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百科

玛雅历

玛雅历是一套以不同历法年鉴所组成的系统,为前哥伦布时期中部美洲玛雅文明所使用。现仍使用于墨西哥瓦哈卡州恰帕斯州韦拉克鲁斯州[1]以及危地马拉高地的玛雅社群中[2]

玛雅历法系统本身建立在通行于当地的历法系统上,而该系统至少可追溯到西元前5世纪,与其他中美洲文明所使用的历法享有许多共同的特征,例如较早期的文明像是萨波特克奥尔梅克之历法,以及当代或较晚期的文明如米斯特克阿兹特克等的历法。 [3]

根据玛雅神话传统,如尤卡坦殖民地时期的纪录文件,以及古典晚期与后古典期的重建碑文中,伊察姆纳通常被归为替玛雅人的祖先带来历法系统知识的神祇,并带来了基本的文字与其他玛雅文明的基础面。[4]

概观

在这些历法之中最重要就属那260天的历法,它盛行于当时所有的中美洲社会,且年代相当久远,几乎可确定是当地最古老的历法之一。其通常被学者称为卓尔金历(Tzolkin,或在危地马拉玛雅语言学院[5]的新版正写法中称为Tzolk'in)。卓尔金历并与另外一个称为哈布历的365天历法互相结合,组成持续52个哈布历周期的同步循环,称为历法循环(Calendar Round),而卓尔金历与哈布历的重要组成单元分别是13天(称为trecena)以及20天(称为veintena)的小周期。

另有一种不同形式的历法则用于记录更长单位的时间,并作为碑文铭刻用的日期(为了辨别不同事件之间的关联)。这种历法称为长纪历(Long Count),是以神话起点的所经天数为基础[6],并得以向上延伸,以表示未来中的任何日期。这个历法采用了进位制,系统中的每一个位数皆表示了特定天数的增加倍数玛雅数字系统本质上是二十进制基数为20),即每个位数皆表示了前一个位数的20倍。但有个很重要的例外,在第二个位数中表示了18 × 20、或360天,比400天(20 × 20 = 400)还要接近一个太阳年。然而有一点必须注意:长纪历与太阳年是无关的。

许多玛雅长纪历的碑文中有时会经过补充字符组(Supplementary Series)的增补,标示了掌管该夜的夜神、以及半年周期中阴历月相以及月球位置的资讯。

玛雅人还使用了584天的金星周期(Venus cycle)历法,其中追踪了金星在白天与晚上的升起及合相的时间。历法中的许多事件被视为是不祥、有害的,且有时战争会订定在此历法的特殊事件上。

另外也发现了其他较不普遍,或理解不足的周期、组合、及历法的演进。在少数几个碑文中证实了有819天历法的存在,其中有重复9天的时间间隔[7],这些时间间隔的名称与众神动物、以及其他的重要观念相关。

玛雅时间观

随着使用进位制的长纪历(一般认为是由其他中美洲文化衍生而来)之发展,玛雅人有了能以线性关系纪录不同事件的绝佳系统。理论上,这个系统可以很轻易地表示任何所需的时间长度,只需增加代表更高位的数字即可,而借此产生无止境增加的天数乘积,使序列中每一天都能占有一个独特的长计历数字。实际上,绝大多数的玛雅长纪历碑文中只局限以系统中的后五项系数表示(使用bak'tun单位来计算),用来表示历史或现代日期早已绰绰有余。即便如此,目前残存的若干碑文样本揭示抑或暗示有更长的序列存在。此表示玛雅人相当暸解线性(过去、现在、未来)的时间观念。

然而,与其它中美洲社会相同,各种历法周期的重复、可观察的自然现象周期、以及他们神话传统中一再重复死与新生的意象,皆对玛雅人社会产生了重大且普遍的影响。这种重视时间“循环性本质”的观点是非常特出的,且许多祭典是与许多不同周期的结束与重新开始有关。

当特定的历法配置再度重复时,也会产生相关的“超自然”影响。特定的历法配置对他们而言都有一个独特的“角色”,会影响该配置日期中所发生的事件。因为发生在未来日期中的事件会被前一循环所对应的日期影响,所以可借此预兆作出占卜。祭典以及重大事件的时间会选择订定在良辰吉日中,而避免订在凶日。[8][9]

重大历法周期之结束(像是k'atun周期等特定时间的结束),常会标记在特定的纪念碑(大多数是石碑)上作为纪念,并附有贡奉的祭典。

在玛雅的创世神话中也提到了循环性的观点,指出除了人类现今所居住的世界,之前还存在着其他的世界(视不同的传统而定,有一至五个),由神明塑造成不同的形式,但一个接着一个毁灭了。现今的世界也是个脆弱的存在,需要靠祈祷及定期提供牲礼来维持万物的平衡。而在其他的中美洲社会中也发现类似观点。[10]

卓尔金历

金星历法(Venus calendar)是一种以金星的周期活动为标准的历法规则。基于一种尚未被了解的原因,玛雅人同时采用两套历法系统,而其中一套历法系统就是基于金星的周期运转而制成。金星历法其实就是指他们的“太阳历”,他们以20进位来计算。而他们计算一年的正确时间为365天又3小时45分48秒,所以他们总共有19个月,其中有18个月有20天,而第19个月有5天3小时45分48秒。

玛雅学家英语Mayanist给了玛雅版的中美洲260天历法卓尔金历Tzolkin,而在新版的正写法中则偏好使用 Tzolk'in)这个名称,这个名称是依据尤卡坦语所建立,引申意义为“日子的计数”(count of days)(Coe 1992)。这个历法在玛雅前哥伦布时期的确切名字仍属未知,而在阿兹特克纳瓦特尔语中相对应之历法则称为托纳尔波瓦利历 (Tonalpohualli)。

卓尔金历以20个日名以及13个日数构成的trecena周期组成260个独立的日子,它被用来决定宗教及祭典项目的时间,并做占卜用。每个日期皆依序标上从1到13的日数,接着又从1重新开始算起。此外,每个日期还依序标上了如下列的20个日名:

卓尔金历:日名及其对应的字符[11]
序号1 日名2 字符范例3 公元16世纪的
尤卡坦语4
经重建后的
古典玛雅语5
序号1 日名2 字符范例3 公元16世纪的
尤卡坦语4
经重建后的
古典玛雅语5
01 Imix MAYA-g-log-cal-D01-Imix.png Imix Ha'(?)/ Baah(?) 11 Chuwen MAYA-g-log-cal-D11-Chuwen.png Chuen (未知)
02 Ik' MAYA-g-log-cal-D02-Ik.png Ik Ik' 12 Eb MAYA-g-log-cal-D12-Eb.png Eb (未知)
03 Ak'bal MAYA-g-log-cal-D03-Akbal.png Akbal Ak'ab(?) 13 Ben MAYA-g-log-cal-D13-Ben.png Ben (未知)
04 K'an MAYA-g-log-cal-D04-Kan.png Kan Ohl(?) 14 Ix MAYA-g-log-cal-D14-Ix.png Ix Hix(?)
05 Chikchan MAYA-g-log-cal-D05-Chikchan.png Chicchan (未知) 15 Men MAYA-g-log-cal-D15-Men.png Men Tz'ikin(?)
06 Kimi MAYA-g-log-cal-D06-Kimi.png Cimi Cham(?) 16 Kib MAYA-g-log-cal-D16-Kib.png Cib (未知)
07 Manik' MAYA-g-log-cal-D07-Manik.png Manik Chij(?) 17 Kaban MAYA-g-log-cal-D17-Kaban.png Caban Chab(?)/ Kab(?)
08 Lamat MAYA-g-log-cal-D08-Lamat.png Lamat Lamaht(?) 18 Etz'nab MAYA-g-log-cal-D18-Etznab.png Etz'nab (未知)
09 Muluk MAYA-g-log-cal-D09-Muluk.png Muluc (未知) 19 Kawak MAYA-g-log-cal-D19-Kawak.png Cauac (未知)
10 Ok MAYA-g-log-cal-D10-Ok.png Oc Ook(?) 20 Ajaw MAYA-g-log-cal-D20-Ajaw.png Ahau Ajaw(?)
备注:
  1. 卓尔金历日名的顺序编号。
  2. 根据危地马拉玛雅语言学院(Academia de Lenguas Mayas de Guatemala)标准化的新版正写法中的尤卡坦玛雅语日名,并依据玛雅学界的标音规则作些许修改。(下述)[5][12]
  3. 日名的字符(语素文字)范例,要注意纪录中还有其他不同形式的字符。这里所表示的是纪念碑碑文中所雕刻的典型螺旋形装饰(cartouche)版本。
  4. 公元16世纪尤卡坦玛雅语文献中所纪录的日名,主要来自于迪亚哥·德·兰达主教,这种正写法直到最近还广为使用。[12]
  5. 在绝大多数的证据中,古典期(公元200年至900年)所建立多数碑文中的日名发音方式仍属未知。这里所给的版本(古典玛雅语,碑文中的主要语言)是经由目前可取得的音系学(phonology)证据所重建而成。问号(?)代表暂时性的重建发音。标音规则依据新版正写法与玛雅学界的使用习惯。(下述)[12]


“b'”与“b”:尤卡坦玛雅语中的浊双唇音属于“浊双唇内爆音”(IPA: [ɓ]),但尤卡坦玛雅语有许多西班牙语的外来字,西班牙语的浊双唇音为“浊双唇塞音”(IPA: [b])。在危地马拉玛雅语言学院的正写法中,为了将两者做区分,故将尤卡坦玛雅语中的浊双唇音标示为“b'”。玛雅学界虽然除了地名以外采用新的正写法(有些学者仍使用旧正写法),但认为“b'”的标示很累赘,于是将原生玛雅语之浊双唇音标示为“b”。本条目采用玛雅学界的标示方法,否则所有除了16世纪正写法以外玛雅语的“b”,在新版正写法中应标为“b'”,如“haab”与“Ben”应分别标示为“haab'”、“B'en”。[13]

此系统由1 Imix开始,接下来是2 Ik'、3 Ak'bal、依此向上推算至13 Ben。之后日数(trecena)重新由1开始算起,而日名序列仍继续向上推算,所以接下来的组合是1 Ix、2 Men、3 Kib、4 Kaban、5 Etz'nab、6 Kawak、接着是7 Ajaw。二十个日名都用完之后,日名又重新开始算起,而数字部分仍持续累加,所以7 Ajaw的下一天是8 Imix'。因此,若要将13天与20天相互连结的日数、日名之所有组合完整地循环一遍需要260天。

“日数”与“日名”类似于“天干”与“地支”,10“天干”与12“地支”有60个组合,而13“日数”与20“日名”则有260个组合。

日数与日名配对规则
日数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
日名 Imix' Ik' Ak'bal K'an Chikchan Kimi Manik' Lamat Muluk Ok Chuwen Eb Ben Ix Men K'ib Kaban Etz'nab Kawak Ajaw Imix' Ik' Ak'bal K'an Chikchan Kimi ...

占卜

玛雅人认为每个卓尔金日都有其所影响事物的象征,玛雅人有个称为日期保管者(day keeper)的萨满祭司,借由研读卓尔金历预测未来。当小孩出生时,日期保管者会解析卓尔金历以预测小孩将来的命运。举例来说,在 Ak'bal日出生的小孩会被认为女性化、富裕、并能言善道和具有超自然世界沟通的能力,所以他/她将来可能会成为一个祭司[14]

卓尔金历的起源

卓尔金历的确切起源仍属未知,然而现存数个理论。其中一个理论提到,卓尔金历是由以13与20为基数的数学运算而来,13与20对玛雅人来说是很重要的数字。20是玛雅数字系统的基数,来自于人类手指与脚趾的总数(详见玛雅数字),而13象征着神明所居住之天界中的层级数,两个数字相乘等于 260。另一个理论提到,260天的间隔是从人类的孕期而来,这个数字与从第一个该来却没有来的月经期开始算起,到分娩期间的平均天数很接近,而不是内格莱氏法则(Naegele's rule)中从最后一次月经开始算起到分娩的40周(280天),故有人推测卓尔金历原先是由助产士为了推估婴儿的预产期所发展而来[15]

哈布历

哈布历(Haab)是玛雅的阳历,由每月二十天的十八个月,加上年末五日称为Wayeb(或在16世纪的正写法中为 Uayeb)的“无名日”所组成。人类学教授Victoria Bricker在其著作中(1982)估计,哈布历的首度使用约在公元前500年左右某个冬至开始的时候。[16]

哈布历是农民历的基础,每个月的月名是以季节及农作事件作为命名的依据。如第十三个月(Mak)指的是雨季结束、第十四个月(K'ank'in)意为秋天成熟的作物。

现为人所知的哈布历月名是以殖民时期的尤卡坦玛雅语表示,源自16世纪所抄写的资料(尤其来自迪亚哥·德·兰达主教以及像是秋玛叶尔区(Chumayel)的契伦巴伦英语Chilam Balam等书籍)。 而前哥伦布时期玛雅碑文中的哈布历字符经过语音要素分析之后,显示了这些20天期的月名会随着不同的时代、区域有着大幅度的变动,反映出在西班牙纪录之前古典、后古典时期各种语言、用法之间的不同。[17]

下列为不同时期之玛雅语的哈布历月名(以时间顺序排列):

哈布历:月名[18]字符范例
序号 新版正写法
月名
字符范例 16世纪的
尤卡坦语
重建后的
古典玛雅语
序号 新版正写法
月名
字符范例 16世纪的
尤卡坦语
重建后的
古典玛雅语
1 Pop Pop Pop K'anjalaw(?)/
K'anjalab(?)
10 Yax Yax Yax Yaxsihom
2 Wo Wo Uo Ik'at /
Wooh(iil)
11 Sak' Sak Zac Saksihom
3 Sip Sip Zip Chakat 12 Keh Keh Ceh Chaksihom
4 Sotz' Sotz' Zotz' Suutz' 13 Mak Mak Mac Mak
5 Sek Sek Tzec Kasew /
Kusew
14 K'ank'in K'ank'in Kankin Uniw
6 Xul Xul Xul (不明) 15 Muwan Muan Muan Muwaan /
Muwan
7 Yaxk'in Yaxk'in Yaxkin Yaxk'in 16 Pax Pax Pax Pax
8 Mol Mol Mol Mol / Molol /
Molow
17 K'ayab K'ayab Kayab K'anasiiy
9 Ch'en Ch'en Ch'en Ik'sihom 18 Kumk'u Kumk'u Cumku (?)Ohl
19 Wayeb Wayeb Uayeb Wayhaab(?)/
Kolajaw

哈布历日期是由这个月中的日数后面接上月名所表示,而日数则以译为“位于”有名月的字符开始算起,通常视为这个月的第0天,虽然有少数人视这一天为上个月的第20天。如在比较后面的例子中,“位于Pop”表示Wayeb的第五天。而对主流人士来说,每年的第一天为0 Pop(位于Pop),接下来是1 Pop、2 Pop、…、19 Pop、 0 Wo、1 Wo… 依此类推。

对于一个标示季节的历法而言,哈布历是既粗略又不准确,因为它把365天当作一年,而忽略了实际回归年中额外的(大约)四分之一天。表示随着每一年的经过,历法中所标示的季节会比实际还少四分之一天。因此,在哈布历中以特定季节命名的月份在数个世纪之后便不再对应到与其月名相应的季节。哈布历相当于古埃及历法中游走的365天,有些人主张,玛雅人已经知道、并修补了这四分之一天的误差,即使在他们的历法中并无包含与闰年相当的措施,而闰年由罗马人首度实施。

Wayeb

玛雅人认为哈布历最后五天称为Wayeb的无名日是危险的时期。Lynn V. Foster在其著作(2002)中写道:“在Wayeb期间,分隔凡间与阴间的大门消失了,没有任何束缚可以阻挡那些邪神兴起灾厄。”。[19]为了避开这些邪灵,玛雅人在Wayeb期间有一些习俗并举行仪式。例如人们会避免离开居所或梳洗他们的头发。

历法循环

卓尔金历以及哈布历皆不是计年的系统,卓尔金历与哈布历的组合已满足了多数人计日的需求,因为同一个日期的组合在52年内并不会出现两次,超过当地人的平均寿命。

因为两个历法分别以260天与365天为基数,所以整个系统正好每52个哈布年(18980天)会重复一次,这段期间被称为一个历法循环(Calendar Round)。历法循环结束前夕对玛雅人来说是动荡以及不幸的时期,他们会期盼地等著神明是否会赐予他们另一个52年期。

长纪历

基里瓜遗址的石碑C东面,此碑文代表神话中的创世日期13伯克盾、0卡盾、0、0乌纳、0、4 Ahau、8 Cumku。相当于外推格里历英语proleptic Gregorian calendar的公元前3114年8月11日。

历法周期只能区别260天和365天的最小公倍数18,980天(365x52=260x73=18980)以内的日期,约小于52个太阳年。有些人于一生中会重复一次这个周期。因此,若是要准确纪录他们的历史,则必需使用另一种更为精炼的计日方法。

长纪历使用数列表示,大致上是以20为基数,是为了能单独计算所有天数而建立的。在玛雅语中日数的单位称为金(k'in),而20金称为乌纳(winal或uinal),18乌纳为一盾(tun),20盾称为卡盾(k'atun),20卡盾为一伯克盾(bak'tun)(而再更高位,但极少被使用的四个单位依序为皮克盾(Pictun)、卡拉盾(Calabtun)、金奇盾(Kinchiltun)及阿托盾(Alautun))。

玛雅历有一定的周期,如下表:

天数 长纪历周期 长纪历单位 伯克盾数
1天 1 ()Kin
20天 20(金)Kin 1 (乌纳)Uinal
360天 18 (乌纳)Uinal 1()Tun 接近1年
7200天 20(盾)Tun 1(卡盾)Ka'tun 接近19.7年
144000天 20(卡盾)Ka'tun 1(伯克盾)Bak'tun 接近394.3年 1个伯克盾
2880000天 20(伯克盾)Bak'tun 1(皮克盾)Pictun 接近7885年 20个伯克盾
57600000天 20 (皮克盾)Pictun 1 (卡拉盾)Kalabtun 接近157703年 400个伯克盾
1152000000天 20 (卡拉盾)Kalabtun 1(金奇盾)K'inchiltun 接近3154069年 8000个伯克盾
23040000000天 20(金奇盾)K'inchiltun 1(阿托盾)Alautun 接近63081377年 160000个伯克盾

玛雅历与西历之间的换算

各种玛雅创世日期的
儒略日换算标准

(Thompson 1971)
名称 换算标准
Willson 438906
Smiley 482699
Makemson 489138
Spinden 489384
Teeple 492662
Dinsmoor 497879
-4CR 508363
-2CR 546323
Stock 556408
Goodman 584280
Martinez-Hernandez 584281
GMT 584283
Lounsbury 584285
Pogo 588626
+2CR 622243
Kreichgauer 626927
+4CR 660203
Hochleitner 674265
Schultz 677723
Ramos 679108
Valliant 679183
Weitzel 774078

一个历法中必须至少要有某一个日期能够准确对映于另一历法中相对的同一天,才能在两个不同的历法之间做日期的换算。一般公认的公历儒略历与玛雅历之间换算的表达方式,是从儒略周期(Julian Period)的开始算起至玛雅的创世日期0.0.0.0.0(实际是13.0.0.0.0)4 Ajaw 8 Kumk'u之所经天数。

最广为接受的换算是“Goodman, Martinez-Hernandez, Thompson”换算(俗称为“GMT”),另有一种所谓的“原版GMT换算”事实上与一个称为Lounsbury换算是同一种换算方式,会引起多数人的混淆。GMT换算是将玛雅的创世日期定于儒略历的西元前3114年9月6日或公历的公元前3114年8月11日,或者是584283儒略日(Julian day number,简写为JDN,由儒略周期的起点开始计算之所经过的天数),这个转换方式符合了天文学、民族志学、碳定年、以及历史的证据。然而在不同的时期还有许多其他换算方式被提出,下列的换算方式几乎纯粹是基于历史考量,除了Floyd Lounsbury所提出的换算方式之外,其只比GMT换算多了两天,现仍为少数的玛雅学家所使用。

今天,公元2020年11月2日星期一,在长纪历中的表示法为:13.0.7.17.13 。

许多关于玛雅的书以及大多数能做玛雅历互换的软件皆使用外推格里历(proleptic Gregorian)。在此系统中,儒略历日期被校正为公历日期,而不使用在公历出现之前所使用的儒略历。此为长纪历4 Ajaw 8 Kumk'u被转换为公元前3114年8月11日的原因。

使用以前公历为基础的软件可能会导致下列问题:

  1. 历史研究:举例来说,G.M.T.换算是以尤卡坦的迪亚哥·德·兰达主教以及墨西哥的伯纳狄诺·迪萨哈冈西班牙语Bernardino de Sahagún(Bernardino de Sahagun)主教之活动日期为依据,如果有人试着使用以前公历为基础的程式来取得正确的换算,此将不可行,因为德·兰达与迪萨哈冈所使用的是儒略历。
  2. 天文研究:举例来说,在研究古代石碑或刻本上的资料时,有人会将长纪历转换成年、月、日。接着将这些日期输入天文学程式中,但程式所使用的是标准的儒略历/公历,如此会造成重大的错误。

既然大多数研究人员会购买电脑软件来做玛雅历的换算,显然这并非无关紧要的问题,了解自己使用的程式为哪一套系统是必需的。

计算长纪历的日期

长纪历的日期数列是以最高的时间单位(伯克盾)开始表示起,接着才列出较小的时间单位,一直到日数(金),然后才是历法循环的日期。

一个历法循环之中的典型日期为9.12.2.0.16 5 Kib 14 Yaxk'in,我们可以经由下列的运算来验证该日期是否正确。

或许找出自从4 Ajaw 8 Kumk'u的所经天数会容易许多,并借此表示5 Kib 14 Yaxk'in该日期是如何推导出来的。

9 × 144000 = 1296000
12 × 7200 = 86400
2 × 360 = 720
0 × 20 = 0
16 × 1 = 16
  总天数 = 1383136 金

计算卓尔金历的日期部分

卓尔金历是从4 Ajaw开始算起。如要计算卓尔金历日期的数字部分,我们必须将所求日期之所经天数加上4, 然后将总天数除以13。

这表示有整整106395个13天周期,而卓尔金历日期的数字部分为5。

因为一共有20个日名,所以我们必须将长纪历经过的总天数除以20,才能计算当天的日期。

这表示从Ajaw开始,往后算16个日名,我们可以得到K'ib。因此卓尔金历的日期为5 K'ib。

计算哈布历的日期部分

哈布历日期的8 Kumk'u表示第18个月的第9日,既然每个月有20天,则距离Kumk'u的结束还剩下11天。而哈布历中的第19个月、也是最后一个月只有5天。因此,距离哈布年的结束还有16天。

如果将总天数减掉16天,我们将得以计算共有多少个完整的哈布历年:

接着将其所得除以365,我们得到:

因此,一共经过了整整3789个哈布历周期,再加135天到一个新的哈布历周期。

接着再找出这一天出现在哪一个月。将135天除以20,我们得到整整六个月,还有余下的15天。所以该日期在哈布历中出现在第七个月,也就是Yaxk'in。Yaxk'in中第十五天的日数为14,因此该日在哈布历中的日期为14 Yaxk'in。

因此可以确定,长纪历中的日期为:9.12.2.0.16 5 K'ib 14 Yax'kin。

公元2012年

据推测,玛雅历第13伯克盾的结束对于玛雅人有极为重大的意义,但根据他们的信仰并不表示是世界末日,反而是重生的时刻。《波波尔·乌》一书汇整了殖民地时期高地中的基切玛雅人(Quiché Maya)所流传创世神话其中的细节,根据书中的内容提到我们居住在第四个世界。[20] 波波尔·乌中叙述了神明在前三个创世的失败,以及成功创造人类所生存的的第四个世界。玛雅人认为第四个世界会在灾祸之中结束,而第五个、也是最终的一个世界将被创造,同时也象征了人类的终结。

上一次的创世在长期积日制历法中的0.0.0.0.0(实际是13.0.0.0.0)4 Ajaw 8 Kumk'u结束,而另一次的13.0.0.0.0将会发生在2012年12月21日。这个日期在许多关于新世纪的文章与书籍中引起了广泛的讨论,到底代表了这本次创世的结束还是其他截然不同的事物。然而,玛雅人将长纪历简写为只取后五个二十进制位数。而前面更大的位数则通常不表示。在科巴的石碑1中,将本次创世的日期用24个单位表示:13.13.13.13.13.13.13.13.13.13.13.13.13.13.13.13.13.13.13.13.0.0.0.0,相当于公元前3114年8月11日。

这在帕伦克遗址中被证实了,玛雅学家在此遗址不仅找到延续至公历4772年的长纪历,同时也找到帕伦克人民会在这一年庆祝已故国王巴加尔二世的事迹记录,显然古典期的玛雅人并不认为这个时代会在2012年结束。2012年12月21日被认为是长纪历长达5126年或第13个伯克盾周期的结束。在这之后还接着第14到第20个伯克盾。

补充字符组(Supplementary Series)

许多古典期的纪日碑文还会加上一组称为“补充字符组”(Supplementary Series)的字符,这些字符组的运作方式有很大部分是由玛雅学家约翰·E·提波英语John E. Teeple所解明。补充字符组通常由下列元件所构成:

夜神(Lords of the Night)

在玛雅神话以及其他中部美洲文明(如阿兹特克、萨波特克)的神话中,每个夜晚皆被冥府九位神祇的其中一位所掌管。因此构成了一个九天的循环周期,通常使用两个字符表示:

  • 第一个字符被命名为字符G,会宣告当天的掌权夜神,代表九位神祇的字符被依序命名为字符G1~G9,合称为G字符组(G series)。
  • 后面接上的字符F的确切意义仍尚未明了,然而现有数种理论。

纪月字符组 (Lunar series)

纪月字符组(Lunar Series)通常用五个字符表示,藉以提供当次阴历月(lunation)的相关讯息:包括本月是第几个阴历月(从0~5,共6个月份)、现在的当任月神、以及该次阴历月的长度(日数29或30)。

月龄

玛雅人会计算该次阴历月所经过的天数,他们使用两种系统来决定月亮周期的第0天:第0天会从刚好可看见细细一条上弦月的第一个晚上开始算起、或是从下弦月刚好消失的第一个早上开始算起。[21]玛雅学家将这组表示月龄的字符命名为字符D与字符E。

  • 月亮周期的第0天会使用一个代表新月的字符来表示。
  • 字符D是用来表示月龄的第1日至19日,字符D的标示新月过后的所经天数,本体部分则被描绘成一只手的形状。
  • 至于月龄20日至30日,会使用字符E来表示,用来计算20日之后的所经天数。

阴历月份数与月神

玛雅人将6个阴历月作为一个周期,并将每个月份由0至5作编号,各个月份由六个月神的其中一位所掌管。使用两个字符来表示:其中一个字符用0到5的系数来计算已过去的阴历月数、另一个字符表示该阴历月的当任月神。约翰 ·提波发现基里瓜遗址石碑E的纪载日期中(9.17.0.0.0)出现了月神2,同时也发现了大多数的其他碑文也标示了相同的阴历月份。因该日是个非常有趣的日期,因为当天正好结束了一个卡盾周期,且在两天后玛雅地区中出现了肉眼可见的日食,当日刚好是代表不幸的Wayeb之第一天。

阴历月长度

一个阴历月周期的长度为29.53059天,因此若要标记阴历月的天数时,数字必定会落在29或30天。玛雅人用两个字符来标记该阴历月是29天还是30天:字符B宣告即将标示阴历月长度(接头字符,且有时不会出现),后面接上字符A,字符A上半部是代表月亮的字符,下半部字尾的数字则标示该阴历月的天数,如数字标示为9则代表该阴历月为29天,标示为10则代表该阴历月为30天。

金星周期

另一个对玛雅人很重要的历法是金星周期。玛雅人在天文学方面有着极为卓越的成就,他们可以非常准确地计算出金星周期。玛雅刻本之一的德累斯顿刻本(Dresden Codex)的第四六页至第五十页准确地计算了金星的位置,玛雅人借由多年来的仔细观察才能够达到如此的精确度。金星周期历法之所以对玛雅人格外重要,是因为玛雅人认为金星周期与战争有关,并用它来占卜战争及加冕仪式的良辰吉日,玛雅统治者会计划在金星升起时开战。玛雅人也很有可能追踪了其他如火星[22]水星、以及木星行星的运行。

参见

脚注

  1. ^ Miles, Susanna W, "An Analysis of the Modern Middle American Calendars: A Study in Conservation." In Acculturation in the Americas. Edited by Sol Tax, pp. 273–84. Chicago: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52.
  2. ^ Tedlock, Barbara, Time and the Highland Maya Revised edition (1992 Page 1) "Scores of indigenous Guatemalan communities, principally those speaking the Mayan languages known as Ixil, Mam, Pokomchí, and Quiché, keep the 260-day cycle and (in many cases) the ancient solar cycle as well (chapter 4)."
  3. ^ Rice (2007), p. 33
  4. ^ Miller and Taube (1993)Itzamna(伊察姆纳)项目,第99-100页。
  5. ^ 5.0 5.1 Academia de las Lenguas Mayas de Guatemala. Lenguas Mayas de Guatemala: Documento de referencia para la pronunciación de los nuevos alfabetos oficiales. Guatemala City: Instituto Indigenista Nacional. 1988. 而在Kettunen and Hemke (2005)的著作中有详尽的细节与注释,提到该正写法在玛雅学家英语Mayanist社群中的采用状况,页5。
  6. ^ "Mythological" in the sense that when the Long Count was first devised sometime in the Mid- to Late Preclassic, long after this date; see for e.g. Miller and Taube (1993, p.50).
  7. ^ 请参看英文维基百科的条目Lords of the Night英语Lords of the Night
  8. ^ Coe 1992
  9. ^ Miller and Taube 1993
  10. ^ Miller and Taube, 1993:68-71
  11. ^ The modern orthography and reconstructed Classic Maya names in the table follow the summary provided in Kettunen and Helmke (2005). The associations are based on Miller and Taube (1993), p.49.
  12. ^ 12.0 12.1 12.2 Kettunen and Helmke (2011),不同版本的卓尔金日名,第56-57页。
  13. ^ Kettunen and Helmke (2011),NOTE ON THE ORTHOGRAPHY,第7页。
  14. ^ 抬頭望空 解開2012之謎. 头条日报. 2011年8月5日.
  15. ^ See for e.g. Miller and Taube (1993, pp.46, 48.)
  16. ^ Zero Pop actually fell on the same day as the solstice on 12/27/−575, 12/27/−574, 12/27/−573, and 12/26/−572 (astronomical year numbering, Universal Time), if you don't account for the fact that the Maya region is in roughly time zone UT−6. See IMCCE seasons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2-08-23..
  17. ^ Boot (2002),页111–114。
  18. ^ Kettunen and Helmke (2011),不同版本的哈布历月名,第58-59页。
  19. ^ Foster, Lynn V.. Handbook to Life in the Ancient Mayan World. New York: Facts on File. 2002.
  20. ^ Schele & Freidel (1990), pp.429–430
  21. ^ Thompson, J. Eric S. Maya Hieroglyphic Writing, 1950 Page 236
  22. ^ 美國考古學家發現瑪雅天象表 否認世界末日說. 2012年5月11日.

参考资料

  • Aveni, Anthony F.英语Anthony Aveni. Skywatchers originally published as: Skywatchers of Ancient Mexico [1980], revised and updated. Austin: University of Texas Press英语University of Texas Press. 2001. ISBN 0-292-70504-2. OCLC 45195586.
  • Boot, Erik. A Preliminary Classic Maya-English/English-Classic Maya Vocabulary of Hieroglyphic Readings (PDF). Mesoweb. 2002 [2006-11-10].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9-07-12).
  • Bricker, Victoria R. The Origin of the Maya Solar Calendar. Current Anthropology英语Current Anthropology (Chicago, IL: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sponsored by Wenner-Gren Foundation for Anthropological Research英语Axel Wenner-Gren). February 1982, 23 (1): 101–103. ISSN 0011-3204. OCLC 62217742. doi:10.1086/202782.
  • Coe, Michael D.英语Michael D. Coe. Breaking the Maya Code. London: Thames & Hudson英语Thames & Hudson. 1992. ISBN 0-500-05061-9. OCLC 26605966.
  • Foster, Lynn V. Handbook to Life in the Ancient Maya World. with Foreword by Peter Mathews. New York: Facts on File英语Infobase Publishing. 2002. ISBN 0-8160-4148-2. OCLC 50676955.
  • Ivanoff, Pierre. Mayan Enigma: The Search for a Lost Civilization. Elaine P. Halperin (trans.) translation of Découvertes chez les Mayas, English. New York: Delacorte Press. 1971. ISBN 0-440-05528-8. OCLC 150172.
  • Kettunen, Harri; and Christophe Helmke. Introduction to Maya Hieroglyphs: 10th European Maya Conference Workshop Handbook (PDF). Leiden, Netherlands: Wayeb and Leiden University. 2005 [2006-06-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3).
  • Kettunen, Harri; and Christophe Helmke. Introduction to Maya Hieroglyphs: XVI European Maya Conference Workshop Handbook Eleventh Edition. Copenhagen: Wayeb and Copenhagen University. 2011 [2013年1月1日].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3年2月26日).
  • Miller, Mary英语Mary Miller (art historian); and Karl Taube英语Karl Taube. The Gods and Symbols of Ancient Mexico and the Maya: An Illustrated Dictionary of Mesoamerican Religion. London: Thames and Hudson. 1993. ISBN 0-500-05068-6. OCLC 27667317.
  • Rice, Prudence M., Maya Calendar Origins: Monuments, Mythistory, and the Materialization of Time (Austin, TX: University of Texas Press, 2007)·
  • Robinson, Andrew英语W. Andrew Robinson. The Story of Writing: Alphabets, Hieroglyphs and Pictograms. London and New York: Thames & Hudson. 2000. ISBN 0-500-28156-4. OCLC 59432784.
  • Schele, Linda英语Linda Schele; and David Freidel. A Forest of Kings: The Untold Story of the Ancient Maya pbk reprint of 1990. New York: Harper Perennial. 1992. ISBN 0-688-11204-8. OCLC 145324300.
  • Tedlock, Barbara. Time and the Highland Maya. Albuquerque: University of New Mexico Press. 1992 rev. ed. ISBN 0-8263-0577-6. OCLC 7653289.
  • Tedlock, Barbara. Time and the Highland Maya. Albuquerque: University of New Mexico Press. 1982.
  • Tedlock, Dennis英语Dennis Tedlock notes, trans. (编). Popol Vuh: The Definitive Edition of the Mayan Book of the Dawn of Life and the Glories of Gods and Kings. with commentary based on the ancient knowledge of the modern Quiché Maya. New York: Simon & Schuster. 1985. ISBN 0-671-45241-X. OCLC 11467786.
  • Thompson, J. Eric S. Maya Hieroglyphic Writing: An Introduction 3rd edition. Norman: University of Oklahoma Press. 1971. ISBN 978-0-8061-0958-9.

外部链接


本页面最后更新于2020-11-03 07:29,点击更新本页查看原网页。台湾为中国固有领土,本站将对存在错误之处的地图、描述逐步勘正。

本站的所有资料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等全部转载于维基百科(wikipedia.org),遵循 维基百科:CC BY-SA 3.0协议

万维百科为维基百科爱好者建立的公益网站,旨在为中国大陆网民提供优质内容,因此对部分内容进行改编以符合中国大陆政策,如果您不接受,可以直接访问维基百科官方网站


顶部

如果本页面有数学、化学、物理等公式未正确显示,请使用火狐或者Safari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