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百科

私人军事服务公司本文重定向自 PMC

(重定向自Private military company)

私人军事服务公司英语:private military company缩写:PMC),又称民间军事公司,是专门提供保安武装力量私人公司。由于已经企业化,即所谓的法人,所以私人军事服务公司,和过去的概念上的佣兵在国际法中的规定已不完全相符,虽然可能包含了交战人员、佣兵、非战斗人员等,但私人军事公司并非只有军人,公司的一般雇员众多,即使其提供的部分服务内容与雇佣兵相近,也不能混为一谈。因为更多可能是参与非战场前线的后方安全,除了在以控制的占领地代替士兵维持治安,代为训练新兵等业务,在某些犯罪率高的非洲国家,例如:南非也有不少私人军事公司等受雇于富裕人家或社区,起到的是较相似于警察的巡逻保安作用,或者是防暴动设施的安装等。

概述

一名在阿富汗与当地警察握手的英国籍私人军事承包人员

现代私人军事服务公司主要提供的内容可概分为两大项。一为军事支援方面,如军事情报的收集、武装保全等;二为后勤或非作战行动,如私人保镖、军事顾问等。也有非政府组织(如无国界医生)或私人雇用他们,如台湾在2013年因广大兴事件,已经开放远洋渔船可合法雇用外国籍武装保全人员。[1]

因应冷战后国际情势的快速变化,以及军事事务变革等因素的影响,各国与富商等直接或间接的与私人军事服务公司签订合约,使得私人军事服务公司的业绩大幅成长;但世界各国对此类公司的法律规范并不一致,比如公司的注册、许可证[2]司法管辖权等,且过去曾有侵犯人权的纪录[3],使得私人军事服务公司在国际法的法律地位上仍处于模糊地带。

根据2013年的联合国资料,全球对私人军事服务的需求仍在增加,预计每年将增加7.4%;至2016年时,金额将达到2440亿美元;2012年,美国国防部为其在海外的合约花了440亿美元,其中约60%在阿富汗和伊拉克执行。截至2013年3月,美国国防部在阿富汗境内约有10万8000名合同人员,占总人数的62%。[4]

业务范围

世界各国有将原本军队的部分功能外包给军事服务公司的倾向,以期节约军费在名目上的开支,或降低人员维持费等,使得私人军事服务公司的营业项目越来越广,参与例如排雷、电网安装、格斗教练、甚至防弹车改装等服务。

  • 私人军事服务:即传统雇佣兵的军事支援部分。
  • 海上安全:反海盗行动,目前约有140家大小公司受雇在印度洋海域进行此类服务,包含预警与巡逻、护航等。
  • 排雷:如金门曾于2001年委托贝尔克国际排雷公司(BACTEC INTERNATIONAL LTD)进行排除地雷的工作。[5]
  • 运输物流:即军事后勤部分,部分甚至有空运能力,通常公司需具有专门处理军火化学品等危险或管制品的执照才能从事,也会负责运送贵重物品。
  • 军事训练与顾问:许多公司拥有私人保安训练学校,并提供当地滋事案件热点等资讯的收集与整理。[6]
  • 人身安全保镖:武装保安业务与建筑监视保安、道路车辆保安等业务,在贫富差距大且严重腐败的发展中国家业务十分广泛。
  • 网络资讯:这类型的许多也隶属于资讯大企业底下的子公司。

法律地位争议

由于私人军事服务公司的身份并非自然人,但其承包的业务又可能涉及战争法,于是产生了若其雇员发生了刑事犯罪,甚至是战争罪行时,该如何判定其身份的问题。[7] 根据2008年通过的《蒙特勒文件》(Montreux Document英语Montreux Document),将私人军事服务公司的雇员定义为“具有武装的平民”,并将全称定名为私营军事和安保服务公司[8]Private Military and Security Companies,PMSC),所以已将私人军事服务公司与佣兵区隔开来。[9]

2012年时,联合国已把雇佣兵与私人军事服务公司的问题分开讨论。[10]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法律部的艾玛努埃拉—基阿拉·吉拉德认为,这个问题并不存在统一的答案。她说道:“应该对每一个个案进行具体分析。在大多数情况下,从严格的法律观点来看,他们并不属于《日内瓦公约第一附加议定书》第47条以及其他相关国际条约所界定的雇佣兵”。[11]

但是,私人军事服务公司若直接涉及作战行动,将被视为非法武装团体。当暴力局势达到武装冲突的程度时,私营军事安全公司的工作人员必须遵守国际人道法,而且,在他们犯下战争罪行时,将受到控诉。吉拉德表示:“如果一国授权私营军事安全公司行使某些政府的职能,或者这些公司事实上在它的指导下行动或处在它的直接控制之下,那么,该国也可能因这些公司违反国际人道法的行为而承担责任”,吉拉德女士解释道,“而且,即使这些私人缔约人并不是国家的代理人,各国仍然有义务确保它们尊重国际人道法,并有义务履行所谓的 ‘合理的勤勉’,即采取一切必要措施,防止在其领土上开展行动或来自于其领土上的个人或实体违反国际人道法,并对违法行为予以惩处”。[12]

通过将雇佣军单独列出作为武装冲突中一种特殊类别的参与者,《第一议定书》和特殊雇佣军公约发出了一个明确的信息,那就是:雇佣军活动( 或者更广泛的说,法人战争) 至少为国际法所不赞成。

1907年《海牙公约》

海牙公约》并没有明确提到雇佣军,但是《海牙第五公约》有关中立的规定则蕴涵了雇佣军的活动。第4条规定不得在中立国领土内组织战斗部队和开设征兵事务所,以援助交战国。第5 条赋予了中立国确保在其领土上不发生第4条所指的行为的直接责任。根据第17 条的规定, 如果个人以雇佣军或者私人军事承包商身份拿起武器参加战斗,采取有利于作战一方的行为,该个人就“ 不得享有中立”。但是,这一条款也规定这样的个体仍具有享有不低于交战国国民水平保护的权利。[13]

1949年《日内瓦公约》及其1977年《附加议定书》

1949 年四部《日内瓦公约》都没有提及雇佣军, 1977 年《第一附加议定书》是第一个明确涉及雇佣军的主流国际人道法文件。

《第一附加议定书》第47 条第1 款规定,被确定为雇佣兵的人不应享有作为战斗员或成为战俘的权利。但雇佣兵仍享有参加敌对行动的非战斗员待遇。这样的人有权受到包含在同一议定书第75 条规定中关于“ 基本保证”的保护,它包括在任何情况下均受人道待遇的权利和免受谋杀、酷刑、体罚和对人身尊严侵犯的权利。第75 条第4 款保证在受到刑事指控时得到公正审判和正当程序的权利[14]。然而,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认为附加议定书第47条是反映了习惯国际人道法的规定。

著名的私人军事承包商

  • 阿卡迪米Academi,美国公司,前称:黑水国际,曾被美国政府聘用到阿富汗和伊拉克参与保安任务和训练当地军警。因犯下许多战争罪行而臭名昭著)
  • 瓦格纳集团,俄罗斯公司,曾大量派遣承包人员到叙利亚作战,由于受俄罗斯国防部管辖,因此被部分人认为是俄罗斯军队的一个分支)
  • 执行结果英语Executive OutcomesExecutive Outcomes南非公司,被认为是最初的私人军事承包商,在存在期间亦被认为是PMC的全盛时期。曾参与安哥拉内战,后因南非政府立法规管私人军事承包商而被迫结业)

流行文化

私人军事承包商在许多虚构作品当中都是常见的题材。

电影

  • 2008年—《兰博4》(Rambo IV):在前往缅甸执行人道任务的传道士失踪多天后,其所属教会的牧师雇用了一队雇佣兵小队,并委托蓝波运送他们前往当地进行营救。
  • 2008年—《拆弹部队》(The Hurt Locker):电影中有英国私人军事承包人员与美国陆军爆炸品处理大队相遇,并一同反击叛军突袭的情节,期间至少三名承包人员阵亡。
  • 2014年—《美国狙击手》(American Sniper):电影中出现了私人军事承包人员与美军部队一同作战的情节。
  • 敢死队》系列(The Expendables):“敢死队”是由一群精英雇佣兵组成的私人准军事部队。
  • 2016年—《危机13小时》(13 Hours: The Secret Soldiers of Benghazi):电影以真人真事改编。美国中央情报局所属的全球应变员工(Global Response Staff)都是有着前特种部队背景的私人军事承包人员。

电视剧

  • 反击》系列(Strike Back):系列中多次出现私人军事承包人员,并与主角阵营第20分部为敌。

电子游戏

  • 生化危机》系列(Resident Evil):作品中登场的“保护伞”公司(Umberlla Corporation)为私人军事承包商的一种。
  • 潜行者系列》(S.T.A.L.K.E.R.):作品中出现的部分潜行者为雇佣兵
  • 合金装备系列》:系列中的爱国者之枪里登埸的五大私人军事公司“Praying Mantis/祷念螳螂(英国)、оцелотовая хватка/山猫钩爪(俄罗斯)、Werewolf/狼人军团(美国)、 Pieuvre Armement/武装章鱼(法国)、以及Raven Sword/渡鸦之剑(美国)”,在和平先驱中由主角Naked Snake创立的“Militaires Sans Frontières:MSF/无国境军队”,在幻痛中的角色Kazuhira Miller创立的“Diamond Dogs/钻石犬”。
  • 2008年—《孤岛惊魂2》(Far Cry 2):作品中来自两间私人军事承包商的承包人员进行了一场代理战争,他们分别是来自美国的“麦格鲁德-鲍威尔”(MacGrudder-Powell)与英国的“堡垒”(Bastion UK)。而玩家控制角色本身亦是一名雇佣兵
  • 2009年—《使命召唤:現代战争2》(Call of Duty: Modern Warfare 2):谢波德将军拥有一支名为“暗影连”(Shadow Company)的私人军队。其部队图案类似美国特种作战司令部的标志,而且队员们都配备最先进及最精良的武器和装备。
  • 2011年—《使命召唤:現代战争3》(Call of Duty: Modern Warfare 3):在极端民族主义党完全控制俄罗斯后,一群由尼古莱带领,不愿效忠极端民族主义党的前朝政府军士兵被迫流亡海外,并继续以地下形式策划推翻极端民族主义党的作战。该阵营在联机模式中直接以“私人军事承包商”(PMC)的名义登场。
  • 2012年—《孤岛惊魂3》(Far Cry 3):作品中主要反派角色霍伊特·沃尔克雇用“私掠者”(The Privateers)以武力占据着洛克岛的南部,并掩护他从事著毒品生产和人口贩运等非法勾当。
  • 2012年—《使命召唤:黑色行动II》(Call of Duty: Black Ops II):劳尔·梅嫩德斯领导的组织“核心之日”(Cordis Die),其兵源主要是来自古巴及其他拉美国家的前特种部队干员。于联机模式以“雇佣兵”(Mercs)的名义登场。
  • 2014年—《孤岛惊魂4》(Far Cry 4):蒲甘·敏的精英部队“皇家卫队”(Royal Guard)的兵源主要来自中国大陆香港等地的黑社会成员,并以雇佣兵的形式来到凯拉特为蒲甘服务。
  • 2014年—《使命召唤:高级战争》(Call of Duty: Advanced Warfare):拥有先进武器和技术的私人军事承包商“巨神”公司(Atlas)经多年努力后终于在国际舞台立足,成为了加入了联合国安理会的首个非国家会员,后来为了实现所谓的和平而侵略美国和多国。
  • 2014年—《合同战争英语Contract Wars》(Contract Wars):作品中主要以2028年,两大私人军事承包商BEAR(遭遇战突击团;Battle Encounter Assault Regiment)和USEC(联合防卫;United Security)进行的代理战争为背景。
  • 2014年—《叛乱英语Insurgency (video game)》(Insurgency):私人军事承包人员为安全部队的一部分兵源。
  • 2015年—《战地:硬仗》(Battlefield Hardline):剧情模式中出现了一支名为“首选结果”(Preferred Outcomes)的私人执法部队,部分成员为犯下严重罪行的通缉犯。
  • 2015年—《虹彩六号:围攻行动》(Tom Clancy’s Rainbow Six:Siege):于Y4S4潮汐行动的更新中新增两位来自虚构私人军事服务公司NIGHTHAVEN的特勤干员Kail和Wamai。
  • 2016年—《逃离塔科夫》(Escape from Tarkov):《合同战争》的续作,继续序述BEAR和USEC进行的代理战争,作品的舞台围绕着一个虚构的俄罗斯城市“塔科夫”。
  • 2016年—《少女前线》(Girl's Frontline):作中的“格里芬和克鲁格”(Grifon & Kryuger)为私人军事承包商。特色是以战术人形(T-Dolls)来取代人类作为战斗兵源。
  • 2019年—《使命召唤:現代战争》(Call of Duty: Modern Warfare):多人模式“联军”(Allegiance)阵营中有两支私人军队,分别为“豺狼”(Jackals)和“奇美拉”(Chimera)。战役模式中罗曼·巴可夫将军也有雇用私人军事承包人员来从事非法勾当。
  • 2019年—《汤姆克兰西:全境封锁2》(Tom Clancy's The Division 2):游戏终局后出现的“黑色獠牙”(Black Tusk)为私人军事承包商,成员均为特种精英,使用高科技装备作战,拥有不下于国土战略局的战力,对国土战略局来说是前所未见的威胁。

动画

  • 2006年—《黑礁》(BLACK LAGOON):在第一话出现了来自南非的私人军事承包商“额外订单”(Extra Orders;影射现实中的执行结果英语Executive Outcomes)的承包人员。此外,“黑礁商会”和作中被黑帮聘用的杀手等也可被视作雇佣兵
  • 2012年—《军火女王》(ヨルムンガンド,Jörmungand):作中至少出现三间私人军事承包商,分别为“HCLI公司”、英国公司“王者之剑”(Excalibur)及“香港大星海公司”。
  • 2019年—《刀剑神域 Alicization》(ソードアート・オンライン アリシゼーション,Sword Art Online Alicization):为了夺取人工摇光,加百列・米勒中尉雇用了来自圣地亚哥“辉光防御系统”(Glowgen Defense Systems)的承包人员,并亲自率领他们攻入Ocean Turtle。

参见

注释

  1. ^ "广大兴"法案! 渔船可雇武装保全华视,2013-08-06。(繁体中文)
  2. ^ 瑞士在2013年已初步立法禁止此类公司在该国设立,来源见:瑞士对私人保安公司加以限制瑞士资讯,2013-02-24。(简体中文),但英美等国是允许的。
  3. ^ 利比亚两派均犯战争罪均使用雇佣军香港中国通讯社,2011-06-03。(繁体中文)
  4. ^ 本段部分节录自:联合国人权专家呼吁制定国际公约 管制私营军事和保安公司(8:47)联合国电台,2013-11-06。(简体中文)
  5. ^ 台湾展开金门扫雷工作BBC,2001-03-07。(繁体中文)
  6. ^ http://www.dw.com/zh/安保市场兴旺-黑水前老板瞄准新丝路/a-39052241?maca=chi-twitter-china-6725-xml-mrss&zhongwen=simp
  7. ^ 关于私人军事服务公司不适用雇佣兵身份的文章,详见国际人道法当前面临的挑战――战争私有化:概述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简体中文)
  8. ^ 由于当前对私人军事服务公司的规约尚未明确,故此中文译名在相关文件中已出现有三种译法,暂以ICRC的源文件译名为准。
  9. ^ 该文件并无法律拘束力,仅作为惯例参考。签约国有阿富汗安哥拉澳大利亚奥地利加拿大中国法国德国伊拉克波兰塞拉利昂南非瑞典瑞士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乌克兰美利坚合众国。中文翻译版见武装冲突期间各国关于私营军事和安保服务公司营业的相关国际法律义务和良好惯例,英文版见On pertinent international legal obligations and good practices for States related to operations of private military and security companies during armed conflict
  10. ^ 联合国第六十七届会议,临时议程,项目69。(简体中文)。其主旨是提供了关于雇佣军和私营军事和保安公司近期活动的最新情况。
  11. ^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扩大与私营军事和安全公司的联络,红十字国际委员会。
  12. ^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扩大与私营军事和安全公司的联络,红十字国际委员会。
  13. ^ 中立国和人民在陆战中的权利和义务公约,红十字国际委员会。
  14. ^ 1949年8月12日日内瓦第四公约关于保护国际性武装冲突受难者的附加议定书,红十字国际委员会。

参考来源

本条目的部分内容翻译自英语维基百科条目private military company并以知识共享-署名-相同方式共享3.0协议授权使用。原文作者列表请参阅其页面历史

外部链接


本页面最后更新于2020-11-21 15:13,点击更新本页查看原网页。台湾为中国固有领土,本站将对存在错误之处的地图、描述逐步勘正。

本站的所有资料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等全部转载于维基百科(wikipedia.org),遵循 维基百科:CC BY-SA 3.0协议

万维百科为维基百科爱好者建立的公益网站,旨在为中国大陆网民提供优质内容,因此对部分内容进行改编以符合中国大陆政策,如果您不接受,可以直接访问维基百科官方网站


顶部

如果本页面有数学、化学、物理等公式未正确显示,请使用火狐或者Safari浏览器