020-10-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12) (日语).
  118. ^ 東京おひさまベリー~おひさまいっぱい、旬にいただくイチゴです~. 東京都産業労働局. [2020-10-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09) (日语).
  119. ^ ワケネギ「東京小町」の栽培について (PDF). 東京都農林水産振興財団. [2020-10-07].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10-12) (日语).
  120. ^ 東京の水産業とは. 東京都産業労働局. [2020-10-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12) (日语).
  121. ^ 121.0 121.1 121.2 121.3 121.4 121.5 121.6 121.7 東京の製造業の現状と変化 (PDF). 東京都産業労働局. [2020-10-07].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10-12) (日语).
  122. ^ 122.0 122.1 多摩を取り巻く状況 (PDF). 東京都総務局. [2020-10-14].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10-14) (日语).
  123. ^ Press Release: Global Financial Centres Index 28. Z/Yen. [2020-10-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09) (英语).
  124. ^ 市場の各種推移≪株式市場≫ (PDF). 野村資本市場研究所. [2020-10-07].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03-27) (日语).
  125. ^ 国際金融都市・東京. 東京都戦略政策情報推進本部. [2020-10-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09) (日语).
  126. ^ 特例容積率適用地区制度. 三菱地所の住まいリレー. [2020-10-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12) (日语).
  127. ^ 平成史スクープドキュメント 第6回東京 超高層シティー 光と影. NHK. [2020-10-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09) (日语).
  128. ^ 新宿副都心計画事業の推進. 国立公文書館. [2020-10-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1-10) (日语).
  129. ^ 都市再生特別地区(虎ノ門一・二丁目地区) 都市計画(素案)の概要 (PDF). 首相官邸. [2020-10-08].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02-15) (日语).
  130. ^ 品川開発プロジェクト(第Ⅰ期)に係る都市計画について (PDF). JR東日本. [2020-10-08].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8-11-20) (日语).
  131. ^ 世界で一番ビジネスのしやすい国際都市づくり特区 (PDF). 首相官邸. [2020-10-08].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10-12) (日语).
  132. ^ 公示地価、最高は銀座「山野楽器」 1平方メートル4千万円. 日本経済新聞. [2020-10-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10) (日语).
  133. ^ 多心型都市構造への再編 (PDF). 東京都都市整備局. [2020-10-08].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10-12) (日语).
  134. ^ 「多摩の拠点整備基本計画」(概要) (PDF). 東京都都市整備局. [2020-10-08].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10-12) (日语).
  135. ^ 散らばったIT企業が渋谷に再集結のワケ 「ビットバレーの活況」よ再び. SankeiBiz. [2020-10-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26) (日语).
  136. ^ 136.0 136.1 136.2 136.3 136.4 136.5 136.6 136.7 136.8 平山輝男·秋永一枝. 《東京都のことば》. 东京都: 明治書院. 2007. ISBN 9784625624001 (日语).
  137. ^ 夏目漱石生い立ち. 新宿区. [2020-10-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30) (日语).
  138. ^ 樋口一葉旧居跡. 文京区. [2020-10-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9-01) (日语).
  139. ^ 芥川龍之介. 新潮社. [2020-10-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10) (日语).
  140. ^ 三島由紀夫. 新宿区立図書館. [2020-10-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12) (日语).
  141. ^ 東京の文学館めぐり!超有名文豪漱石・鴎外・太宰などの記念館. All About. [2020-10-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11) (日语).
  142. ^ 江戸三大祭. 暮らし歳時記. [2020-10-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04) (日语).
  143. ^ 神田祭について. 神田祭. [2020-10-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15) (日语).
  144. ^ 山王祭とは. 山王祭広報委員会. [2020-10-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18) (日语).
  145. ^ 深川八幡祭り. 富岡八幡宮. [2020-10-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29) (日语).
  146. ^ 三社祭とは. 浅草神社. [2020-10-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16) (日语).
  147. ^ 隅田川花火大会の歴史. 隅田川花火大会. [2020-10-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04) (日语).
  148. ^ 伝統工芸品の紹介. 東京都産業労働局. [2020-10-08] (日语).
  149. ^ 村山大島紬. 東京都産業労働局. [2020-10-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12) (日语).
  150. ^ 多摩織. 東京都産業労働局. [2020-10-08] (日语).
  151. ^ 本場黄八丈. 東京都産業労働局. [2020-10-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12) (日语).
  152. ^ 江戸和竿. 東京都産業労働局. [2020-10-08] (日语).
  153. ^ 江戸切子. 東京都産業労働局. [2020-10-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12) (日语).
  154. ^ 江戸硝子. 東京都産業労働局. [2020-10-08] (日语).
  155. ^ しょうゆの出現. キッコーマン. [2020-10-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9-06) (日语).
  156. ^ だしの話. にんべん. [2020-10-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9-02) (日语).
  157. ^ 江戸の料理書・料理本. 国文学研究資料館. [2020-10-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22) (日语).
  158. ^ 江戸の食の四天王. 国文学研究資料館. [2020-10-08] (日语).
  159. ^ 築地を知る. 築地場外市場. [2020-10-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05) (日语).
  160. ^ 「ミシュランガイド東京2020」発表|東京は星付き店226軒で世界一! すきやばし次郎、外れる. ヒトサラマガジン. [2020-10-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7) (日语).
  161. ^ 博物館及び同種施設数. 東京都総務局統計部. [2020-10-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12) (日语).
  162. ^ 上野の山文化ゾーン 文化施設等一覧. 台東区. [2020-10-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01) (日语).
  163. ^ 国立文化財機構 概要 (PDF). 国立文化財機構. [2020-10-08].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02-21) (日语).
  164. ^ 美術館の建物. 国立西洋美術館. [2020-10-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04) (日语).
  165. ^ 東京国立近代美術館 概要. 東京国立近代美術館. [2020-10-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10) (日语).
  166. ^ 美術館のご紹介. 国立新美術館. [2020-10-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12) (日语).
  167. ^ 沿革・事業実績. 東京都江戸東京博物館. [2020-10-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15) (日语).
  168. ^ 納本制度. 国立国会図書館. [2020-10-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2) (日语).
  169. ^ 都立図書館について. 東京都立図書館. [2020-10-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30) (日语).
  170. ^ 令和2年度 東京都公立図書館調査 (PDF). 東京都立図書館. [2020-10-08].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10-12) (日语).
  171. ^ 設立及び地域別施設状況. 東京都総務局統計部. [2020-10-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12) (日语).
  172. ^ 日本のプロフェッショナル・オーケストラ年鑑2019 (PDF). 日本オーケストラ連盟. [2020-10-09].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10-12) (日语).
  173. ^ 施設概要. 東京文化会館. [2020-10-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14) (日语).
  174. ^ 施設案内・座席案内. 国立劇場. [2020-10-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29) (日语).
  175. ^ 沿革. 新国立劇場. [2020-10-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10-01) (日语).
  176. ^ 10 帝国劇場. 国立国会図書館. [2020-10-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2) (日语).
  177. ^ 歌舞伎の誕生 (PDF). 江東区文化コミュニティ財団. [2020-10-14].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10-14) (日语).
  178. ^ 歌舞伎座の歴史. 松竹. [2020-10-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19) (日语).
  179. ^ 東京でサブカルチャーを楽しむならここ!4つのおすすめエリアとそれぞれのおすすめスポット. びゅうトラベル. [2020-10-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04) (日语).
  180. ^ 下北沢が「世界で最もクールな街」の2位に選出、1位はリスボンのアロイオス. Time Out. [2020-10-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05) (日语).
  181. ^ 新宿二丁目は、なぜ「ゲイバーの街」になったのか. 現代ビジネス. [2020-10-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10) (日语).
  182. ^ 世界有数のゲイタウン「新宿二丁目」から本当のゲイが消えた理由. PRESIDENT Online. [2020-10-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23) (日语).
  183. ^ 東京の立地環境. 東京都企業立地相談センター. [2020-10-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12) (日语).
  184. ^ 大都市の学生数の人口比 歴史を誇る京都首位. 日本経済新聞. [2020-10-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20) (日语).
  185. ^ 185.0 185.1 東京大学概要2020 概要編 (PDF). 東京大学. [2020-10-09].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10-12) (日语).
  186. ^ 東京大学概要2020 資料編 (PDF). 東京大学. [2020-10-09].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10-12) (日语).
  187. ^ 日本のノーベル賞受賞者 写真特集. 時事通信社. [2020-10-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25) (日语).
  188. ^ 歴史と沿革. 東京工業大学. [2020-10-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4-24) (日语).
  189. ^ 沿革 (PDF). 一橋大学. [2020-10-09].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9-07-01) (日语).
  190. ^ 歴史・沿革. 東京外國語大学. [2020-10-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2-14) (日语).
  191. ^ 大学概要 (PDF). 東京医科歯科大学. [2020-10-09].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10-12) (日语).
  192. ^ 沿革・歴史. 東京藝術大学. [2020-10-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05) (日语).
  193. ^ 沿革. 東京都立大学. [2020-10-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3-31) (日语).
  194. ^ 早稲田の歴史. 早稲田大学. [2020-10-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2-25) (日语).
  195. ^ 慶應義塾年表. 慶應義塾大学. [2020-10-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1) (日语).
  196. ^ MARCH(マーチ)とはどういう意味? それぞれの大学の特徴や偏差値も紹介. マイナビ. [2020-10-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18) (日语).
  197. ^ 10位 日本のカルチェ・ラタン. テレビ東京. [2020-10-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0-28) (日语).
  198. ^ 結果の概要 (PDF). 東京都総務局統計部. [2020-10-09].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10-09) (日语).
  199. ^ 東大合格ランキング、40年を振り返り 躍進した学校は. 日本経済新聞. [2020-10-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04) (日语).
  200. ^ 1940年に幻の東京五輪 渋谷~成城の鉄道計画も. 日本経済新聞. [2020-10-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0-10) (日语).
  201. ^ 東京オリンピック1964. 日本オリンピック委員会. [2020-10-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3-24) (日语).
  202. ^ メモリアル・プレイス. 日本オリンピック委員会. [2020-10-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05) (日语).
  203. ^ 2020年五輪、東京開催が決定 56年ぶり. 日本経済新聞. [2020-10-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3-24) (日语).
  204. ^ 「ヘリテッジゾーン&東京ベイゾーン」とは. 東京都オリンピック・パラリンピック準備局. [2020-10-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12) (日语).
  205. ^ 国立競技場の歴史詳細. 国立競技場. [2020-10-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12) (日语).
  206. ^ “コロナショック” 史上初の1年延期決定までの経緯. NHK. [2020-10-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06) (日语).
  207. ^ 3rd IAAF World Championships in Athletics. World Athletics. [2020-10-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12) (英语).
  208. ^ アボット・ワールドマラソンメジャーズ. 東京マラソン. [2020-10-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14) (日语).
  209. ^ 巨人軍年表. 読売巨人軍. [2020-10-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10) (日语).
  210. ^ 年度別成績. 東京ヤクルトスワローズ. [2020-10-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0-13) (日语).
  211. ^ クラブプロフィール. FC東京. [2020-10-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29) (日语).
  212. ^ クラブ概要. 東京ヴェルディ1969. [2020-10-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03) (日语).
  213. ^ クラブ概要. FC町田ゼルビア. [2020-10-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01) (日语).
  214. ^ 概要. 日本相撲協会. [2020-1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5-09) (日语).
  215. ^ 【 出版社 】は今でも80%以上が東京って本当?. デザインの参考書. [2020-10-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08) (日语).
  216. ^ . 神保町へ行こう. [2020-10-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20) (日语).
  217. ^ Newspapers With The Highest Circulation In The World. WorldAtlas. [2020-10-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30) (英语).
  218. ^ グループ企業・関連団体. 中日新聞社. [2020-1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08) (日语).
  219. ^ 情報の発信地. 三井住友トラスト不動産. [2020-10-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05) (日语).
  220. ^ NHKの概要. NHK. [2020-10-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25) (日语).
  221. ^ 朝ドラ100. NHK. [2020-1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09) (日语).
  222. ^ 大河60. NHK. [2020-1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02) (日语).
  223. ^ 全国民放FM局・ワイドFM局一覧. 総務省. [2020-10-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11) (日语).
  224. ^ 統計から見る港区 Vol.9. 港区. [2020-10-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12) (日语).
  225. ^ 会社概要. 東京メトロポリタンテレビジョン株式会社. [2020-10-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0-09) (日语).
  226. ^ 世田谷に花開いた映画・映像文化. 三井住友トラスト不動産. [2020-10-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4-06) (日语).
  227. ^ 平成31年・令和元年東京都観光客数等実態調査 (PDF). 東京都産業労働局. [2020-10-10].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10-12) (日语).
  228. ^ 公園誕生. 上野観光連盟. [2020-1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17) (日语).
  229. ^ 上野動物園の歴史. 上野動物園. [2020-1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03) (日语).
  230. ^ アメ横について. アメ横商店街連合会. [2020-1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22) (日语).
  231. ^ 浅草寺の歴史. 浅草寺. [2020-1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09) (日语).
  232. ^ 最高高さ634m. 東京スカイツリー. [2020-1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17) (日语).
  233. ^ 東京タワー、60年のテレビ電波送信に幕 30日で終了. 朝日新聞デジタル. [2020-1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4-15) (日语).
  234. ^ 展望台/フットタウンのご案内. 朝日新聞デジタル. [2020-1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06) (日语).
  235. ^ 徳川将軍家墓所. 増上寺. [2020-1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03) (日语).
  236. ^ この公園について. 浜離宮恩賜庭園. [2020-1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12) (日语).
  237. ^ 館内のご案内. 三鷹の森ジブリ美術館. [2020-1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29) (日语).
  238. ^ 沿革. トキワ荘マンガミュージアム. [2020-1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29) (日语).
  239. ^ 長谷川町子美術館. 長谷川町子美術館. [2020-1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23) (日语).
  240. ^ 施設案内・みどころ. 新宿御苑. [2020-1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26) (日语).
  241. ^ この公園について. 六義園. [2020-1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20) (日语).
  242. ^ この公園について. 小石川後楽園. [2020-1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21) (日语).
  243. ^ 六本木の歴史. ラクティブ六本木. [2020-10-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14) (日语).
  244. ^ 登山者数世界No.1—自然、歴史、グルメが織りなす高尾山の魅力. nippon.com. [2020-1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10) (日语).
  245. ^ 等々力渓谷公園. 世田谷区. [2020-1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31) (日语).
  246. ^ 小笠原諸島の産業に関する指標(入込客数の推移) (PDF). 国土交通省. [2020-10-10].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10-12) (日语).
  247. ^ 都市活動を支える高密な鉄道ネットワーク (PDF). 東京都都市整備局. [2020-10-10].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10-10) (日语).
  248. ^ 新宿駅は巨大都市だ!: 1日の乗降客数は横浜市の人口に匹敵. nippon.com. [2020-1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12) (日语).
  249. ^ 東京圏における今後の都市鉄道のあり方について (PDF). 国土交通省. [2020-10-10].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9-05-10) (日语).
  250. ^ 東京圏における今後の都市鉄道のあり方について(案)資料編 (PDF). 国土交通省. [2020-10-10].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6-04-18) (日语).
  251. ^ 三大都市圏における主要区間の平均混雑率・輸送力・輸送人員の推移 (PDF). 国土交通省. [2020-10-14].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10-14) (日语).
  252. ^ 首都圏路線群と延べ利用者数/平均乗車時間 (PDF). jeki. [2020-10-10].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06-05) (日语).
  253. ^ 路線図. JR東日本. [2020-1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28) (日语).
  254. ^ 東京駅の時刻表. JR東日本. [2020-1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10) (日语).
  255. ^ ターミナル駅の工事. JR東海. [2020-1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9) (日语).
  256. ^ 相鉄•JR直通線⁄東急直通線について. 相鉄グループ. [2020-1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05) (日语).
  257. ^ ついに都心直通「相鉄」はメジャーになれるか. 東洋経済オンライン. [2020-1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21) (日语).
  258. ^ 小田急電鉄株式会社 (PDF). 大手民鉄データブック. [2020-10-10].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10-12) (日语).
  259. ^ 京王電鉄株式会社 (PDF). 大手民鉄データブック. [2020-10-10].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10-12) (日语).
  260. ^ 東急電鉄株式会社 (PDF). 大手民鉄データブック. [2020-10-10].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10-12) (日语).
  261. ^ 京浜急行電鉄株式会社 (PDF). 大手民鉄データブック. [2020-10-10].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10-12) (日语).
  262. ^ 京成電鉄株式会社 (PDF). 大手民鉄データブック. [2020-10-10].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10-12) (日语).
  263. ^ 西武鉄道株式会社 (PDF). 大手民鉄データブック. [2020-10-10].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10-12) (日语).
  264. ^ 東武鉄道株式会社 (PDF). 大手民鉄データブック. [2020-10-10].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10-12) (日语).
  265. ^ 日本で初めて地下鉄が誕生したのはいつ?. 日本地下鉄協会. [2020-1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7-23) (日语).
  266. ^ 沿革. 東京メトロ. [2020-1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26) (日语).
  267. ^ 営業状況. 東京メトロ. [2020-1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15) (日语).
  268. ^ 営業状況. 東京都交通局. [2020-1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02) (日语).
  269. ^ メトロ新体制で「地下鉄一体化」は実現するか. 東洋経済オンライン. [2020-10-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21) (日语).
  270. ^ 第三セクターによる新しい鉄道路線の整備 (PDF). 東京都都市整備局. [2020-10-10].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10-12) (日语).
  271. ^ モノレール路線案内. 東京モノレール. [2020-1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02) (日语).
  272. ^ 路線図. 東京都交通局. [2020-1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07) (日语).
  273. ^ 路線図. 東京都交通局. [2020-1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10) (日语).
  274. ^ 世田谷線. 東急. [2020-1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22) (日语).
  275. ^ 都営バス. 東京都交通局. [2020-1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10) (日语).
  276. ^ 多摩26市のコミュニティバス運行状況 (PDF). 府中市. [2020-10-10].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9-09-20) (日语).
  277. ^ 東京都発 高速バス・夜行バス路線一覧 運行バス会社. バス比較なび. [2020-1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01) (日语).
  278. ^ バスタ新宿開業後1年の成果と課題への対応 データ集 (PDF). 国土交通省. [2020-10-10].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10-12) (日语).
  279. ^ 道路の管理. 東京都建設局. [2020-1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05) (日语).
  280. ^ 280.0 280.1 道路の建設. 東京都建設局. [2020-1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05) (日语).
  281. ^ 首都高速道路の建設・改築事業. 首都高速道路. [2020-1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7-18) (日语).
  282. ^ 航路・所要時間. 東海汽船. [2020-1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15) (日语).
  283. ^ 時刻表・運賃表. 小笠原海運. [2020-1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15) (日语).
  284. ^ 東京港の沿革. 東京港湾事務所. [2020-10-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7) (日语).
  285. ^ 東京港港勢指標(令和元年速報値) (PDF). 東京都港湾局. [2020-10-11].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04-05) (日语).
  286. ^ 東京港客船ターミナル. 東京港埠頭株式会社. [2020-10-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03) (日语).
  287. ^ 東京国際クルーズターミナルの開業について. 東京都. [2020-10-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17) (日语).
  288. ^ 羽田空港の歴史. 羽田空港. [2020-1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12) (日语).
  289. ^ 羽田空港の歴史. 地図. [2020-1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3) (日语).
  290. ^ 東京国際(羽田)空港. 東京航空局. [2020-1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3-16) (日语).
  291. ^ 2020年3月14日から、羽田空港の国際線ターミナルは、「第3ターミナル」に名称が変わります~駅名も変わります~. 国土交通省. [2020-1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31) (日语).
  292. ^ 就航都市一覧. 羽田空港. [2020-1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06) (日语).
  293. ^ Passenger Summary. ACI. [2020-1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29) (英语).
  294. ^ 定期航空路. 東京都港湾局. [2020-10-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05) (日语).
  295. ^ 運航路線. 新中央航空. [2020-10-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1-01) (日语).
  296. ^ 東京都の空港. 東京都港湾局. [2020-10-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12) (日语).
  297. ^ 二都市間都市外交. 東京都政策企画局. [2020-10-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2) (日语).

外部链接

前任:
京都
日本首都
(事实上)

1868年–至今
现任

本页面最后更新于2020-10-17 04:20,点击更新本页查看原网页。台湾为中国固有领土,本站将对存在错误之处的地图、描述逐步勘正。

本站的所有资料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等全部转载于维基百科(wikipedia.org),遵循 维基百科:CC BY-SA 3.0协议

万维百科为维基百科爱好者建立的公益网站,旨在为中国大陆网民提供优质内容,因此对部分内容进行改编以符合中国大陆政策,如果您不接受,可以直接访问维基百科官方网站


顶部

如果本页面有数学、化学、物理等公式未正确显示,请使用火狐或者Safari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