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百科

肯德基

肯德基
KFC
公司类型子公司
成立1930年,​91年前​(1930(始建)
于美国肯塔基州北科尔宾地区
1952年(特许经营
于美国犹他州盐湖城
南州街(South State Street)3900号
创办人哈兰德·桑德斯
代表人物大卫·诺瓦克(David C. Novak
百胜董事长[1]
总部 美国肯塔基州路易维尔市
加德纳巷(Gardiner Lane)1441号(营运总部)[2]
标语口号So good
营业据点数22,621(2019年)
业务范围 世界
产业外食产业英语Foodservice
速食店
产品炸鸡
薯条
鸡肉汉堡
软性饮料
可乐
沙拉
甜品
早点
营业额230亿美元(2013年)[3]
母公司百胜餐饮集团
网站www.kfc.com
肯德基炸鸡薯条
位于美国伊利诺伊州萨林县哈里斯堡市的肯德基分店。

肯德基(英语:KFC,原是“Kentucky Fried Chicken[4]缩写,意为肯塔基炸鸡)是源自美国快餐连锁店,总部设于肯塔基州路易维尔市,以炸鸡为主力产品。总体来说是全球第二大的餐饮连锁企业(按销售额计算),仅次于麦当劳,截至2015年12月,在123个国家和地区拥有20,000+个分店。目前与必胜客塔可钟同为美国跨国餐饮集团百胜旗下子公司。

肯德基是由哈兰德·桑德斯创办的,桑德斯在大萧条时期开始在位于肯塔基州科尔宾市的路边餐厅卖炸鸡。桑德斯认识到餐厅特许经营的概念的潜力,1952年,第一家“肯塔基州炸鸡”(Kentucky Fried Chicken)的特许经营餐厅在犹他州开门营业。鸡在快餐业变得受欢迎,与已占优势的汉堡在市场上竞争。桑德斯以“桑德斯上校”的名字闻名,成为美国文化历史的著名人物,肯德基广泛以桑德斯作为广告形象。然而,公司的迅速扩张弄垮了日渐衰老的桑德斯,1964年,他将公司卖给一批投资者,主要有约翰·布朗(John Y. Brown)和杰克·梅西(Jack C. Massey)。

肯德基是最早向国际扩张的连锁餐饮业之一,截至1960年代中旬,于英国、墨西哥及牙买加开设分店。在整个20世纪70年代至80年代,肯德基在国内外喜忧参半,这是因为肯德基经历一系列企业所有权的交换,而这些企业对餐厅管理没有或只有很少的经验。1970年代初,肯德基卖给了烈酒经销公司休伯莱恩(Heublein),由R. J.雷诺兹烟草公司(R. J. Reynolds Tobacco Company)接管,又将肯德基转卖给百事公司PepsiCo Inc)。然而,连锁公司持续向海外扩张,1987年成为在中国市场开设的第一家西式餐饮连锁公司。连锁公司自此在中国市场迅速扩张。1997年百事公司分拆业务,将肯德基、必胜客、塔可钟分离出去,成立单独的餐饮业实体泰康全球餐饮公司,后改名为百胜餐饮集团

肯德基的原产是加压炸鸡块,以桑德斯的11种草药和香料的配方调味。配方的成分是著名的商业机密。较大块的炸鸡以硬纸箱提供,自1957年由特许经营商皮特·哈曼(Pete Harman)首次推出时就成为肯德基的代表物品。自1990年代初以来,肯德基扩展了菜单,提供其他鸡肉产品如鸡柳包,还有沙拉小菜,例如薯条凉拌卷心菜,以及甜品和软性饮料,后者经常由百事公司供应。

历史

哈兰德·桑德斯咖啡馆与博物馆

哈兰德·桑德斯(Harland David Sanders)在1890年出生,生长于美国印第安纳州亨利维尔地区。[5]桑德斯5岁时,父亲逝世,迫使母亲在一家罐头工厂工作。[6]身为长子的他便照料他的两个弟妹。[6]7岁时,桑德斯的母亲教他如何烹饪。[5]桑德斯在12岁时离开家后,从事不同行业,成败参半。[7]1930年,他接管位于肯塔基州北科尔宾(阿巴拉契亚山脉边缘的一个小镇)之外的25号美国国道U.S. Route 25)的壳牌加油站[8]在这里,他根据自小学会的配方:炸鸡及其他菜肴,如牛排和乡村火腿,为旅客供应食物。[8]桑德斯在自己的餐桌上供应了4年后,在公路的另一端买下更大家的加油站,扩展到六桌。[9]直到1936年,因为桑德斯的功绩,肯塔基州州长鲁比·拉冯Ruby Laffoon)授予他肯塔基州上校(Kentucky colonel)这个荣誉称号。[10]1937年,桑德斯将餐厅扩大到142个座位,并在对面的街道买下并增设汽车旅馆及咖啡馆。[11]

然而,在桑德斯66岁的时候,他因美国75号路修路,被迫卖掉餐厅,依靠社会保险金生活。而那点钱根本不够用,于是他走遍全国推销他的炸鸡方法。如果饭店喜欢炸鸡味道,签约卖的每一块鸡,缴5分钱给上校。桑德斯把公司总部搬到肯塔基州的Shelbyville,并于1964年从厨房退出,把生意卖给一组投资者,但一直担当公司的发言人,在1950年代到1970年代之间拍了许多电视广告。桑德斯于1980年逝世。

管理者

肯德基是百胜集团属下的子公司,百胜是全球最大餐饮公司之一,根据外部资料估算,2013年肯德基的全球年销售总收入估计是230亿美元[3]。肯德基总部设于肯塔基州路易维尔市加德纳巷(Gardiner Lane)1441号。由于总部大楼与美国总统官邸有几分相似,也被通称为“白宫”[12]。总部设有行政办事处,以及公司的研究开发设备[13]。肯德基于特拉华州威尔明顿市北奥兰治街(North Orange Street)1209号注册成立[2]

身为百胜董事长及首席执行官(CEO),大卫·诺瓦克(David C. Novak)需负起经营肯德基的首要责任。[1]苏敬轼是百胜中国事业部董事长及首席执行官,潘特(Muktesh Pant)是肯德基首席执行官,理查德·T·卡鲁西(Richard T. Carucci)是百胜主席,而罗杰·伊顿(Roger Eaton)是百胜首席运营官(COO)兼肯德基主席,韩国艺人李泰京是百胜董事会成员兼肯德基韩国负责人。[1]

截至2013年12月,肯德基在118个国家和地区拥有1万8875个分店[14][15]

特许经营

其分店由特许经营商拥有,或由公司直接持有[16]。11%的分店由公司持有,其他由特许经营商经营[17][18]

在美国拥有4491间分店,在中国拥有4563间分店,在世界其他地区拥有9821间分店[14]

位于澳大利亚的肯德基独立式得来速分店
肯德基全球分布图

大多数餐厅都设有公司创办人哈兰德·桑德斯上校的图像[13]除了店内食用以及外带,许多独立式肯德基餐厅也提供得来速的选择。[19]

肯德基在少量市场也提供有限送外卖服务[19]

全球每天平均在每家肯德基餐厅有250个订单,大都发生在2小时的高峰时段。[20]贩售亭设有限定菜单,在非传统地点如加油站、便利店体育场主题公园学院经营,而这在一间全面的分店并不实际。[19]

各地的情况

美国

根据Technomic的预算,肯德基2013年在美国的销售量为42亿2000万美元[21]

位于密歇根州的奥斯科达非建制地区Oscoda)的肯德基–塔可钟联名品牌

肯德基在美国的基本特色是物价低廉、菜单有限(平均有29项)、强调外带。[17]许多肯德基餐厅与塔可钟必胜客或其他百胜餐厅位于同一地点。[19]当百胜拥有海滋客以及艾德熊时,这些快餐店也经常与肯德基位于同一地点。[22]这些地点往往显得如同同一家餐厅,提供包含来自两家快餐店的食品的菜单。[23]截至2003年,美国拥有354家肯德基–塔可钟联合餐厅,提供肯德基和塔可钟的快餐,有13家提供肯德基完整菜单以及限量的必胜客食品。[19]这个概念源自于1991年,当时弗吉尼亚州开设一家肯德基–塔可钟联合餐厅。[24]某些地点是以结合肯德基、塔可钟和必胜客开张的,但这未能成功,百胜首席执行官大卫·诺瓦克则怪罪于缺乏特许经营商的承诺。[25]

起初,桑德斯与肯德基使用氢化植物油来炸鸡,但是,1980年代,公司开始转而使用廉价食用油,如棕榈油大豆油[26][27]2000年代,这些食用油的反式脂肪含量相对较高变得明显,而反式脂肪会增加心脏疾病的风险。截至2007年4月,公司所有美国分店改用无反式脂肪的大豆油。[28]

2008年,诺瓦克说,肯德基在美国的销售量低,是因为缺乏新点子和新菜单。[29]2009年春季推出的肯德基烤鸡仅暂时停止销售量下滑。[30]2010年,肯德基宣布复兴计划,包括改善餐厅经营、推出价值食品,以及在菜单上提供更健康的选择。[30]同年,《广告时代》(Advertising Age)指出,肯德基正因为其规模较小的竞争对手Chick-fil-A,而失去市场份额。[31]2011年,彭博新闻称肯德基美国为“败给麦当劳股份有限公司”。[32]2012年,杂志《福布斯》形容多个肯德基分店“老套、不吸引人”,公司也“很久没有推出有趣的新食品了。”[33]

2012年,《彭博商业周刊》形容,肯德基在发展中地区,特别是非洲、中国和印度,是个“强有力的选手”,然而在美国却被竞争对手如Chick-fil-A大力水手炸鸡打败,致使肯德基的市场份额下降。[34][34]有分析师推测肯德基将在美国关门大吉。[34]同年,公司开始出售公司持有的美国餐厅给特许经营商经营,有意将公司总体持有的分店从35%减至5%。[34]

中国

位于外滩上海总会大楼的肯德基沪上第一家门店,当时名称为“美国肯德基家乡鸡”。摄于1992年
位于北京前门西大街的肯德基中国内地首店(2020年9月摄)
位于北京市双龙南里204号的《Love Live! 学园偶像祭》×肯德基主题餐厅(2020年1月限定)
位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山东省青岛的肯德基汽车穿梭餐厅

1987年11月,肯德基在北京市前门开设了第一家分店,名称为“肯塔基家乡鸡北京快餐店”,使肯德基成为第一家在中国开设分店的西式快餐公司。[35]截至1994年,中国拥有28家分店,其中北京占7家。[36]到今天,肯德基已发展成为中国最大的餐饮连锁企业,在中国拥有5000余家分店(含西部地区“清真店”),这使《爱尔兰时报》(The Irish Times)的克利福德·库南(Clifford Coonan)形容肯德基为“中国西方文化最普遍的象征”。[37]

肯德基认为,他们之所以会在中国取得成功,是因为他们调整了菜单,以满足当地人的口味,提供类似食品如蛋挞及木耳,每家店提供50种不同的食品。[35][38]中国消费者喜欢吃香辣鸡,香辣鸡腿堡(Zinger burger)是最畅销的食品。[39]另外还有老北京鸡肉卷(Dragon Twister),里面包含炸鸡、黄瓜、葱以及甜面酱[40]肯德基占的优势是,炸鸡自古以来是中国主菜,然而炸鸡的竞争对手如汉堡是外来物,对中国人来说比较陌生。[41]公司迎合中国市场,截至2010年,中国每一百万人口只有3家餐厅,相比之下,美国每一百万人口有60家——中国分店比美国(及欧洲)分店大两至三倍;大都是每天24小时营业,提供送外卖服务;每个月推出两款新产品。[42]泰康全球餐饮公司(肯德基母公司百胜的前身)前副董事长Warren Liu认为,“作为第一个……继续为肯德基提供极大的竞争优势”。[35]

90%的中国分店由公司直营,相比之下,肯德基在全球仅拥有11%的直营分店。[17]1980年代,公司变更策略,从引进美国经理,转而从亚洲新兴经济体聘请经理。[35]肯德基同时建立了自己的分发基础机构,因为之前这并不存在。[17]起步后,在中国的持续发展大都是百胜主席大卫·诺瓦克的功劳,他将中国的肯德基餐厅从1997年的100家扩张到2013年的4400家[42],2015年达到5000家。

2008年,诺瓦克说,他预想最终在中国经营超过2万家餐厅:“我们正在玩一场共有九关的球类游戏,已跨入第一关。”[38]2008年初,公司在菜单上加入第一个中国街头小吃油条[43]2010年,公司在菜单上加上烧饼[43]同年8月,肯德基中国推出了迄今为止最大的产品——米饭。[43]2012年12月,公司面临指控,说肯德基的某些供应商在禽肉内注入抗病毒药物生长激素,违反食物安全法规。[44]这致使公司与100家供应商断绝关系,同意与政府“积极合作”,调查其抗生素的使用。[35]肯德基中国在2013年1月的销售量较前一年相比,下跌41%。[37]2013年5月,《彭博商业周刊》推测肯德基可能会与中国“失去联系”。[45]恢复原状比百胜预计来得慢,迟至2013年10月同一店面的销量持续下降,尽管降幅正在放缓。[46]《彭博商业周刊》的莱斯利·巴顿(Leslie Patton)还强调,竞争对手与肯德基在快餐类的竞争日趋激烈。[46]

日本

2014年圣诞节期间,东京池袋的一间肯德基餐厅,可见门口张贴的圣诞套餐宣传海报

日本是继中国和美国后,肯德基的第三大市场,设有1200间分店。[47]在日本,有70%的销售额是外带,顾客倾向于买炸鸡来举办庆祝会以及其他特殊场合,将它作为小菜。[48]

肯德基日本原本是美国总公司与日本的三菱商事合资形成的。[49]经过四年的谈判,三菱获得经营日本肯德基的特许经营权,并于1970年3月在大阪世界博览会上开了一家试验餐厅。[49]证明成功后,1970年11月,第一家正式餐厅于名古屋市郊区开业。[50]美国总公司希望在郊区营业,但三菱却认为应该在市中心开办分店,因为当时日本并未广泛运行汽车。[50]大阪市再增设两家餐厅,但由于分店正挣扎于营业,少于一年,日本的肯德基已亏损1亿日圆[50]因为这次的亏损,三菱转而按原定计划在市区开设餐厅。[50]

1972年,第一家新策略分店于神户市开门营业,神户市是西方侨民聚集地的高档市场。[50]新策略取得成功,1973年为止增设了100间分店。[50]1974年12月,肯德基日本开始推行炸鸡作为圣诞餐。[50]自那时起,在圣诞节期间吃肯德基成为日本广泛实行的习俗,在日本的肯德基圣诞节套餐甚至需提前数周预订。[51][52]哈兰德·桑德斯本人曾于1972年、1978年和1980年亲自走访日本的肯德基。[53]

1990年8月,肯德基日本列于东京证券交易所[54]肯德基从1980年代日本的经济增长中获益,但是快餐店迅速扩张,使各特许经营商互相抢夺市场份额,致使1990年代中期有大约100间分店关门大吉。[55]2000年,据肯德基日本报告,其销售额将近5亿9800万美元。[56]2007年12月,三菱在一次148亿3000万日圆的交易假定对肯德基日本的主要控制权。[57]

英国

截至2013年,英国有784家肯德基餐厅。[14]大约70%由特许经营商经营,其余为公司持有。[58]公司雇用了2万4000名员工。[58]大约400家为得来速设备。[58]分店平均营业额为100万至150万英镑之间。[58]

常年销售等于6万公吨的鸡,有60%是采购自英国四大供应商,包括法琴达集团(Faccenda Group[59]和两姐妹食品集团(2 Sisters Food Group[60][61],并每周至少三次新鲜分发到各分店。[62]其余40%采购自欧洲、泰国(包括卜蜂食品)和巴西公司。[63]所有原始配方的鸡是在英国国内采购的。[63]

1965年5月,英格兰西北部普雷斯顿开设肯德基第一家海外分店,是英格兰第一家美式连锁快餐公司,将近十年后麦当劳、汉堡王以及必胜客才到来。[64]1968年11月,北芬奇利(North Finchley)增设第一家伦敦分店。[65]肯德基从1971年的31间分店,增至1975年的250间分店。[66]1970年代末期以及1980年代,各餐厅开始引进座位。肯德基于1984年在英国开设第一家得来速餐厅。[67]1987年为止,公司有将近400间分店。[68]

印度尼西亚

位于印尼万隆的肯德基柜台

肯德基是印尼最大的西式连锁餐饮业,截至2013年12月,印尼有466间分店。[14][69]连锁公司变得拥有32%的市场份额,菜单上售卖的有意大利面、鸡粥等。[70]主要的特许经营商是PT Fastfood Indonesia[71]

1979年,雅加达开设印尼第一家肯德基餐厅。[71]1990年,印尼最大的企业集团林氏集团(Salim Group)成为大股东,提供公司大规模扩张的资金。[71]主要的特许经营商PT Fastfood Indonesia于1993年公开列于印尼证券交易所[71]

台湾

1985年,在台北西门町开设第一家餐厅。个别在2004年即2005年,推出“这不是肯德基”与“您真内行”的广告,颇为知名。2013年上校薄脆鸡上市后取代了原本的薄皮嫩鸡,下架数个月后因招受到顾客抗议,薄皮嫩鸡在少数分店恢复销售。[72][73]

新兴市场

肯德基继续在亚洲增长。2013年12月为止,马来西亚有579间分店。[74]

1970年代早期,肯德基首次进军中东西亚)和北部非洲市场。中东和北部非洲地区有超过500间分店。[20]大部分家禽于巴西的萨迪亚公司(Sadia)采购。[20]

1973年,肯德基在香港开设首家分店,[75]但1975年麦当劳在香港开业后便撤出,直至1985年才由新代理商再在香港设店。

2012年,肯德基在加勒比拉丁美洲地区的36个国家经营277家餐厅。[76]

公司有意扩张非洲的业务,尤其肯德基在非洲已经是美国连锁餐饮业之首了。[77][78]公司正慢慢地在非洲各地区不断扩张,开设了70间分店,但进展一直受到采购问题的阻碍,例如缺乏优质的供应商。[18]

产品

2007年越南的肯德基虾汉堡

肯德基的核心产品是加压炸鸡块,并以“原始配方”调味。产品通常以两人或三人份,或者一般有6至16个鸡块的家庭分量的纸板桶售出。鸡肉分成九个部分(四只鸡腿、两只鸡翅膀、一块鸡龙骨,以及两块脊椎鸡胸肉)。[79]产品是在各个肯德基分店手工裹上麦粉,并与调味料混合,全程为2到4分钟。[20][80]接着,不超过7分钟以180摄氏度加压炸鸡块。[20][81]然后,鸡肉放置5分钟,等鸡肉充分冷却,再放进保温烤箱。[20]为确保鸡肉新鲜度,肯德基政策规定如果鸡肉没有在90分钟内售出,必须将弃置。[20]各地区使用不同的食用油来炸鸡,其中包括葵花籽油大豆油菜籽油棕榈油[18]肯德基一位高层人士说,鸡的口感会因地区而异,这要看使用哪种食用油,也要看鸡的饲料是玉米还是小麦。[18]

广告行销

官方口号

时间 官方口号 备注
1956年 “北美洲招待菜”(North America's Hospitality Dish
1957年-1967年 “我们每周的七个晚上都能搞定周日晚餐”(We fix Sunday dinner seven nights a week[82][83]
1998年 Nobody does chicken like KFC 澳大利亚肯德基首次推行这个口号[84]
?-2006年 So good 成为20世纪最知名的口号之一[85]
2006年-2010年 “跟随您的口味” [86]
?-今 It's finger lickin' good(它如此好吃,令你吃后都想舔手指头)(中国地区翻译为:吮指回味,自在滋味) 在美国(17年开始中国使用该英文口号)
2010年-2016 So good 取代“finger lickin' good在世界各地陆续推出[85]。百胜一位高层人士称口号更为全面,职员、服务以及食物三个方面都适用[87]
2002年-2010年 “有了肯德基,生活好滋味” 中国广告末尾口号
2010年-2017年 “生活如此多娇” 中国广告末尾口号
2015-今 “要趣就脆,KFC!”

香港广告末尾口号

吉祥物

肯德基广告宣传的重要环节是退休上校肯德基爷爷(亦称桑德斯上校),直至他于1980年逝世。桑德斯死后仍是公司的重要象征,也是“国际热情好客的象征”[88]

1980年后的广告宣传有时使用现代版本的肯德基爷爷。

1990年代的泰国,首次推出动画雏鸡“奇奇”(Chicky),全球多个市场,主要在亚洲和南美洲,随即陆续推出[89][90]

1994年,亨德森·福赛斯(Henderson Forsythe)在名为“上校之路”(The Colonel's Way)的电视广告描绘了肯德基爷爷[91]

1998年至2001年,电视广告使用由兰迪·奎德Randy Quaid)配音的肯德基爷爷动画版本[92][93]

2012年,题为“4000名厨师”(4000 cooks)的英国广告主角为乔装成肯德基爷爷的演员[94]。无处不在的肯德基爷爷并未防止肯德基推行满足儿童的吉祥物。

争议

有人怀疑与肥胖症的关联

自21世纪初,一直有人批评快餐的动物福利纪录,与肥胖症的关联,以及对环境的影响[95]

埃里克·施洛瑟(Eric Schlosser)于2002年的著作《快餐帝国》(Fast Food Nation),以及摩根·史柏路克于2004年执导并主演的《超码的我》则反映了这些顾虑[96]

是否善待动物

自2003年以来,善待动物组织抗议肯德基在世界各地所选择的家禽供应商[97]

例外的是加拿大肯德基,其签署了一份协议,承诺只选择“善待动物”的供应商。[98]善待动物组织举行了数以千计的示威活动。[98]肯德基美国事业部主席格雷格·戴德里克(Gregg Dedrick)指出,善待动物组织误将肯德基归类为家禽生产商,实际上肯德基只是鸡的买家。[99]2008年,百胜表示:“(身为)食品重大买家,(百胜)有机会及责任影响供应给我们的动物被对待的方式。我们十分重视这个责任,并会持续监控供应商[100]。”

绿色和平指控

2006年,绿色和平指控肯德基的欧洲采购嘉吉公司(Cargill)的大豆来饲养鸡,而嘉吉公司被指为了种植大豆,清除大片亚马逊雨林[101]

示威者在位于密歇根州奥克兰县罗亚尔奥克市(Royal Oak)的肯德基餐厅外示威。

2012年5月,绿色和平指肯德基采购印度尼西亚热带雨林木材的木浆来包装食品。[102]独立法医检验显示,部分包装超过50%含采购于亚洲浆纸业(Asia Pulp & Paper,简称APP)混合热带硬木纤维。[103][104]APP指出这种纤维在再生纸上也能找到,或者,“它亦可来自被清除的树木残留物,在作为可持续发展计划之下森林面积已缩小或烧毁之后。APP以制定严格的政策及做法,确保仅有来自面积缩小的森林的合法种植开发以及可持续木材纤维的残留物进入生产供应业。”[103]肯德基说:“从全球角度来看,百胜(我们的母公司)采购的纸制品有60%是可持续来源。我们的供应商正努力使其成为100%。”[102]

从垃圾桶拿回炸鸡出售

2008年11月,肯德基元朗广场分店被揭发卖“垃圾鸡”[105],该店在晚上接近关闭时间,疑因店员赶收工,于是提前将保温炉内的炸鸡弃置入垃圾桶,以便清洁炉具,但当有顾客落单买炸鸡时,店员竟然从垃圾桶拿回已弃置的炸鸡供应给客人,以避免重新开炉炸鸡,有关肯德基卖垃圾鸡的片段在网络流传,肯德基回应称已将该分店的人员调离岗位,有曾光顾肯德基的网民担心这种“节俭”可能并非只出现在一间分店[106]

注射生长激素及大量抗细菌药

2013年2月,百胜首席执行官大卫·诺瓦克承认丑闻“比我们想象中还要持久、具冲击力[107]”。

百胜十分关注这个问题,因为百胜有近一半的利润来自中国市场,大部分通过肯德基。2013年,百胜报告说,销售量在2月回弹,然而12月和1月较低的销售额会导致同店销售额在第一季度下降20%[108]

沙田中心KFC出现老鼠

2012年12月16日,连锁快餐店肯德基(KFC)于沙田一间分店惊现老鼠偷食现象,大批食客在店内用餐时,一只长约4吋的小老鼠突然出现在近门口垃圾柜顶客人吃剩餐盘上觅食,附近多名食客被吓至“弹起”尖叫“KFC有老鼠呀!”事后老鼠被职员连同吃剩的食物一齐倒入垃圾袋清理掉,店方怀疑老鼠是从商场的假天花板上落下来的[109]

上海福喜食品过期变质肉类原料事件

2014年7月20日据东方卫视晚间新闻报道,中国上海地区肯德基肉类供应商上海福喜食品有限公司存在大量采用过期变质肉类原料的行为。上海食药监部门已经要求上海所有肯德基问题产品全部下架。[110]2014年7月23日,中国百胜发布声明,决定即刻全面停止向中国福喜(包括上海福喜)的采购。[111]

广州肯德基全家桶出现蛆虫

2014年9月,在广州的一名女士在中午时叫了一份肯德基全家桶的外送时,隔了几个小时之后,晚餐时刻,准备要吃的时候,用刀叉剥开鸡肉后,发现里面有蛆。多家中外媒体、论坛、视频网站有深入报导。[112][113]

中国大陆肯德基遭民众抵制

2016年7月17日,河北省乐亭县有民众聚集至肯德基快餐店抗议,抵制肯德基。抗议民众在肯德基门店外高举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并拉起“抵制,爱我中华民族,你吃的是美国肯德基,丢的是老祖宗的脸”的横幅。[114][115]而中国大陆的长沙杭州扬州连云港滁州临沂等城市也有抗议活动。有消息称,共有11个市县的肯德基店家遭遇堵门或抗议,警方也出动维持秩序[116]。据美国媒体报道称,民众抗议的缘由是抵制南海仲裁案的裁决结果,但这只是小部分的抵制,而并非大规模的[117]

香港肯德基分店地上粪便使顾客滑倒

2016年9月14日,香港肯德基分店发生罕见事故,一名64岁家庭主妇相约两名友人于湾仔新鸿基中心肯德基用膳,主妇用餐后离开时,在距离大门7至8的通道突然滑倒地上,同时右背直撞高椅,背部近腋下位置受创。她初时以为踏中雪糕跌倒,但细看发现左大腿及鞋底沾满黄色污物,且有恶臭,才知踏中粪便。当时餐厅经理递上湿纸巾让她清洁及慰问伤势,但未有报警。最后她自行报警并由救护车送往律敦治医院。经X光检查后证实没有骨折,惟右边背部有瘀伤,当晚出院后回家休息了两日才能外出。主妇不满餐厅经理未能解释为何食肆内会出现粪便,她要求翻看闭路电视(在中国大陆指“探头监控”),但经理声称闭路电视当时未有拍摄事发现场的画面,她要求店方交代。香港肯德基回应对事件表示高度关注,并表示已向该名女士致以慰问并提供协助。发言人强调将继续致力对客户提供最优质的服务及食物[118]

相关影视作品

参见

参考资料

  1. ^ 1.0 1.1 1.2 Yum! Brands: Senior Officers. Yum! Brands. [2013-09-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9-23).
  2. ^ 2.0 2.1 Thimmesch, Adam B. The Fading Bright Line of Physical Presence: Did KFC Corporation v. Iowa Department of Revenue Give States the Secret Recipe for Repudiating Quill?. Kentucky Law Journal. 2011, 100: 339–389.
  3. ^ 3.0 3.1 Iconic Global Brand (PDF). Louisville: Yum! Brands. 2014: 98 [2015-01-28].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4-07-16).
  4. ^ Keyser, Hannah. 12 Finger-Lickin' Facts About KFC - 8. "KFC" Doesn't Stand For Anything. Technically.. Mental Floss. October 27, 2015 [January 2, 2020].
  5. ^ 5.0 5.1 Whitworth, William. Kentucky-Fried. New Yorker. 1970-02-14 [2013-02-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5-30).
  6. ^ 6.0 6.1 Klotter, James C. The Human Tradition in the New South. Rowman & Littlefield. 2005: 129 [2013-06-29]. ISBN 978-0-7425-4476-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9-21).
  7. ^ John A. Jakle; Keith A. Sculle. Fast Food: Roadside Restaurants in the Automobile Age. JHU Press. 1999: 219 [2013-03-13]. ISBN 978-0-8018-692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5-30).
  8. ^ 8.0 8.1 Ozersky, Josh. Colonel Sanders and the American Dream. University of Texas Press. April 2012: 19–24 [2013-09-27]. ISBN 978-0-292-74285-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9-21).
  9. ^ Aaseng, Nathan. Business Builders in Fast Food. Oliver Press. January 2001: 116 [2013-03-13]. ISBN 978-1-881508-58-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0-09).
  10. ^ Smith, Andrew F. Fast Food and Junk Food: An Encyclopedia of What We Love to Eat. ABC-CLIO. 2011-12-02: 612 [2014-03-24]. ISBN 978-0-313-39394-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1-03).
  11. ^ Hollis, Tim. Dixie Before Disney: 100 Years of Roadside Fun. University Press of Mississippi. 1999: 19–20 [2014-03-24]. ISBN 978-1-61703-374-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1-03).
  12. ^ Kleber, John E. The Encyclopedia of Louisville. University Press of Kentucky. 2000-12-04: 482 [2012-09-11]. ISBN 978-0-8131-2100-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11-14).
  13. ^ 13.0 13.1 Yum! Brands 10K 31/12/2011. Yum! Brands. [2013-03-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5-17).
  14. ^ 14.0 14.1 14.2 14.3 Restaurant counts. Yum!. [2014-04-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4-07).
  15. ^ Yum! Annual Report 2013 (PDF). Louisville: Yum!. [2014-05-10].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4-04-07).
  16. ^ Jing, Jun. Feeding China's Little Emperors: Food, Children, and Social Change.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0: 123 [2013-09-27]. ISBN 978-0-8047-3134-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0-11).
  17. ^ 17.0 17.1 17.2 17.3 David E. Bell; Mary L. Shelman. KFC's Radical Approach To China. Harvard Business Review. November 2011 [2013-01-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3-10).
  18. ^ 18.0 18.1 18.2 18.3 Steyn, Lisa. KFC's secret recipe for growth. Mail & Guardian. 2013-06-21 [2013-09-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9-27).
  19. ^ 19.0 19.1 19.2 19.3 19.4 Cartwright, Roger. Implementing a Training and Development Strategy: Training and Development 11.8. John Wiley & Sons. 2003-10-31: 42 [2014-03-24]. ISBN 978-1-84112-494-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1-03).
  20. ^ 20.0 20.1 20.2 20.3 20.4 20.5 20.6 Stephens Balakrishnan, Melodena. East Meets West: the World is Round and Time is Cyclic. Emerald Group Publishing. 2013: 126–132 [2016-04-04]. ISBN 978-1-78190-413-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3-21).
  21. ^ Wong, Venessa. Chick-fil-A Stole KFC's Chicken Crown With a Fraction of the Stores. Businessweek. 2014-03-28 [2014-03-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3-30).
  22. ^ Partnering for success, Firms finding that co-branding makes economic sense. Deseret News. 2002-01-13 [2013-04-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5-08).
  23. ^ Warner, Melanie. Diners Walk Through One Door and Visit Two Restaurants. New York Times. 2005-07-11 [2007-12-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6-17). Yum's multibranded stores have two illuminated logos, but they function as one restaurant. They have combined kitchens, a single line of cashiers and a staff trained to prepare both sets of menu items.
  24. ^ Darden, Robert. Secret Recipe: Why Kfc Is Still Cooking After 50 Years. Tapestry Press. 2004-01-01: 12, 57–58, 101, 159, 175, 211. ISBN 978-1-930819-33-7.
  25. ^ Novak, David. Taking People with You: The Only Way to Make Big Things Happen. Penguin Books, Limited. 2012-01-26 [2013-03-11]. ISBN 978-0-241-95413-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5-30).
  26. ^ YouTube上的Colonel Sanders shows Tennesse Ernie Ford & Minnie Pearl how he cooks his KFC chicken
  27. ^ KFCJ 'does chicken right' – for Japan's tastes. Nation's Restaurant News. 1988-11-14 [2012-06-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5-08).
  28. ^ KFC, Taco Bell finish switch to trans-fat-free oil. NBC News. 2007-04-30 [2013-01-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3-29).
  29. ^ Davis, Alex. 需要付费订阅 Yum chief Novak takes on KFC's weak results 请检查|url=值 (帮助). Courier Journal. 2008-07-17 [2013-09-27].
  30. ^ 30.0 30.1 Sellers, Patricia. Pepsi's Eateries Go It Alone Tricon: Lousy Name, Excellent Management. CNN. 1997-08-04 [2013-09-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5-12).
  31. ^ Bryson, Emily. KFC's stunts make nightly news, but do nothing to stop sales slide. Advertising Age. 2010-04-19.
  32. ^ Mellor, William. McDonald's No Match For KFC In China As Colonel Rules Fast Food. Bloomberg News. 2011-01-26 [2013-09-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8-22).
  33. ^ Tice, Carol. Why Popeyes is Buying Up Bankrupt KFC Restaurants. Forbes. 2012-10-25 [2013-01-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2-08).
  34. ^ 34.0 34.1 34.2 34.3 Colonel's Secret Recipe Gets Bodyguards. CNBC. 2008-09-09 [2013-01-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9-23). Authors list列表中的|first1=缺少|last1= (帮助)
  35. ^ 35.0 35.1 35.2 35.3 35.4 Kaiman, Jonathan. China's fast-food pioneer struggles to keep customers saying 'YUM!'. The Guardian. 2012-01-04 [2012-01-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0-03).
  36. ^ Jing, Jun. Feeding China's Little Emperors: Food, Children, and Social Change.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0: 117 [2013-09-27]. ISBN 978-0-8047-3134-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0-11).
  37. ^ 37.0 37.1 Coonan, Clifford. Scare takes bite out of KFC's sales. Irish Times. 2013-02-12 [2013-02-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2-13).
  38. ^ 38.0 38.1 Shen, Samuel. Kentucky Fried Chicken banks on China. New York Times. 2008-05-05 [2012-09-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7-29).
  39. ^ YouTube上的Speaker Series: David C. Novak
  40. ^ Wolf, Barney. David Novak's Global Vision. QSR Magazine. May 2012 [2013-03-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3-09).
  41. ^ David L. Kurtz; Louis E. Boone. Contemporary Business: 2009. Cengage Learning. 2008-01-09: 389 [2013-03-28]. ISBN 978-0-324-65384-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5-30).
  42. ^ 42.0 42.1 Silverstein, Michael J.; Singhi, Abheek; Liao, Carol; Michael, David. The $10 Trillion Dollar Prize: Captivating the Newly Affluent in China and India. Harvard Business Press. 2012-09-11: 126–8 [2013-01-28]. ISBN 978-1-4221-8706-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1-03).
  43. ^ 43.0 43.1 43.2 Thorniley, Tessa. KFC in China: How a US giant created a 'local' brand. WARC.
  44. ^ Waldmeir, Patti. Yum investigates poultry allegations. Financial Times. 2012-12-20.
  45. ^ KFC Loses Its Touch in China, Its Biggest Overseas Market. Businessweek. 2013-05-16 [2013-09-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9-14). Authors list列表中的|first1=缺少|last1= (帮助)
  46. ^ 46.0 46.1 Patton, Leslie. Yum’s China Sales Fall Less Than Estimated as KFC Decline Slows. Businessweek. 2013-11-13 [2013-11-13].
  47. ^ Top 25 Markets — Traditional Stores (Year-End 2012). Yum! Brands. [2013-06-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2-02).
  48. ^ Tanikawa, Miki. Fried Chicken Dilemma Is Puzzler for KFC Japan. New York Times. 2001-08-18 [2013-06-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0-05).
  49. ^ 49.0 49.1 KFC Japan. Mitsubishi Corporation. [2013-06-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6-22).
  50. ^ 50.0 50.1 50.2 50.3 50.4 50.5 50.6 KFC Japan. Mitsubishi Corporation. [2013-06-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5-11).
  51. ^ Whipp, Lindsay. [Whipp, Lindsay. 需要付费订阅 All Japan wants for Christmas is Kentucky Fried Chicken 请检查|url=值 (帮助). Financial Times. 2010-12-19 [2013-06-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5-29). 需要付费订阅 All Japan wants for Christmas is Kentucky Fried Chicken] 请检查|url=值 (帮助). Financial Times. 2010-12-19 [2013-06-29].
  52. ^ Eric Barton. Why Japan celebrates Christmas with KFC. BBC Capital. 2016-12-19 [2017-08-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05).
  53. ^ Colonel's Story. KFC Japan. Yum!. [2013-11-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1-13).
  54. ^ KFC Japan. Mitsubishi Corporation. [2013-06-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5-11).
  55. ^ Competition Gains on Colonel Sanders in Japan. Los Angeles Times. 1995-08-14 [2013-06-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1-13).
  56. ^ Karan, Pradyumna. Japan in the 21st Century: Environment, Economy, and Society. University Press of Kentucky. 2010-09-12: 330 [2016-04-04]. ISBN 978-0-8131-2763-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3-21).
  57. ^ Mitsubishi takes over Kentucky Fried Chicken Japan for ¥14.83 billion. Japan Times. 2007-12-09 [2013-06-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1-13).
  58. ^ 58.0 58.1 58.2 58.3 Cave, Andrew. Fast food and appetite for growth suits veteran KFC boss just fine. Daily Telegraph. 2014-04-28 [2014-04-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5-30).
  59. ^ Machell, Ben. [Machell, Ben. 需要付费订阅 Nando’s: the A-list’s favourite food 请检查|url=值 (帮助). The Times. 2013-08-22 [2013-08-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8-22). 需要付费订阅 Nando’s: the A-list’s favourite food] 请检查|url=值 (帮助). The Times. 2013-08-22 [2013-08-22].
  60. ^ Shanahan, Andrew. Anatomy of a dish. The Guardian. 2005-10-28 [2013-01-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0-03).
  61. ^ Stiff, Peter. Chickens and Fox's reap rewards. The Times. 2011-07-06.
  62. ^ Robert Mendick and Ben Leach. Fast food chicken arrives frozen on the slow boat. The Sunday Telegraph (London). 2010-03-06 [2012-06-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8-28).
  63. ^ 63.0 63.1 KFC on lookout for fowl play. Los Angeles Times. 2008-09-10 [2013-09-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4-07).
  64. ^ Douglas, Torin. How Kentucky Fried Chicken plan to fly back up the pecking order. The Times. 1983-06-21: 19.
  65. ^ Eating Out 1950–2000. 20th Century London. [2013-08-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0-04).
  66. ^ Business Around the World. US News & World Report. 1975-11-03.
  67. ^ Hotels & Restaurants International. Restaurants & Institutions Magazine. 1984: 107 [2013-08-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0-12).
  68. ^ Marc Jacobs; Peter Scholliers. Eating Out in Europe: Picnics, Gourmet Dining and Snacks Since the Late Eighteenth Century. Berg. June 2003: 307 [2013-08-19]. ISBN 978-1-85973-658-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0-12).
  69. ^ Rappeport, Alan. Finger lickin’ all over the world. Financial Times. 2012-06-03 [2013-11-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9-10).
  70. ^ Patton, Leslie. KFC Growth Seen Slowing as Indonesia Limits Franchisees. Bloomberg News. 2013-02-25 [2013-02-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2-28).
  71. ^ 71.0 71.1 71.2 71.3 Company Profile. KFC Indonesia. [2013-09-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9-27).
  72. ^ KFC沿革
  73. ^ 肯德基称霸台湾功臣“薄皮嫩鸡” 被消失原因曝光
  74. ^ Yum's Global Restaurant System. Yum! Brands. [2014-04-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2-08).
  75. ^ KFC有「麥樂雞」,麥當勞又有「桶餐」?兩大快餐店對抗再升級. Daily View. 2019-12-06 [2020-06-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9).
  76. ^ Ghanawi, Nadine. The Internationalization of KFC. GRIN Verlag. 2012-12-31: 1 [2013-01-28]. ISBN 978-3-656-34256-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5-30).
  77. ^ KFC to Expand Steadily Into Africa. KFC South Africa. [2013-01-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1-12).
  78. ^ Nakkas, Laurel. Africa: The Final Frontier?. QSR Magazine. February 2013 [2013-03-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2-21).
  79. ^ Nutrition Guide (PDF). KFC Canada. [2013-02-23].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2-10-21).
  80. ^ Serving Up Quality (PDF). CEO Magazine. July 2013 [2013-09-26].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3-09-27).
  81. ^ Secret of Kentucky Fried Chicken taste. KFC Japan. Yum!. [2013-11-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7-20).
  82. ^ North America's Hospitality Dish. Trademarkia. KFC Corporation. [2013-03-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5-27).
  83. ^ Dukes, Terry. KFC: The Animated Colonel Campaign. Institute of Practitioners in Advertising (WARC [World Advertising Center]). 2000.
  84. ^ Thornton, Phil. True lies. The Sun Herald (Sydney, Australia). 1998-05-31.
  85. ^ 85.0 85.1 Momen Putrym, Goldie. So Good? KFC Drops Famous Catchphrase. Sky News. 2010-02-21 [2012-10-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7-19).
  86. ^ IT'S FINGER LICKIN' GOOD — Reviews & Brand Information — KFC Corporation Louisville, TX — Serial Number: 72209171. Trademarkia. [2012-10-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10-31).
  87. ^ Reynolds, John. Profile: Jennelle Tilling, vice-president of marketing, UK and Ireland at KFC. PR Week. 2011-04-06 [2013-01-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0-02).
  88. ^ President and Fellows of Harvard College. PepsioCo's Restaurants. Boston: Harvard Business School. 1994: 9.
  89. ^ O'Keefe, Brian. What Do KFC and Pizza Hut Conjure Up Abroad?. Fortune. 2001-11-26 [2013-10-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0-29).
  90. ^ Liu, Warren. KFC in China: Secret Recipe for Success. Wiley. 2008-09-26: 69 [2013-04-13]. ISBN 978-0-470-82384-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5-30).
  91. ^ KFC creates animated Colonel for new ads. Associated Press. 1998-09-04.
  92. ^ Howard, Theresa. New Products : KFC, with Pepsi, Mulls Putting New Colonel' On Proprietary Beverage. Brandweek. 1998-09-28.
  93. ^ White, Jeremy. KFC seeks a modern identity beyond the animated Colonel. Campaign. 2002-01-18 [2013-02-20].
  94. ^ YouTube上的4000 cooks
  95. ^ Barnett, Michael. Colonel Sanders' new modern army of outlets. Marketing Week. 2010-12-16 [2013-02-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5-09).
  96. ^ Liddle, Alan. Pete Harman. Nation's Restaurant News. 1990-05-21.
  97. ^ Yaziji, Michael; Doh, Jonathan. Case illustration: PETA and KFC. NGOs and Corporations: Conflict and Collaboration. Business, Value Creation, and Society.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9: 112–114. ISBN 978-0-521-86684-2.
  98. ^ 98.0 98.1 Chuck Williams; Terry Champion; Ike Hall. MGMT. Cengage Learning. 2011: 78 [2014-05-09]. ISBN 978-0-17-650235-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6-27).
  99. ^ Swann, Patricia. Cases in Public Relations Management. Routledge. April 2010: 121–122 [2013-09-26]. ISBN 978-0-203-85136-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0-09).
  100. ^ Annual Report (PDF). Louisville: Yum! Brands. 2008: 52 [2013-09-27].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3-09-05).
  101. ^ Felicity Lawrence; John Vidal. Food giants to boycott illegal Amazon soya. The Guardian. 2006-07-24 [2013-11-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1-12).
  102. ^ 102.0 102.1 Jim Efstathiou Jr.; Leslie Patton. KFC Using Rain-Forest Wood in Boxes, Greenpeace Says. Bloomberg News. 2012-06-13 [2013-11-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1-12).
  103. ^ 103.0 103.1 KFC Using Rain-Forest Wood in Boxes, Greenpeace Says. Businessweek. 2012-06-13 [2012-10-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11-05).
  104. ^ Badasha, Kamalpreet. KFC denies Greenpeace sourcing allegations. Supply Management. 2012-05-24 [2012-10-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1-15).
  105. ^ 所有員工調離原崗位 肯德基查執炸雞事件. 太阳报. 2008-11-14 [2020-06-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5-29).
  106. ^ 肯德基賣垃圾雞事件. [2020-06-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01).
  107. ^ Cai, Debbie. Yum's China Sales Fall 20% as It Tries to Win Back KFC Customers. Wall Street Journal. 2013-03-11 [2013-03-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3-13).
  108.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7hFqXeseII
  109. ^ 存档副本. [2014-07-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7-24).
  110. ^ 中国百胜停止向中国福喜的采购 将严查供应链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中国经济网,2014年7月24日
  111. ^ 廣州肯德基雞翼藏活蟲. [2016-06-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21).
  112. ^ 广东女子买肯德基外卖 烤鸡翼数条活虫蠕动. [2016-06-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10-13).
  113. ^ 河北乐亭县肯德基门店遭民众打横幅围堵. 搜狐网. 2016-07-17 [2016-07-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7-17).
  114. ^ 【南海風雲】步Nike後塵 強國客抗議籲抵制肯德基. 苹果日报 (香港). 2016-07-17 [2016-07-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17).
  115. ^ 网曝临沂有人围堵肯德基 仅郯城有点"插曲". 齐鲁壹点. 2016年7月20日 [2016年7月20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年8月16日).
  116. ^ 美媒关注中国少数人抵制肯德基 并无大规模抗议. 环球时报. 2016年7月20日 [2016年7月20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年8月21日).
  117. ^ 主婦灣仔KFC踏糞跌傷. 苹果日报 (香港). 2016年9月25日 [2016年9月25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年9月27日).(繁体中文)

外部链接


本页面最后更新于2021-05-31 12:44,点击更新本页查看原网页。台湾为中国固有领土,本站将对存在错误之处的地图、描述逐步勘正。

本站的所有资料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等全部转载于维基百科(wikipedia.org),遵循 维基百科:CC BY-SA 3.0协议

万维百科为维基百科爱好者建立的公益网站,旨在为中国大陆网民提供优质内容,因此对部分内容进行改编以符合中国大陆政策,如果您不接受,可以直接访问维基百科官方网站


顶部

如果本页面有数学、化学、物理等公式未正确显示,请使用火狐或者Safari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